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晋宫玄迷之百首宫〕〔叶清心启〕〔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西游:我的龙族是〕〔萧天策高微微〕〔天神殿〕〔主角叫萧天策的〕〔女配她真的不想死〕〔高天策高微微〕〔红儿〕〔女尊之男神的自我〕〔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镇国战神〕〔万世为王〕〔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剑剑超神〕〔言染苏御〕〔绝品上门女婿〕〔至尊强婿〕〔重生为凤:战神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他的心上人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学表演艺术的学生大多比较外向,可是林深不同,她言谈举止间所表现出来的大方得体,沉稳冷静,就已经超出了同龄人该有的表现。

    欧阳校长万万没想到外甥会给自己下达这么一项有难度的任务,这顿饭吃得有点心情沉重。

    外甥许严冬的职业特殊性,他比谁都清楚,这回是以官方名义通知他配合上面的任务,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把人安排进自己的学校,具体任务做什么完全不肯透露。

    当外甥的居然还逼着自己签下了保证书。

    ……

    小姑娘今晚就在酒桌上,看起来年纪不大,欧阳校长却不敢小觑。外甥有言在先,这位小姑奶奶可是他手下的精英,安排在传媒大学是因为肩负重要使命,欧阳校长一度怀疑自己的学校是不是出了g|际j|谍。

    林深的档案看似简单,可身份绝不一般。再加上还有一个背景深不可测,在商界呼风唤雨的男朋友,一切一切让欧阳校长不得不对林深刮目相看。

    这个许严冬可真是自己亲外甥,眼看自己马上就要退休了,这节骨眼上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如果因为他配合不利,导致任务失败,对上面没法交待,可是让自己晚节不保啊!

    今晚外甥千里而来,不去家里吃饭,非把自己叫出来喝酒,难道是要让自己表态?

    欧阳校长左思右想,觉得屁股底下像是长了刺儿。

    酒席开始没一会儿,欧阳校长坐不住了,传统惯例的三杯共同酒喝完,欧阳校长就起身端着酒杯先来给两名学生敬酒了,为了避嫌他先到了司洋面前。

    司洋受宠若惊,连忙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父亲。

    司光耀端着酒杯一路小跑着来到跟前,心想着坏了,坏了,这欧阳校长怎么反客为主先来给学生敬酒了呢?这不是乱了规矩吗?小孩子哪受得起,应该是他们父女先敬校长才对。

    司家书香门第,司光耀虽然打拼出亿万身家,但尊师重教这些优良传统他素来不敢忘。

    司光耀连忙把自己的酒杯换成了大杯,一连串地说着陪罪的话。

    欧阳校长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合适,可是老头儿心里放不下啊,外甥给自己找的麻烦,晚上睡觉做梦都惦记着。

    他当场示意司光耀不必紧张,扯了个借口,说孩子们十年寒窗,终于金榜题名,他们是祖国未来的希望,他这个当校长的也盼望着桃李天下,学生们为校争光,所以这杯酒理应他来先敬。

    如此一来,司光耀安心了,看来校长大家风范,平易近人,胸怀宽广,值得尊敬。

    欧阳校长先和司家父女共饮了一杯。说了一些鼓励的话,父女二人落座。

    送走了司家父女,欧阳校长来到早就观察了半天的目标人物面前,许严冬上前亲自为舅舅倒酒,凑到舅舅的耳旁小声嘀咕:

    “舅啊,我咋看您有些紧张。”

    欧阳校长嗔怪地瞪了外甥一眼,哼了一声:“你小子给我找事儿,我能不紧张吗?”

    老许又摆出了惯用的笑脸,就是不接话。

    秦霄然也离开座位,和林深一起与欧阳校长碰杯。

    欧阳校长定了定神,压低了声音:“话不多说,如有任何需要,随时打我电话,一定全力配合。”

    林深说了一些添麻烦感谢的话,欧阳校长悬了好些天的心才算放下了几分。

    明月当空,淡淡的清辉倾泻在湖面上,与灿烂的星河遥相辉映。给热烈的气氛凭添了几分诗情画意,一桌人把酒言话,相谈甚欢。

    大家欣赏着月色湖光,开始轮流敬酒,相互聊着一些共同的热点话题。

    四位女士一起聊得也很开心。

    中途,林深挎包里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

    林深取出手机……

    林深的手机在外观上有些特别,不像是市面上流行的款式。

    坐在林深旁边的司洋好奇地看了一眼,余光扫过林深的手机屏幕,不经意间看了见来电人竟然是——

    方灿!

    司洋像被烫到了飞快地收回目光,低下头去,女孩儿家的心跳开始加速。

    她记得很清楚,大约在一个星期以前,她去方家,方灿耍脾气,对她爱答不理。

    在方灿的书房中,她无意中看到了方灿手机发出去的短信,要请一个叫深姐的人吃饭。

    她一直想知道被方灿称之为深姐的人是谁,可是方灿的臭脾气摆在那里,她不敢开口。

    深姐……

    林深……

    深……

    莫非深姐就是林深?!

    电光火石间,司洋脑中灵光一现,知晓了答案。

    那一刻,她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扯着,然后又用针使劲儿地扎着,疼得缩成了一团。

    她喜欢方灿。

    她也一直知道,方灿不喜欢她。

    但只要方灿不说破,她就觉得自己有希望。

    这么多年,她一直委曲求全苦苦追求着中意的男孩儿,她一直觉得总会有那么一天,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会懂自己对他的感情,自己在他心里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位置。

    可惜她忘了,感情世界里,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此刻知道方灿喜欢的人此刻就坐在自己的身边。

    自己等的那一天,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来了。

    司洋的心一下子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林深瞟了一眼来电人,好看的眉头暗暗皱了起来。

    又是这货!

    上次方灿说要开着法拉利去机场接她,她直白地告诉方灿,有男朋友接机。

    方灿受了打击,蔫儿了。

    林深知道方灿喜欢自己,可是那只是方灿单方面的冲动。

    林深承认被方灿感动过,方灿的本性不坏,桀骜的外表下有一颗热情善良的心,可是这种没长大的大男孩儿真的不合她的胃口,更何况自己有比他优秀100倍的男朋友。

    做兄弟可以,感情免谈。

    既然不能接受他,就不能给他希望,这种感觉必须及早扼杀,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

    她不想欺骗任何人的感情,所以在苗头忽现的第一时间直截了当地告诉对方自己名花有主,希望他能不要再纠缠。

    没想到方灿消停了两天,又打来电话。

    想都不用想,这货找自己准没什么好事儿。

    她随手按了一下音量键,手机调了静音,任由屏幕无声地亮着,不去理睬。

    过了一阵子,电话断了……

    司洋身体中的力气被抽走了一般,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可是,很快屏幕再次亮起,方灿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林深按黑屏幕,依旧没有接听。

    今天这个场合不能失态,司洋坐直了身体,眼角的余光却将林深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小姑娘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右手的筷子拔弄着碗里的菜,嘴唇咬得泛白,左手死死地抓着裙摆。娇小的身子绷得很紧,连脚趾都紧紧地蜷缩了起来。

    司洋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着,终于在几次调整呼吸之后,她努力站了起了,轻轻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