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一号战尊〕〔凌依然易瑾离〕〔穿越逍遥嫡女〕〔我真不是救世主〕〔厄运值已拉满〕〔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我的野蛮女上司〕〔最强女婿〕〔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猫崽流浪记〕〔穿越明朝当皇帝〕〔巡灵见闻录〕〔重生医武赘婿史晨〕〔神战之修罗归来〕〔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从网王开始的无限〕〔大唐首席女婿〕〔修真万年归来全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极来 第二章 钢铁般的手
    ,

    我不是王室公子,国君也不会拿真正的王脉来异国他乡送死……可是我不能告诉这个男人我的身份,这个男人不知是敌是友,我的身份若是十三公子,我未死,他若跑去告状,我一样逃不掉,以天乡现在的嚣张势头,完全可以越江北上,我不知这个弹丸之地到底隐藏了多少奇人异士,我总有种错觉,他们若真的想掠夺江北,完全有可能的……我若不是十三公子,更是欺君大罪,两国交战更是有了不可退避的理由……

    思来想去,我抬头对那男人满不在意的样子说了句:“十三公子已经死了,我只是从南棠城跑出来看热闹的小老百姓,他从城墙上跳下来把我砸死了。他身份尊贵,他的尸首早就被人收了。”我故作认真的样子狡辩着。

    “你别骗我,我亲眼看见你从城墙上跳下来的,死相凄惨,根本无人收尸,要不是我可怜你,把你和我同乡赶在一起,你早被那一圈一圈的乌鸦给吃了!”他自以为聪明自以为善良的反驳着……全然不知我心里缓缓燃起的杀意……他见我不说话,继续卖弄着自己的聪明:“南棠城的老百姓最富有的都穿不起你这样的锦衣,还想骗我……”

    这个人太认真,这么好的品格,他却用错了地方……我心里汹涌着杀意,既然无法抹掉他的记忆,那就杀了他,以绝后患……我绝不能因一己的死活给北楚招惹灾祸。

    我盯着他,像野兽盯着入侵领地的另一头野兽:“你真善良,可惜你的善良没能给你换来好报,希望你来世做个哑巴!”我宛如闪电般的速度出手,直刺向那男人的胸膛,那男人惊吓不已,腿一软倒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我毫不手软的将钢刀似的手指刺向了他的胸口,可在我触及他胸口的温度时,我背后似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我,背后的皮都快被扯破……他离死亡分毫之差,我不甘心!我的手拼命的向他伸去,他好似察觉到了我被什么东西束缚,趁此机会赶紧站起身来,慌里慌张的在我身上贴了一层符咒,继而无力的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抬头嚣张的看着我……

    “我说你混的可真是悲哀,连活着都得偷偷摸摸的。”他冲着我冷嘲热讽……

    我用尽浑身的力气,哪怕是死也要杀了这个人!因为他长了嘴,我不敢赌……可是,我的身子仿佛被放进了一个钢铁模型里,任凭我怎么用力,我都冲不破这个束缚,我仿佛成了一个雕塑,动弹不得……

    “你确实很危险,毕竟是北楚国的人,北楚人向来阴狠,不留余地……谁知道你是不是假死脱身,再暗中潜入天乡为非作歹呢?”那个男人肆意猜测着……

    “你若有这么多顾虑,就趁着我不能动时,杀了我!”我愤怒着,我讨厌被猜测。

    “你把我同乡的尸体都毁了,他们无法落叶归根……我杀你,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吧?”

    我愤怒的看着他,若此刻我挣脱束缚,定把他生吞活剥:“啰哩啰嗦!杀就杀!”

    他被我吓到,后退半步,他恐惧的看着我的眼睛,仿佛在看着一个魔鬼:“你……你的眼睛是红色的……师父说过,食人血肉的恶魔的眼睛才是红的……”

    我借此机会冲着他诡异一笑:“被你看出来了……”此时我的手指竟然能动了,身后控制我的东西好像松懈几许,我趁此机会握紧拳头奋力一震,无形的枷锁被震碎,我脚用力一蹬,本想着直接冲到那个男人身前给他致命一击,可能是我太心急,脚底有个石头浑然不觉,再加上石头上落了雪,滑的很,我结结实实的甩在雪地上,我觉得,积雪没过了我的身子,没有感觉到疼,就是脚崴了,我背上好像有个什么小东西踩了过去……紧接着,是讽刺和嘲笑的声音,我猛然起身,见那男人手里握着一个两手大的悬丝傀儡,那个木头的十分灵活的小东西,就是它刚刚趴在了我的背上,我竟然被这个小东西控制了那么长时间……我无法忍受恼羞成怒……这时候,那个小东西猛然窜到了我与那个男人之间,无形的丝线借着傀儡的身躯穿到我身上,我又在他的操控之下,无法动弹……

    “胆小鬼,不敢杀我,也不敢让我杀你,你到底要僵持到什么时候!”我愤怒着,无法忍受这种未知……其实我输了,我越是急躁,越证明我心虚,越证明我背后无所依靠,越证明我怕,那个我无法承受的结果……

    这个时候,我眼前的傀儡忽然举起了一个锦囊,是临行前十三公子交给我的那个……此刻,我的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只有一个念头,杀人灭口。

    我扯断了那丝线,同时仿佛撕掉了一层皮,我已经感知痛楚了,我捏碎了傀儡,抢回了锦囊,向那个男人杀去……

    “我是赶尸人!我得带我的同乡归故土安葬!你不能杀我!”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吼着,林中鸟扑棱着翅膀,飞走了……月亮很亮,没有云彩的遮挡,仿佛一个睁大眼睛看热闹的人……

    “你要练功德,好啊……我成全你……”我松开了钳住他喉咙的手,缓缓的用他傀儡的无形丝穿过了他的喉咙,刺瞎了他的眼睛,折断了他的手骨……他说不了话,看不见我,写不了字就不会告发我了……

    “我够仁慈,留了你的命……”我一如既往冷漠的站起身来,我拾起火堆里燃烧着的柴,把那五具尸体都烧了:“把他们的骨灰带回去吧……”我回头对在地上痛苦打滚的赶尸人说道。

    他无法说话,只捂着喉咙眼睛呜呜哭着,我攥紧了锦囊,穿入老林深处,站在树梢上回头看了他一眼,五具尸体根本烧不起来,那个人还在痛苦的打滚,地上的雪被染红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冻死……一身符咒的赶尸人,五具面具全非尸首分离的尸体,这是多么诡异的一个故事啊……

    我无心再关心那赶尸人的“故事”,赶紧打开那个锦囊,里面竟然没有任何东西,我急切的把锦囊翻了过来,依旧什么都没有,月光很亮,我断然不会看错,这个东西是空的……还是……那赶尸人已经把锦囊打开了?我即刻朝赶尸人所在的方向看去……死的人还在,活人消失了……

    我顿时浑身发凉……我脚下一滑坠了下去……十三公子恐怕早就知道我不会死,那锦囊定然不是空的……我在他面前就是透明人,我的一切他都知道……我摔倒在地,锦衣之上的血迹证明我受过伤,身上的伤口早已愈合,我紧张的看向周围,心像是被一只不会松懈的手捏着:我把锦囊丢了,我把任务搞砸了,她会找到我的……然后把我抓回笼子里……我不要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