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三百零五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五更求票)
    外面的世界,起风了。

    仙府之中的叶长天等人,却疑惑丛生的待在广场之上,不知如何的等待着。就这样等待了两日,百炼府、圣天刹、太虚教、丹盟的人也进入至了广场之中,至此,第七层中所有人员,全部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当最后一人的脚步踏入广场时,广场四周升起了一道道光芒,将整个广场封锁了起来。一道虚影从大门之上漂浮而出,虚影不是醉薇,而是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手持拂尘,面带微笑。

    “是沧澜虚影?”众人都惊呆了,竟然这这里可以看到沧澜的虚影。

    叶长天审视着周围的光芒,全部都是禁制,是让人无法离开的禁制!而且,好像还有着庞大的威能,似乎不止是封锁那么简单。

    果然,虚影拂尘一动,便道:“炉香三炷,半个时辰一道题。每人三个答题板,三道考验:答对第一道者,可选择离开仙府;答对第二道者,可选择离开仙府;前两道全部答对者,方可答三道题,第三道题答对,则生门开,答错,则死。”

    “诸位需牢记,每道题只有一次答题机会。第一题答错者,死!第一题答对,但第二题答错者,死。前两道答对,第三道答错,死!简而言之,错则死,对则生。另外,攻击禁制者,死!一炷香燃尽尚未作答者,死!三题已开,各位珍重!”

    随着惊骇之人的话语落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每个人面前出现了三个答题板,答题板与每个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广场之上冒出一个香炉与石墙,香炉之中,第一炷粗大的香已点燃,石墙之上则刻着三道题。

    众人连忙看去,不由都面面相觑,难以言语。

    第一题:葫芦里装得什么药?

    第二题:出一弦琴演奏古乐一曲之方法。

    第三题:完成大门之谜。

    “这是什么意思啊,啊,沧澜,给我出来啊。”一个太虚教的修士难以忍受,这都是什么破题,葫芦里装的什么,老子怎么知道?出一弦琴弹奏古曲的方法?你妹啊,一根弦怎么可能弹奏出一首曲子?还有,大门之上的数字之谜是什么啊,你大门之上就光溜溜的一个九宫格,中间划着十五个圈,鬼知道是什么啊!

    “刚刚他的是不是,答错者,死!攻击禁制者,死!到时辰未答者,死!天啊,这都是什么考验啊,我才不信,我要出去!”圣天刹的一个修士再也无法忍受,猛地冲向那周围的禁制,但却被禁制挡住。修士拿起法器,便轰击向禁制,禁制一闪,一团火光便将那修士包围,修士在无尽地挣扎之中,化为灰烬!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圣天刹的其他人看着死去的伙伴,心中充满了悲愤。

    叶长天等人看着这周围的禁制,能量之强,绝对不是目前的人可以对付的,甚至超出了元婴期修为的范畴,而且周围的空间也被封锁,想要通过空间之力传送出去并不现实。左思右想之下,也只能将目光投向那三道奇怪的题目之中。

    “长天,怎么办?”林轻月与宁雪一时间也有些慌乱。

    “没事,不是还有半个时辰,我们还有机会。”叶

    长天微笑着,将答题板收了起来,两人见状也纷纷收起答题板。三人看向那第一道题,葫芦里装得什么药?目光投向广场之中那个金色的葫芦,很明显,葫芦就是这个金色葫芦,到底装的什么药呢?

    楚楚看着题目也露出了沉思之色,红墨等人也是面露难色,看着这题无从下手。

    “这都是什么破考验,老子不会!”百炼府的人愤怒了,看着这时香不断燃烧,心中更是焦躁无比,然后猛地将答题板摔在地上,答题板破碎,一道金光刹那之间闪过,摔碎答题板的人,化作了一股烟云!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众人有些慌乱。

    “什么禁制,什么破题!简直是逼人发疯!”有人大声喊道,但却很心地将答题板收了起来。

    “闭嘴吧,不会也得答,否则,时间一到我们都得死!”有人愤怒地道。

    “可是我们答错了也是死啊!”一个人颓废地喊道。

    叶长天围着那个金色葫芦,看着上面的符文与雕饰,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寻常用处而已,也没有什么线索。就在叶长天准备走近一些仔细摸索的时候,一群太虚教的人蜂拥而来,将叶长天等人都赶到了一边去。

    林轻月、宁雪刚想动手,却被叶长天拦住了。

    “对于将死之人,我们还是省点力气吧。”叶长天思虑了一番之后,与林轻月、宁雪选了一处安静角落坐了下来,然后拿出了三本书,每人一本,竟都看了进去。

    红墨、芳香、平楼、余研看着安静坐在一角的叶长天三人,思虑了一番之后,也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从书里找方法,是不是太晚了。”红墨有些郁闷的。

    叶长天摇了摇头,表示不想话,指了指旁边,示意红墨等人坐下。红墨等人坐下一看三人看的书,差点没昏过去。叶长天翻看的竟然是一本杂谈,林轻月看的是一本,宁雪看的竟然是百草图。丫的,这都是什么时候了,看这些有什么用处……临时抱佛脚,你好歹找个佛啊,再次也得找个柱子抱啊,现在倒好,看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这不是浪费生命……

    “我知道了,葫芦里装的是仙丹,一定是这样的。”一个修士大声喊道,

    “是吗?那你倒是写上试试。”一个修士怂恿。

    “我去,你咋不写,万一写错了,老子命都没有了……”

    “那怎么办?知道了答案也不敢写吗?但是不写,时间一到也是要死的啊!”

    太虚教的头目看着手下的十几个人,然后拉出了一个平时不对付的家伙,道:“兄弟,大家的命就看你的了。你把答题板拿出来,写上仙丹吧,否则,到时我们全部都得死!”

    “老大,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不写,一旦写错了,肯定会没命的,我不写!”

    “现在由不得你了,你不写也得写!”头目一脚便踹在了那人的肚子之上,其他人更是纷纷出手,拳脚相加。

    “现在你写,纵然是死了,你的家族我们也会好好照顾,若是你再敢推辞,等我们出去,你的家族就等着灰飞烟灭吧!”头目大声喊着。

    “好,我写!”那人无奈,只好拿出答题板,颤颤惊惊地看着头目。

    “写上“金丹”二字!”头目看着对方,对方在无奈之下,迫不得已,在答题板之上写入了“金丹”二字。答题板悠然一闪,顿时消散。

    “啊?我答对了?”那人欣喜地看着众人,众人却猛地后退,一道粗大的光团瞬间将其吞没……

    “擦,这根本就不对嘛!”头目后怕地道,看着死去的同门,也毫不心疼。

    “老大,你看那边,有六个女子一个少年,不如将他们抓过来试题啊?”太虚教的一个人对头目道,头目抬眼看去,果然,牺牲别人总是容易的。

    头目带着十几人,走向了叶长天等人,没有办法,百炼府、圣天刹的人手相差无几,实力相当,至于楚楚那群人,也是厉害非常,而丹盟的人,更是不能招惹的。

    柿子还得拿软的捏,看这几个女子,一个个柔弱无骨的,如果在平时,不定还能调息一番,如今,为了众人的命,也只能让这些红颜,化作枯骨了。

    “喂,把你们的答题板都交出来,我什么,你们就写什么,敢一个不字,老子马上把你们扔到禁制之上,接受天火的洗礼!”太虚教的头目对叶长天等人喊着。

    叶长天连眼皮都没翻一下,倒是红墨饶有兴趣地看着来人,身后的芳香、平楼、余研多少有些紧张。

    “擦,在这里还装x,猴子,把她们都给我抓起来!”太虚教的头目大声喊道,一个精瘦的家伙跑了出来,就打算拿最弱的芳香、平楼、余研等人开刀。

    “砰!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团天火包裹着瘦猴,翻腾了几番,再也没有了声息!

    “谁!”太虚教头目难以想象,还有谁敢于与自己作对的!瘦猴也是金丹期六层的修士,怎么一个回合都没有坚持下来!当太虚教头目扭头看去的时候,只见丹盟的二十人已将自己等人围了起来,不由大吃一惊。

    “这个,您是丹盟的人吧,我是太虚教的弟子,嘿嘿,呵呵,我们可没招惹过你们丹盟啊,为何要出手伤害我太虚教的弟子?”太虚教头目有些后怕地道。

    “叶公子,我是吴诀,此次带领丹盟二十人进入至仙府之中,悉数在此。蓝大人吩咐过,仙府之中,一切听从公子安排!”丹盟吴诀拱手对叶长天道。

    “什么?”

    红墨、芳香、平楼、余研等人刹那之间犹如石化一般,长大了嘴巴。丹盟的人听从叶长天的指挥?这是什么情况?丹盟的人无一不是眼睛看天,高傲过人的,怎么可能会被一个秦山学院的家伙指挥?

    就连远处的百炼府、圣天刹等人,也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几个不起眼的少年,背后竟然有丹盟的关系?而且看样子,竟然是蓝酒亲自下令的!

    楚楚心中一动,虽然情报之中显示蓝酒与叶长天关系不错,但楚楚还是没有想到,蓝酒与叶长天的关系可以亲密到如此地步,丹盟行动人员,也可以任由一个丹盟之外的人染指!这蓝酒难道是疯了吗?!

    惊讶的是他们,惶恐的,则是太虚教的所有人。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