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西游已娶国主〕〔满庭花开爱无声12〕〔彪悍娘子绝色夫〕〔山海咖啡屋〕〔超级军工科学家〕〔我不好哄的〕〔这个外援强到离谱〕〔花都冥王赘婿〕〔极品透视民工〕〔大唐之极品皇帝〕〔民国匹夫〕〔重回九零之完美人〕〔苏暖暖厉衍琛〕〔上神叫我来巡山〕〔泣血的火烈鸟〕〔离婚再爱你古斯彦〕〔娇妻在上:夜少,〕〔一号战尊〕〔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龙爸余生杨子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近水楼台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林深站在聂佩岚对面微微摇晃着,似笑非笑地眯着杏眸,眼神有些迷蒙,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怕什么,你,你过来,过来……咱俩…说说话。”

    聂佩岚身高167,比林深矮上几公分,不过她穿着高跟鞋,刚好与穿着运动鞋的林深持平。

    今晚去秦家,因为看见林深也在她心里不爽,可没少给林深找茬儿,林深都忍了。这会儿夜黑风高的,胡同里只有她们两个,林深不光对着她傻笑,还冲她勾手指,聂佩岚未免心生警惕,却又不想在气势上输给林深,她微微探身向前蹭了小半步。

    “你想干嘛?”聂佩岚背挺得直直的,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深,警惕地打量着她的一举一动,暗暗抓紧了手里的香奈儿包包。

    “嗝~~”

    没想到林深冲着她打了个饱嗝儿,一股淡淡的酒气扑面而来。聂佩岚身子往后一倾,一手掩着鼻子,皱着眉头,鄙视地看着晃晃悠悠的林深。

    “你还喝酒了?”

    林深摇晃着修长好看的食指,“嗯,重点不在这。我是想告诉你……酸菜馅的,饺子……可香了,闻到了吧?”

    “你——”

    一不留神就被戏弄了,聂佩岚脸色骤变,气得直哆嗦。

    “你这人有没有素质?真是吃饱了撑的!”

    林深抹抹小嘴巴,摸了摸小肚皮,像只吃饱餍足的小猫咪,“哎,你说太对了,一大锅…嗯…香喷喷的水饺,一个没剩全都下肚儿了,确实很撑,不过那也比某人吃不着强,嘿嘿……”

    林深豪气地拍着聂佩岚的肩膀,“下次把包饺子的技术练好了再来哈……”说完迈步就走。

    聂佩岚一眼扫到林深手里的东西。

    “你等会儿,站住!先别走!”

    聂佩岚两步就追了上来,拦在林深前面,“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你问这个?”林深晃了晃手中的盒子,“一盒燕窝、一盒虫草,怎么?你没见过吗?嗨,我来告诉你,这东西可名贵了……”

    聂佩岚脸都绿了,调门儿一下子拔高了八度:“你搞笑的吧,什么叫我没见过?这根本就是我送给秦奶奶的礼物!怎么会在你手里?”

    “哦,对,忘了!瞧我这记性,不好意思哈!这个奶奶送给我了呀!”林深浓密卷曲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

    林深转头欲走,又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对了,佩岚小姐,下次再送这种贵重的豪礼记得把食用说明打印一份,省得我上网查,麻烦,记住哈!”

    得了便宜还嫌麻烦的美女·林态一脸诚恳。

    哈!哈你个头啊!

    聂佩岚感觉自己像要走火入魔了似的,有几股邪气在身体里来回的乱窜,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林深!你给我把东西还回去!”

    “我不!”

    林深扁着嘴,把好东西抱在怀里,搂得紧紧的。

    “你个穷鬼!知道这些虫草和燕窝值多少钱吗?”

    “多少钱?也就十几万呗!”

    “知道你还好意思要?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你一个苦逼没人要的野孩子,凭什么我花钱买的贵重礼物反倒孝敬了你?”

    林深一脸同情地看着比自己大四岁的聂佩岚,边说边摇头。

    “啧啧,这么说……你是有点儿贱哈?”

    “你放屁!!”

    聂火山又双叒叕要爆发了,脏话都爆了出来。哪有这样说话的,关键还他妈一脸同情地看着你。

    “贱的人是你!你个白莲花!把东西还我!”聂佩岚身体都哆嗦了。

    林深摇头,“我才不还,我要带回去,跟黄唇花胶放在一起,这么多好东西,每天就是看着心里也嘘~服~”

    林深嘟着粉红的小嘴儿,尾音儿勾人。

    “黄唇花胶?”

    聂佩岚又是一愣,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忙着追问一句:“你哪儿来的黄唇花胶?”

    林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聂佩岚,“还能哪来的?不就是你过年时孝敬秦奶奶的,花了你一百多万的那个,现在就挂在我家西厢房阴凉通风处,每次只吃这么一丢丢……”

    林深用小手认真地比划着,给了聂佩岚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q弹的小脸,满满的胶原蛋白。

    “林深!你——”

    聂佩岚脸皮抽搐,差点儿被林深一句话原地送走。

    “怎么?你好像生气了?噢,对了,还有个好消息忘了分享给你,听完你的心情说不定会很阳光。因为今晚饺子包得好,霄然哥还给我发了加班费,喏,你看!”

    林深举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爱心?加班费——¥52,000。转账人是秦霄然。

    聂佩岚真的觉得自己要爆炸了,“林深!!!我不许你打秦霄然的主意!秦霄然是我的!我的!!”

    情绪失控的聂大小姐变得面色狰狞,恶狠狠地扑上前来要抓林深的脸。

    林深又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原地一个轻盈的转身,聂佩岚扑个了空,高跟鞋一歪,还把脚给扭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的。

    等聂佩岚再转回身来的时候,林深已经脚步轻快地跳上自家门前的台阶,哪里有半点喝醉的样子。

    林深飞快地打开院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扭头冲着聂佩岚吐了吐舌头:

    “本姑娘近水楼台,你凭什么跟我抢月亮?略~略~略……”

    砰!

    四合院的大门紧紧地关上了。

    大佬很开森……

    ***

    晚上,手机里一大堆的微信等着林深回复。

    薛乔的服装工作室设计了几款女装,发来照片,邀请林深有时间试穿一下。

    林深和她约好,回云都之后就去找她。

    父亲陆连城发来消息,问她这几天过得怎么样,说是给她买了块腕表,什么时候一起见面吃个饭。

    林深告诉父亲,自己在燕京玩儿几天再回云都。

    陆连城叮嘱她注意安全,父女俩闲聊了几句。

    方灿也发来微信,说自己满血复活,心理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又想跟林深约饭。

    林深说自己不在云都。

    方灿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自己法拉利的轮子找回来了,到时候,他可以单手开着法拉利去机场接她。

    林深想象着方灿臭屁的样子,撇撇嘴,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不需要,我男朋友会去机场接我。

    方灿哑火了,心情郁闷,流鼻血的老毛病又犯了,还添了个失眠的新毛病。

    打发了方灿,林深收到了老许发来的电子资料:1950年以前出生,籍贯粤东省,名叫周洁的女性共有29人。

    资料中附带着每个人的档案照片。林深快速浏览,终于有了发现。

    其中的一位周洁,女,1943年出生,未婚,粤东省云中市南楼县艺棠乡南梨村人,父母早亡,初中学历。

    云中和云都两个城市相邻,口音方言很相近。从照片和年龄来看,这个周洁就是和在爷爷受伤期间陪伴爷爷的女人。

    可是接下来的信息却令林深满怀的希望变成了失望。

    1983年7月,周洁乘船去东瀛,船只失事,周洁与一百○七名乘客一起死于海难?

    周洁和爷爷一起在故宫博物院拍摄照片的时候是1982年9月,也就是说时隔不到1年,周洁就死了……

    本就无从下手的案情,现在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林深陷入了苦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