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放开那个骑士〕〔开局签到泰坦血脉〕〔精英律师团队〕〔我是真不想当大明〕〔全球战国〕〔系统坑我来种田〕〔官路红人〕〔它贴着一张便利贴〕〔乱唐诡医〕〔绝世帝神叶云辰萧〕〔逆天大叔〕〔捕星司之源起〕〔绝世帝神萧妍然〕〔重生八零团宠小神〕〔谍涯无痕〕〔大唐:从种土豆开〕〔从红海开始崛起〕〔豪门战神〕〔极品透视民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重生宠夫至上 第044章:愿与赵姑娘以礼相待
    洗澡时遇到人,怎么破?

    苏清河脸上热烘烘的,瞪着对面藏在角落里笑出一口小白牙的人。

    他很惊,也很懵,但从心底一股一股窜出来的全是火,反应过来后一把抓过架子上叠放整齐的衣物捂住重点部位。

    “哈哈,”赵小满笑出声。

    看都看见了,还藏什么。

    她从角落钻出来,顶着苏清河能杀人的视线笑的跟朵儿花似的凑过去。

    “我不是故……唔。”

    赵小满找揍的话没说完,身子猛地一晃,被苏清河单手捂住嘴,他捂过来的动作又快又突然,力道大的像是要捂死她。

    他生气了。

    赵小满微微后仰的姿势,眨着眼看他表情,发现他果然生气了,沉着的眉眼中怒气翻滚,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线,发白的脸色显然被气的不轻。

    干嘛这么小气呢?

    赵小满眨眨眼,呜呜几声,探出舌尖,呲溜,舔了一下。

    苏清河:“……”

    腾~

    他火速收回手,掌心被轻轻舔过的触感久停不散,赵小满还笑的没皮没脸,一点儿不觉得羞耻。

    还有什么事是她干不出来的?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滚出去,”苏清河低吼,把想掐死她的想法压下去,整个人都还僵着。

    “哦。”

    赵小满适可而止的乖乖朝外走,只不过一步三回头,装傻道:“大家都是人,看一下没什么的,你要是生气的话我让你看回……”

    砰——

    皂角盒子被苏清河砸过来。

    赵小满利索的把门拉开一条缝,先溜为上。

    苏清河对着空空如也的屋子,气的脸要扭曲,穿衣服的时候手都在抖。

    浴桶内的水只剩薄薄一层,那指甲盖大小的金属大咧咧的待在桶底,苏清河看到它穿衣的动作跟着顿了顿。

    *

    屋外,来给少爷添水的平安看到蹲在门口的人眼珠子都快惊掉了。

    “你怎么在这儿?”

    他一惊一乍。

    赵小满停下在地上画圈圈的举动:“你不.xgchotel.是说他不在吗?”

    之前,跟田错谈的时候她就觉得苏清河在找借口躲她,她前几天还找人稍信,结果自然是苏清河不在。

    这事平安知道,他底气不足的反驳:“我家少爷忙得很,你,你又有啥事?”

    “不告诉你。”

    赵小满笑眯眯,心情好的很。

    平安被她这样气了下,黑着脸赶人:“你在这么闯进来我就报官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哪儿能是你随便乱闯的。赶紧走吧,我家少爷不想见你。”

    是吗?

    那又怎么样?

    赵小满当他放屁,继续在地上画啊画。

    他们身后的门开了。

    “少爷。”

    平安想告状,苏清河没给他这个机会,脸色差到极致,看这蹲在地上,扭着头看他的赵小满。

    “你跟我来。”

    他大步走在前面带路。

    赵小满跟着他走过院子,上堂芜,进正房,又来到卧室。

    卧室内一张十二开的屏风将内外隔开。内部简单的只有书案,两面墙的书籍,另一张宽大的床榻,而且屋子内似有若无的淡淡熏香跟他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不过百宝架上放的东西都是什么呀。

    赵小满东看西看,对自己的好奇心丝毫不加掩饰,但只看不摸。

    她有没有见识放到一边,偷窥男人洗澡还表现的这么坦荡,要不是她劣迹斑斑,苏清河都觉得是自己太小气。

    他尽量不让自己发脾气,见她要去欺负自己养的乌龟,他沉沉的开口,“你过来。”

    小乌龟还是很可爱的,赵小满留恋的看了眼,乖乖走过去。

    他坐着,她站着,站着的人一脸等着他说话的样子,丝毫没有反省的痕迹。

    苏清河心里又是一堵,下了决心的话卡在哪儿说不出来。

    “怎么了?”赵小满笑眯眯,“我知道你生气了,对不起。”

    苏清河:“……”

    偷偷摸摸的家伙,道起歉来倒是坦荡!

    但这是道歉的事吗?

    他气结,再也不想跟赵小满歪缠的想法冒出来,卡.jxpx.在哪儿的话反倒有些能说出口了。

    他搁置在腿上的手掌攥起来,抬着天.zyxta.生带有温柔弧度的双眸,冷冷的,却下定决定一般的望着她,说道,“你之前不是说要把东西取走?”

    赵小满的眉一挑:“你确定?”

    苏清河错开眼,清冷的吐出俩字:“确定。”

    不过是洗了个澡,怎么就想通了?

    赵小满狐疑,看他脸色飘红,神色羞辱,感觉自己可能冒失了。

    她微微眯起双眼,缓缓地,在他僵硬又抗拒的神色下凑到他耳边,“你没忘了,弄下来是要摸的吧?”

    “少废话。”

    苏清河不光是声调发急,之前避开她的视线也如利刃一般自下而上的迎上来,显然是下了某种决心。

    赵小满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决心是不想再跟她纠缠。

    她就这么差劲?

    忍着不愉,赵小满垂下眼,盯着他的重点部位:“腿分开。”

    闻言,苏清河一僵,犹豫和羞愤同时升起,但不是已经决定好了?

    他把腿分开,整个人都靠在桌子边缘吗,像是不会在看她一下似的扭过头,侧脸看起来十倔强。

    赵小满还看到他手掌的关节已经攥成白色,呼吸在加重。

    他是真的相信把东西取下来要摸,还是觉得只要应付了她的坏心眼,就能把她打发走?

    赵小满觉得这两种可能都有!

    这人就不能乖一点?她很多时候都有考虑过他,这人怎么就一点都不领情?

    赵小满有点郁闷,盯着重点部位,有点不能下手了。

    “赵小满!”

    苏清河被她盯的浑身发紧,气也不打一处来,身体已经绷紧到极致,天知道他是怎么下的决心。

    “知道了,”她没有无视苏清河的脾气,手一下搭在他腿上。

    苏清河的心随之吊起来。

    赵小满却磨磨蹭蹭的维持着手搭在他腿上的姿势,倾身凑到他耳边,“今天不想弄,改天吧。”

    哼哼唧唧说出来的话像是在撒娇,苏清河耳根发麻,反倒一把攥住她之前放在自己腿上,现在想移开的手。

    “你耍我也该有个期限。又或者你又想提条件,”他出言相激。

    赵小满心里那点不满顿时露了出来,眯着眼睛的样子冷冷的,嘴边却吊着笑。正经又不冷然的道:“那不叫提条件,那叫敲诈。你怎么这么笨啊,分不清。”

    说什么呢?

    苏清河抓着她手腕有些不自在,但没松开,坚持:“大王寨被招安,一直以来安分守己,我本以为能与你……们,做朋友,若有需要倾囊相助,但你却从未尊重过我。但你若是能改掉那些习性,在下扔愿与赵姑娘以礼相待。”

    “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