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闪婚厚爱:误嫁天〕〔你真是个天才〕〔九天〕〔大符篆师〕〔不合格的大魔王〕〔一品修仙〕〔太上执符〕〔当医生开了外挂〕〔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没想重生啊〕〔创造游戏世界〕〔重生之先声夺人〕〔何日请长缨〕〔洪荒历〕〔沧元图〕〔龙王大人在上〕〔明朝富家子〕〔变成血族是什么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浪子 第125章 神经病
    “喂,李总您好。”中年拨通了领导的电话。

    或许是手机太次的缘故,这货打电话的声音像开了扬声器似的,整个门房的人都能听到。

    “大晚上的,作死吗?”李总的声音有些恼怒。

    “是这样的,有个哨上的兄弟癫痫犯了,现在正在门房昏迷着呢,怎么处理啊?”中年战战兢兢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不悦回道:“那就丢进人笼子里面去吧,什么辣鸡玩意儿,动不动就昏迷!”

    嘟嘟……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我一听差点乐起来,这李总简直就是我亲哥啊!

    我还发愁找不见他们藏人的地方呢,谁知道这货一上来就要把我丢进人笼子里面去?

    这也太客气了……

    不过我心里也有些感慨,人命在这里就像动物一样轻贱,一生病就犹如敝屣一般被抛弃。

    对于明春制药的人而言,道德和法律显然不是束缚他们的枷锁。

    这些人无疑都是野兽,吃人不吐骨头!

    这时候,中年语气无奈的说道:“李总的命令你们都听见了没?”

    “你手机跟喇叭似的,能听不见么?”

    有人损了中年一句,接着说道:“那就抬走呗兄弟们,李总都放话了,咱们也不敢不听啊。”

    “走,早点完事早点回去。”

    几人应了一声,七手八脚把我抬了起来,向着工厂内部走去。

    一路上,我微微眯着眼,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不过所有的厂房全都是门户紧闭,从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大约三四分钟后,几人抬着我进了一间破旧厂房。

    厂房里,昏黄的灯光明灭不定,就像即将熄灭的蜡烛一般,是那样的苍老无力。

    灯光下,坐着一个人。

    他的四周,是无尽黑暗。

    乍一看,还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几人明显也有些害怕,身体不自觉颤栗着。

    “大佬,李总……吩咐我们送个人。”说话的那人甚至都有些结巴了。

    “人,放下!你们,滚!”

    没有过多的语言,黑暗中的人言简意赅道。

    “是是是……”

    几人如临大赦,飞一般的跑出了厂房。

    而我则被无情的丢到地上,躺在那冷冰冰的地板上。

    我心中疑惑起来,难道这个奇葩,就是看守人笼子的?

    四周乌漆嘛黑的也不修修灯,坐在那个位置算是怎么回事啊?想起来还怪渗人的!

    这是神经病吧?

    就在我疑惑间,黑暗中的人起身走了过来。

    他的脚步

    沉稳,却极有韵律,若不是我练过功夫,恐怕还真发现不了这点细节。

    看来此人还是个练家子。

    咔嚓!

    这个时候,那人突然将我拎了起来。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拎我的同时,他那如钢铁般冰冷的手指,恰巧磕到了我脖颈的脊椎,顿时传来一阵剧痛,让我差点叫出声。

    不费吹灰之力,那人将我拎起来,朝灯光下走去。

    “吱呀”

    看似平整的地面,突然开了一道缝,随即逐渐流露出一个暗门来。

    那人就像丢沙袋一样,一把将我扔了进去。

    里面不是深不见底的洞穴,也不是楼梯,而是像滑梯一样的滑坡,弯弯曲曲延伸了十几米。

    直到我滑进一处软绵绵的地方,我才悄悄睁开了眼。

    这一看我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这里空间不大,撑死了不过三十平米,虽然四周没有灯光,非常黑暗,但我还是隐约的看见,这里面躺着的基本上全都是半死不活的人!

    甚至有的人身上发出了腐烂的恶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不由一阵反胃,急忙站起身来。

    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是人上叠人,连个正儿八经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本来以为所谓的人笼子,就是他们窝藏人牲的地方!

    但是谁知道这所谓的人笼子,竟然是死人坑?早知道就和外面那个神经病干一架,说啥也不进这晦气的地方了!

    “水……”

    这时,一道微弱的男人声音,从人堆里传来。

    我警惕扫了四周一眼,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在哪。

    “水。”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回我屏气凝神,才看清了那人的位置,原来是被一个胖子压在了身下。

    我将他从胖子身下拖了出来,安置在潮湿的墙壁上。

    黑暗中我看不太清他的面孔,不过能感受到他已经受到皮包骨头了。

    解开腰间的水袋,我往他嘴里送了一些。谁知道那人突然眼睛一蹬,就像是瘾君子看到了毒品一样,一把抢过水壶痛快畅饮起来。

    “咕咚咕咚……”

    直到那人一饮而尽,舒服的呻吟一声后,才大叫一声“得救了”。

    “喂,兄弟。”

    我拍了拍他的脸,想让他清醒一些。

    呃?

    那人悠悠转醒,看了我一眼,有气无力道:“兄弟,不好意思,我太渴了,一下子没有忍住……”

    我倒是没在乎这些,我现在在乎的是,该怎么样才能离开这个鸟地方。

    “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

    我问。

    他却两眼无神的摇摇头,彻底破灭了我心中的最后一缕念想。

    我一听,就想丢了魂一样,颓废的坐在地上。

    谁知那人像是又想起什么,补充道:“也不全是,除非……”

    “除非什么?”

    我一激动,扯住了那人的领口。

    “咳咳咳。”

    谁知他忽然一阵咳嗽,差点上不来气。

    我急忙松了松手,那人才虚弱道:“其实除了上面的入口,这下面还有一道入口,那些制毒工场病倒或死掉的人,都会从下面的入口送进来。”

    “不过每次护送的人,都是全副武装,像士兵一样的人,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一听不是全无生路,心里多少松了口气,忙问道:“人死了或病了,就会立刻送进来吗?”

    “对,我就是生病送进来的。”

    那人点点头,忽然又目眦欲裂道:“仅仅是重感冒,这些人就不顾我的生死,把我丢了进来,简直太没有人性了。”

    我无奈叹了口气,心里不是个滋味。

    曾几何时,我又何尝不是何春花的走狗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