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二百九十一章?苏怜之殇(第三更!)
    在生命戛然而止的终点,人是没有时间回顾的,有的,只是当下无尽的情绪与未竟的心愿。

    叶长天、章芊与武盼盼等四十余人已进入至第五层三天时间,这里的傀儡品阶达到了金丹期五层的修为,前进的步伐受阻,但相应的收获也明显增加,一些地阶功法、上品法器与珍贵丹药的出现,也让所有人愿意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在沧澜仙府第六层中,刀王带人清理出了道路,四处追寻了一番,却发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事情。通往上一层的传送阵消失了!情报之中标注的数量众多传送阵,如今只存在着意味着离开仙府的白色传送阵与进入至下一层的红色传送阵,唯独缺少了进入至上一层的黄色传送阵。

    坐在轿子之中的楚楚也露出了一丝疑惑,自己手中的情报是绝对不会出现错误的,这些情报的真实性在第一至第五层都得到了完美印证。但到了这第六层,为何却出现了变化?

    “宿主,这一层的神识限制已放宽了不少,足以探测方圆一里的范围,是否需要分散出去,四处搜寻?”刀王声地询问。

    “分为三组,交替前行,快速搜寻,一定要尽快找到入口。”楚楚那轻灵的声音从轿子中传来。刀王听闻之后,挥动手臂,便有五人率先飞了出去。

    在楚楚等人搜寻入口的同时,一道道黑影也进入到了仙府第六层。这些人衣着左胸位置,都有着一朵丹药的形状,只是丹药的下放,却绣着两柄交叉的剑的图案。

    通灵山彩虹桥,是连接修真界与世俗界的通道。因为沧澜仙府出世的消息,无数势力不断涌入,每天都有难以计数的修真之人经过彩虹桥,这也给外圣门带来了庞大的收入。

    这一日,苏怜带领着赤绝、明妃、严醉等十多名金丹期修士与十多名筑基期修士经过了彩虹桥,辨识了下方向之后,便飞向了抚州峡方向,四处都是修真之人的身影,匆匆远去。或许是因为有修士在前面开路,苏怜等人便没有太留意群山之中的危机。当前面的修士停止了脚步,身后修士围堵过来的时候,苏怜一众人便陷入至了困阵之中。

    “八,把所有无关之人隔离在外,如果有人敢于硬闯,格杀勿论!”毕月乌下令,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终于又可以为宿主战斗了。

    “兄弟们,除苏怜外,其他人一个不留!”毕月乌着,便带领着众人杀向了苏怜等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活动活动吧。”奎木狼与觜火猴对视了一眼,也加入至了战斗之中。

    苏怜被困,却并没有多少惊慌,凭借着对阵法的了解,很快找准了阵法弱点破阵杀出。而此时,一群人已包围了苏怜等人。赤绝、明妃、严醉等人看着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生命的不安,这种不安,来自地狱的召唤。

    没有对白,没有客套,没有宣言,瞬间便进入至了战斗与格杀之中。流星有备而来,不仅有数十名金丹期修士,十余名元婴期高手,还有三名深不可测的领头之人,而

    秦山学院这边,却只有一个元婴期巅峰的苏怜。

    这种战斗没有多少悬念!一战,明妃重伤,严醉死,赤绝昏迷,其他金丹与筑基期修士,悉数毙命!苏怜与毕月乌等人大战二百回合,山峰断,胡泊出,打得惊天动地,鬼神退让!最终苏怜重伤,退至明妃与赤绝身边。

    “开!”苏怜拿出了珍贵的也是她唯一的一张空间传递符,一条空间隧道便已出现在身后。苏怜冷冷地看了一眼众人,将半死不活的明妃扔进空间隧道,自己背着赤绝刚想离开,但却感觉浑身一冷,两道冰冷的利刃插入至了自己的肋骨!一道强横至极的金锐之气猛地破坏了自己的经脉与元婴!

    空间隧道关闭,苏怜重伤倒地,痛苦之中转身看去。原本神色萎靡陷入至昏迷之中的赤绝,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手中的利刃还滴着血珠。

    “赤绝!为什么?!”苏怜怎么也想不通,赤绝,秦山学院曾经五色榜之一的高手,竟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袭杀了自己!

    “不要再叫这个名字了,我叫娄金狗,至于为什么,很简单,因为我是流星。”娄金狗着,便向毕月乌拱了拱手,喊了一声大哥。

    “事情办得不错,如果你不放明妃走就好了。”毕月乌走了过来道。

    “大哥,明家已经与我们结盟,虽然明妃还不知情,但放走她,对我们以后或许会有帮助。”娄金狗连忙解释道。

    “不,只是合作而已。明家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们流星结盟?”觜火猴走了过来,纠正道。

    “哈哈,四哥得对。”娄金狗马上笑起来道。

    “做得不错。”奎木狼拍着娄金狗的肩膀道。

    “谢谢二哥,不过实在抱歉,我一直都没有找到金色盘龙令的下落。”娄金狗有些郁闷地道。

    “无妨,这不是有苏怜嘛。苏怜,很可惜吧,这些人也是你们秦山学院的一些精英,如今损失掉,是不是也很心疼?不过也没关系,这只是开始而已,忘记给你了,仙府之中的叶长天等人,也会死在我们宿主手中,哈哈。”毕月乌看着气息逐渐衰退的苏怜道。

    “呵呵,流星组织,果然是厉害。今日事,必有他日果,流星势力虽庞大无比,情报周详,但我相信,你们迟早会彻底陨落的。”苏怜靠着一块山石道。

    “哈哈,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苏怜,念你也是秦山五老之一,一代巾帼人物,交出盘龙令吧,留你全尸!”毕月乌冷冷盯着苏怜道。

    “哈哈,盘龙令?你们也配有资格?一旦获得盘龙令,便可以控制那件灵器,到时候,我们秦山学院还能有半点生存的机会?不我没有盘龙令,就算是有,我毁了它,也不会交给你们!”苏怜笑着道,语气中还有着一丝的放松。

    “你作为秦山五老之一,元婴期巅峰之人,如此贵重的盘龙令,不在你身上还能在谁身上?大哥,杀了她,夺得戒指一查便知!”娄金狗有些着急,如果这次任务徒劳无功,那岂

    不是白白浪费了如此好的机会?!

    “苏怜,我们流星也并非是没有调查过。秦山五老之中,唯有你与黄丘活跃在外,而如今黄丘闭关,盘龙令必然在你手中,杨无极虽然是院长,但修为却还是不够格的,交出盘龙令,莫要受罪才是!”毕月乌道,眼神之中的耐心逐渐消磨。

    “哈哈,你们查得倒是清楚,不过,竹篮打水而已。呵呵,黄丘、王直、杨宴、孟元,我走了,以后学院便托付给你们了。”苏怜着,一柄利刃插入至了心脏!

    苏怜,少时与黄丘、王直、杨宴、孟元,创秦山学院,后称为“秦山五老”之一。历经战斗数百次,呕心沥血,耗费精神无数。修为卓越,臻至元婴期巅峰!后带学员前往仙府途中,遇流星伏击。以一己之力,硬抗流星三人!战之惨烈,鬼神变色,无奈流星势大,不敌。学员陨落众。自知难离,自绝身亡,时年三百八十五岁。

    在不久之后,这段文字出现在了秦山学院一号广场的苏怜雕像之下。这是后话,暂且不。

    苏怜果决地自杀,出乎毕月乌的意料之外。在搜寻了苏怜的空间戒指后,毕月乌的脸色阴郁了下来!

    “没有盘龙令!”毕月乌咬着牙道,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机!其他人也十分沮丧,杀掉了秦山学院之人,杀掉了苏怜,却不曾找到盘龙令,这也意味着,这次任务失败了!

    “老五,任务没有完成,你还需要回到秦山学院之中去,把她的尸体也带走。”毕月乌阴冷地道。

    娄金狗刚想什么,但看到毕月乌那阴冷的目光,便收回来了嘴边的话,连忙道:“好,我马上动身。”

    在娄金狗带走苏怜尸体,飞向秦山学院方向后。毕月乌在不甘心中无奈地下达了撤离的命令。

    沧澜仙府之中。

    “长天,我感觉心里总是不安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苏苏想了半天,终于出来了自己的感觉。

    “我也有这种感觉,只是不上来是什么。”幻月看着苏苏,彼此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你们两个人都有这种感觉?”叶长天看着幻月与苏苏,如果只是一个人,或许只是内心的压抑或封闭空间中的危机所带来的,但两个人同时出现这种感觉,或许便意味着真的有什么事情在发生。

    心灵感应?对于修士而言,不,可以是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有着心灵感应。比如远隔千里万里,或许便是在一个刹那,你会想起来一个人然后去联系他/她,而他/她也在同一个时间点上,不差分毫地在尝试着联系你。这种跨越时空的感应,不出来,但却真实存在。又如对危机的警觉与预判,当危机迫近的时候,人会感觉到一些征兆或异常。

    哪怕是一个人在你身后凝视你的时候,你也会有所感应的回转身来。这种心灵感应,不出,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而此时,看着紧张的幻月与苏苏,叶长天有些疑惑,两人感应到了什么?让她们如此的不安。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巅峰仙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