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 第九十一章 怀孕
    ..,

    令杜君郁闷的是五爷家燃烧的大火,被周边村民发现后,很快被扑灭。

    但随后的一件事,把事情推向了另一个版本。

    村民冲进房子,发现里面空荡荡的,面面相觑。

    赵长山家遭贼,还被放火。

    慢慢地,有人想到其在白天提出的那个主意。

    一时间,赵长山心术不正,遭报应了,这个论调在村子里被不断传开,进而最后赵长山也没当上他心心念念的里正,为此还大病了一场,此事后话。

    隔天清晨,没事人一般的杜君,带着郑氏和刘婶,无视村里某些人仇视的眼神,驾着马车去了鸭场。

    交代了赵大壮一些事情,转而午后,回到农场。

    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三人也是累极,回到各自房间,打算休息。

    杜君一个人躺在大大的浴盆内,头枕着桶壁上,用温热的清水缓解疲惫的身子。

    眯了会儿,水温渐渐下去,杜君不舍得从浴盆中出来,还是在水中舒服,室内即使在烧着炭火,也远远不能跟现代的浴室相比。

    在这种私密空间内,杜君还是习惯用些现代的东西。

    披着大大的浴巾,快速擦干身上的水珠,不经意的一眼,看到自己的小腹,真的有点突出!

    难道真让赵妍说中,变胖了?

    穿好睡衣,擦干湿发,杜君蜷缩在床上。

    **自己的小腹,不禁有些发愁。

    作为一个健身教练,她从中学起就是体育生,直到大学毕业,做了健身这行,身材一直都不错,从来就没有过肥胖的烦恼。

    穿越到古代,杜君依旧保持着前世八分饱的习惯,也不吃过于油腻的食物,怎么就胖了呢?

    一胖毁所有!

    这是健身房工作的她,每天都要跟学员强调的。

    灵光一闪,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出现在杜君脑海,不会是怀孕了吧?

    想到原主自杀的原因,杜君瞬间就惊醒起来。

    越琢磨,心里就越没底,四个月那个,一次也没来,十七岁,还被破过身子,别真的是怀孕了吧?

    赶紧从空间内取出验孕棒。

    拜托,穿越大神,不要中奖,不要中奖......

    在杜君的碎碎念中,小心翼翼的打开......

    两条红杠!

    明晃晃的出现在杜君面前,将心底的那一丝侥幸砸的粉碎......

    不是!肯定不是!

    那有我这么倒霉的,就一次,一次就中奖!

    验孕棒坏了,肯定是坏了!

    杜君疯狂的翻看验孕棒的说明书,要证明这个验孕棒是过期的,是坏的。

    当看到说明上写明,清晨的第一次检测才准确时,杜君一下子,如同落水的人,紧紧抓住了一个浮萍。

    整个人瞬间安静下来,呆愣的坐在床上。

    明天早上再检测,这次是不准的。

    杜君的心,乱了。

    如果真的是怀孕了,有了一个孩子,怎么办?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杜君也在拷问着自己。

    如果真有一个孩子,我会要这个孩子!

    没有缘由,就是想要这个孩子。

    杜君笑了,刚才出现的不安,焦躁统统消失,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次再次**腹部,心境完全变得不一样了,反而期待这里真有一个孩子,一个只属于她的孩子。

    不再纠结,明天再检测一次,有孩子也好,没有也罢,日子还是要往下过的。

    放松下来,杜君又倒在床上,这次真的睡着了。

    隔天清晨,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再次证实,杜君的确怀孕了。

    傻傻的坐在床沿,轻轻摸着腹部,昨天的纠结不是梦,这是真的。

    现代的单身妈妈都不好当,何况是在古代,杜君又陷入另一番纠结中。

    郑氏会怎么想?周围的其他人会怎么想?会不会歧视这个孩子?会不会打这个孩子?......

    直到赵妍跑过来,喊杜君出来吃饭,还没有从那种纠结中脱离出来。

    看到杜君脸色不算好,郑氏给杜君盛了一碗粥,递过来,“君子,怎么没睡好啊?看你脸色很差,要不,吃完,再去睡会。”

    “娘,我......”杜君想开口问问郑氏,但是转念一想,还是没说出口。

    郑氏是最传统的古代女人,若不是她们姐妹相逼,现在还在赵家老宅苦苦捱着呢。

    孩子这个事,肯定会吓坏她的,不能说。

    “怎么?有事跟娘说啊!”郑氏温柔地看着杜君。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别的事情,是明远的事情!”杜君随便扯了个谎,把这事圆过去。

    “那好,你别太累了,吃饭吧,都凉了。”

    吃了饭后,杜君借口有点疲劳,回屋休息了。

    郑氏不能说,刘婶那里也不能说,环顾周围,杜君一时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

    辗转反侧,内心莫名烦躁,看屋子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很烦躁。

    待不住的杜君下了床,从农场大门出去,一股冷风吹来,烦躁也小了许多。

    沿着官路,背着安县方向,缓步前行。

    自从接受这个孩子真实存在后,杜君就开始了为孩子担心。

    背负来历不明这样的名声,孩子长大会不会埋怨她?

    如果孩子想去找父亲,怎么办?

    我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想要这个孩子,这对这个孩子,是不是公平?

    假设自己是哪个孩子,能不能抵挡住周围人的指责和谩骂?

    .......

    一路前行,各种奇怪的念头,不断的冒出来,想的杜君的头都要炸了。

    就在杜君陷入新一轮纠结时,有个声音把她唤醒。

    “你是杜姑娘?”一道洪亮的男子的声音,不确定的问道。

    杜君抬头一看,哦,是育童院的周院长。

    环顾四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上次宋江带她去往育童院,官道拐弯的地方。

    “周院长,您这是要去安县么?”

    “是啊,我去安县见一位老伙计,杜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宋江那小友呢?”

    杜君张了张嘴,想解释她跟宋江没关系,可想的上次就没说,现在再解释,也没什么意思。

    “应该在衙门吧,周院长怎么没坐车,这里距离安县还挺远的。”

    “没事,趁着天气好,慢慢走走,就到了,看杜姑娘好像有心事,能给老朽说说么?”

    看着一脸慈祥的周院长,充满睿智的双眼,也许......跟院长说说也不是坏事。

    满腹心事的杜君上前搀扶着周院长,一老一少,漫步前行,杜君也把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一股脑地倾泻给院长。

    憋在心里久了,以杜君这种粗神经的女子,真的会憋出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