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小夏〕〔鲁班奇书〕〔田建设〕〔天降小妻霸道宠〕〔超级兵峰〕〔周天贝拉〕〔阮诗诗喻以默〕〔入赘为婿〕〔最强上门女婿〕〔女总裁的逍遥兵王〕〔豪门大佬的六岁小〕〔傅爷老婆马甲又掉〕〔穿成八零福气包〕〔重生后我渣了死对〕〔锦书雁回〕〔凤妃至上〕〔老乡请淡定〕〔重生嫡女悍妻〕〔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伯府庶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二百四十九章?纳兰清音(第二更)
    命运总是有不公平的时候,我们能选择的是抗争,还是顺从,或许,每一个选择,都是命运本身的轨迹。

    眼看着春笑着走了出去,纳兰清音那清瘦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轻轻解开玉带,玉手一动,衣衫便自然滑落,显露出那完美的身姿。轻轻抬起脚步,进入至了浴桶之中,各种花瓣的芳香让人心醉,平静的房间,犹如以往自己曾经的岁月。

    父亲纳兰京只不过是酒后为人担保,结果却出了错乱,平日清廉如水的父亲,自然是无法赔偿担保的五百两银子。因为这件事,父亲被告发,结果从一名知州成为了一名百户,犹如发配一般到了几百里外的抚州城。纳兰清音知道,这都是王家搞得鬼,因为在父亲被贬之后,成为下一个知州的便是王家王高簇。

    母亲过世的早,自己从与父亲相依为命,家中加上两个老奴也不过四人。在父亲被发配之后,老奴也被清音遣散,自己将自己卖给了这会仙楼。在最初与老鸨言谈好,自己只是在这里作一名歌妓,凭自己的仪容与才艺,混口饭吃,等待父亲回来。但不成想,进入会仙楼之后,便被老鸨控制了起来,不断逼迫自己去卖身。

    妓,女乐也。与众人心中想象不同的是,妓所提供的并非是皮肉,而是音乐、歌舞、曲艺。只有品质十分低下的歌妓,才会从事一些皮肉交易,对于大部分歌妓而言,都是“卖艺不卖身”。

    古代妓-女分为三等,上等者,不仅居住在宽敞安静的房间之中,还布置精美,前有怪石,后有池塘,内有花卉等。都是帘垂幽之地,这种歌妓不仅多才多艺,而且善言谈,可以轻松之间讨人欢喜;次等的则需要色艺双全,不仅能歌善舞,还需要琴琴书画样样精通,可以谱曲唱词;最下等的,才是色艺较差的,这些才会从事皮肉交易。(ps:这在古代也是十分常见的,并非是作者杜撰,具体可考察《东京梦华录》等书籍。)

    “呵呵,我纳兰清音,怎么可能就如此卑微?”清音声的道,仔细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在门外的春催促了一段时间之后,纳兰清音才从浴桶之中走了出来,欣赏着自己曼妙的身姿,眼神之中浮现出了水雾,眼泪再次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纳兰清音仔仔细细穿好衣衫,然后精心打扮了一番,让自己装扮的好看。在完成这一切之后,便从衣橱之中拿出了几件衣衫,拿出剪刀裁剪,打结。整个过程十分的平静,像是在做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站在桌子之上,将手中的“绳子”抛入高梁之上,绳子另一端飘落下来。纳兰清音打成了死结,拉了拉绳子,看着还十分的结实。

    纳兰清音站在凳子之上,眼睛微微闭着,口吐香兰,喃语道:“父亲,女儿走了,无法为您尽孝了,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如此美人,就如此消香玉损,当真是有些可惜了。”一个少年的声音从纳兰身后传来,语气之中带着惋惜。纳兰清音一惊,自己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的

    开门声,怎么会突然有人闯入?难道是王公子事前便派人潜入在了这房间之中?

    心意一慌乱,脚下不受力,凳子便已倒在一旁,纳兰清音被绳索勒住,双手还抓着两边,但看那样子却是无法坚持多久。此时,一身白衣的少年咬着一个桃子走了过来,丝毫没有救助的意思。纳兰清音很想问出你是谁,但脖子被勒,想话却是不能。

    “你想问我是谁对吧?嗯,你可以喊我长天,也可以喊我……,算了,对了,你这个动作累不累?我知道有一项杂耍,可精彩了,也不知你看过没有。有一艺人,用力将绳索抛向空中,绳索顿时直立起来,嗯,和你这直直的绳索却是差不多的,只是那人比你厉害,他可以顺着直挺挺的绳索攀爬而上,那个速度,啧啧,没得,呼吸之间便到了顶端。你既然开始表演了,也爬一个试试呗?”叶长天有些没良心的介绍着。

    纳兰清音耗费了最后的力气,双手就要滑落下去。最后的眼神之中,定格在了一个少年身上。叶长天随手一拍,空间顿时静止了下来。

    “我什么好呢,一个女子遇到点问题,就知道自杀,父母养你容易吗?怎么看,你也有十六七了吧,太脆弱了,实在是太脆弱了。”叶长天走来走去,纳兰清音瞪着眼睛看着叶长天,脑海之中彻底凌乱了起来。

    难道是自己已经死掉了?纳兰清音不得不怀疑起来,自己手都滑落了,脖子还在这里卡着,为啥就没有那种窒息的感觉,呼吸虽有些困难,但还不至于被勒死。可自己死了,对方为啥还在眼前?来来回回晃荡,不知道嘴里些什么。

    声音越发的清晰了起来,耳边传来了那人的声音:“你还要不要自杀了,要的话快点,我看完还得赶路呢。”

    纳兰清音眨了眨眼,脚下面竟有一个凳子,自己不是把凳子踢倒了吗?怎么会有凳子?但纳兰清音此时顾不了那么多,连忙站起来挣脱了绳索,身形一软,便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叶长天下意识的将其抱住,看着明眸闪闪,皓齿朱唇,体态轻盈的纳兰清音,暗暗赞叹,这女子与一般的歌妓不同,有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十分引人注目。叶长天将其抱在床上轻轻放下,然后用手指轻轻滑过那柔嫩的脖颈,脖颈之上的勒痕瞬间便已消散。

    “啊,你,你你是谁?登徒子,来人啊!”纳兰清音睁开眼,见到一个少年正抚摸自己的脖子,而自己竟被放在了床上,不由惊恐的喊道。

    “我去……”叶长天一脑袋包,只顾着欣赏了,忘记对方根本就没昏迷。声音传出老远,门外立马便有了动静,春马上推门进来,四处搜寻了一番,只发现了一个悬梁自尽的绳索在那无辜的晃动着,而那纳兰清音,已然没有了踪迹。

    “啊!大事不好了,花娘,清音不见了……”春撒开嗓子就喊道。花娘听闻之后立马派了无数打手四处搜寻,严加询问,但还是没有发现纳兰清音的踪迹,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在花娘大肆搜寻的时候,叶

    长天与纳兰清音已出现在了三条街之外的地方。叶长天将纳兰纳兰清音从怀里放开,然后道:“你想回去呢,那里就是会仙楼。你若想去其他地方,请便。你若是想跟我一起走呢,那便跟紧了,我可是没耐心等你。”

    完话,也不等纳兰清音回答,便走了出去。自己只是见不得美女受难,竟还我是登徒子,怎么,自己也不是什么登徒浪子啊,这个名字千万要不得,要不得。

    纳兰清音吃惊的看着周围,再看远处的会仙楼,脑海混乱不堪。刚刚还在房间之中,怎么突然便来到了这么远的地方,甚至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纳兰清音虽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能脱离会仙楼,还是十分的兴奋。自己不是没逃跑过,但却总是被人抓了回来,想到那些打手的可怕,自己就心惊肉跳。

    纳兰清音看着那少年不回头的走去,细碎的脚步便追了上去。

    “清音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不知公子是否可以将女子带至抚州城,女子愿意,愿意……”纳兰清音搜了一下,竟没有带一文钱,不由有些惭愧与沮丧,自己已有死志,怎么可能会在身上放钱。

    “不要动不动就以身相许,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叶长天哼了一句。纳兰清音马上便红了脸,不由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没有带钱,谁要以身相许了。”

    “哦,那你现在分文未有,这里距离抚州城可是几百里呢,靠你这脚板,不走上十五日是到不了的。不知这位姑娘,你打算在这十日不吃不喝不睡吗?”叶长天决定为难一番。

    “我,我可以唱歌……”

    “唱歌我也会啊,你听听,咳,从头看到脚呀,风流向下跑啊,从脚看头啊,风流往上流……”叶长天嚎叫道,引起了无数人的围观,还有几个人高声附和,大声喊道:“风流少年啊,哈哈!这一副不要脸的样子,颇有老夫当年的风采!”

    “我呸……”纳兰清音脸一红,没有想到对方看似斯文,怎么能唱出如此下流的曲。

    两人正在走着,突然走过来一群人,当头的是一个光头壮汉,**着上身,横肉丛生,手中还拿着一根木棍,狠厉的样子让人看着都恐怖,身边更是围拢过来十几个人。纳兰清音见到来人,哎呀一声便瑟瑟发抖的躲在了叶长天身后。

    “你可真能跑啊,这一眨眼的功夫,你竟然跑了几条街,害我好找。子,是你拐跑了她吗?你可知道,她可是我们会仙楼的头牌,可不能这么简单就走了!”光头手中惦着木棍走了过来。

    “等等。”叶长天连忙喊道,然后将身后的纳兰清音拉了过来,清音不知道什么意思,光头也愣住了。叶长天连忙道:“你看清楚,就她这容貌,就她这身高,还有,你看看,这里还有一道的疤痕,你竟然她是头牌,你丫的是不是瞎了眼?”

    纳兰清音听闻之后,立马一跺脚,踩了叶长天,气呼呼地跑到身后,再也不话。竟然敢自己配不上头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巅峰仙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