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晋宫玄迷之百首宫〕〔叶清心启〕〔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西游:我的龙族是〕〔萧天策高微微〕〔天神殿〕〔主角叫萧天策的〕〔女配她真的不想死〕〔高天策高微微〕〔红儿〕〔女尊之男神的自我〕〔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镇国战神〕〔万世为王〕〔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剑剑超神〕〔言染苏御〕〔绝品上门女婿〕〔至尊强婿〕〔重生为凤:战神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唐瓷
    “军师,你给掌掌眼。”逍遥公子对中年人说。

    中年男人手里盘着一串浓绿欲滴的翡翠珠子,稳步来到桌上,将珠子绕在手上,带上手套,取过青瓷瓶,内内外外仔细勘验,放大镜细看,手电压灯细看纹理,窑裂开片痕迹,还闻了闻土嗅,仔细辨别了好一阵。

    林深冷眼旁观,看得出此人鉴瓷手法颇为专业。

    一套流程走下来,中年男人向着群主公子点了点头,“唐代越窑青瓷,从海浪、云气纹的纹理来看,当属宫廷御用瓷器,保存相对完好,代表着当时最高的工艺水准。”

    神州作为瓷器大国,从唐代起才真正步入瓷器的时代。

    唐代最著名瓷器产自越窑与邢窑。

    越窑位于江浙一带,主产青瓷。越窑的青瓷类雪似银,色泽晶莹温润,青中带绿。

    唐代的青瓷制作工艺已经达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可惜存留于世,保存完好的青瓷文物数量很少,价值昂贵。

    好事的吃瓜群众忍不住追:“军师,给个报价啊!”

    中年男人稍做权衡,伸出五根手指,“500万。”

    人群一片哗然。

    军师压价的力度众所周知,他给出500万的报价,至少是压低了70%之后的价格,也就是说,这个唐青瓷花瓶的真实价值至少在1500万以上。

    逍遥公子点点头,“好,邝少大手笔,除去100万参赛费,再额外追加400万,奖金池总金额升至1400万!”

    人群欢呼,也就是说这场车赛的冠军得主将拿走1400万巨奖。

    邝思伦得意的目光扫过方灿僵硬的脸,未做停留,转而投向林深,“美女,1400万,这回有兴趣吗?”

    林深淡淡的目光清澈如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话。

    邝思伦指着路边投影屏幕上显示的赛道路况,“请允许我给你介绍一下,陌龙山双龙道,一红一蓝两条环形赛道,蓝色的内环线是越野赛道,红色外环是盘山赛道,距离长短不同,起点、终点同一地方。”

    “内环越野赛道距离短,但路况差,中间要走悬崖老虎口,那里连续三年出了事故,死了几名越野高手,至今无人敢去挑战。”

    越野赛道?听到这林深眯着眼,舌尖抵着腮帮,不就是今天早上刚走过一次的那条悬崖破路吗?

    邝思伦并未注意到林深表情上的细微变化,自顾滔滔不绝地说着:

    “所有车手无一例外都会选择盘山赛道,虽然距离长,但是路况很好,安全系数高。今年参赛的有20台车,分10组,出发顺序电子抽签。每组2台车,每次发车1组,每组之间间隔2钟。群主会给每名车手配一名专业的领航员,不用担心,他们的专业素质很高。”

    “盘山赛道全程100公里,纪录保持者是去年方少创下的,百公里37分28秒17。不过今年,这个纪录将会成为历史,因为它会被我打破。”

    邝思伦挑挑眉,给了方灿一个挑衅的眼神,“看到那边待命的直升机了吗?它会负责全程跟拍。美女,我盛情期待你的参赛。如果你能赢,1400万大奖就是你的。”

    方灿几步上前,一把推开邝思伦,“走开!少来蛊惑人心!深姐对比赛没兴趣!”

    “深姐,你别听他的。牧马人的优势在于越野,最高时速只有170,时速只有保时捷卡雷拉的一半儿,而且提速慢,这种盘山路几个弯道下来,油离配合稍有不当就会熄火。”

    方灿以为林深会听他的建议,可惜,并没有。

    从刚才听旷思伦絮絮叨叨地介绍赛道之后,林深的目光就聚集在陆金怀里抱着的四棱青瓷瓶上,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

    ——四海云气纹瓷瓶。

    这瓷瓶……有点玄妙。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同样的唐代花瓶,燕京故宫博物院中也有一只。

    康王墓出文物,经后来鉴定,那一只是赝品。

    那一只是假的,眼前这一只会是真的吗?林深心头疑问重重。

    瓷器还没上手,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林深陷入了思考。

    瓷瓶出自邝家……

    许处给出的资料,涉嫌a·103案的云都四大豪门当中就有邝家,眼前这小子又是邝家的二公子,豪门纨绔……

    既然线索苗头自己送上门了,为什么不借机试一下真假?

    “好,我跟你比。”

    林深的声不大,但嗓音清澈悦耳,足以传进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

    四周安静了1秒钟,紧接着爆发出了一阵狂笑。

    “卧擦!这妞儿胆儿也忒肥了,居然敢接受邝公子的挑战,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吗?”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她哪是不怕虎,她是不认识虎。”

    听到周围人的嘲笑,方灿气得眼都红了,转身从牧马人背后摘下工兵铲拎在手里,上前对着说风凉话的两个家伙就是咣、咣两脚,用铲子指着周围笑话林深的人。

    “艹你们大爷的!谁特么再敢笑一个试试!”

    方灿在圈儿里是出了名的臭脾气,看得出来今天他心情格外的差,所有人都乖乖闭嘴,不去招惹这尊瘟神。

    群主逍遥公子干笑两声,走上跟前打圆场,拍了拍方灿的肩膀,“方少别激动,车神赛举办了5年,第一次有美女车手参赛,男同胞们有点儿兴奋。大家没有恶意,我们大家都举双手欢迎美女参赛!”

    方灿的气儿消了消,垮着脸把手中的工兵铲装回车后。

    逍遥公子来到车边,打量了林深几眼,又看了看牧马人,眼中带着几分赞许几分疑惑,“美女,你确定要参赛?”

    林深盯着面具后那双漆黑狭长的眼睛,“确定,不过如果我赢了,我不要钱。”

    群主一愣,这个女孩儿看着柔柔弱弱的,口气倒不小,他无声地笑了笑,“那你要什么?”

    林深向着陆金怀里的花瓶努努嘴,“我要那只花瓶。”

    群主迟疑了一下,“没问题,前提是你得能赢。”

    “一言为定。”

    “欢迎参赛。一会儿来抽签分组,挑选领航员。”群主说着转身要走。

    “没必要,我不走盘山赛道,我走……越野赛道。”

    群主逍遥公子瘦高的身形猛地一震,停住脚步,赫然转身。

    “你说什么?……你说你要走越野赛道?”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越野赛道连续三年出事,几大高手车毁人亡,在云都车友圈儿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里是越野车手的禁地,谈虎色变的存在。

    方灿像见了鬼一样脸色惨白,“不是,没有,你们等会儿……”

    他语无伦次地丢下几句话,转身双手扒着车门,“深姐,听我说!”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