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西游已娶国主〕〔满庭花开爱无声12〕〔彪悍娘子绝色夫〕〔山海咖啡屋〕〔超级军工科学家〕〔我不好哄的〕〔这个外援强到离谱〕〔花都冥王赘婿〕〔极品透视民工〕〔大唐之极品皇帝〕〔民国匹夫〕〔重回九零之完美人〕〔苏暖暖厉衍琛〕〔上神叫我来巡山〕〔泣血的火烈鸟〕〔离婚再爱你古斯彦〕〔娇妻在上:夜少,〕〔一号战尊〕〔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龙爸余生杨子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头疼
    聂佩岚抬头,挺胸,优雅地扬着下巴,就差没开个屏了,好像手里握着的不是擀面杖,而是秦家的传家宝。

    一番才艺展示下来,聂大明星10分钟擀了六个面皮,三个方的,两个椭圆的,还有一个三角儿的,最后还把自己刚做的指甲擀断了两枚。

    林深开心地露着小白牙,左看看,右看看。

    包饺子的工程被迫中断了,从老太太到保姆,大家谁都不想伸手去拿那六个面皮。

    照这样下去,今晚的饺子是吃不成了。

    最尴尬的人当属聂佩岚,不过大小姐被人捧惯了,自然是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想当然地又为自己找起了借口。

    在她的印象里,林深就是秦家邻居小老头儿收养的一个没爹没妈的小丫头片子。

    老头儿忙不过来,就把她丢在秦家寄养,有时候一丢几天,就像寄养在宠物店的小猫小狗。

    早年间,她几次来都撞见林深在秦家赖着不走。

    小的时候,看见这丫头没心没肺地坐在院子里吃零食,逗猫咪;长大后知道干活儿了,不是在院子里摆弄花花草草,就是在收藏室里捣腾那些八百年前的瓶瓶罐罐。

    有时还钻进厨房里腌什么味道怪怪的泡菜,干得最多的事儿就是给老太太梳头,给老太太扎小辫儿,还抹红脸蛋儿,画得跟鬼一样,老太太也是吃饱了撑的任她胡作非为。

    反正在聂佩岚看来,林深为了在秦家蹭饭,连保姆的活儿都给干了,那她跟保姆有什么区别?一个保姆有什么好嘚瑟的。

    聂佩岚把擀面杖往面板上一丢,拍了拍手,眼睛一翻,“林深,你今天的面和得有点儿软啊!你看看,粘在擀面杖上揪都揪不下来,你把面和成这个样子,让人怎么擀?你成心的吗?”

    “咳!”赵雪琴低着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那个……佩岚,面是奶奶亲自和的。”

    “呃?”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聂佩岚觉得自己都快冒烟儿了。

    “奶奶,奶奶……我……我不在说您……”

    老太太的脸垮了下来,摆了摆手,“我头有点儿疼,你们聊吧,我先回屋躺会儿……”说着起身,在保姆的搀扶下去了里屋。

    聂佩岚知道自己闯祸了,得罪了最不应该得罪的秦家老祖宗。

    老太太撂脸子了,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都是自己这张破嘴,聂佩岚有些后悔,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不!这事归根到底应该怪林深才对!

    本来自己带着豪礼登门,气氛好得不得了。林深非得当着自己的面炫耀她擀的饺子皮,把自己二十多万的礼物给比了下去。结果连累自己头脑一热,乱了方寸。本来想在林深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大家闺秀的优越感,刷一波存在感,最后反倒招惹了无妄之灾。

    聂佩岚今天为了秦霄然而来,却扑了个空,本想着在秦家吃一顿饺子,借机发个微信朋友圈,就此话题跟秦霄然深入沟通一下,打个电话,现在可好,全都搞砸了。

    聂佩岚像一只斗败的母鸡,耷拉着头,全没了之前趾高气昂的气势。

    “那个……大嫂啊,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那我送送你。”

    “不用了,大嫂。回头儿,你帮我跟奶奶好好解释一下儿,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好好好……我明白。”

    “那大嫂,我先走了。”

    “路上开车慢点儿。”

    聂佩岚悻悻转身,刚走到门口,又停住了,回头看看林深还站在原地,又翻起了白眼。

    “林深,今天奶奶身体不舒服,你留下来也不合适,咱俩也好久没见了,要不一起坐坐?”

    聂佩岚挑着眉毛,斜着眼等着林深回话。

    她嘴上说得很客套,搞得好像闺蜜久别重逢似的,其实是想说自己蹭不上的饭,你林深也别想吃。

    秦家的老祖宗都躺下了,你还好意思留下来蹭吃蹭喝?

    聂佩岚习惯了了高高在上,一切都是她想当然。却从未想过,老太太这顿饺子就是专门给林深包的。

    莫名其妙又躺枪的林大佬耸耸肩,看来自己今晚要想早点儿吃上饺子,就得尽快把这位找茬儿的聂大小姐打包送走。

    林深向着大嫂赵雪琴眨了眨眼,扭过头去,望着聂佩岚,摆出一个标准的甜美笑容。

    “行啊!本来今晚还想向聂小姐讨教厨艺的,看来是没机会了。也好,正好我回去和点儿面,趁热打铁好好研究研究,看看这种高难度的三角形的饺子皮儿应该怎么入手。”

    不等聂佩岚开口,林深已经脚步轻快地出门去了。

    聂佩岚:“……”

    心塞得要死,塞得尼玛快梗塞了。

    聂佩岚使劲儿深呼吸了两下,挤出一抹笑容,朝着大嫂点点头,就转身飞快地追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

    林深走在前面,脚步很快,没办法,着急吃饺子啊,不以退为进把捣乱的女人快点打发走,饺子就吃不到嘴儿啊。

    这一天天的容易吗……为了吃口好吃的还得打个怪。

    今晚的她穿着一条宽松的白色阿迪运动裤,上身套着一件浅粉的t恤,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皮肤白得格外晃眼。她的腰际线很高,双腿显得格外修长,典型的胸部以下全是腿。

    眼看着林深蹦蹦跳跳地上了台阶,进了邻院的大门。

    聂佩岚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了,她气得像个快爆发的火山,连头发丝都往出呲着火星儿。

    “这种贱命的丫头也能住上京城最好的四合院,真是老天无眼。盼望这家的小老头儿早日开悟,把这祸害赶出家门!不!赶出京城!”

    聂佩岚的宾利停在胡同口外,她独自出了胡同,驾车而去。

    过了几分钟,林深接到秦奶奶打来的电话:“我的小呦呦,饿坏了吧?饺子出锅了,快过来吃。”

    林深隔着屏幕都好像闻到了饺子的香味,“好的,奶奶,我马上就来!”

    林深二次进门的时候,热腾腾的饺子刚刚出锅,碗筷都摆好了,当中还有一盆石斛野菊水鸭汤,用的是林深采回来的野生石斛炖了两个小时才出锅。

    老太太让保姆把昨天刚腌的泡菜捞出来小半碗,淋上辣油,香喷喷的闻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林深和两个小娃娃挨着老太太坐,赵雪琴挨着林深。

    老太太每餐喜欢喝一杯小酒,至于是什么酒,老太太不挑。

    赵雪琴开了一坛她老家产的花雕酒,陈年女儿红,倒了3杯。

    保姆给每个人盛了一碗汤,三个大人带着两个小娃娃围坐在旁,喝着鲜汤,吃着香喷喷的饺子。

    “这个饺子长得最好看了,呦呦吃!”

    “谢谢奶奶!这只饺子奶奶吃!”

    “呦呦,饺子吃不完,带回去宵夜,你们年轻人喜欢玩儿手机,要是后半夜肚子饿了,就吃饺子。”

    “好的奶奶!”

    “对,那个……雪琴,虫草和燕窝家里本来就有,多得吃不完,今天那个谁带来的东西,你和呦呦一人一半,留时间长都放坏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家老祖宗不太喜欢聂佩岚,这说来话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