刚刚更新: 〔晋宫玄迷之百首宫〕〔叶清心启〕〔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西游:我的龙族是〕〔萧天策高微微〕〔天神殿〕〔主角叫萧天策的〕〔女配她真的不想死〕〔高天策高微微〕〔红儿〕〔女尊之男神的自我〕〔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镇国战神〕〔万世为王〕〔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剑剑超神〕〔言染苏御〕〔绝品上门女婿〕〔至尊强婿〕〔重生为凤:战神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有我一半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陆连城张了张嘴,没说话,他确实不知道林深给他的手串来头如此名贵。

    赵总羡慕不已地说着:“你女儿可真是孝顺,我儿子要是能有你女儿一半孝顺就好了。品质这么好的白奇楠已经很多年见不到货了,可遇不可求啊。老陆,你帮我问问你女儿,哪儿拿货,如果你女儿手上还有,你让她开个价好不好?就当你帮我个忙。”

    陆连城见赵总说得言词恳切,便点点头,答应下来,“行,我回头帮你问问。”

    送走了赵总,陆连城给林深拔了个电话。

    林深正在书房研读爷爷的日记,整理康王墓考古发掘的心得笔记。

    看见手机上父亲的来电,林深按下免提。

    “喂,爸。”

    “呦呦,忙什么呢?”

    “在看书,怎么了?爸。”

    “爸问你个事儿。今天有个做生意的老伙计来我公司,他看中你给爸的手串,还说想用他新买的宾利欧陆跟我换。”

    “那您换了没有?”

    “没!那可是我宝贝闺女送我的礼物,给台劳斯莱斯也不换。”

    “没换就对了。宾利欧陆,还是二手的……有点儿划不来!”

    “那伙计不死心,他想让我问问,你手串哪儿买的?或者,你现在还有吗,他想要,价钱你定。”

    “现在还有一串我自己在戴。他跟您的关系很密切吗?”

    “合作关系,互利互惠的那种。”

    “他如果实在想要……也不是不行,不过得等一阵子再说。”

    林深想起,京都四合院厢房地下室里还有几串小的。

    “这东西,他说叫什么奇楠?还说很名贵。”

    “适合您,戴着舒服就好。”

    “舒服,昨晚按你说的,放在枕头旁边,爸睡得特别香,早上起来人也有精神。”

    “那就好,奇楠怕高温,注意别粘水粘油。”

    “爸明白,那你忙,回头儿爸再给你打电话。”

    ***

    陆连城挂断电话,轻轻摸着手腕上的手串,想到赵总说的话,嘴角抑制不住地扬了起来。

    没一会儿,陆宁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亲爱的daddy!有时间吗?”大女儿声音嗲嗲地撒着娇。

    “宁宁,起床啦。找爸爸什么事儿?”

    “哎呀,二婶在国外给姗姗带了一块表回来,刚才姗姗在我面前炫耀了半天。daddy,人家也想要,否则,升学庆宴上就要被姗姗比下去了!”

    “好,什么样子的?”陆连城一口答应下来。

    “我把款式发到您的微信上,谢谢daddy!人家最爱你了!拜拜!”

    挂断电话,陆连城收到了女儿陆宁发来的手表图片。

    陆连城看过之后,给秘书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值班秘书小李走了进来。

    “陆总,今天我值班,您有何吩咐?”

    “有点事情你跑一趟,我给你发一款女式腕表的图片,你尽快帮我买回来。”

    “好的,陆总。”

    陆连城把图片转发给了小李,小李现场查询了报价。

    “陆总,图中这款是萧邦镶钻女式腕表,很受欢迎的经典款式,官网报价168万。”

    “168万……”陆连城握着钢笔的手顿了一下,想了想,“买!”

    “好的,陆总。我马上就去。”小李刚走到门口。

    “等等!”陆连城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叫住了她。

    “陆总,您吩咐。”

    “买两块。”

    “两块?一模一样的?”

    “对,一模一样的。”

    “好的,我立刻就去。”

    ***

    晚上,陆连城带着萧邦腕表回到了陆家别墅。

    房间里的陆宁听见爸爸的声音,兴冲冲地跑下楼来。

    陆连城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陆宁,“宁宁,给,你要的那款。”

    不得不承认,陆连城对女儿真真是宠溺,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一百多万的表。

    上午陆姗姗来陆宁房间炫表,陆大小姐岂能咽下这口气。

    送走了堂妹,陆宁立刻给老爸打电话,她看中的这款表要比陆姗姗的那款还要好,价格也要贵上20几万。

    陆宁打开盒子,顿时喜笑颜开,是她中意的款式,造型精致高贵,镶着耀眼的钻石,灯光下闪着璀璨夺目的光。

    “谢谢daddy!”陆宁搂住父亲的脖子,跷起脚来在父亲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便拿着手表欢天喜地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23点,陆连城处理完公司的事上床睡觉,小心翼翼地把奇楠手串放在枕边,枕着香气,不多时就进入了梦乡。

    唐杏芳做完美容上床的时候,陆连城已经睡得很熟了。唐杏芳把空调温度调低,躺在自己的被窝里刷着手机。

    昨晚商场冲突之后,唐杏芳的气就一直没有消。她挨了熊太太好几个耳光,脸还肿着,一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见人。

    万幸的是家里人并不知道她昨晚所做的一系列丢人勾当,还被关进了警察局,丢脸简直丢到了太平洋。

    在家里憋了一整天,唐杏芳的心又痒了起来。她偷偷地给影帝盖贺宸打了电话,约他明天见面,想要好好吐一吐肚里的苦水。

    夜深人静,不觉中唐杏芳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气,令人很是受用。

    女人天生对香气比较敏感,她第一反应,陆连城一定是又出去鬼混了。

    昨天晚上在派出所,陆连城还训斥了他,唐杏芳自知理亏,嘴上不说,但心里却记恨着,一直对陆连城耿耿于怀。

    今晚,陆连城身上沾染了野女人的香气,竟然还带回家中,分明是在向她挑衅。唐杏芳霸道惯了,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她咬着牙,恨不得掐死睡梦中的老公。

    她一口气堵得难受,坐起身来,发觉身边的香气又浓郁了几分。唐杏芳惊奇地发现,香气竟然源自陆连城的枕边一条浅褐色的木质手串。

    不是女人的香水?是这个不起眼儿的手串?

    唐杏芳心中纳闷儿,她跨过老公,轻轻取过枕边的手串,在台灯下仔细观瞧,手串外观和色泽并无特别之处,只是那香气太过神奇,简直令人欲罢不能。

    唐杏芳意识到,这条手串是个好东西。既然是好东西凭什么陆连城独享,夫妻共同财产,就算离婚也有她一半。

    唐杏芳撇着嘴,把手串放在自己的枕边,熄灯睡觉。

    第二天一早,陆连城起得很早,公司上午有会,会议材料他还要再过一遍。陆连城走得比较匆忙,早餐都没顾得上吃,那串奇楠手串也自然而然地忘记了戴。

    快到九点钟的时候,唐杏芳才懒洋洋地钻出了被窝,昨晚枕着香气一夜安眠,唐杏芳觉得自己容光焕发,整个人像是被注射了活力因子。

    想到今天要去见盖贺宸,她心情不错,冲了个澡,精心打扮一番。

    临出卧室的时候,想起了枕边那条奇楠手串,唐杏芳犹豫了一下,随后心安理得取过手串戴在了自己的腕子上,姗姗下楼,独自驾车出门去了。

    唐杏芳驾车去了海边,这片海岸远离市区相对僻静,鲜有人来。她把玛莎拉蒂停在一处露天停车场上,转身去了码头,登上一艘停靠在岸边的小型私人游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