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搞错了,再来!
    邝思伦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把她挥到一边,“陆姗姗,我真的是把你惯坏了。你还嫌今天丢的人不够大?惹的麻烦不够多?下去!车里等我!”

    “思伦哥……”

    “我让你下去!!”

    邝思伦的声音严厉起来,口气不容商量。

    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男朋友教训,看着四周各种嘲讽的目光,陆姗姗忽然就挺委屈的,眼圈儿一下子红了。最终还是不甘心地跺着脚,咬牙切齿地,恶狠狠地甩了林深一个眼刀子,扭头的时候又怨恨地瞪了薛乔一眼,随后抹着眼睛转身跑出门去。

    薛乔知道自己被陆姗姗记恨上了,她也不在意,淡淡的一笑而过。

    林深看了一眼狼狈离去的陆姗姗,讥讽地勾了勾唇,收回了目光,看了一眼邝家的斯文败类,声音慵懒地回一句:“加微信没必要,只要邝少管教好自己的未婚妻,今后不要随心所欲地跳出来在我面前作妖就ok了。”

    说完,林深轻轻一个转身去了薛乔的办公室。

    林深和薛乔在办公室聊天的时候,手机震动,微信提示——“q”拍了拍她。

    林深回了一个表情——【撸猫·乖顺.gif】

    表情刚发出去,秦霄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呦呦,不好了!”

    “怎么了?”

    “你知道吗?刚才我在办公室连打了两个好大的喷嚏。”

    电话中,秦霄然语调微扬,带着与平日不一样的小夸张。

    林深噗哧一声笑了。

    “别笑啊!我可是认真的。某人不是学过易经吗?麻烦帮我分析一下打喷嚏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我的身体可是关系集团的走势和发展,不能掉以轻心。”

    秦总裁坐在双子大厦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夏日午后明媚的阳光,松了松衬衫领口的扣子,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高冷的秦大总裁又不按套路出牌。

    自己的男朋友自己当然了解,旁人眼中高傲冷漠拒人千里的秦大总裁在自己面前能骚上天。

    而林深就是那味唤醒总裁大人灵魂真我的催化剂。

    我信你个鬼哦……

    “这个嘛……按易经上的解释,问题比较严重吖……”

    易经大佬眼珠一转,开始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林大师快帮我看看。”

    秦霄然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像那么回事儿的小紧张。

    易经大佬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声音,拉长了语调说道:“世间万物,皆有法度。凡事都有正反两个方面。就阁下今日连打了两个喷嚏而言,如此严重的问题,一般来说有两种解释。”

    “请大师指点迷津,我愿洗耳恭听。”

    “这个第一种解释嘛……就是人或谤詈。通俗来讲,就是有人在背后骂你了。”

    大佬装模作样,正儿八经像极了街头算命的江湖骗子。

    紧接着的大佬话锋一转,“不过……在本大师看来,其实不然。”

    “怎么讲?”

    “还用问吗?长那么帅,谁会忍心骂你啊!”

    前一秒还是道行高深,超脱凡尘的大佬·林一没留神飙出了一句大实话。

    电话那端,秦霄然笑眯了眼,他家小朋友真是太有意思了,拍马屁也是独辟蹊径。

    夸男朋友帅还不直说。

    “听大师这么讲我就放心了,第二种解释呢?”

    “第二种解释就是……有人想你了,抓心挠肝的那种。”大师继续没心没肺地说着心里话。

    年轻的总裁大人心里美啊,忍着笑,偷偷地说了一句大师的脸皮可真厚。

    “那个想我的人……是谁啊?”

    总裁大人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撩女朋友的机会。

    “那个…某人……是某人!对,就是某人。”林深在心里夸自己可太聪明了,瞧这回答的,天衣无缝。

    “某人?”总裁挑眉,满眼都是某人的身影,“某人怎么想我的?”

    “某人怕你工作太累,只是让你在她心里溜达一圈儿。”

    秦总裁见缝插针,“我不喜欢一个人溜达,我想让某人陪我一起溜达。大师,你帮我算算,某人今天是否会赏脸啊?”

    “本大师掐指一算,还真可能……基本上…大概不会!”

    林深脸上挂着小傲娇,别看你秦总裁呼风唤雨的,小样儿,哼哼。

    “啊?哦,酱紫啊……那好可惜。”

    总裁大人假模假式地叹息一声。

    “我手下的驯马师打来电话,从土库曼斯坦购买的12匹汗血马已经适应了名马庄园的环境,今天可以试骑了。本来想邀请某人和我一起共赴名马庄园骑马的,看来……”

    总裁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某人目光就已悠悠转亮,眼底一颗接一颗的冒着小星星。

    “哎哎哎!那个……本大师刚才是用右手掐算的,男左女右嘛,会有一丢丢误差。搞错了,再来!”

    “某人说她愿意非常非常之愿意。”大师秒改口。

    “敢问大师,某人身在何方?”

    “某人在银帆路隆思大厦欧·唐时装工作室。”

    林某人不带喘气的一连串报出了自己的方位。

    秦霄然竭力忍着笑,“大师,代我转告某人,15分钟之后见~啵!”

    “ok!”

    大师连连点头。

    挂断电话,林某人把电话捂在胸口,左右轻晃。微低着头,咬着嘴唇傻乐。

    “我男朋友邀请我去骑马!耶!”

    窗边,夏末午后的阳光正好,林某人笑得像春天的花儿一样。

    被喂了半天狗粮的薛乔丢过来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唉……今天被某人的狗粮喂得好撑,不行,某人的爸爸要我盯着某人,我要打某人的小报告去!”

    某人一听急了,连忙搂住薛乔的胳膊。

    “别别别!好乔乔,千万别告诉我老爸!”

    薛乔眨眨眼,促狭一笑,“给我一个理由。”

    “哎呀,人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带男朋友去见他嘛。”

    “要说替你保密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好处啊?”

    “下次,下次骑马,我第一个带上你!”

    “成交!下次我一定要当个超大瓦数的电灯泡!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小哥哥能把我们家呦呦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两只白皙的嫩手互相击掌!

    “快点!这么重要的约会,我得换上你设计的新款时装,迷死他!你赶紧帮我!”

    “还用你说。”

    这一刻,某人不再是7局叱咤风云的13号特工了,她还是老胡同四合院那个从小喜欢跟在竹马哥哥屁股后面撒娇卖萌的小青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