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三百六十八章古镜空间,绝望告白(一更)
    无尽的黑暗,吞噬着最后的勇气。

    每个人都有不舍得失去的存在,作为一族之皇,也有着自己珍视的宝贝,那就是自己的儿女。

    虽然迫于时局,曾牺牲过紫荷,但谁又能想到,紫皇日夜的煎熬与自责。

    一句为了大局,亲手将自己的女儿送入火坑,心痛的不止是他的孩子。

    “命金翅雕、黑羽雕、追风雕、北域金雕、草原雕、乌雕、蛇雕……十三族族长前来奉天殿,另外,让钟岳、扶南、柴远、万炎一起前来。命令紫霏,皇城内外全部进入至战备状态!既然他们想看看我们的实力,那就显露一些给他们看!”

    紫飞乾下令,语气之冰冷,让紫正坤等人暗暗吃惊。

    “是!父皇!”紫正坤等人答应马上离开。

    “紫灵,我的女儿,为父曾对不起过你。这次,为父不惜拼完整个角雕族,也要力保你的安全!呵呵,长天小兄弟说得对,如果早晚要毁灭,我也不介意来得早一些!金霄,你等着!”

    紫飞乾紧紧地握着双拳。

    在紫飞乾陷入沉思的时候,远处一道疾驰而来的身影惊动了紫飞乾,紫飞乾扫视而去,竟发现是紫霏,如此惊慌失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父皇,父皇。”

    紫霏到了近前,连忙跑入大殿喊道。

    “霏儿,如此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紫飞乾有些着急的问。

    “父皇,叶公子和紫云来了!”

    紫霏惊喜地喊道!

    紫飞乾听闻之后,眼神猛地一亮,连忙拉着紫霏走了出来,不远处两道身影飞来,不正是叶长天与紫云吗?

    叶长天与紫云进入至秦山之后,一路之上被盘查了数次。气得紫云几乎要动手,幸亏后面紫霏听闻了消息,连忙派遣部将直接接两人进宫,自己跑来通报。

    “哈哈,紫皇一别两年有余,修为又有所精进,可喜可贺。”

    叶长天飘然而下,紫云一口一个父皇一口一个姐姐的喊着。

    “叶公子,真的是你,你突破了?”

    紫飞乾难以想象,只是两年多时间,对方竟从从金丹期踏步至元婴期,而且看那修为,正处在元婴期二层巅峰,这可是相当于四阶初期的修为啊!

    “侥幸而已。紫皇,紫灵失踪的事情我已知晓。我想问紫皇几个问题。”

    叶长天、紫皇、紫云、紫霏四个走向紫天阁方向,边走边说。

    “叶公子尽管问。”紫飞乾正色回答。

    “其一,紫灵是在哪里失踪的?谁是最后一个见到紫灵的人!”叶长天冷冷问道。

    “没有人知道紫灵是在哪里失踪的,至于最后见到紫灵的人,应该是我和紫霏。十几天之前,金焰神鹰一族刚刚收服了玄鹰一族,紫灵找到我,询问

    了一番目前的情势后,便提出探查扇子峰的想法,被我断然拒绝。之后在紫霏的护卫之下,紫灵回到了紫天阁。就是在当晚,紫灵不见了踪影,紫霏与护卫也没有察觉紫灵什么时候离开的。”

    紫飞乾有些伤心地说道。

    “凭借皇城的护卫,紫灵当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里吗?”叶长天有些怀疑的问道。

    “紫灵修为已到了五阶中期,若是想要离开,怕也不难。”紫霏也拿不准地说道。

    “好吧,第二个问题。紫皇可知道吞天蟒的事情?”

    叶长天询问道,作为地头蛇,怎么也得知道一些情报吧。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地冥蟒是所有蟒蛇的统治者,在地冥蟒之下便是吞天蟒。半年之前,吞天蟒中的三公子邙磐带人出来历练,曾经在秦山拍卖行中拍得了不少灵丹,叶公子以前提供的赋灵破障丹也全部被其拍走。”紫皇感叹地说道。

    “什么,赋灵破障丹?”

    叶长天大吃一惊,这种丹药自己只给过蓝酒、紫灵与紫皇等人,而蓝酒却不曾在拍卖会上拍卖,甚至告诉叶长天,这种丹药不宜显露,尤其是在鹰雕族危机尚未解除之前,不能暴露。

    如今蓝酒到了中都大陆,这丹药,怎么出现在了秦山丹盟拍卖会中?

    “是的。”紫皇有些郁闷,自己的人出手竞拍,结果却是没有捞到一枚。

    “拍卖出去多少枚?”叶长天感觉到问题有些棘手。

    “两年中,分四次,总共有五十枚赋灵破障丹被拍出。”紫霏介绍道。

    “五十枚?紫云,我记得你给蓝酒的丹药中,赋灵破障丹便是五十枚,对吧?”

    叶长天对紫云说道。

    “叶哥哥,是的。当时提元丹、昊元丹、昊灵丹、赋灵破障丹各送出去五十枚。”

    紫云点了点头,那是紫云第一次见到蓝酒,印象自然是深刻的。

    “会不会是蓝酒?”紫皇有些担忧地问。

    “绝对不会。蓝酒人在中都,她也无暇顾及这边。五十枚破障丹,怕是有人专门送过来的。”

    叶长天想起来了元诏那副鬼脸。

    “其他的先不说了,将我离开之后的所有情报都送入至紫天阁,尤其是关于紫灵与紫天阁的所有情报,包括谁在什么时候进入过紫天阁,什么时候离开,由紫云陪我就好了。”

    叶长天见到了紫天阁,也不多说,留下紫云告别紫皇与紫霏。

    紫天阁。

    熟悉的阁楼,熟悉的路径,只是没有了那道紫色的倩影。

    叶长天推开紫灵房间的门轻轻走了进去,里面的布置依旧没有变化,幽兰的香气,整齐而洁净的房间,好似一直有人在这里居住一般。

    叶长天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微微叹了一口气,走到

    桌案旁,桌案之上,是一张白纸,毛笔并没有放在笔架之上,反而搁置在砚台之上,只是砚台中的墨水,早已干涸。

    紫云走了过来,默然的陪着叶长天。叶长天轻轻拿起那张白纸,推开窗户,让阳光照射进来,白纸虽无字,但如果仔细感知,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痕迹,这是上一页纸张上写过的力透纸背的字迹,留在了这一张白纸之上。

    “长天”。

    通过模糊的痕迹,叶长天还是可以分辨出这两个字迹。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画面:紫灵端坐在桌案旁,一笔一划,写着自己的名字,然后又将写过的白纸毁掉。

    好像连这份思念,也不敢留下痕迹!

    “叶哥哥,姐姐很想你,每天都在想你。”紫云看着发呆的叶长天,轻轻地说道。

    “嗯,我知道。”

    叶长天放下纸张,拿起了毛笔,然后又放了下来。眼神思索了一番,仔细打量着这个熟悉的房间,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叶长天绕过屏风,看了看紫灵的卧室,目光落在了紫灵的梳妆台上。黄花梨木制成的妆奁还打开着,里面的一些珠钗、玉佩、步摇、发簪、凤冠、华盛、发钿、扁方、梳篦一一齐备,只有一根紫色步摇,留在了梳妆台上。

    梳妆台之上,还有一个较大的镜子,这是一个古旧的青铜镜,背后刻满了纹路。叶长天有些奇怪,自己送过紫灵一扇明镜的,怎么又换成了铜镜。

    叶长天刚想去拿铜镜,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叶长天与紫云走了出去,紫霏送来了一大堆的情报。紫霏离开,叶长天与紫云则坐在桌案一旁,将各种情报整理出来。

    叶长天没有注意到的是,那青铜古镜之中,一道倩影正在焦急的呐喊着,声音之中充满了急迫与担忧。

    古镜世界中。

    紫灵忍不住地哭泣起来,这古镜竟是一件法宝,而且还是一个空间法宝!自从被吸入至这古镜世界之中后,自己不断想方设法想要逃出去,但却发现这里根本无法逃生,犹如一个囚牢的空间一般,没有任何的出路。

    而让紫灵感觉到恐惧的是,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不断减少,犹如古镜在抽离、吞噬自己的灵力与生命力一般。若非身上有叶长天送与的玄阳玉髓戒指,里面存储了大量的灵果、灵液与各种灵草,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都很难说。

    很明显,这件法宝是有人故意对付紫灵的,但让紫灵感觉到意外的是,自从自己进入至这古镜世界之后,竟没有人理睬过自己,犹如一件无主的法宝,只是想要将紫灵彻底留在这里,彻底吞噬紫灵所有的灵力与生命力,然后留下一具枯萎的尸骨。

    虽然紫灵处在古镜世界之中,但却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面的动静。但外面的

    人,却无法听到古镜世界之中的声音。

    叶长天的到来,让紫灵开心不已,叶长天在古镜之前的停留与疑惑,让紫灵撕心裂肺的大喊,生怕叶长天触碰了古镜,被吸入至这古镜世界之中,到时,不止是自己,叶长天也将被困在这里!

    “长天,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我感觉到,随着古镜抽离的灵力与生命力越多,它内中的阵法强度也在增强,灵果与灵液所剩不多,我已坚持不下去了。”

    “长天,我想你。你知道吗?每时每刻,时时为念。”

    “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莫。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你千万不要进来,我怕到时,我已化为枯骨。我不愿意你看到我死去的丑陋,我要你一直记着我最美的容颜。”

    “长天,我喜欢你。”

    紫灵静静地躺在黑暗的世界之中,一滴滴的热泪,滑落,滚烫的绝望与不甘,只剩无声的告白。

    缓缓蜷缩的身影,不断抖动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