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三百二十三章?破阵方法(第二更!)
    随着结印的变化,一方巧方印,缓缓生成在紫檀的手中,晶莹的,明亮的。紫檀的额头微微冒出了细汗,看着逐渐完成的方印,猛地将其抛向镇妖印。

    “看你的镇妖印厉害,还是我的叠云印更胜一筹!”紫檀从怀中再次拿出一张分身符,正是凭借着这种符,紫檀才得以快速袭杀五名元婴期中期修士!

    随着一道紫檀分身出现,分身与紫檀联手,骤然杀向身后的烈天,烈天陡然间看到两名紫檀,而且都是狠厉的攻击,不由向后退了一些,而这,便为紫檀的突围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一道倩影踏着轻柔的步伐,一个瞬间移动,人已出现在了离开的那五名元婴期修士身前,匕首闪着寒光!

    “砰!”叠云印与镇妖印猛烈的撞击在一起,庞大的能量犹如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中心!谷昆、炎贤、烈天、空建德止不住地飞身后退,而谷昆更是狼狈,心神打乱!再看此时的镇妖印,在叠云印的撞击之下,竟然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

    “不好!宝器要爆了!”谷昆连忙大声喊道,其他三人听闻之后,脚步一踏,缩地成寸!人已飞出了百米之外!

    “砰砰砰!”镇妖印再也无法承受,彻底崩溃了起来!犹如宝器自爆一般,无数残片飞舞向四周,数片残片飞向了天空远处的炼器师与阵法师身边,庞大的威能瞬间将没有防备的这些人洞穿!

    “怎么会这样!”谷昆难以想象,紫檀竟然凭借着一种功法凝聚的方印,竟毁掉了自己的宝器!那可是宝器啊!不是法器!

    “啊!”惨叫声再次传来,紫檀看着剩余的四名元婴期中期修士,四人犹如疯狂一般,飞剑挥舞,却丝毫无法碰到紫檀,紫檀随手一挥,嘴角微微喃语道:法之囚牢!

    四个元婴期中期修士,陡然之间便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庞大的天地之气已然将四人所在的空间封锁了起来!

    “谋划天门,是你们最大的罪!”紫檀冷冷的目光,匕首爆射而出。

    “铮琅琅!”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匕首之前,用飞剑将紫檀的匕首击飞。

    “有我们在,你休想再杀一人!”空建德冷冷道。谷昆、炎贤、烈天也落在了紫檀周围!

    “别再想离开了,我们便血战到底吧!”空建德、谷昆、炎贤、烈天四人猛地出手,紫檀见状,只好抽身迎战!

    一个四阶巅峰对战四名元婴期后期修士,这在所有人看来是十分诡异且不可思议的事情!紫檀以一己之力,将四阶魔兽强横的身姿,硬生生地印在了所有人之中,无论是阵法之内,还是阵法之外,都紧张地关注着这一场战斗!

    在距离沧澜仙府南面,苏蕊、章霖与武辛陡然察觉到了远处的战斗,三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庞大的神识飞跃而出,但却被无极阵给阻挡在外,只能凭借着眼力,看着夜空中并不清晰的战斗!

    “里面已经发生了战斗,我们需要早点从外围打开阵法缺口,只有这样,才能支援里面的人,而且,必须要快!”章霖凝重地道。

    “这种阵法并不容易攻破,里面还有不少阵法师随时应对阵法可能出现的

    问题,找不到阵法的薄弱所在,想要在短时间内进入其中,是不可能的事情。”武辛感觉到问题的棘手。

    “阵法的事情交给陆老等人负责,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击败阵法外围的各宗门之人。各位,此战决定着我们三大学院的名誉,决定着我们三大学院的未来,一旦输了,三大学院的名望势必下降,在其他宗门的蚕食之下,将会走向没落!我们不能退,更不能输!所以,以死的觉悟,打开生的大门吧!”苏蕊的话语犹如一阵寒风,拂过所有人的心中。

    每个人都清楚,此战面对的敌人是多么庞大,那不是简单的一个势力,而是七个大宗门与数个势力的总和!虽然来到世俗界的修士数量并非全部,但却都不约而同的派遣出了修为卓绝之人。比如,拦在苏蕊、武辛、章霖面前的谢星纬与阳化等人。

    “谢星纬,让开,否则,死!”苏蕊的话越发的冰冷。

    “哈哈,你母亲苏怜我都没放在眼中,就你,当真可笑。”谢星纬大笑着道。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苏蕊着,三大学院六十余人,终于与阻拦自己前进的七十余人的各大宗门之人发起了战斗!从一开始,战斗便进入至了令众多修士胆寒的境地!

    苏蕊为母报仇心切,秦山学院之人更是满怀愤恨,加上来之前,各自都准备十分充分,知道这是一场血战!每个前来的人,都有着死的觉悟!至于天武学院与玉山学院之人,同样也是如此,尤其是玉山学院,在金阳珠、血焰花到手的情况下,学院的副院长、长老与一干核心弟子竟然被困在了阵法之中,如何让人不着急!天武学院也是如此,那计岚可也是副院长,一旦陨落在外,整体天武学院还有什么颜面?

    就在众人战斗的同时,陆老等三人隐藏气息,从远处飞向了阵法之外,开始捉摸起眼前大阵的构成、变化、威能,竭尽所能,以找到阵法的薄弱所在,为三大学院破阵做好准备。

    陆老停留在远处一座山峰之下,在两个元婴期后期高手的护卫下,开始了推演大阵。阵法之中激烈的战斗,陆老已无暇关注,随着陆老的手势挥动,一道道阵法图景出现在陆老眼前,奇怪的是,阵法之中,犹如一道道曲线,不断交叉,又如人的骨骼,相互配合。

    在沧澜仙府之中,叶长天在关注着紫檀等人战斗的同时,也在回答众人的疑问。

    “大凡阵法,均有阵眼。在阵中破阵,只需破除阵眼,便可破阵而出。而在阵法之外破阵,却需考验破阵之人的能力。”

    “在阵法外破阵,常见方法有三,其一,直接攻击破坏阵法。这种方法需要破阵之人有着远超阵法的修为,以庞大的力量来消耗阵法的能量,当绝对力量超出了阵法可以承载的极限时,阵法自然会崩溃。但这种方法,当下却是不可能实现的,无极阵布阵之人都是修为超绝之人,而且还有阵法师在旁维护,纵然没有这些,无极阵本身还组合了各种变化,尤其将阵基与地基、山基相结合,足以抵挡合体期修士的进攻,仅凭一群元婴期修士,是断然不可能以外力来破除的。”

    “那第二种方法呢?”叶婉着急的问。

    “这第二种方法,便是破坏布阵材料,斩断阵法能量之源。布阵材料可能是灵石,也可能是一棵树,可能是旗帜,也可能是一块石头,变化万千,难以捉摸。对于三大学院的人而言,想要得知哪里布置了阵法材料,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纵然是误打误撞,破损了一些,削弱了阵法的威能,也是无法破开大阵,除非他们可以短时间破除一半以上的布阵材料。当然,他们只能破除的是外围的一些布阵材料,纵然是侥幸破开外围,进入至阵中之中,也会陷入至各种繁杂的型阵法之中。所以,这也是不可取的。”

    “第三种是什么?”林轻月问。

    “这第三种方法,便是找到阵法的结构。每个阵法都有着它的结构,而这些结构,也是阵法能量循环交错的通道。阵盘类似于我们的心脏,一旦破坏,整个阵法便会消失。布阵材料类似于我们的血脉与灵力,一旦耗散,势必无力阻挡。而这阵法结构,便犹如骨骼。人有二百零六块骨骼,但阵法的骨骼数量却并定数。比如眼下的无极阵,虽然只是残阵,无法完全遮盖气息,但其阵法骨骼数量,便已达到了三万之众。当然,就像是人一样,头骨、脊柱与主要骨架一旦受损,人便丧失了性命或战斗力,这阵法也是如此。当然,想要真出阵法的结构,然后集中所有力量攻击某个关节点,却需要对阵法有着极强的领悟能力,亦或者,需要阵法天才,才可以做到。”

    叶长天完,所有人都惊讶起来。看来,眼下的无极阵想要破除,还真不容易。

    “那三大学院的人,是不可能破开阵法了吗?如果他们进不来,紫檀姐还有其他人,势必会陷入至绝境。”苏苏有些伤感地道。

    “那也未必。”叶长天沉吟了一番道。

    “还有什么办法吗?”幻月着急地。

    “我们初次进入秦山学院的时候,便从高处观察过,整个秦山学院,其实是一个极为庞大的阵法。据临河初级学院的院长孟阳介绍,整个学院是以阴阳图为阵基,高处所看到的外圆弧线与内部曲线,其实是学院的河道,河水来自于秦山山脉之上,引流而来。而通天塔则处在阴阳图最中心位置,是吧?”叶长天问道。

    “是这样的。可这和眼下的阵法有什么关系?”苏苏不解。

    “最初我也不知道秦山的阵法是多强,威能到底有多大。但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在面对紫灵所发起的魔兽潮时,只有学院周围的八座阵塔参与了战斗,而作为阵眼的通天塔,包括学院内部的各种阵法,都未曾开启。换句话,对付紫灵时,学院的护院大阵只发挥了不到三成的实力。”叶长天仔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紫灵在魔兽悍不畏死的帮助之下,才堪堪破除大阵,逃出生天,这也与大阵未全开有所关系,否则,凭紫灵一个四阶初期的修为,休想离开秦山学院。

    “长天,你想什么?”林轻月好似把握住了一点。

    “我想,秦山学院的护院大阵一旦全开,与眼下的残阵的威能,不会差到哪里去。也就是,布置秦山学院大阵的人,是个阵法大师,有能力找出这无极大阵的薄弱点。”叶长天认真的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