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元诏的警告(第一更!)
    别离的瞬间,想念与牵挂,便浮现了出来。也不知道它们平时都潜藏在哪里,骤然出现,将人淹没。

    叶长天缓缓转身走出长廊,也该回去了。绕过亭子,穿过假山,路过池塘,踏过石桥,前面,便是秦山明宇拍卖行的大门。

    缓缓走向大门,人至半路,背后却传来了话语。

    “叶公子,为何不多留会,也好让我这个大主事好好招待一番?”

    元诏缓缓走了过来,语气之中充满了冰寒。自己与蓝酒相识多年,连蓝酒的手都没有碰过,而叶长天这个小小的少年,竟在自己的面前,拥抱了蓝酒!

    叶长天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元诏,冷冷地说道:“抱歉,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说话,再见。”

    “你竟然不将我放在眼里!我现在才是秦山明宇拍卖行的大主事,只要我轻轻一句话,你叶长天将会被众多宗门所追杀,纵然是你的家人,呵呵!”

    元诏冷冷说道。

    叶长天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残酷的笑容,家人?竟然以家人来威胁我?!叶长天盯着元诏,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大可以试试!”

    “你?!”

    元诏大怒,眼前的无知小儿,竟然敢忤逆自己!

    “我的家人若是受了一点伤,哪怕是在路上不小心摔倒了,我也会算在你的头上!”

    “元诏是吧,你以为自己是枯木长老的弟子,陆沧海堂宗门大长老元蒙的弟子,天下人就需要什么都依着你?顺着你?你最好祈祷我的家人平安无事,否则,就你头上的那点光环,还罩不住你的项上人头!”

    叶长天说完,便转身向大门处走去。

    “你给我留下!”

    元诏大怒,二十五年来,从来没有人敢于对自己如此放肆!若是不斩杀了对方,自己又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冲动之下的元诏,飞剑一闪,寒光便刺向了叶长天的后心!

    叶长天摇了摇头,刚想反击,便感觉到了一股强横的气势陡然而来。

    “叮!”

    元诏的飞剑猛地被击飞,一道黑衣身影出现在了叶长天身后。

    “无言!你个奴才也敢对我出手?!”

    元诏看清来人之后,更是大怒,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接任秦山明宇拍卖行的主事,竟然被手下给阻止了!

    “奴才?呵呵,元大主事,您说错了。我是秦山明宇拍卖行的护卫,可不是什么奴才。再说,在下并没有对大主事有任何不敬,反而是为了大主事的安危考虑。”非言冷冷的说道。

    “为我?我想教训下他,你来阻拦,竟然还为了我?”元诏愤怒的说!

    “自然。大主事怕是忘记了丹盟规约,丹盟之人,在拍卖行中只能有限自卫,绝不允许主动出手。丹盟所属拍卖行中,不允许任何人动手。一旦触犯规约,轻则废除修为,重则连累家族、宗门。”

    “这位叶公子很明显并没有动手,大主事谈不上什么自卫吧,万一这事传了出去,对大主事怕是不利,所以非言才出手劝阻,实在是为了大主事考虑。”

    非言说道,这让叶长天有些吃惊,没

    有想到平时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非言护卫,竟如此能说会道。

    “哼,叶长天,暂且留你一命,我一定会盯着你的。蓝酒是我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可以与我相争?奉劝你一句,远离蓝酒,否则,大祸临头时,莫要后悔!”

    元诏收回飞剑,冷笑一声说道,人转身离开。

    “非言大哥,没有想到啊,你那么会说话,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叶长天感叹地说道。

    “哪里,这都是蓝大主事交代好的,她走之前就说了,元诏此人气小,容易生事,为了不让你一怒之下杀了他,只好让我出面,为他好他还不领情,哎。”

    非言叹息着,想到叶长天身上隐藏的秘密,非言都为元诏抹了一把冷汗。

    不说叶长天金丹期初期的时候就开始杀戮四阶魔兽的事,就说在通灵山外,叶长天以莫名手段,杀死外圣门元婴期巅峰的傅宝,身边更是有三名堪比元婴期后期的强横之人,不,是魔兽!

    若果叶长天想杀元诏,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事情闹大了之后,叶长天也将无法待在丹盟,到时候沧海堂的报复也会袭来,这是非言与蓝酒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哈哈,离情杳杳,一时之间难以抑制自己的杀意。还是蓝姐姐了解我,非言大哥多谢了,那里也多谢你们兄弟了,长天日后定有厚报。”

    叶长天拍了拍非言的肩膀离开了丹盟,直接飞向秦山学院。至于临河的家人,蓝酒早就安排好了人手,而这些人手则从丹盟的力量中拆分了出来,这也意味着元诏这个大主事也没有这些人的资料,更无法调动这些人。

    这些隐形的人,只有蓝酒、叶长天、苏秉与非言知道。

    秦山学院内,叶长天与黄老等人密谈了一个时辰,之后便回到了紫竹馆,天门之人悉数到齐,各个精神抖擞。

    “长天,这里有些申请加入天门的人,其中几个人还是潜力不错的,而且都是值得信任的。”

    林轻月将名单递给叶长天。

    叶长天接过看了下,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小丹盟的许云还是不错的,孩子们数量众多,增元丹、筑基丹还是需要有人炼化的,让他加入吧。另外,双笑笑、孤烟也算是善良之辈,让她们进来也是可以,应该可以在短时间内凝丹。”

    “至于其他人,再考察下吧,我们不能在学院抽血太多,否则黄老又要敲诈我了。苏苏、幻月的离开,就被敲诈走了五卷功法,真是个黑心的老头……”

    “雨凝、小秋、曲影,你们三人代我走一趟,将他们三人招过来吧,我们需要早点闭关,耽误的时间已是不少了。”

    叶长天说道,三人点头离开了紫竹馆。

    “苏苏,明妃最近的状态怎么样了?”叶长天问道。

    “明妃、明香、明月伤心过度,这段时间都闭门不出,沉默寡言。毕竟,整个家族被三大宗门联手覆灭,亲人全部离世,这样的消息让三人几乎崩溃。虽然事件过去几天了,但想走出来,怕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苏苏有些感叹,明家与流星勾结,招致大祸,最终覆灭。

    叶长天也是哀叹一声。叶长天与黄老、苏蕊商议,情报之中删除了明家,主张私底下来处理这件事情,这也意味着明家与流星勾结的事情并不会被其他宗门得知。

    但明家眼见与流星勾结的势力一个个被覆灭,心下慌张,当三大宗门的势力路过明家区域时,明家以为大祸临头,主动投降并奉送各种宝物,乞求三大宗门饶过。三大宗门这才得知明家与流星勾连,不由大吃一惊,出手覆灭了明家。

    “轻月,姐,你们在这里布置下大阵。小雪,陪我去看看明妃吧。”

    叶长天将六级乾元天地阵拿了出来,这可是自己手中最高级的阵法,还是青元子从外圣门手中坑来的。作为一个六级的困杀大阵,足以应对化神期高手,有乾元天地阵在手,不用担心任何人可以擅自闯入紫竹馆。

    紫竹馆中,林轻月、叶婉、宋天星、苏苏等人一起出手,将六级乾元天地阵布置起来,并按照叶长天的要求,在阵法之中又布置了数个雾隐阵。

    叶长天与宁小雪两人敲响了明妃的宅院大门,开门的是明香,眼睛通红,看到来人是叶长天与宁小雪不由一惊,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来意。

    “让明妃、明月都过来吧。”

    叶长天走至中庭一处长廊下坐了下来,明香点了点头,便去请明妃与明月。

    明妃、明香与明月缓缓走来,眼前的明妃较之七日前更为瘦弱了,轻飘飘的衣衫,已显得有些宽大。

    “叶门主,找我可有什么事情吗?”

    明妃淡淡地问,眼神之中没有了生机。

    叶长天沉吟了一番,然后缓缓说道:“明家与流星合作的消息,我是知情的!”

    话音落地,明妃、明香与明月更是惊讶地看着叶长天,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叶长天见状,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情报递给明妃,然后说道:“这是流传在各大宗门的情报,你可以看看。”

    明妃打开情报,里面记录了流星的据点、人数、修为,标注了与流星勾结在一起的势力,而上面,并没有明家。但这种情报,叶长天又是怎么得到的?

    “这是流星的情报,你从哪里得到的?”明妃不解地问。

    “是的。这是流星势力的情报,在七大宗门手中,都有着一份完全一样的情报。换言之,明家并不在情报之中,但明家依旧是覆灭了。”

    “其他宗门传出的消息相信你也听说过,明家是主动求饶投降,才暴露了与流星之间的合作,继而招致覆灭,这点,你相信吧。”

    叶长天站起来问道。

    明妃点了点头,家族之中的人与流星的合作,她们三人并不知情,或者说,她们还没有机会知情。

    但三人也清楚,这件事怕是真的,毕竟,明家长老各个不同寻常的突破,背后一定有什么势力在支撑。思来想去,如今方知,症结在于流星。

    “这情报是真实的吗?”明妃看着手中的情报,手有些颤抖。

    “千真万确。”

    “你为什么如此肯定?”明月追问。

    “因为所有情报,都是我亲手写的。”叶长天轻轻地说道。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