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了商朝纣王〕〔李清穿越商朝〕〔洪荒第一暴君〕〔狂妃来袭:腹黑王〕〔玄浑道章〕〔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大流寇〕〔九死丹神诀〕〔村长家的福宝〕〔许你情深深似海〕〔霸道总裁深深宠〕〔巅峰王者〕〔荣耀巅峰〕〔荣耀传奇林言〕〔深空彼岸〕〔贞观俗人〕〔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一世巅峰林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跑偏了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是是是……我错了!我不问了。”

    杜飞垮着脸,瘪着嘴,不吭声了。

    费嘉用手机照亮,用棍子小心翼翼地捅开了虚掩的车门,一股浓烈的尸臭扑面而来。

    “我们怕破坏现场指纹,没敢深度接触现场。”

    林深点头表示赞许,这些大男孩脑瓜够聪明,进步很快,能够举一反三,一点就透。

    众人尽量站在上风口,林深的挎包里有白手套和口罩,当场戴好,取出手机,启动强力照明,一瞬间车厢内亮如白昼。

    肚肥递上一根棍子,“深姐,给你棍子。”

    林深接过木棍,仔细观察车厢内的尸体。

    方灿用遮阳帽当扇子,懂事地站在旁边给林深驱赶蚊蝇。

    从死者的样貌确认是焦三儿无疑。

    八月,正是夏末高温时节,尸体闷在车厢里已经开始肿胀,产生了死人观的迹象。

    眼睛和口鼻中有少量的黄色尸水渗出,带着些许泡沫。

    一只蛆虫钻出鼻腔,这些无头幼虫没有眼睛,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感到无聊又钻回了死者的鼻孔里。

    林深用棍子捅了捅尸体的头部,脑袋软绵绵地垂着,后颈处有明显的凸起。

    林深心里有了定论。

    受环境、条件所限,进一步尸检只能交给刑警大队的法医来做。

    林深退后几步,丢掉手中的木棍。

    “深姐,焦三儿怎么死的?”有很多问号的方灿小朋友忍不住发问了。

    “被扭断了脖子。”

    “啊?卧靠!那不是跟电影里的职业杀手一样?”

    林深没说话,目光悠悠地望向黄毛小太妹,“具体情况……需要她来解释。”

    几人来车边,肚肥照着小太妹的屁股又是一顿抽,像赶羊一样把小太妹赶到车边。

    林深上下打量着:“你叫什么名字?”

    “啪!”话还没落地肚肥一棍子抽了下去。

    “深姐问你话呢!你说不说!你说不说!”

    给胖子戴个发套,整个就是一妥妥地宫廷剧里的恶嬷嬷。

    小丫头捂着屁股挣扎尖叫:“我说我说我说!”

    “啪!”又是一下。

    “你说不说!丫个der的,你说不说!”

    “别打了别打啦!我说我说我说!”

    “啪!”再来一下。

    “行了!”方灿吼了一嗓子,“她都说要说了,你先停会儿。”

    肚肥讪讪挠头,“我还以为她跟我嘴硬呢!”

    方灿白了他一眼,“别扯那些没用的,你就是单纯想要打她。还有,文明审案,嘴里不许带器官!”

    小太妹身材开发过度,已经走了样,胯宽屁股大,1分裤根本保护不住。

    今天落在这两个思想纯洁,三观端正又被自己得罪过的吊丝手里,可是遭了罪了,屁股和大腿后面被抽得一条子一条子的,又红又肿,火辣辣的疼。

    肚肥豪横:“狗不理,老实交待!你叫什么名字?说身份证上的!”

    “我……叫史……史丽丽。”

    费嘉:“啥?哈哈哈哈,屎粒粒?原来你是兔子粑粑啊!”

    肚肥:“no,no,no……也有可能是山羊的。”

    两个吊丝相视一笑,相互给了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屎粒粒,听着!今天起你多了个名字,叫‘屎腚了’!忘了当初在啤酒厂是怎么打我们兄弟的了?今天要是敢撒谎一定给你打出便便来!”

    两个“恶霸”少年一唱一和。小太妹快要吓尿了。

    只能说报应来得太快,谁让她当场助纣为虐欺负别人来着。

    “你们俩差不多行了,别浪费时间。”林深制止了他们。

    “史丽丽,把你知道的整个过程复述一遍,说不说实话,你自己张罗着办。大不了,把罪名扣在你头上,那样……你就有机会下去陪你的老相好了。”

    林深目光凌厉,声音很冷,像一条冰冷的锁链,呃住说谎者的喉咙。

    史丽丽真的吓怕了,蹲在地上,声音小得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支支吾吾地讲述了这几天来所经历的事情。

    ***

    “啤酒厂事件之后,焦三被您踹断了胳膊,一直躲在一家小旅馆里养伤,他让我留在身边伺候他。一天晚上,我们两个正在旅馆里办事儿,结果……有两个陌生人过来砸门。

    “打住!”杜肥抓住了重点,突然叫停,“办什么事儿?说清楚!”

    习惯了用手装b的少年开启了勤学好问模式。

    史丽丽吭哧着:“就是……就是……男女之间愉悦身心的那种事儿。”

    “馊得死内!”肚肥点头露出一脸了然的智慧笑容,没想到审案这么过瘾,恶趣的少年心中暗爽,“别停,继续办!不是……继续说!”

    “焦三儿知道来者不善,他吓坏了,一着急就……就拨打了110,举报自己瓢唱。”

    “卧嘞个去的,这样也行?这波操作稳啊!”

    “警察及时赶到,把我们两个抓进了拘留所,关了15天,侥幸逃过一劫。”

    “拘留所半月游,包食宿,这焦三儿真特么是个人才!”

    “事后,焦三儿告诉我,他泄漏了秘密,老板怪罪下来,要他的命。他要找个地方躲一阵子。就这样,他带着我躲到了南湖边,距离汽车坟场两公里外的郊区民房出租屋里。焦三儿怕得要死,为了不被人跟踪定位,手机关机,银行卡里的钱也不敢取。”

    “我们俩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完了,为了吃饭,焦三儿把自己脖子上戴的和田玉籽料交给我,要我拿到古玩市场找个商家卖掉,说至少能换几万块。前天下午,我按照焦三儿的吩咐去了一处偏远的小型古玩市场,开价5万,找了几家店,商家都嫌贵没收。”

    “东西没卖掉,我回来的时候,看见出租屋外停了辆面包车。我很害怕,没敢进去,就躲到垃圾桶后面偷偷看着,不一会儿,就看见焦三儿被两个戴口罩的家伙捆着带上了车。”

    “事后,我吓得没敢回屋,在外面躲了一个小时。我想离开这里,途中,看见那辆面包车从汽车坟场里开了出来。我估计焦三儿凶多吉少,更不敢在这里呆下去了,可又不敢立刻回城,在郊区这片提心吊胆地躲了两天。”

    费嘉插了一嘴:“你不是没钱吗?这两天怎么过的?”

    史丽丽:“卖……卖了几次。”

    肚肥神探审案…成功地跑偏了:“卧靠!谁口味儿这么重?连你都上,一次多少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夜的命名术〕〔我的云养女友〕〔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1990〕〔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稳住别浪〕〔闭关千年,瑶池女〕〔顶级气运,悄悄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