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入戏太深(第四更!)
    只是陪你演一场戏,不要太过当真的好。

    只是此时的娄金狗入戏太深了,也是,谁让叶长天布置的这个戏台太大了,整个学院都成为了舞台。

    调动了所有学员与护卫队,调动了学院高层,还让天门之人上演了一场场好戏,根本就没有人会想到这是虚假的。

    毕竟,林轻月、宁小雪的眼泪大家都看在了眼中,叶长天与宋天星的张狂,众人真实的鄙夷、鄙视与唾弃,明月、雷暴等人的伤势,也都不是虚假的,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这是真实的。

    可是,不真实,又如何引蛇出洞呢?

    连着给了赤绝几日的时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可见他的耐心是极大的。

    为了创造机会,叶长天还特意将所有人赶走,空虚下来的紫竹馆,绝对是一个好的目标,只是群情激奋之下,让娄金狗也没找到机会。

    最后无奈之下,只好使用绝招,联合清风导师上演了一出大戏,这才让众多学员惊讶万分,不再包围紫竹馆,一个即将离开学院的人,是没什么关注价值的。

    若是天门三十五人都在紫竹馆中,娄金狗未必敢于直接动手,毕竟,一些细微的动静,可能会引起众人的警觉,到时学院震动,自己想要逃脱与洗刷嫌疑是极为困难的,这也是拜紫灵所赐。

    自从紫灵掠走叶长天事件发生之后,秦山学院的大阵等级再次提升,这让娄金狗没有把握可以一个人打开大阵,全身而退。

    而空虚的紫竹馆,分崩离析的天门,则为娄金狗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加上明月病危,也牵制了学院的高层,一时半会难以关注紫竹馆的动静,这才悄然行动。

    只是难以料想,自己竟掉入了一个圈套一般,不仅元婴被毁,就连体内的灵力也逐渐被吞噬,生机也缓缓流逝,灵力与神识都被禁锢。

    犹如一个待宰羔羊,面对屠夫那无情的嘲弄。

    “喂,我问你话呢,你说谁嫌弃我了?告诉我,我去收拾了他,反正我都要离开学院了,不收拾一番怎么行。”

    叶长天翘着腿,很是不满的问。

    “呵呵,你还是太年轻了,虽然有些计谋,有些能耐,但你注定要一个人孤独的死去。”

    “我听说林轻月、宁小雪可是和你定亲了的,哈哈,真是可笑,一个人都没有认清楚,竟如此儿戏的定亲。还有你那些曾经的兄弟,一个个离你而去,结果呢,还不是反目成仇,难道你不觉得悲哀吗?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你永远也无法成为一个强者,因为你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从不为其他人着想,你太自私了,太霸道了,太猖狂了。”

    “你虽是修炼天才,但当你突破元婴期的时候,你将会被心魔所困,到时,你曾经喜欢的人,你曾经生死相依的兄弟,都会出现在你的心魔中,最后的结果,你只能是经脉混乱,灵力逆转,心神失守,成为一个废人,或是永远也无法再进一步,哈哈,悲哀啊。”

    娄金狗说了一大串,唾沫都飞了出去,让叶长天不得不离远一些。

    “哦,你说轻月小雪啊,她们没后悔和我定亲啊。”叶长天嘟囔道。

    “你还找什么借口,她们哭着离开紫

    竹馆的时候我可是看到了的!”

    娄金狗努力的挣扎,希望可以伸展出神识与灵力。

    “哦,那是因为我做了一道超级辣的剁椒鱼头,你也知道,女孩子嘛,第一次吃那么辣的,那么好吃的食物,能不感动到哭吗?最后哭着回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叶长天点了点头说道。

    “剁椒鱼头?”

    娄金狗眼中冒星星,那是什么东西,不对,一定是骗自己的。

    “苏苏和幻月等人,因为你不尊重苏老,愤然离开天门,你还嘲笑苏老老骨头一把的人了,死了也就死了,这话可是传遍了整个学院的!”

    娄金狗大声喝问。

    “这是谁在造谣啊!我是说,这老骨头炖汤可好吃了,好吃的要死了要死了,怎么就传出这样的话来?你当真没听错?”

    叶长天愤怒了。

    “废话,老子要是听错了,苏苏与幻月能离开你们天门吗?!”

    娄金狗摆出了攻心计。

    “你胡说,明明是我派苏苏、幻月好好去陪陪苏老,在入土之前不要回天门了。”

    叶长天大声辩驳!

    “那你指着慕容先等人责怪他们进度缓慢,他们不堪侮辱,最终离开天门,这总是事实吧!”

    “我作为老大,难道说他们进度缓慢都不行吗?你看看慕容先,我们炼气期九层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我都金丹了,他还没筑基期巅峰,我说几句都不应该吗?我下的命令是一周之内不突破,就等着特训。谁给你说的他们离开天门了?我派他们去修炼了啊,你没注意到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挑星台战斗战斗再战斗,根本就没休息过?”

    叶长天很是郁闷的解释说。

    娄金狗睁大了嘴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啊。这人不给自己脸上贴金,难道就会死吗?

    “你打伤了雷暴、吴平、明月等人,肆意妄为,已被黄老、院长、苏蕊等人要求剔除学院!这都说明了学院高层对你的不满,若非是你身后有蓝酒,你早就被废除修为了!”娄金狗喝问。

    “啧啧,年轻人切磋下受点伤很正常的事情啊。至于黄老、院长与苏长老,他们口无遮拦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不算什么。你还没说,你在流星里是什么地位,莫不是想逼我搜魂吗?”

    叶长天冷笑着看着娄金狗,娄金狗猛地向后移动了下,但却发现后面是墙,根本无法再动弹。

    “我是谁不重要,你最好是马上放我离开,否则,流星将会毁灭了你们所有人,包括你的家人!”娄金狗威胁道!

    叶长天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你说的很对,如果你死在这里确实是很麻烦的。”

    娄金狗以为叶长天会放自己离开,马上说道:“只要你让我走,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你也可以加入我们流星,宿主曾多次提到过你。”

    叶长天微微笑着说道:“你的宿主就是那个楚楚姑娘吧,啧啧,不过,据我所知,楚楚已经死了啊。”

    娄金狗听闻如此消息,顿时犹如五雷轰顶,神情恍惚,长大了嘴,不敢相信叶长天的话语!但便在此时,一道凌厉而

    威严的目光瞬间便进入至了娄金狗的心神之中,搜魂之术!

    控制一个人的神魂,游走在对方的记忆识海之中,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这是修真界之中一种常见的功法。但这种功法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施法者必须强过对方,否则,很容易引起神魂反噬,重创心神。

    叶长天以一个金丹期修为,想要搜寻一个出窍期修士的神魂,其中的难度是极大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叶长天一直在拖延时间,任由铁火蚁吞噬娄金狗的灵力与生命力,而随着生命力的下降,娄金狗的神魂也逐渐萎靡了起来。

    而关于楚楚死亡的谎言,更是让娄金狗彻底崩溃,再也无法维持凝练的神魂。

    一瞬间,叶长天的神魂便进入至了娄金狗的脑海之中,庞大的信息不断被提取出来。小半个时辰之后,叶长天脸色苍白的站了起来!而失去了叶长天控制的娄金狗,眼神也逐渐清明了起来,看着叶长天惊恐万分!

    “盘龙令?”

    叶长天沉吟了一番,然后对娄金狗问道:“盘龙令是什么东西?一块令牌,是这样的令牌吗?”

    叶长天从扶桑空间之中拿出了一块令牌,令牌不大,金黄色,上面刻画着复杂至极的符文,符文之上,则是一头盘卧姿态的金龙的雕刻。

    这是黄老在自己魔兽试炼之后给自己的,还说到了学院遇到什么麻烦可以直接去找院长。

    娄金狗瞪大了眼睛,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老子我又是换了模样,又是潜伏,一直将目标放在了学院高层之上,这盘龙令怎么就在叶长天手中?!

    你妹啊,这怎么可能,这不是那件宝物的钥匙吗?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金丹期修士保管?

    “看你这么吃惊的样子,看来这就是盘龙令了。说说,这东西值多少钱,能换几个灵石,还是换几个功法?”

    叶长天翻来翻去的看着盘龙令,也没发现多少特殊的地方。搜寻了娄金狗的记忆,只是知道这盘龙令与秦山学院的某个灵器有关,秦山学院有灵器?那可是足以与沧澜仙府相比的存在啊!看来秦山学院真的不简单。

    “我靠!”

    娄金狗终于骂了出来,自己辛辛苦苦找了三年啊,竟然在叶长天手中!

    这鬼才能找到啊!这种宝物怎么可能在一个一星学员手中!

    “啪!”

    叶长天一巴掌就打了过去。丫的,不文明,欠抽。

    “娄金狗啊,当真厉害。没有想到你们流星的势力是如此之大,你知道的,现在流星正在报复七大宗门,而且看样子,七大宗门还是吃了不少亏,主力都收缩了起来。不过,如果我把流星在西灵大陆中的所有据点与人员配置告诉对方,啧啧,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我来搭戏台子,流星与七大宗门来唱戏,咋样,还不收取你们场地费。这场戏还是公开的,人人可以看,也不收取费用,不像是人间界的勾栏瓦舍,进去之前还要交三百文,你看看我,是不是很公道?”

    叶长天说着,丝毫不看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的娄金狗,推开窗户,一轮火莲浮空而起,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光芒!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