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二百五十章?抓至地牢了(第三更)
    难以预料的事故,横亘在眼前,成为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人群逐渐围拢了起来,纳兰清音生气的样子更是引起众人的一阵唏嘘。这纳兰清音也是,刚刚沐浴完,还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走在街上本就是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一些市民,竟在这里有幸一睹会仙楼头牌的姿容,不禁都喜上眉梢。

    “呃,娃娃,你竟敢骂我。兄弟们,给我打,狠狠打!”光头立马喊道。

    “且慢!”

    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个珠光宝气的的青年人,二十岁上下,打扮地倒像是一个人似的,花娘还在身边跟随着,一副奴才样。

    “苏大头,打人可以,但不能伤了我的清音啊。”青年人摇晃着山水折扇,彬彬有礼的样子让人想痛扁他一顿。一旁的花娘还指着纳兰清音骂着。

    “王公子既然吩咐了,苏某自然遵从。子们,把清音姑娘抢回去,这少年腿打断,让他有个教训。”苏大头完,周围的泼皮便挥动着长棍打了过去。

    “啊!哎呀,我的头!”

    “你为什么打我?”

    “……”

    场面混乱不堪,泼皮虽都冲着叶长天打去,但不知为何,棍棒竟都落在了自己人身上,砰砰砰几声,便有几个泼皮捂着头倒在地上叫唤起来。

    “啊,老大,救命我,我流血了。”

    苏大头见状大吃一惊,没有发现对方好像是个练家子,看来得自己出马了。叶长天身后有人去抓纳兰清音,叶长天一晃,一腿横扫便将那人踢飞了出去,那人飞舞之中,横着将王公子与花娘撞飞了出去,三个人飞出去许远,久久都没起来。

    苏大头连忙扔下棍子,跑了过去,仔细看了看王公子与花娘,发现两人只是被打昏了过去,没有大碍。对方那一腿,自己是万万接不住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想到这里,苏大头便打算带两人离开这里。

    叶长天轻轻走了过来,苏大头妈呀一声,便打算独自开溜。叶长天道:“敢跑,把腿打断,让你有个教训!”

    苏大头见闻之后,立马愣在当场,不敢动弹。

    叶长天看着花娘那丑陋的面容,不由一阵反感,一杯水便将花娘惊醒,还在那张牙舞爪的喊着要抓清音回去。但看到冷冷的叶长天、生死不知的王公子与流大汗的苏大头,便哆嗦着求饶了起来。

    “她是你买走的?”叶长天冷冷问道。

    “回少侠,是,是我花五贯钱买来的,签了卖身契的。不信您看。”花娘从怀中拿出了一叠卖身契,抽出了一张交给叶长天。

    叶长天扫视了一眼,然后交给纳兰清音,见对方点了点头,便对花娘:“我替她赎身,多少钱?”

    “啊,赎,赎身?”花娘有些不知所措,心翼翼地道:“她可是我们会仙楼的头牌,价格……”

    “!”叶长天发火了。

    “五百两银子!”花娘拿出了最高价,有些

    嘲笑地看着对方,谁会为一个歌妓出如此多银两。要知道,随便十贯钱买一个姿容俱佳的女子都是容易的事情。

    “你看好了,这里是五十两金子,从现在起,她自由了!今后再敢从你们嘴里出纳兰清音这四个字,你们会仙楼便从此消失吧。”叶长天完,便从纳兰清音手中拿过卖身契,掷在花娘头顶,花娘颤颤巍巍,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支笔,问了叶长天的名字之后,便签下了字据。

    纳兰清音看着那五十两金子,震惊的不知所以,但见到自己的卖身契如今写上了叶长天三个名字,心中也不是滋味。到底,还不是刚出了刀山,又进入至了火海。但怎么看,跟着叶长天貌似并不是什么坏人,虽然对方看着年轻,还十分下作,但怎么看都比会仙楼的人强多了。

    纳兰清音见叶长天收起卖身契便转身离开,自己猛地踢了一脚,在花娘的惨叫声中追了上去。

    王公子醒来之后头都肿成了猪头,立马告知了自己的父亲王高簇,王高簇听闻自己的儿子被欺负了,还是一个下贱的妓-女,作为堂堂一个知州,岂能容忍,立马派遣手下通判,关闭城池四门,城内戒严,抓捕歌妓纳兰清音与打人的叶长天少年。

    汪通判接到命令之后,倒也没有任何耽误,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

    “呵呵,王知州,你就闹吧,早晚有一天会有人收拾你的。”汪通判按照知州的命令,关闭城池之后,城内四处搜找叶长天与纳兰清音的踪迹,很快便得到了消息,两人正在集市之上闲逛,丝毫没有将打人之事放在心上。

    “清音,你这城中竟有不少高超技艺的女妓?”叶长天看着街边的热闹,便问向一旁的纳兰清音。

    “哼,年纪不学好,偏偏问这些做甚。”纳兰清音有些生气的。

    “你别忘记了,你现在可是我的人了。如果我一个不开心,不定就把你卖回去了。”叶长天有些无耻的。

    “你?下流。谁是你的人,你也不看看你才多大,就如此花心。”纳兰清音眉目一瞪,嘴里骂着,但还是解释道:“这城中女子技艺高超者可多了,比如张奴儿最擅长散乐,娘子最擅长踢弄人,张家姑娘讲史书可是一绝,黑妈妈的皮影戏场场爆满,王双连的宫调不似人间,打诨可是林四九娘的看家本领。”

    “哦,那你做擅长什么?”叶长天听闻有如此多名目,不由也升起了一番好奇。

    “我?我擅长的是低吟浅唱,琴艺也过得去。”纳兰清音有些骄傲的。看那样子,擅长低吟浅唱,便比其他本事更为招人喜欢。

    “哈哈,那有时间要仔细听听。我们去那边看看。”叶长天哈哈一笑,便走向了街道一旁,发现有一秀才端坐在桌案之前,旁边有一招牌,言每首诗词三十文,若是停笔研磨则罚十五文。

    “这是立牌卖诗的,一些秀才或老翁经常以此谋生。”纳兰清音看到此便对叶长天解释道。

    “有趣。”叶长天赞叹。

    看看似简单,却十分考验一个人的文思,若是腹中没有墨水,可是万万做不出来的。最为难得的是,要知道要求作诗的,可并非只是一个行当的人。市民职业不同,性别不同,需求自是不同。只有熟悉市民各阶层的生活,才可以做到应对自如。

    此时,一个妇人走了过来,言以白扇为题,那秀才刚刚想提笔写字,但妇人马上又提出了要求,要以红字入韵。那秀才丝毫不停,写道:

    常在佳人掌握中,静待明月动时风。

    有时半掩佯羞面,微露胭脂一点红。

    叶长天见对方完成交易,便开口道:“不错。这样吧,以她为题,写上一首如何?”

    那秀才见状,便打算提笔,便在此时,周围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让开,让开,捉拿罪犯,统统让开。”一队队士兵涌了过来,周围市民见状立马溜了出去,叶长天没有回头,那秀才竟也安然,只是纳兰清音有些紧张。

    “这个,公子现在有些不方便,不如改日再来写诗?”秀才看了看周围的士兵声。

    “不,就现在。”叶长天坚持道。

    秀才见状,伸出拇指赞叹道:“公子厉害,就这份心境也是值得钦佩的,若是公子此番无事,便来城西楚家来找楚缘,我们把酒言欢。”着,看了一眼纳兰清音便写道: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叶长天看完之后哈哈一笑,道:“好一个月移花影约重来,只是不知道是你在我与这姑娘约会,还是在暗中提醒过了这一难关去寻你。不过,当真是有趣啊。”

    叶长天扔下一两银子便转身看去,纳兰清音看着周围的士兵,有些不知所措。

    “苏大头,可是他们打伤了王公子和众人?”汪通判走了过来,厉声询问道。苏大头看了一眼叶长天,立马向后退了一步才连忙是,眼光却不敢看叶长天。

    “来呀,给我抓入大牢。”汪通判下令,士兵马上上前抓人,叶长天刚想动手,思量了一番之后便放弃了抵抗,士兵连忙将两人捆绑了起来,见到人已被绑缚,汪通判听闻了苏大头叶长天有些本事,便下令给叶长天带上铁质脚球,避免他挣脱逃走,然后下令带入地牢之中严加看管,等待知州大人亲自审讯。

    在一番推推搡搡之后,叶长天与纳兰清音被送至了凤阳城知府衙门的地牢。走入地牢之门之后,便看到一个照壁,在向里面走,便只有一个通道。踏过监门之后,便是五道门的甬道,这些甬道足有数十米,两旁都是低矮的、臭气熏天的牢房,这里主要是关押一般囚犯。而在通道的尽头位置,便是内监,这里关押的却是死刑重犯。通常而言,在内监中,东面、西面与北面,则是男犯人之所,北面窑洞式的监房,是专门为女囚犯准备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巅峰仙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