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晨光微微凉〕〔第一豪婿(林阳许〕〔心有瑶光楚君意〕〔我离线挂机十亿年〕〔老祖宗在天有灵〕〔农门温香〕〔天神学院〕〔婚后忽然得宠〕〔极品妖孽至尊〕〔天赋武神〕〔娇宠嫩妻:闪婚老〕〔我身上有条龙〕〔武帝重生〕〔一窝三宝:总裁喜〕〔绝色总裁的极品狂〕〔佛系少女不修仙〕〔陆先生养狐成妻〕〔十年哑巴小说〕〔商海风云〕〔哑巴秦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浪子 第219章 八伤拳
    “怎么样?我就说我这兄弟有点东西吧?上次把龚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这次也是。”

    人群中,葛艳阳已经吹嘘起来。一口一个兄弟的,亏得我不知道,要是我知道了,非得好好跟这人算算账不可,他可真是有福同享,有难自顾的“好兄弟”。

    也正是因为葛艳阳的这番话,现场那些对我有些失望的人重拾了信心,又开始了之前的欢呼呐喊。

    对于他们的呐喊,我则是一个头两个大。要说别的时候这是呐喊助威,可在这种尴尬的时候,这完全就是我的索命声,他们叫的越厉害,我的下场就会越惨。

    必须得想个办法,必须的……

    我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努力的回想着之前老头子交过我什么招式。可就在我刚有点思绪的时候,已经缓过来的龚紫再次发动了攻势。

    只见龚紫攻势迅猛,一时间有点失控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娇愤过度的缘故,手上的拳法也没有了之前的章法,只是速度依旧快到让人生骇。

    我艰难的闪避着,脑子里不停的闪过老头子曾跟我说过的话,天下武功为快不破,但万事讲究一个原理,一力破万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快的速度和再强的招式,也都是漂浮烟云罢了。

    力道?

    在我脑海里,我只记得老头子曾跟我说过一门功法,那就是八伤拳,伤人伤己,却威力十足。

    这种拳法我也只是看着老头子使用过一次,因为他说对自身的危害过大,伤人十分,自伤六成。所以我也从未有尝试过这种拳法的使用。

    眼下的龚紫已经失去了平时的理智,我知道要是不将其制服,到头来吃亏的也是我自己。

    “不管了,横竖都是一个死字。”

    我牙关一咬,在强行避开龚紫的一番强力攻势之后。我接连后退了数十步,气沉丹田,将全身的劲道聚集在自身的筋脉之中。

    “喂,这小子干嘛呢?自闭了?还是在憋屁呢?”

    “你问我我咋知道?不过他这样子确实想是便秘了。”

    人群中响起质疑的声音,我也听得是真真切切的。这些人也真是够了,在我性命堪忧的时候,他们还能开出玩笑来。

    不顾他们的目光,我全神贯注的聚力在拳头之上,此拳一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臭变态,我今天就要你拿命来。”龚紫完全失去了理智,因为我的缘故,她已经一再丢脸,她知道要是不拿我“杀鸡儆猴”以后都没办法在这些人中立足。

    只见龚紫一度冲向我,用出了之前用过的黏衣十八跌。

    “就是现在。”我嘴里喃呢道,知道这是我最绝佳的

    机会。

    龚紫在离我很近的瞬间,我双拳一出,劲霸的拳风呼啸而出,如蛟龙出海一般,气势磅礴。

    在出拳的瞬间,我心中惊骇,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八伤拳威力有这般强烈。

    “快躲开。”我惊呼道,想要收手,可冲出去的拳头已然不听我的使唤。

    面对我刚猛的拳风,龚紫也是面露惊色,娇眉紧蹙之时,她却也没有避开的机会。

    “嘭。”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伴随着的是骨头碰撞而发出的“咔咔”声。

    只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席卷而来,我整个人直接飞落了出去,如同一只断线风筝一般,一直是飞出数米,我才沉重的跌落在地上,狠狠的摔了个狗啃泥。

    只觉着体内一阵翻腾,喉结处涌出一丝甘甜之色,我本想要按下那种感觉,但在那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那感觉根本无法抑制。

    “噗。”一口老血当场喷了出来。

    在吐出了那口老血之后,我这才稳住了自己体内的翻腾,连忙深吸了两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

    真没想到这八伤拳有这般大的威力,我只是学了个架势而已,这拳法就这般强劲,要是真学了全套的话,这拳下来,别说是杀敌了,可能连自己也杀了。

    暗叹着这拳法的恐怖,我也抬头观望起龚紫那边的情况。我不抬头不打紧,一抬头却发现龚紫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在她身旁却多出了一个人。

    这人嘴角已经溢出一丝鲜血,他神情中也显出一丝疲乏。

    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海林师长。这么说刚刚的那一拳是林海替龚紫接下来的?

    我带着心中的震撼,看着远处的林海。这人真够恐怖的,我都伤得瘫在地上了,他却只是溢出一丝鲜血,而且还是硬接下了我全力的一击。

    还有他的速度,刚刚明明都要打在龚紫身上了,他却在瞬息之间出现为其挡下,就这速度而言,用鬼魅一词来形容,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这还是人吗?

    我脑子里心乱如麻,身体上也传来阵阵刺痛。

    “今天的比试到此为止,找人把肖白送军区医院,其余人自行拉练。”林海沉声道,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说完后,林海的目光转向龚紫的方向:“你跟我去趟办公室,有些事情我需要跟你谈下。”

    就这样,我被送入了军区医院。他们所谓的军区医院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医院,毕竟是独立部队,这医院自然是独立的。

    与其说这里是医院,还不如说就是个乡镇上寻常的卫生院了,或者说还不如乡镇的卫生院。毕竟别人

    的卫生院还有护士什么的,就算颜值不一,有些还上了点年纪,但至少是女的吧!

    而这里的连个护士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女医生了。一进去看到的都是男医生,给我做了点简单的处理之后,便将我一人晾在医院的病房里。

    病房里十分的冷清,整个病房里就我一人居住。而病房里的坏境跟外面的那些房屋无异,都是十分破旧,有些地方墙面都已经开裂了,地上的地板也全都起了翘,看上去别提多寒酸了。

    而病房里连个电视都没有,眼下的我伤得连动弹都没有办法,一人待在这冷清的房中,百无聊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