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囚禁了一众魔头〕〔黑暗的苏醒〕〔穿越到上古当码农〕〔玄幻之全能至尊〕〔巫神创世纪〕〔封神进化〕〔万古第一神〕〔长生榜之凡人纪〕〔朕有帝皇之气〕〔坠苍穹〕〔云天帝〕〔癫神路〕〔狂婿〕〔墨清尘沈默言〕〔震痛随笔〕〔我的蛮荒部落〕〔重生小娇妻:总裁〕〔挚求〕〔虎婿〕〔女配拒绝当炮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浪子 第214章 训练神器
    “军区小霸王?”我不禁喃呢道,这名头倒是起的大,不过就她这底蕴,这名号倒也是担待的起。

    本以为她背后的势力也就是个师长级别的,现在看来,我似乎有些太小看她了。区军长的孙女,这底蕴……

    我心中暗叹了一声,要是这妮子想要整我的话,那我今后的日子可是不好过了。

    “怎么?怕了?”

    林海就如同能看穿我心事一般,一语便道破了我的心中所想。

    我本能的点了点头,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赶忙摇头辩解道:“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没有有意要侵犯,想必她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哼,你小子少来这些,怕就是怕,在我面前,你再怎么遮掩也没用,我能看穿你。”林海哼声道,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

    他那双眼早已是满布皱纹,深深的沟壑就是夹死一只蚊子也丝毫不夸张。可就是在这样的一双眼睛却有种鹰眼一般的锐利,看人直入内心。

    “你放心好了,这妮子虽说背景不简单,但她也不是那种靠背景上来的人,她能有今天的成就,一切都是靠自己,所以你也不必太担心。”

    林海沉声道,他的这番话就像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让我的心态彻底稳定了下来,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海哥,你这次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吧?”稳定下来的我继续问道,我可不相信他找我来就是为了帮我安心的。

    林海见我开口问了,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说他已经两鬓斑白,却依旧有种老骥伏枥的感觉,让人心中肃然起敬。

    “这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要是今天没发生这事情倒还是好说,可是今天这事情发生了,有些问题的严重性就不得不跟你说明了。”林海轻叹道。

    没想到这说来说去还是在这事情上,我那颗刚刚安稳的心再次浮动了起来:“怎么?有什么问题?还是说有什么事情会让你难做?”

    “那倒不是,主要是你以后的日子可能不好过了。龚紫这妮子是我特意从龚军长那借来的,而且还是长借,也就是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会在这里帮助队伍训练,而你今天弄出了这档子事情,怕是以后……”

    话说到这里,林海便没有再说下去。有些话不用说下去都明白了,意思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的泛起一丝苦涩。

    “是这事,那倒是没什么的,毕竟我来就是受训的,她要是打算给我来点什么硬招的话,我会尽力扛着的。”我咬牙道,虽说心情复杂,但是我肖白还没

    有到怕一个女人的地步。

    再高冷再强硬的女人我都遇到过,那哪个是我的对手?我不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难道还怕了这龚紫不成?

    要是真因为怕被报复,然后就从这地方一走了之了,那才是让人耻笑,让我抬不起头的大事情。

    “好!不愧是老头子带来的人,既然这样,那就没事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明天的训练还等着你呢。”林海微微点了点头,眼神里闪过一抹认可。

    我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说了两句客套的话后,也随即回了自己的宿舍。

    宿舍里的人都睡得七荤八素了,时不时伴随着三两声鼾声。就在我刚刚躺在床上的刹那,一个细微的声音从我下方传来。

    “喂,你这次是不是真的完蛋了?”

    “去你大爷的,你才完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我没好气的反驳着葛艳阳的话,狠狠的白了这小子一眼,这人嘴里就吐不出一句好话。

    “嘿嘿,你不要介意嘛,我就是怕你殃及鱼池。”葛艳阳憨厚的笑着,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自从我这边走了,葛艳阳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心就担心自己会跟着出事,知道我这边没事之后,他这心也放下了不少。

    “滚,就你还鱼池呢?我看你就是个臭水沟还差不多。”我愤愤道,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情,有一半是因为他的关系。

    “你看你,说话咋那么损啊,好歹我们还是一个小队的,你这样损我有什么好处啊?”葛艳阳撇嘴道。

    “屁,跟你一个小队我就没点好事情,先睡了,明天还有特训呢。”我一想到之前的事情,我这心中便升起一顿火,根本无心再跟这人继续扯下去。

    “喂,先别急着睡啊,我给你样东西,你明天带着,可以稍微减轻一点痛苦。”

    葛艳阳说话之间,已经将一个东西递到了我的跟前。秉着黑夜,我也只能看个大概。

    但当我看到那东西上的三个大字时,我不由翻身而起,一句“卧槽”便从我嘴里蹦了出来。

    “嘘!”葛艳阳慌张的做了个嘘声的动作,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动静,这才有缓过劲来。

    “你说你大惊小怪的干嘛?把他们闹醒了,这事情又得大发了。”葛艳阳抱怨道。

    而我的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复,只怪自己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我已经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我看到那东西的心情,我甚至怀疑这葛艳阳还是个人?这完全就是一个变态啊!

    “你还知道怕事情闹大发了?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身上会有这种……女人才有的东西?”我憋了半点才找出了一个适当形容

    那东西的字眼。

    “你看吧,这就是你不懂了吧?这东西可真是训练用的神器,谁告诉你只有女人才用这东西?这东西在训练上用上,那好处谁用谁知道。”葛艳阳趾高气扬的说着,就像是深受其益的模样,看他这样子,这东西他还真没少用。

    我则是难以理解,他手中的这玩意到底能怎么一个好用法?他给我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女人经期的时候才会用到的一个东西,姨妈巾!

    这东西让我训练时用?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是笑掉牙?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