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家(一)
    目送杜君进去后,宋江也返回安县,再等三天,就要迎娶这个女人进门。

    大婚前三天,据礼法不可以见面,现在就开始想她了,怎么办?

    杜君可没有宋江的惆怅,她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惊着了!

    郑氏和赵秀,安稳的坐在大堂,笑眯眯的看着她。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大婚日子订好后,就给赵大壮去过消息,让他带信给郑氏。

    可过去了七八天,也没有消息传来。

    杜君正想找人再通知一回,没想到郑氏突然出现在面前。

    “姐,你有没有想我!”

    赵秀坐在郑氏旁边,说完这句话,就想蹦下去,被郑氏一把抓住。

    小姑奶奶,你姐有身孕呢,你要是冲过去,伤了你姐可怎么才好。

    “娘!”

    “君子!”

    郑氏看了看杜君宽大衣裳下的肚子,杜君摇了摇头。

    是的,杜君还没想到,怎么把她有孕的消息,告诉刘婶等人。

    这话没法主动说,还是等她们发现的吧。

    “君子,赶紧过来坐,赵秀正在讲老宅分家的事呢,你也听听。”

    “分家?怎么突然分家了?”

    找到一个空位,杜君随口问道,对于老宅是好是坏,她并不在意,都是一群陌生人罢了。

    “分家是二婶闹出来的,咱们都不知道,老宅在正月里,就开始闹分家了。”

    郑氏回去后,老宅不仅没有增加劳力,反而多了俩个吃饭的人。

    以王氏那抠唆的性子,怎么可能受得了,每天除了摔摔打打,就是破口大骂。

    屡屡出手,次次败北后,王氏逐渐消停下来。

    再不消停也不行了,损耗的东西,太多,她心疼。

    小王氏趁机搬出赵树贵的厢房,一家四口,挤进了老三赵树林的房间。

    赵金的伤势还没全好,好歹没有了生命之忧。

    冷眼看着赵秀和婆婆斗,并不像往常,参与其中。

    赵礼仁看不下去了,进入四月,召集全家开会。

    开始之前,赵秀就交代她娘,进去后别说话,一切有她。

    郑氏也知闺女今非昔比,在护着自己,心暖的同时,也暗自给自己打气,绝不让闺女一个人承受。

    “明天开始翻地,不管你们有什么心思,都给我收回肚子里,明天开始,全部下地干活”

    还没等祖父说完,赵秀直接插言,说道:“我和我娘都不去,我们要照顾刚子。”

    “你再说一遍试试?”

    赵礼仁直接瞪向赵秀,大有你敢说,我就打死你的架势。

    赵秀已经不是半年前,那个只能躲在郑氏身后的赵秀了,上前一步,不顾郑氏在后面拉着她的手,正面对着祖父说道:“我和我娘都不会去下地。”

    她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她娘,至于祖父母,经过半个月的争斗,早已经撕破了脸。

    更没必要惧怕。

    赵礼仁也知道赵秀这孙女,自从回来后,闹得家里家外的不得安宁。

    但那都是和王氏闹,没想到自己也被赵秀下了脸面。

    气的脸红脖子粗,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孙女也能直面顶撞他了!

    “赵树贵,这就是你养的好闺女,今天你要是不教训她,以后就不用待在老赵家了,都跟我滚出去!”

    “爹!”

    赵树贵抬头看了看脸色奇差的赵礼仁,再看了看抱成团的郑氏娘俩,颓废的抱住头,又蹲回墙角了。

    瓮声瓮气的说道:“秀娥她们不去,我就多干点!她们的活,我来干不就行了么?”

    他也算看明白了,这个家里他的话,根本没人听。

    “不是说好让你媳妇回来干活的么?她要是不干活,我养着她干什么?”

    王氏指着赵树贵,又开始叫骂起来,“你这么个窝囊废,老婆孩子都管不了,活不干,钱也不上交,你说我要她们回来干嘛?”

    赵树贵有点懵,“娘,你说的是什么钱?”

    “还能是什么钱?杜君给你媳妇闺女的私房钱!”

    王氏一着急,随口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呦!奶,你连我姐给的私房钱都惦记着呢?”赵秀一脸讽刺的看着王氏。

    “啊!呸,什么私房钱,给你们的就是给老赵家的,我怎么不能要?现在到四月了,赶紧给你姐去信,把这个月的银子拿来,让我白养你和你娘,做梦吧!我可是知道她每个月给你俩不少银子的,少一文都不行。”

    话既然说出去了,王氏也不再掩饰,直接把条件提出来。

    小王氏在一边听见婆婆的痴心妄想,忍不住笑了,婆婆现在还敢算计杜君?

    “你笑什么?”

    王氏正在气头上,听到有人发出笑声,立马把枪头对准二儿媳。

    “娘,我笑你太贪心了,本来这事我不应该参与,但没想到你让大嫂回来,还打着杜君的算盘。”

    自从赵金受伤,老虔婆以受伤太重,不肯拿钱医治之后,小王氏对婆婆最后的恭敬也没有了。

    她本来就是泼辣的,此时还有什么不敢说。

    “我怎么贪心了?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你们一个个的都丧良心,我知道,你还在怨我,不给赵金拿钱,你也不想想,那个时候他都要死了,还要我拿钱给一个死人,你安的是什么心?”

    王氏的这句话,彻底惹怒了二房。

    “娘,你说什么呢!我家赵金肯定会好好的。”赵树利回道。

    “你不能这么说我哥,我哥是为了谁受伤的,还不是为了你!”赵银恶狠狠的看着王氏,一脸狰狞。

    “有你这样诅咒自己孙子去死的祖母么?是不是也盼着我们二房的人都去死,死绝了,你就高兴了。老赵家没法待了,分家!这次坚决分家!”

    说完这句话,小王氏指着赵树利,牙呲欲裂,“这次你要是还站在爹娘那边,我也和大嫂一样,带着赵金,赵银离开这个老赵家。”

    小王氏对外人使坏,但是对自己的小家那是真心好,否则跟杜君干架,儿子相公也不会为她出头了。

    “爹,我跟着娘和大哥走。”赵银紧跟着也对着他爹说道。

    赵树利还能说什么,他可不是赵树贵,首先顾着的还是自己的小家。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