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曾永不言弃〕〔狂婿归来(赵天赐〕〔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为凤:战神王〕〔超级滴滴司机〕〔网游之神级奶爸〕〔弃女多谋〕〔江雪〕〔重生之修罗归来〕〔巅峰弃少〕〔无敌神婿〕〔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心魔种道〕〔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欧先生那个偏执狂〕〔掌权人〕〔先锋〕〔丹皇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没完
    乘客们冷静下来,空姐和空少都赶到现场处置突发事件。

    国内每趟航班都配有处置突发状况的便衣,这时候坐在经济舱的便衣也闻讯赶到了现场。

    局面被控制住了,所有人都在谴责汤梦华和陆连池两口子的恶劣行径。

    众目睽睽之下,是非对错无须狡辩。

    最初只想占个便宜,结果头脑一热再热,导致事情恶化难以收场。

    汤梦华也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此刻的她万分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偷鸡不成蚀把米。

    眼看飞机马上就要落地了,汤梦华心里清楚如果不能取得当事人的谅解,她和老公陆连池都将面临治安拘留,甚至会以扰乱航空治安之名追究刑事责任。

    为了脱罪,汤梦华立刻捂着肚子,“哎哟……我的孩子……”

    “我的肚子好疼!我动了胎气!”

    “小朋友,阿姨不是故意的,阿姨的肚子里也有小宝宝,阿姨刚才绊了一下一时心急……”

    汤梦华开始了恶心的表演,一边假装道歉一边嚷着要去医院。

    如此拙劣的演技,简直是把群众们当傻子,乘客们可不答应,这种人必须严惩。

    老爷子陆横见势不好,一边捂着心口一边往嘴里塞药,手脚抽搐,一副马上就要不行了的样子。

    老太太姚氏哭天抹泪,大叫冤枉,要死要活地满地打滚儿。

    陆家四口顾不得体面,一起上演空中闹剧。

    受了欺负的小兄妹止住了哭泣,孩子好哄,最终选择了原谅。

    飞机落地,在乘客们愤愤不平的目光中,陆家四口灰溜溜地逃下飞机。

    出机舱的一刻,老太太姚氏刻意经过林深跟前,回头狠狠地瞪了林深一眼,眼底恨意流淌。

    “行啊!你还真是大义灭亲啊!”

    老爷子陆横回过头来目光冰冷地瞟了林深一眼,“老太婆,咱们走!”

    老太太不甘心地瞪着林深,咬牙切齿:“小丫头崽子,生你一场,这就是你对陆家的回报?你给我走着瞧!”

    说完腿脚麻利地下飞机去了。

    林深经vip通道出了航站楼,一辆丰田霸道suv驶了过来,停靠路边。

    林深打开车门正要上车,一只大手从背后伸了过来,用力地扒住了车门。

    “听爸说你是陆家扫地出门的孽种?”

    陆连城阴恻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林深转回身来,对上了恼羞成怒的陆家父子。

    汤梦华捂着受伤的脸,指着林深,“老公!给我教训这小婊咂!狠狠抽她!”

    陆家二老面带戾色,眼底怒火与恨意交织。

    陆老爷子瞪着林深,手里的拐杖重重地点着地,“老大夫妻无德,生了你这么个白眼儿狼!一进家门就祸事连连!”

    老夫人从旁帮腔:“大庭广众之下,和外人联手,看你二婶的笑话,陆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简直该死!观音菩萨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扫把精!丧门星!”

    陆连池捋起袖子,“今天我这当叔叔的就替你爸教你做人!”

    陆连池的巴掌刚抡起来,就被人从背后一把抓住手腕,顺时针一拧,咔吧一声,陆连池疼得大叫转过身来。

    一名身穿黑西装,带着墨镜,身高超过1米95的大块头,掐住了陆连池的脖领子单手将他拎了起来,现场举高高。

    开霸道的司机出手了。

    陆连池懵了,跟大块头对视了几秒,发现自己像抓小狗一样被人拎着,脸憋得通红。手刨脚蹬的,哇哇大叫,“你,你放手!”声音都走了调。刚才叫嚣的婆媳二人像两颗立正站好的大白菜戳在旁边看傻了眼。

    穿着黑西装的大个子用手指点着陆家二老和汤梦华,“你、你,还有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陆家三口吓坏了,恨不得自己立刻马上能一秒穿越。没想到林深还有这么孔武有力的一个走狗帮凶,这人一看就不好惹,西装下的胳膊比常人大腿都粗。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可是在京城地界,陆家连个屁都不算,哪里还敢猖狂。陆老爷子最会见风使舵,拿出了当初创业闯江湖不要脸的本事,老脸上挤出一脸褶子,“误会,误会,咱们有话好说?”

    一边说一边给林深使眼色,让她帮忙说两句好话。

    深姐手搭车门,勾了勾唇角,俏皮的梨涡里却含着讽刺,“你们,慢慢聊!我上车吹会儿空调。”说完,拎着随身携带的小皮箱,不慌不忙地坐进了车里。

    随着林深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陆家婆媳二人心头一抖,身上的肉也跟着一颤,原本气势汹汹想来找茬的她们,偷偷瞄着面前立着的大个子瘟神,敢怒不敢言,只敢在心里将林深撕了遍。

    今天出门心切,没看黄历,结果上了飞机一步一个坎儿。

    陆横顾全大局,打不过只能认怂,强压心头怒气,掏出烟来,脸上笑比哭还难看,“这位先生,火气干嘛这么大?来来来抽支烟,先把我儿子放下。”

    “敢问先生在哪儿高就?”

    “我就一跑滴滴的司机。”大块头儿不吃陆横这一套。

    “您谦虚。”

    “知道谦虚还问?”

    陆横:“……”

    大个子低头斜眼儿看他:“刚才一个个挺能咋呼的,现在怎么着啊?”

    “误会,误会……我们认错人了,抱歉,抱歉!我们这就走……”

    大个子盯着陆横沟壑纵横的老脸,嗤笑一声,“想走啊?你们先走,我先走啊?”

    “自然是您先!您时间宝贵,您先!”

    大个子把陆连池往地上一丢,一脚踹出两米之外。

    “你们靠边儿!”

    大个子一声令下,陆家老少你推我挤忙着让路。

    陆连池哼哼唧唧爬不起来,家人们没一个敢上前搀扶的。

    大个子回到驾驶室,开车带着林深走人。

    ***

    车子驶出机场上了高速,大个子的眼睛不时偷瞟着后视镜,看着镜子里笑容轻松写意的林深。

    林深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本姑娘脸上有花?不认识了?”

    大个子连忙收回目光,撇撇嘴:“我看你还是不是当初那个用剪刀腿,把我勒得上不来气儿的13号特工。”

    “切……”

    林深被大个子一句话逗得笑弯了眼,望向了窗外。

    “怎么着?您老人家真准备金盆洗手想退休了?在几个流氓老少面前都要装小绵羊,这不是您风格啊?”

    “大姜啊,两个月没见,口才精进了啊?”

    “嘚了吧,论口才,许处都说不过您。我就想知道刚才因为啥呀?老头儿老太太见您眼都红了,多大个仇啊?”

    林深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吸了口气,“说来话长……这得从18年前说起……”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