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曾永不言弃〕〔狂婿归来(赵天赐〕〔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为凤:战神王〕〔超级滴滴司机〕〔网游之神级奶爸〕〔弃女多谋〕〔江雪〕〔重生之修罗归来〕〔巅峰弃少〕〔无敌神婿〕〔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心魔种道〕〔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欧先生那个偏执狂〕〔掌权人〕〔先锋〕〔丹皇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干啥啥不行,逃跑第1名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林深指着花瓶底座的几处断口,“你看这里,还有这里,瓷器断口的土沁有什么不同?”

    “底部断口泛黄,沁透过渡均匀,这一处断口土沁色过度有明显的黄白分界,相对较浅。”

    “说对了。这沁色分界明显的部分是后人仿造的。”

    “可是这东西接上去怎么才能做得如此严丝合缝?”

    “用比头发丝还细的合金制成了金丝锯,沿着开片(釉裂)纹理锯断拼接。”

    “我去!难怪爷爷总说,高手在民间啊!”方灿感慨,“矿工个王八蛋,拿假货忽悠咱们,我现在就打电话,骂他一顿,让他赔你1400万!”方灿今天有些搂不住火,总想找人发泄一番。

    “等等,恐怕……他也不知道花瓶是赝品,这件事过去就算了,没必要再提了。”

    林深不想打草惊蛇,因小失大。

    “带上碎片,咱们走吧。”

    “对,碎片找不到,让狗腿子陆金抓瞎去吧!”

    “花瓶是陆狗打碎的,你们说……矿工会让陆狗赔多少钱呢?”

    四人谈笑着准备下船,方灿“咦”了一声,“我的狗呢?98k呢?”

    “98k!”

    “98……”

    就在三人四处找狗的时候,二哈98k屁颠屁颠地从船舱底下跑了上来,嘴里还叼着个什么东西。

    方灿不高兴了,“98k,你是今天没吃饱么?告诉你一千遍了,在外面不要乱吃东西,这是什么?”

    方灿豪横地蹲下,二哈摇着尾巴到了跟前。

    当看清二哈嘴里叼着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方灿两腿一软,直接跪了。

    98k叼回来的……

    是一只人手。

    一只被人砍断的手……

    “啊——”

    方灿嗷一嗓子传出老远,直接飙破了音。

    “手……手…手……是人手!一只断手!”

    三个小子吓傻了一对儿半,手里捧着的花瓶片稀里哗啦落在甲板上,又摔了一遍。

    铲屎官给自己跪下了,98k很高兴,摇头晃脑地叼着断手就往方灿的怀里钻。

    “卧泥马!滚!滚!离我远点儿!”

    方灿一脚把二哈蹬开,那只恶心的手掉在了甲板上……

    “快跑啊!”

    当老大的一声令下,带着两个小弟顺着船舷处的金属扶梯连滚带爬逃下船去。

    林深看看吓得灵魂出窍的三个大男孩儿,又看看蹲在地上一脸无辜的二哈,撇撇嘴。

    这仨……

    还真干啥啥不行,逃跑第1名!

    不过吓跑了倒也挺好,清静。

    最先看到断手的一刻,林深一惊,心也重重地跳了一拍,不过她很快调整状态,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

    甲板上一片寂静。

    斜阳,余晖……

    荒滩,破船……

    一人、一狗、一只断手……

    好在这不是林深第一次接触凶案现场了。

    刚进t|g局的那会儿,老许把她丢给了局里的美人法医冷云,做过整整半年的法医助理。

    林深喜欢接触新鲜事物,学什么都很快。

    不管哪个领域,带过林深的师父都有一致的评价,那就是教的速度跟不上她领悟的速度。

    半年后,冷云开玩笑,说再教下去自己的饭碗就要被林深抢走了。

    许处之所以向上级推荐,让林深参与侦破a·103案,就是看中了林深能力全面,心理素质过硬的特点。

    今天,眼前这点儿状况,还不至于让林深乱了阵脚。

    林深来到跟前,蹲下身子,审视的目光落在那只惨白的断肢上。

    伤口整齐,血迹已干,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格外的刺眼。

    看手形和指节粗大是男人的左手。

    伤口整齐,是被利器一刀斩断的。

    丢弃在这里应该有一段时间了,肌肉组织肿胀已经有了腐坏的迹象,发出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儿。

    林深站起身来,目光逡巡,环顾四周。

    茫茫盐碱荒滩,距离大海有一公里之遥。一边是来时经过的红树林,再往远处是澜清江入海口。

    视野范围内看不到村庄人家。

    林深取出手机,思索片刻,从通讯录中调出了云都刑警大队大队长高红良的手机号码……

    “喂,高队,您好!我是林深……”

    “……”

    挂断电话,林深动手收拾甲板上的瓷器碎片。

    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忐忑不安的一声召唤,像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深姐!”

    船舷外的扶梯上,方灿小心翼翼探出头来,声音还带着颤。

    跑了一半,发现林深没有跟来,方灿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强迫自己冷静。

    没出息,都是跟深姐一起闯过老虎口的人了,怎么遇到点儿情况还吓成这个鸟样儿。

    方灿自责不已,带着费嘉和杜飞,三个大男孩儿鼓起勇气去而复返。

    方灿扒着船舷,“深姐,快走吧!”

    林深没有动,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不害怕了?不害怕就过来帮忙。”

    方灿咽了咽唾沫,提心吊胆地瞟了一眼几米开外的那只……

    目光将将触及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连忙扭过头去,咬着牙狠一狠心,龇牙咧嘴地跳上甲板,“你们两个拿出点儿爷们儿的样子!上来!”

    费嘉和杜飞两个苦逼孩子,在老大的训斥下百不情愿地你推我我推你爬上了船。

    “把这些碎片带上。”方灿命令。

    除了真品的瓶底部分一直被林深拿在手里,造假部分的瓷器都被摔了两遍,碎得不成样子,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杜飞脱下身上的t恤,把碎瓷片包裹起来,拎在手里。

    “老大,接下来干什么?”

    “深姐,你说。”方灿望向林深。

    “上车,警察一会儿就到。”

    ***

    四人下船,带着狗,穿越荒滩。

    远处的沙丘背后,趴着一个人。

    是陆金。

    这家伙听见警笛声吓破了胆,钻进马路对面的树林里躲了一阵。直到外面没了动静,才又溜了回来,想把瓷器碎片取走,结果意外发现船上有人。

    他不敢轻举妄动,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林深一行从陆金藏身的不远处经过,陆金一眼瞧见了林深中手中拿着破碎的花瓶底,心里忽然有了主意,连忙掏出手机偷偷拍下了这一段视频。

    ***

    四人回到车上,这些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孩子老老实实地排排坐,一个个面无血色,目光涣散。

    就连在学校飞扬跋扈的校霸方灿也好不到哪儿去。

    气氛有些沉闷。

    林深打开音响,放起了音乐,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人不经历考验很难成长,让这三颗温室长大的小草野蛮生长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