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 第一百二十二章 老公
    ,

    一句话破功。

    说说出口,杜君也觉得好丢脸。

    怎么随口就说出了那么一句话?

    宋江则完全没有听到杜君的心声,而是看着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那张脸。

    虽然出门时哭过,但是也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痕迹已不再明显。

    在昏黄的烛光照射下,灵动的双眸,洁净的额头,桃粉的脸颊,丰润的嘴唇,都显的那么的完美。

    娇羞欲滴,让人忍不住就想去采摘。

    “杜姑娘,今天你好美!”

    杜君忍不住扶额,这傻小子!真的让人有些无语。

    “还称呼人家杜姑娘?”

    一语惊醒梦中人,宋江听闻也不反驳,只会嘿嘿傻乐,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就放在在胸前使劲搓着。

    看到宋江那紧张的样子,杜君噗嗤一声,抛过去一个眼神,“呆子,别傻愣着了,赶紧去前面招呼宾客,我在房里等你。”

    说完这话,杜君也忍不住脸红。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纯洁呢?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哎”

    宋江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杜君的话,答应一声,转身就往外跑,一不小心,还被脚边的凳子绊了一下,也顾不得疼痛,拍了拍就往外冲。

    看着狼狈而逃的身影,杜君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宋江的速度更快了。

    屋子里只剩下杜君一人,宋江在安县没有亲戚,所以也就没有女眷过来作陪。

    杜君倒也乐得自在,下了床沿,开始打量起这个婚房。

    这个小院是宋江租赁的,从刘婶的话里,杜君也知道这个院子很小,房间也少。

    得知这个消息时,杜君有买一个院子的打算,但考虑到时间有限,又要重新布置,才打消了念头。

    而且现在更要咨询宋江的意见。

    怎么说,宋江也是一家之主,婚姻是缔结两姓之好,为了个院子而徒惹不痛快,那又何必呢?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南面是一张梨花木的大床,上面垂吊着大红色鸳鸯戏水图案的床幔。

    床的对面,摆放着一张桌子,摆放了四盘点心,四盘水果,中间点燃着明晃晃的龙凤蜡。

    在床的侧面,是一个小的小榻,上面也有一个小炕桌,平时可以看书或者做些绣活的地方。

    这个是杜君特意要求制作的,毕竟宋江这里也没有书房之类的地方。

    她平时要做些计划书,很不方便。

    除此之外,就是在屋北角落里,有个小衣柜和梳妆台。

    在杜君打量屋子,消磨时光的同时,宋江被他的手下,还有几个明远过来的同知好友,灌的酩酊大醉。

    再三婉拒他们闹洞房的要求,送走宾客离开时,宋江已经醉的脚步蹒跚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咧着嘴傻笑的宋江,推开虚掩的屋门时,杜君老远的就能闻到宋江身上的酒味。

    “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都站不稳了。”

    上前去搀扶宋江倚门而立的身子,杜君忍不住抱怨。

    今晚可是洞房花烛夜啊!

    前世今世的第一个洞房,不会在伺候喝醉了酒的人中度过吧!

    看着娇美的杜君,宋江咧着嘴傻笑。

    这个女子是我的娘子了!

    狡黠的眨了眨眼,“没事,他们想灌我酒,我没上当,这是高兴,娶了娘子回来,酒不醉人人自醉。”

    “油嘴滑舌”

    杜君捶打了一下宋江结实的胸膛,没想到这傻小子喝了酒是这个样子。

    “没醉的话,去把帮厨的银钱给了,然后烧点热水,洗个澡,这身臭死个人。”

    “遵命,娘子!”

    看着他步履稳健,看来真没说谎,没喝多。

    回身把床铺收拾好,接着等宋江回来。

    良久,穿着一身红色中衣的宋江,披散着头发,回到了屋子。

    闻着淡淡的不甚明显的酒味,和男人洗澡后那股子阳刚的味道,杜君禁不住后怕。

    这傻小子一会儿,要是不管不顾的,那怎么办才好?

    奓着胆子,宋江坐到杜君身边,拉起一只手,喏喏了半天,憋出一句:“娘子,你也洗洗,睡吧。”

    悬着的心放了回去,却也有种淡淡的愧疚感。

    对于年轻力壮,火气方刚的宋江来说,不能洞房会憋的很难受吧。

    除去嫁衣、首饰躺在浴桶里的杜君,回想起出嫁前夜,郑氏期期艾艾,欲说还休的样子,不觉的翘起嘴角。

    不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么?

    深受岛国影响,现代男女,那有不知道这档子事情的。

    对着郑氏,又不能说破,只能装害羞状,听了半个时辰的男女初体验。

    总结就是一句话,你躺在床上,别的就不用你管了。

    不过郑氏还是提醒杜君,月份大了,最好不要动作太大。

    没看出郑氏胆小怯懦性子,居然能说出那么露骨的话来。

    披散着半湿漉的头发,杜君转回了新房。

    一套紧身中衣,里面束胸绑住哪处柔软,小腹微微突出,出现在宋江面前。

    虽然胎儿有近六个月了,但是杜君吃的不多,加上瑜伽训练,肚子倒不是很突出。

    从没有与女子如此近距离接触,宋江的呼吸明显粗了很多,不自觉的偏移了目光,不敢看向杜君。

    郑氏隐晦的提出,最好这几个月,不要碰杜君的身子,他也答应了,现在岂能言而无信!

    随着杜君的靠近,女子身子特有的幽香,止不住的往鼻子里吸,宋江的喉咙也不断的吞咽着。

    忍住,一定要忍住!!!

    “宋江,你吃点心么?”

    刚洗完澡,这一头长发也不会很快就干,杜君看了看桌子上的点心,才发现自己居然一个晚上都没吃东西。

    张了张嘴,怎么也叫不出“相公”这个词。

    还是“老公”这个词更习惯。

    宋江回头,看见杜君坐在凳子上,拿着点心,像一个小狗,笑眼弯弯看着他。

    婚礼一天,他也都没怎么吃东西,也真的有点饿。

    吃着点心,喝点茶水,二人随意的聊着闲话,气氛也慢慢恢复正常。

    “宋江,我叫你老公好不好?”

    “为什么叫老公?”

    “你是我相公,对吧?又比我老,对吧?合起来那就叫老相公啊!简称老公!”

    面对杜君的无理取闹,宋江宠溺的摸了摸头,憨憨的说道:“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那我是不是也给你取个名字?”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