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意夏言冰叫什么〕〔三个姐姐砍我升级〕〔盛世大明〕〔神医毒妃不好惹〕〔大奉打更人〕〔都市全能奶爸(又名〕〔农家厨娘赚钱忙〕〔我的帝国无双〕〔觅仙道〕〔心魔种道〕〔叶昊郑漫儿绝世赘〕〔绝世战神〕〔那时青春太狂放〕〔北国谍影〕〔大道惊仙〕〔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团宠大佬:妈咪,〕〔有请小师叔〕〔姑苏伊梦夜倾城〕〔玄阳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拼夕夕版神探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司洋起身去了洗手间。

    方灿依旧锲而不舍地拔打着电话,林深被方灿搞得不胜其烦,终于拿起电话,也打了个招呼,出去了。

    她走到船舱的1楼,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按下了接听键。

    “喂!深姐!你终于接电话了!”

    电话那端的方灿声音很是急切,又满是兴奋,像是孩子得到了渴望许久的玩具。

    “什么事儿?说。”

    林深的声音愈发冷淡,她不想跟方灿走得太近,既然神女无心,又何必牵扯少年之梦。

    早该断了他的念想,对谁都好。

    一道屏障之隔的洗手间中,刚刚洗净脸上泪痕的司洋竖起了耳朵……

    “深姐,你在哪里?”

    方灿的嗓门儿很大,林深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一些。

    “和我男朋友在外面,有饭局。”回答得简单明了。

    “我和大脸猫、肚肥在一起。”

    “这个你不用解释我也知道,除了他们两个,也没人愿意跟你一起玩儿。”

    电话那端的方灿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洗手间的司洋无意识地勾起了唇角,心里的憋闷莫名舒缓了一些,甚至还感到有一丝…畅快?

    爽啊……终于有人怼方灿了。

    咦?奇怪,自己怎么会这么想?方灿可是自己的未婚夫,难道是被他欺负久了,心里太过压抑?

    总之,就是爽。

    司洋理不清自己的心了。

    “深姐,你知道也不用说出来嘛,但这不是重点。”

    “那你还不赶紧说重点。”

    说完这句话,不远处上楼的服务员的对讲机中传来声音:“司总吩咐,再开两瓶30年茅台,要快!”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电话那端的方灿激灵一下,“司总?30年茅台?……深姐,你不会在南湖宴的游船上吧?”

    林深朝抱着酒瓶匆匆上楼的旗袍美女的方向看了一眼,轻叹一声,低声道:“你脑袋倒是挺灵光的,智商怎么不用在学习上?”

    “深姐,我知道我很帅,但我的颜值可不是用智商换来的啊,我学习成绩可不差,我也考上985了,你忘了,九月份开学,咱俩做同学。”

    “这是我最无法理解的一件事情。赶紧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我过去找你,咱们当面说。”

    “别别别……你别来,会影响我吃饭的,有事儿电话里说吧,节能还环保。我今天手机电量100%。”

    方灿:“……”

    被怼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洗手间里隔墙听风的司洋心里更解气了,嘴角扬了起来。

    天使啊!终于有人能治得了方灿的臭脾气了……

    看吧,平时跟自己梗着脖子不服不忿的方公子,在深姐面前被怼得跟孙子似的。

    让你当舔狗,活该!

    看来深姐不待见他,自己白白担心一场。

    也难怪,和深姐的男朋友秦公子相比,方灿立马被秒成了渣渣。

    论颜值……打不过。

    论身高……比不过。

    论温柔……这货就特么不懂温柔!

    论身家……被碾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方方面面都不比过,em,司洋在心里默默地替方灿捂了个脸。

    所以,笨蛋方灿注定只能是本姑娘的菜。

    司洋一下子想通了,心里忽然不那么难受了。

    外面的对话还在继续。

    “深姐,那我就直接跟你说了。你还记得在啤酒厂打架,你救了我们那次,有一个染着黄毛儿的小太妹吗?就是那个跟你装逼挑衅,被你塞进铁皮桶的那个。”

    “……记得,一个溜冰的小丫头,怎么了?”

    “今天下午,我们三个在九里廊古玩市场的店里打游戏,那个小太妹一个人带着一块和田玉籽料来我家店里,问伙计收不收,开价5万。小丫头急着卖玉变现,没看见我们。”

    “然后呢?”

    “上次在啤酒厂,我们被焦三的手下修理得够呛,这小丫头片子也没干好事儿,给大脸猫和肚肥每人一顿大嘴巴子,这笔账我们都记着呢!”

    “不用宣传你们的光荣事迹,说重点。”

    “是是,说重点。重点就是……我们仨觉得机会难得,想收拾她一顿,就关门打狗,把人扣下了。”

    “……”

    “这是重点?”

    “重点来了,然后……我们从她嘴里刨出一个重要消息。”

    “什么消息?”

    “……焦三儿死了。”

    “死了?”

    林深看了一眼四周,此刻服务人员都在别处忙碌,她压低了声音:“你确定?

    “确定!按照那小丫头提供的线索,我们押着她一路寻找。最后,我们家拼夕夕版警犬98k闻着气味找到了焦三儿的尸体,就在南湖对岸柳树坪。这里有一片汽车坟场,焦三儿被弄死之后,被塞进了一辆报废的破车里,我马上发个现场视频给你。”

    挂断电话,方灿的视频发到了林深的微信上。

    月色下,一片荒芜破烂的汽车坟场中缓缓入镜,可以看见四周荒草丛生,丢弃着大辆报废的汽车。镜头旋转一周后,定格在一辆锈迹斑斑的破烂面包车中,镜头拉近,靠近车窗……

    昏暗的车厢中躺着一个人,动也不动……

    大脸猫费嘉猛然闯进了镜头,一手举着手机照明,一手里拿着根木棍伸车窗,扒拉一下死人的脑袋。

    死人的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狰狞的死相闯入镜头,正是焦三儿。

    视频中传来声音:“深姐,我是费嘉。这个死了的家伙就是焦三儿,这厮后脖子上有个害羞小人儿的纹身,我们绝对不会认错。尸体都特么臭了!我哥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您看要不要给高队打个电话?”

    视频中传来了几声干呕,三个大男孩儿极度不适。

    “兄弟们挺住!”是方灿的声音,“上次红树林咱们经历了一次考验,高队说了,咱们是当警察的料,不能给自己丢脸,想吐都给我憋回去。”

    当老大的一顿逼逼。

    镜头晃动了一阵,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林深跟t|g局的法医冷云做过半年时间的助理,她知道,一般情况下,人死后尸体在30分钟~2小时会硬化,9小时~12小时进入完全僵硬状态,大约过30小时之后转为软化,如果天气炎热,这一时间还会缩短。

    视频中的焦三儿肌肉松弛无力,正处于完全软化的状态,死亡时间应该在两天左右,至于死因还需现场勘察进一步确定。

    视频到此结束,方灿的电话紧接着又打了过来。

    “深姐,我们守着尸体不敢离开,等你的指示。”

    我去!

    这哥仨,简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