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出事了
    距离车神赛开始还有半个小时,赛车手们在做最后的分组准备。

    方家别墅乱了套。

    方灿的妈妈巩星娆发现自己精心收藏的两套红珊瑚珠宝首饰不翼而飞,家里怎么可能招贼,思前想后,嫌疑人锁定在儿子方灿身上。

    昨晚老公来电话,说他让助理把方灿的卡给冻结了,告诉自己也别给方灿钱花。

    听公公说方灿出去遛狗了,打电话不接。

    大夏天的,遛狗哪有遛四五个小时的?人不热,狗还热呢。

    巩星娆越想越觉得问题出在方灿身上,可是这臭小子去了哪里?

    情急之下,巩星娆拨通了司洋的电话:

    “司洋啊,阿姨有点儿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你知道方灿去哪儿了吗?”

    司洋这些天一直都在医院陪生病的外婆,一听方灿带着红珊瑚首饰跑了,司洋手一哆嗦,手机差点儿摔地上。

    这几天陌龙山车神赛一直是她们同龄人圈子里热议的话题。

    方灿飙起车来有多疯,司洋做梦都能吓醒。

    为此,她跟方灿谈过很多次,可惜方灿根本不把她当回事。

    没办法,她只好暗中采取措施,给方灿的爸爸打了电话,建议方爸爸冻结方灿的活动资金。

    随后,司洋又给方爷爷提了建议,老爷子很重视,安排人半夜三更把方灿赛车的轱辘给卸了。

    可即使这样,方灿还是跑了。

    司洋很快稳住心神:“阿姨,您别急。方灿很有可能去参加一个微信赛车群组织的比赛去了。”

    巩星娆一听比赛就吓麻爪了,三个月前儿子刚撞断了腿,当妈的哭了一个星期。现在儿子又去飙车了,巩星娆怎么可能不怕。

    血压当场就飙升,她一屁股坐在床上,抹起眼泪。

    “那可怎么办啊?”方灿妈妈不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这会儿更六神无主了。

    司洋:“我马上报警,只要警察干涉,他们的比赛就没法进行!”

    “那阿姨不跟你说了,你抓紧时间报警,我不敢告诉他爸,我怕他爸会打死他,阿姨就靠你了。”巩星娆抽抽嗒嗒地挂断了电话。

    20台赛车分成2行10组,各就各位。

    林深习惯性地开着音乐,驾驶着牧马人驶入旁边岔路的越野赛道起点。

    直升飞机已经起飞,在低空盘旋,做好了空中航拍的准备。

    陌龙山赛道远离市区,平时很少有车来,沿途有专人管控,防止无关车辆人员闯入赛道。

    倒计时开始,车模打扮的热裤女郎举着指示杆,穿过两车中央来到第一组赛车的车头前。

    高高悬挂的彩虹门下,围观的男男女女们抱着香槟和手拉炮,拭目以待。

    方灿跟费嘉和杜飞交待了几句,把二哈98k交给他们,转身来到车旁,伸手去拉后排车门。

    林深扭头向后看了一眼,朝着副驾驶位扬了扬下巴。

    “到前面来,坐后排影响车子爬坡。”

    方灿愣了愣,反应过来林深说了什么,喜笑颜开。

    如果给他屁股后面装条尾巴,这货一定能摇得赛过二哈。o(╯□╰)o

    林深一句话令方灿暂时忘却了一切烦恼,屁颠屁颠坐上了副驾驶。刚系上安全带,被杜飞牵在手里的二哈98k挣脱牵引,蹿上副驾驶,扎进了方灿怀里。

    98k怎么赶也不肯下车,方灿挠挠头。

    林深摸了摸狗头,安慰了一下,“算了,就让他跟着好了。”

    红灯亮起。

    10、9、8……

    抽到第一组发车的邝思伦已经将保时捷硬顶敞篷恢复了封闭状态,透过落下的车窗,眸光深深地看了一眼方灿,还有面带微笑摸着狗头,丝毫没把这场生死赛放在心上的林深。

    黄灯亮起。

    ……5、4、3……

    邝思伦眸光暗了暗,升起车窗,全神贯注。

    挂一档,松离合,找到半联动,踩刹车,保时捷车身轻震,咆哮的声浪点燃了观众沸腾的热血。

    ……2、1——出发!

    绿灯亮起,发车女郎手中的发车杆落地,第一组赛车强势起步。

    百公里加速仅需34秒的保时捷卡雷拉911向一头红色的猎豹闪电般冲了出去。

    百米加速,一道红色的光影,眨眼间漂移入弯道。

    perfect!

    第一个弯道就将同组的兰博基尼小牛抛在了身后。

    人群惊叹……邝少今年稳了。

    随着第一组赛车的车影消失在弯道,观众们把目光投向了越野赛道刚刚出发的牧马人。

    越野赛道起步是一条长长的蛇形下坡砂石路,居高临下望去,牧马人一路颠簸尘土飞扬,已经开出了相当一段距离,速度明显不及盘山路上的赛车凶猛。

    群主逍遥盯着牧马人的转影,专业玩儿车的他看得出来,牧马人的速度并不慢,只不过在观众眼中有了公路上的跑车做参照,直观感觉上出会出现偏差。

    身边有人议论:

    “当初过老虎口的装逼犯,现在坟头儿草已经三尺高了。”

    “就是……美女怕是疯了!”

    “死了可惜啊……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好的身材。”

    “也不知方少穿了纸尿裤没有,一会儿到了老虎口,可别吓尿了。”

    “那可是悬崖过山车啊,看了都让人眼晕。”

    “除了安全带,没有一丁点儿的保护措施,然而,在那种高难度的越野路况下,安全带并没有什么卵用。”

    “……”

    吃瓜群众分析得没错。

    牧马人蛇形走位,眨眼连过两个密集弯道速度不减反增,群主知道,林深在为即将到来的爬坡做准备。

    群主逍遥公子不理身边一群白痴的议论,他远远看见牧马人车身倾斜,z字形走位,骑着山体高速爬上第一道山梁。

    全程流畅无卡顿。

    很少有车手能对车辆性能和路况判断有如此精准的掌控。

    群主逍遥公子的目光沉了沉,隐藏在面具之后的唇角微微勾起,拿起对讲机呼叫半空中的直升机——“直升机注意,直升机注意,追踪越野赛道的牧马人,把实时画面传输回来。”

    “直升机收到!”

    原本巡航拍摄盘山赛道的直升机空中转向,追向了进山的牧马人。

    驾驶牧马人的林深神态自若,和出发时并无两样。

    车上播放着盗墓笔记的同人歌曲《十年人间》。

    ★……

    ★怀揣着炽烈顽心走向最宽容刑场

    ★裂过碎过都空洞地回响

    ★到最后竟庆幸于夕阳仍留在身上

    ★来不及讲故事多跌宕~~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