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军王叶玄苏轻〕〔洪荒之时间逆天〕〔何金银江雪〕〔我是掌门〕〔重生后我被摄政王〕〔夏天周婉秋_〕〔云七念顾景琛最新〕〔何金银江雪最新章〕〔无敌天王归来夏天〕〔云七念顾景琛云千〕〔云七念顾景琛〕〔最强战神奶爸夏天〕〔我就是超级警察〕〔顾景琛〕〔云七念〕〔至尊女婿何金银最〕〔天王殿〕〔全职艺术家〕〔神级女婿何金银最〕〔我哥居然成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重生宠夫至上 第048章:灰税
    被白灰覆盖的山坡上,苏清河甩开被赵小满抓着的手臂。

    那些灰户乱起来他被赵小满抓着朝这边跑,其他人已经看不见看了。

    苏清河微微喘息,袍子下摆沾染了一层的灰尘。

    赵小满见他无碍,走在前面带路。

    “灰税是怎么回事?”

    这个说来复杂。

    苏清河深思这,弯腰从灌木中钻出来。

    没听到回答,赵小满在看着他,让他别动。

    什么?

    苏清河疑惑了瞬,被她直直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刚错开步子,赵小满凑过来。

    “你干什么?”

    苏清河一惊。

    赵小满把从他长发上的枯枝拿下来丢到地上。

    “……”

    反应过激了。

    苏清河侧过头,垂着眼帘,暗自尴尬。

    啊,这总表情好可爱。

    赵小满zyxta.搓搓躁动得手指,弯着眼睛笑道:“你还没说灰税是什么。灰税不解决,那些灰户是不会妥协的吧?”

    灰户不妥协,龙脉就得被接着挖,那绥州得学子们就得接着倒霉。

    啧。

    苏清河尴尬得神色提起这个染上了复杂。

    他接着朝前走,边走边说:“隆庆十五年,圣上颁布了一道令旨,这道旨意颁布之后全国得矿税就由宫里得太监收取。”

    苏清河顿了顿,心里得郁气一时没忍住,冷然道:“那些太监只知敛财,借着机会大肆勒索,将水银,煤炭,朱砂,石灰等物也列入税收范围。多地因此弊端横生。”

    赵小满皱皱眉:“这不是在增加国家得财政收入?”

    苏清河深深看她一眼。

    这么看她啥意思?难道她说错了?

    赵小满耸肩:“难道不是?国家总要有收入。据我所知,这个国家得商业不发达,工业有等于没有,不打矿产得主意还能有什么发展。”

    龙脉在国家财政面前就是无稽之谈,她是理解不了这些人迷信啥呢,动老百姓养家糊口得饭碗,人家不抄家伙才怪。

    苏清河不知道她还懂这些,有些意外,眉头却反倒更加紧蹙。

    “你有所不知,”他淡淡得声线带着叹息,“这些税收经由太监得手,不入国库。”

    嗯?

    赵小满歪歪头:“不入国库得意思是?”

    苏清河:“……入了内库。”

    内裤……

    赵小满想歪了半秒,立马明白过来了。

    “国家税收不入国库,入内裤!”

    她摩挲这下巴乐:“这个国家得掌权人真有意思,把全国得税收当成零花钱。”

    她越想越乐,满是笑意得双眸被水洗过般,宛如两颗水灵灵的黑葡萄。突然看过来时让苏清河都愣了愣,不禁吐槽她够事不关己得。

    “这事就没人抗议过吗?”

    抗议?

    抗议圣上吗?

    苏清河古怪得看着她。

    赵小满了然。

    她换个说法:“现在得事你打算怎么办呢?看样子不解决灰税,灰户们是不会响应官府号召了。”

    举国的税收都是说不清道不明得东西,苏清河能有什么办法?指责皇帝不对?

    他清俊得脸上蒙上一层愁闷,走在山路上也心不在焉的走这神。

    “你之前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所以才要找那什么颜先生?”赵小满望着他的侧脸,很想把他的眉心抚平。

    “是啊。”

    苏清河微微躬身踩到坑地,回过头看她下不下的来。

    赵小满轻轻跳下,正儿八经的与他面对面站着。

    她有话说,苏清河看出来了,倒也没避开。

    “颜先生真能忙你?”

    苏清河心里一动,迟疑道:“或许吧。”

    她笑眯眯的卖乖道:“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帮你找他。”

    这么热心……

    苏清河更迟疑了,不相信的小眼神不断打量她。

    “就当是为了昨天的事jxpx.道歉,”赵小满有眼色的适可而止,就是那一脸的笑意让人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

    苏清河想起昨天的事就想当作没认识过她,自顾自朝前走。

    赵小满追着他:“就这么定了。”

    苏清河:“找到颜先生也不一定能说服坚持龙脉一说的学子们。”

    “试试呗。”

    难得能跟他正经讨论问题,赵小满不想破坏气氛,追问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那为大名鼎鼎的颜先生。

    提起这个,苏清河神色一梗。

    若不是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拿颜先生做要挟,怎么会带着她一起出来办事?颜先生就在山里避世,他们对山里又熟悉,说不好真的能找到。

    灰税不说明白,灰户们不会配合,而whhryl.各家氏族又坚持龙脉之说,僵持在这里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吗?

    苏清河定定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告诉我吧,”赵小满无耻的撒娇。

    苏清河把视线移开:“你要找就找吧。”

    听他说颜先生在山里避世,赵小满打趣道:“你那些进山被我抓,不会就是为了找颜先生吧。”

    苏清河:“……”

    过去的事,还是挺丢人的事,他不想提,闷头走路。

    “不是吧?”

    “真的啊?”

    “妈滴,这颜先生还是我们俩的媒人,”赵小满嘀咕,见前面那人又在生闷气,她眼睛里荡漾的全是笑。

    从山上在回到山脚,大半天儿都过去了,远远看到山脚下聚集的人,赵小满停下来,“你去跟他们汇合吧。”

    不跟着了?

    苏清河嘴角轻扯,压这心里的疑惑,点点头,先行下山。

    “你在不回来,我就要带人回去找了,”大公子看到他松口气。

    苏清河朝其他人致歉,听他们说要现在就要返回去,他忍不住回头朝刚才的方向看。

    距离有些远,看不到她还在不在。

    “咱们去聚贤楼歇歇脚,走吧清河。”

    “好,”苏清河收回视线,登车与众人一起返回去。

    他们出师不利,还没有可行的解决办法,大家伙全苦着张脸。

    大公子不知道叹了第几声了,想起来道:“跟你一块儿的小姑娘怎么没见到,还在山上不成?”

    “没有,”苏清河捏捏手掌道,“她先走了。”

    “那姑娘什么人?也没听说你把什么人带回府里,”大公子好奇这呢。

    苏清河不知道该不该跟大哥说了。

    早上那会儿是因为生气,想问问大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赵小满打发走,别老是在他身边做奇怪的事。

    现在……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但偷看洗澡绝对不行。

    脸皮怎么能那么厚?还是说男人女人在她眼里都一样?

    骗人的吧!

    苏清河脸上热烘烘的。

    “你该不会是瞧上那姑娘了吧?”大公子对他奇怪的脸色惊讶,旋即又笑道,“你身边确实该有个人了。大不了等你娶妻后在给她个名分就是。”

    “大哥慎言。”

    苏清河急急打断他,想起赵小满那张呆呆的,又邪气的脸,他心里毛毛的。

    “绝对没有的事,”苏清河可以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