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渣男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方灿……救救我……”

    司洋的意外遇险让方灿乱了方寸。

    “好好好……你别乱来,你要敢动她我弄死你!你…等着,我把车给你,让你走!”

    方灿一路狂奔回去开车。

    林深循着声音走来,迎面看见方灿慌慌张张冲过来,眼睛发红,一言不发地拽开车门上了奥迪suv。

    林深加快脚步来到现场,在距离小太妹大约十几步之遥的时候,小太妹喊了一声:

    “站住!你特么的别过来!我知道你会功夫,你敢靠近,我就下手了!”手里的高跟鞋鞋跟抵在司洋脸上,贴着脸慢慢地往上移动。

    林深缓缓停下脚步,目光落在被挟持的司洋脸上,暗暗叹了口气。

    没想到司洋意外牵扯进来。

    今晚真是横生枝节。

    惨白的月光洒在湖畔荒郊,寂静的郊外,风中弥漫着瘆人的气息。

    司洋泪眼婆娑,小姑娘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抽抽嗒嗒的,像一头受惊小鹿,不停地打着哆嗦。

    费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转悠,贴近林深耳边小声说着,“深姐,那女孩儿是灿哥的女朋友,他们两个有婚约!可千万不能让她出事儿啊!”

    林深点点头,目光移向史丽丽。

    “你知道挟持人质的罪有多大吗?你又知道人质的爸爸是谁吗?”林深的声音冰冷严厉。

    史丽丽脖子微微一缩,又飞快地甩甩头,瞪着血红的眼睛,“老娘已经这样了,管他是谁?我不管!我统统不管!”

    史丽丽边说边扯着司洋往后退,司洋被拽得直趔趄,鞋跟就在司洋的眼睛旁边蹭来蹭去,司洋死死地闭着眼睛,脸色惨白。

    “反正我要坐牢了!有她在我手里,我就还有逃走的希望!车!给我车!快点儿!”

    林深摇摇头,笑了:“要车?可以啊,但问题是你会开吗?”

    史丽丽哑着嗓子嘶吼着:“放nmp!怎么不会?老娘路虎都开过!”

    林深一只手抄在口袋里,伸出一根手指比在嘴前面,“嘘!蠢货,你喊什么?不怕把警察给招来?小点儿声儿!”

    史丽丽表情一僵,“……”

    愣了愣神,似乎有点儿道理。

    林深盯着史丽丽的一举一动,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那行!我问你,手动挡的车你也会开?”

    “啊?啥?”

    史丽丽怔了一下,一时间本就绷得紧紧的大脑转不过来,有点儿懵。

    她张着嘴,费了会儿功夫才反应过来林深刚刚问了啥。

    林深耸了耸肩,随意地笑了笑:“所以啊……你又不会开手动挡的车,要来干什么?难搞喔!这样吧,我的车停在外面,自动挡的,钥匙给你!”

    林深语气轻松随意,眼睛却一眨不眨,目光锁定在史丽丽身上。

    林深伸出手去,手里似乎真的握着什么东西,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

    史丽丽脑袋里面一片混乱,已经失去了分析判断能力,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落在警察手里。

    “快!快把钥匙扔过来!”

    “好啊!那你接好了!”

    林深猛地抬手把手中的“钥匙”甩了出去。

    “砰!”

    一颗鸡蛋大小的卵石精准无误地砸在了史丽丽的脑门儿上。

    汽车坟场临近南湖,荒草沙地上卵石到处可见,在危险发生的一刻,林深心中就早有应对方案,只是要寻找最合适的时机……

    史丽丽:“呃……”

    感到脑袋瓜子像是被人用锤子重重地敲了一下,两眼一黑,腿一软,扑通一声仰面朝天倒在了地上。

    林深拍了拍沾在手上沙粒,这时候,方灿开着suv到了跟前,一个急刹。

    方灿慌慌张张地跳下车,却见,刚才还叫嚣着的劫匪史丽丽人仰马翻,呈大字形倒在地上。

    司洋惊吓过度,还愣愣地像个木偶一样站在原地。

    “卧槽!搞定了?”

    方灿一脸懵逼,看向大脸猫费嘉。

    “哥!你错过了一场精彩好戏!”

    费嘉咧着嘴,兴奋地胡乱比划着,“刚才深姐简直帅爆了!一石头就把屎尿多给干懵逼了!最多也就是0点几秒的时间,那坑爹的娘们儿就被深姐ko了!”

    方灿长长地嘘了口气……

    向着司洋走去。

    司洋才回过劲儿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史丽丽,拔腿就跑。

    边跑边嚎啕大哭,张开双臂,深一脚浅一脚地扑向方灿……

    “呜呜呜,方块儿……我害怕……”

    “害怕你还来?你脑子进水了?”

    方灿被吓得不轻,瞪起了眼睛,用力跺着脚,“谁让你来的?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方灿气急败坏的样子,吓得司洋走到一半就停下脚步,愣了一下,然后拐弯,像小企鹅一样,一颠一颠地扑到林深跟前,紧紧巴着林深的腰。

    司洋苦着脸扁着嘴,“深姐……方块儿他凶我……”

    林深一手搂着司洋,轻拍着她的背,目光瞪向方灿,“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差劲?你女朋友都吓成这样儿了,你还凶她!哪有你这样做男朋友的?”

    方灿:“……”(〃°ー°)

    司洋什么时候抱上深姐的大腿了?

    俩人关系好像还不错?

    不对不对,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深姐知道司洋是自己女朋友了?

    卧槽……

    得,方大少两头不是人,两边都得罪,欲哭无泪,“不是……我……”

    司洋把林深搂得更紧了,“深姐,对不起,我在洗手间听见方灿给你打电话,说有人死了,人家担心他,想来看他,可是…可是……他还凶我……”

    司洋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她个子比林深矮上十几公分,这下可好,大鼻涕和眼泪全都蹭到了林深的开衫上了。

    林深最看不起欺负自己女朋友的男人,司洋冒着危险来找他,而身为男朋友的方灿却只会凶人。

    林深怒了,“渣男!”

    方灿不敢看她,“我……没有……我不是……那个,刚才……”

    “道歉!”

    方灿:“……”

    “我让你道歉!听见没有?”

    方灿彻底认怂了:“好好好……我道歉!司洋!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凶你!我……”

    司洋用力瞪了方灿一眼,又飞快地把头埋进林深怀里。

    “哼!人家今天不想理你!”

    方灿瞄瞄林深的脸色,好吓人!只好继续哄,“我错了,我错了……你消消气…消消气哈……”

    远处传来阵阵警笛声……

    方灿松了口气。

    草丛中,肚肥捂着裆,挪着小步慢慢蹭着,龇牙咧嘴地走了出来……

    “tmd,那娘们儿呢?屎尿多呢?老子差点儿鸡飞蛋打!我今天饶不了他!”

    肚肥双腿哆嗦着走三步歇一歇,直抽冷气,最后在费嘉的搀扶下来到踢他的女人身边。

    史丽丽躺在地上,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肚肥照着她的屁股狠狠一脚。

    “哎哟……”

    两人同时哼了一声。

    肚肥用力过猛,扯着蛋了。

    “兄弟,我不行了!严重掉血。快快,扶我上车躺会儿。”

    费嘉搀着杜飞,把人塞进奥迪的后座。

    警笛声越来越近,刚才林深给老许和高红良打了电话。

    高红良派来警力火速支援。

    接下来的工作要交给警察了,林深还要回到船上,以免惹来不必要的争议。

    林深向方灿招了招手,方灿连忙过来,耷拉着脑袋,“深姐,我错了。”

    “记住,女朋友是用来疼的,不可以随便凶她!”

    司洋偷偷瞪着方灿,狐假虎威:“深姐的话听见没有?说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