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天门疏篱(第四更!求票)
    原本是几个人的秘密,如今,却成为天下皆知的事情。

    无论是象齿焚身,还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怀玄阳玉、悟灵茶舆图的天门,成为了西灵大陆所有势力关注的焦点。天门出世,注定是风云际会。

    风云骤起,波涛暗涌。

    不到七日的时间,凌云十六峰外已陨落了修士不下三百,其中不乏元婴期修士。在死亡的数百修士的尸体被丢出之后,再也没有修士敢于擅自闯入凌云十六峰方圆五百里范围内。

    天门在五百里之外的山丘之上,开辟了一个大型广场,命名为:迎客广场。

    但聚集在这个所谓的迎客广场中的人,不由大骂天门,既然是接待迎客性质的广场,你好歹留一个人看着啊,如今别是人,连一个鸟都没有看到!

    天门也不是没有行动,这不是,一块冰冷的石头被抛了过来,一阵烟尘过后,众人扫去,每个人都跳起脚来大骂。

    石头之上刻着四行字:

    想进天门来,需有祥云帖。

    无帖没资格,乱闯是死劫。

    有帖带三人,多了一刀切。

    莫要惹爷,发怒把你灭。

    看到石头之上雕刻的粗鄙至极的字迹,众人就想要将这破石头给砸碎了,没有这么瞧不起天下豪杰的!但就在大家准备动手的时候,有人指着石头之下的几个字颤颤不敢动手。

    “此石乃是丹盟之物。”

    众人看到之后,又惊又怕。天啊,丹盟的东西?那打还是不打?打碎了,万一丹盟追究下来,谁来抗?不砸吧,这粗鄙的话语,简直是让人不甘啊!

    无奈之下,几个积极地冲在最前面的人,讷讷地推辞了起来。

    “哎,我突然想起来,我家里还炖着鱼汤呢,哥们,回见啊,回见。”

    “额?你不早,我记得约好了王五在那下棋呢,各位,君子有约在身,先走一步了……”

    “呵呵,真没骨气。一块破石头就值得你们找这些借口。诸位,我肚子疼,先去蹲个茅厕……”

    一时之间,迎客广场之上众人只能看着那粗鄙的文字,心中暗暗责骂天门。看来,没有这祥云帖,想要进入至天门之内都是困难至极的事情啊。

    没有办法,五百里范围内都是魔兽,据还有四阶、五阶魔兽昼伏夜出,不好对付啊。

    看来,只能呆在外面,先等等情况再。

    秦山学院中。

    叶长天优哉游哉地闲逛着,过着舒坦至极的日子。

    “喂,我你,的就是你,你一头白头发很了不起吗?是不是故意染白了,吸引姑娘的?”

    一个俏生生地的声音从叶长天身边传了过来。

    叶长天转身看去,见到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姑娘轻挽公主髻,髻上插着红

    梅簪,红梅簪一头垂着流苏。白皙的脸庞,柔嫩的肌肤,双眉修长,双眸如星,巧的鼻梁,樱桃的嘴,透着一股脱俗之气。

    “哦,你这个啊?”

    叶长天拉过自己的白发,也是奇怪,这么久了,白发依旧没有变黑,看来上次损伤的还是有些大了。叶长天看着眼前的姑娘,逗笑道:“妹妹,你难道没听过,“萧萧两鬓吹华发,老眼全昏”吗?我现在是一个老头子,咳咳咳,请问姑娘,通天塔怎么走?”

    姑娘被叶长天的样子逗笑了,却只是捂着嘴,眼睛弯着,十分好看。

    “你这样笑是不对的。”

    叶长天把白发抛至脑后,笑着道。

    “笑就是笑,还有什么不对吗?”

    姑娘疑惑地问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可能,我一直都是对的。”

    “那你知道笑分多少种吗?”

    “笑不就是一种吗?”

    “不不,你看看你,连笑都分不清楚。如何分得清楚我是老是少。”

    “那你。”

    “有人嫣然一笑百媚生,有人一笑值千金,有人一颦一笑美如天仙,有人回眸一笑乱了人间,有人笑里藏刀,暗藏杀机,有人皮笑肉不笑,有人哄堂大笑,有人谈笑自如……有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叶长天边边走,两人已到了一处池塘边。

    “原来有这么多笑法,我竟都不知道,你,我笑算是哪一种?”

    “你?你属于掩口而笑,笑不漏齿的那一种。这样不好,你要像我这样。”

    叶长天着,把身板一挺,张大嘴巴,对着长空方向,便是“哈哈哈哈哈”一串大笑。

    远处传来了引来无数狼嚎,不断回响……

    姑娘此时已笑得发软,扶着栏杆站不住了。自己从来没见到过这么有趣的人,连笑都分那么多种,还如此毫无形象地大笑,一点都没道德心,也不顾那教学楼上冒出来的责怪的头。

    只是平时一向严谨,不让大声喧哗地教导,为啥只是冒出头看了一眼,就回去上课了,也不责骂两句,起码应该扣他一点塔能才对。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叶长天微笑着问道。

    “我叫疏篱。”

    “疏篱,不错的名字。”

    叶长天呢喃着。

    “哪里好了?”

    疏篱问道。

    “额?什么?”

    叶长天一愣。

    “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名字,你却不错,哪里不错了?”

    疏篱追问。

    叶长天郁闷了起来,这只是客套一下,你还当真了。好吧,妞,就让你见识见识。

    叶长天笑着道:“疏篱怎么不好了。很多人都喜欢疏篱这二字,你听听,雨过残红湿未飞,疏篱一

    带透斜晖,是不是很有感觉?”

    “还有这一句,断桥闲看水流澌,一枝冻蕊出疏篱,也不错吧。还有这句,密叶过疏篱,薄艳明芳草,如何?”

    疏篱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一个人竟如此多才。

    叶长天接着道:“其实这些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我最喜欢的是《梅品》中的记载。”

    “怎么记载的?”

    “在《梅品》中,记载了欣赏梅花的二十六宜,淡云,晓日,薄寒,细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晚霞、珍禽,孤鹤,清溪,桥,竹边,松下,明窗,疏篱,苍崖,绿苔,铜瓶、纸帐、林间吹笛,膝下横琴,石枰下棋、扫雪煎茶、美人淡妆簪戴……其中疏篱,岂不是你?”

    疏篱眨着眼,微微地笑了起来,十分好看。

    叶长天哈哈一笑,与疏篱一起游览着学院。

    “前面就是逸韵筑了,你不能再走了。”

    疏篱十分喜欢和眼前的少年话,只是自己在秦山学院的时间不多了,听三天后,自己和二十余学员,都会进入至凌云十六峰,那里,才是自己的家,是自己成为强者的起点!

    “逸韵筑?”

    叶长天一愣,可不是嘛,不就是叶婉、雨凝等人以前居住的地方,不过因为众人去了凌云十六峰,天门新招生的一批人,一直还没进山。

    听宋天星与雨凝,通过考核加入天门的人,暂时安排在了逸韵筑。难道,这疏篱,也是天门的人?

    “很高兴认识你。只是可惜,我几日后便要离开秦山学院,进入天门朝瑶峰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再遇到你。”

    疏篱笑着道,眼神中有些不舍。

    “多大点事,不就是天门。你放心,我加入天门去找你。”

    叶长天笑着道。

    疏篱苦笑地摇了摇头,道:“天门考核最重心性,你心性如此复杂,怕是不容易通过的。不过我和雨凝姐姐关系好,到时候给她商量商量。”

    “啥,你认识雨凝?”

    叶长天一瞪眼。

    “那是当然。我和雨凝姐姐关系可好了。你若是真想加入天门,我便去。”

    疏篱认真地道。

    “额,那好,那好。那就劳烦娘子了……”

    叶长天哈哈一笑,躬身施礼。

    梳理脸色红润了起来,刚想什么,便在此时,一道身影落在了叶长天身边,笑着看着叶长天与疏篱。

    “清风导师,您怎么来了?”

    疏篱有些吃惊地看着来人问道。

    “呀,这不是疏篱嘛。”

    清风笑着拉着疏篱娇柔地手,狠狠地白了叶长天一眼,这秦山学院多好的苗子,竟然被你给挖走了!

    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去通天塔吧,三位老先生在等你。”

    清风对叶长天道。

    叶长天一愣,自己来秦山学院有几天时间了,去拜访了几次都没见齐过。

    只是听武醉凌宿醉未醒,也不知道喝得谁家的酒,睡了半个多月了,也不怕睡梦之中被人掐死。

    孟元倒是还在,只是在慈悲着对付什么上古残卷,抛下两句去休去休,就让叶长天等着。

    章元寿算是最不着调,缠着叶长天,让叶长天用耀金石打造了三百八十四枚乾元钱币,什么算卦用。

    你妹的,算卦你用得了那么多钱币?打劫也不至于找这么个借口。没办法,给他。

    这不是,整天神神叨叨,躲在房间里,抛钱币玩……

    叶长天点了点头,给疏篱眨了眨眼,辞别了清风与疏篱,飞向了通天塔。

    清风与疏篱看着离去的叶长天,拉着疏篱走向逸韵筑。

    “疏篱,你感觉他怎么样?”

    清风拉着疏篱地手问道。

    “啊?清风导师,什么怎么样?”

    疏篱有些紧张了起来。

    “就是他人怎么样啊,你可是要和他在一起的,到时候,可别吃了苦头。”

    清风笑着道。

    “谁,谁和他在一起!”

    疏篱脸色通红。

    “额,你不是加入天门了?”

    “是啊,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他是谁?”

    清风一脸的疑惑。

    “不知道,不过是一个很有趣的家伙。”

    疏篱叹息着道。

    清风哈哈大笑了起来,原以为疏篱与叶长天相谈甚欢,是在天门之后的事情,没有想到……

    “导师,您笑什么?”

    疏篱郁闷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清风导师笑得厉害,猜测到,这就是白发少年所的捧腹大笑吧。

    “来来,我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

    清风凑到了疏篱耳边……

    ps:

    想进天门来,需有祥云帖。

    无帖没资格,乱闯是死劫。

    有帖带三人,多了一刀切。

    莫要惹爷,发怒把你灭。

    打油诗咋样,哈哈,求月票,求推荐,求盟主,求大侠,求……

    (本章完)<></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