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快亏成麻瓜了(〕〔我的代号叫绿牛〕〔我专杀主角〕〔古神之混沌青莲〕〔我想修仙不想练武〕〔我在决斗都市玩卡〕〔茅草垛里的风筝〕〔一胎75亿宝〕〔开局九个神级姐姐〕〔斗罗之我哥是海神〕〔我真不想长生〕〔冷蓉蓉墨凛渊〕〔三国从忽悠刘备开〕〔高维猎杀者〕〔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雨忍村的长门〕〔萧天默苏佑希〕〔我专属的超凡世界〕〔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全能狂少秦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他·领航
    “你不了解情况,越野赛道中间有段路都是在几百米高的悬崖上,道路很窄,连护栏都没有,坡度超级恐怖,而且没有回头路,最近几年挑战老虎口的人没一个活着回来的……”

    方灿说不下去了,声音颤抖得厉害,看得出他是真的紧张了。

    “没事儿,上午刚刚走过一趟,没有传言那么可怕。”

    林深抿着唇,声音不大。

    这句话只有方灿自己听见了。

    方灿……(⊙x⊙;)

    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

    深姐的意思是……

    老虎口,上午被她征服了?

    就在方灿懵逼的工夫,群主和邝思伦一前一后来到车旁。

    群主:“林深,为你的安全负责,我必须再次跟你确认一下,你真的要选择走越野赛道,过老虎口?比赛开始之前,你可以重新做出选择。”

    “只要我抵达终点用时最短,冠军就是我的,对吗?”

    “对是对,但是越野赛道……”

    “小事儿,情况我了解过,我是个成年人了,我可以对我的选择和决定负责。”

    林深眉眼如常地笑了笑,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右手摸着副驾驶二哈的狗头。

    “而且,你们这种比赛,应该是赛前签署死亡协议的吧?”

    群主无话可说,“好的,我尊重你的选择。请问美女叫什么名字?”

    “林深。”

    群主再没说什么,竖了竖大拇指,转身退后。

    邝思伦在一旁频频张口,却没插上话。他有点后悔,或许自己不该挑逗林深的。

    群主刚一撤步,他就挤上跟前,“林深,对不起。我收回刚才的话,这场比赛你可以退出,就当你我之间开了玩笑,我们都还年轻,没必要拿生命较真儿。”

    “参赛是我自己做的决定,跟你……没关系。”

    林深表明态度,多一个字的废话也没有。

    邝思伦真急了,“你疯了吗?方灿刚才跟你说过的,我再跟你重复一遍。我知道你车技好,可是老虎口到底有多危险,最后一位在老虎口折戟沉沙的是云都车圈儿里出了名的的越野王,二十年驾龄,二十年啊!他的车龄比你的年龄都大!而且他曾经战胜过老虎口,时隔1年,第二次卷土重来的时候,栽在了那里。连人带车跌落悬崖,车辆爆炸起火,三天后只找回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说完这些,邝思伦的脸白了个彻底,抓着转门的手臂都崩起了青筋,微微颤抖。

    “谢谢提醒。”林深不再多说。

    邝思伦费力地吞咽着唾沫,“林深,我的话一点儿没有夸大,你不要一意孤行。而且,你走老虎口,没人敢给你做领航员。”

    邝思伦的话没说完,身后传来一声讽刺的笑声:“喂喂喂……别瞎说。谁说没人给深姐做领航员?我来,我给深姐做领航员!”

    方灿上前一把将邝思伦推开。

    “方灿,你tm……凑什么热闹。”

    邝思伦冲上前一把揪住方灿的衣领……

    “你是傻了还是疯了?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坐在车里的二哈一见主人要挨揍,立马抱着脑袋钻到了座位底下,蜷成一团,一副坚定的死道友莫死贫道的模样。

    方灿双手抄在裤袋里,斜眼瞟着跟自己高中三年斗得不亦乐乎的死对头。

    “说完了吗?说完赶紧滚!”

    “我次奥!你丫有病!”邝思伦咬咬牙,重重地哼了一声,丢下方灿气呼呼地走开了。

    吃瓜群众交头接耳。

    方灿从牧马人的后排座椅上取过自己的背包,往肩上一甩,“深姐,我去交押金。”

    林深顿了一下,没有拦阻,大不了回头把钱打给方灿。

    交钱的时候,邝思伦调整心态又凑了过来。

    可当他看见方灿用红珊瑚首饰抵押100万奖金的时候,鼻子都气歪了。

    “骚灿,过分了!你不也没钱?刚才怎么好意思笑话我?”

    “刚才我笑话你了吗?”

    方灿脖子一梗,“噢,我忘了。不过就算笑话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滴?”

    邝思伦拧眉咬唇,“无赖!美女面前,我不跟你斗嘴,你这人没素质。有本事拿成绩说话!”

    方灿翻着白眼儿:“b~是一样的b,装上~见高低!”

    邝思伦:“行!那咱们赛场上见!”

    方灿:“见什么见啊?深姐开车从不回头!你能看见我们,我们看不见你。”

    邝思伦撇嘴:“你……你就对林深这么有信心?”

    方灿挑眉:“嗯哼。”

    邝思伦:“能不能好好说话?”

    方灿:“啊tui!”

    邝思伦:“你……没素质!”

    邝思伦拿方灿没辙,论打嘴炮儿抬杠,高中三年方灿所向披靡,未逢敌手。

    两大帅哥打起嘴炮来也很养眼,不少身材火辣,浓妆艳抹的小姑娘抢着往跟前凑。

    “邝少,能跟你合个影吗?”

    “邝少,人家也要!”

    博爱少年切换表情,敞开怀抱笑脸相迎。

    好几个美女围住了方灿。

    吉象金工的珠宝品牌在国际市场也是风生水起,方家的珠宝产业蒸蒸日上。巴结小方总的机会难得,万万不能错过。

    美女们娇滴滴地包围过来,吊带热裤小蛮腰,一个个活力四射,惹人遐想。

    美女:“方少,人家能跟你合个影吗?”

    可惜,这位吉象金工的小方总不解风情。

    方灿:“滚滚!不能!我跟你们不熟。”

    大少硬棒棒地戳人心。

    美女:(ˉwˉ;)|||

    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臭屁。

    在嗔怪的目光中,方灿耷拉着眼皮,臭着脸挤出了美女的包围圈。

    五菱荣光姗姗来迟,杜飞把车停在空地上,和费嘉气喘吁吁地跑上跟前。

    “哥,破车中途熄火了,耽误了一会儿。什么情况?刚一到这儿我们就听说深姐要参赛?”

    “嗯。”方灿一脸的一言难尽。

    就这在时,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喊话:“直升机待命!参赛车手来这边签署death agreement。”

    林深签署了死亡协议,再次上车,其他车手都跟各自的领航员对接去了。

    林深看着车门外的方灿,目不转睛。

    方灿的脸红了一下,不太敢正视女孩儿漆黑深邃的眼眸。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走越野赛道?”

    林深的声音很平静,却在方灿的心头荡起了波澜。

    十八岁的少年两颊泛起淡淡的红,两道倔强的剑眉紧紧地蹙着,薄唇抿成一线,目光中坚定流淌。

    “要死,我陪你一起死!”

    林深:……(-``-)”

    忽然想下车打人。

    这熊孩子人缘差是有原因的。

    同样经历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他怎么就这么“一枝独秀”?

    可看他眼神坚定,执着而又单纯的模样,林深又禁不住笑了,不忍心打击他,丢了一块口香糖过去。

    “放松一下,没什么好紧张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