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天周婉秋小草〕〔神豪狂婿〕〔天下无敌从读书开〕〔你的爱如星光〕〔玄浑道章〕〔我在大唐开酒馆〕〔夏天周婉秋周小草〕〔农门辣妻:将军追〕〔超脑太监〕〔我创造的万事屋〕〔巡灵见闻录〕〔装逼愤怒系统〕〔重生八零做团宠小〕〔听说你很拽啊〕〔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张诺李世民〕〔唐朝林轻雪〕〔影后她只想回家种〕〔魔帝归来〕〔无敌狂婿夏天周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极来 第八章 故事的真假
    ,

    我像是睡了一觉,再醒来时,洞口飘进来的雪花积的有点厚了,春秋只是侧头看着白茫茫的洞外,像个雕塑。

    我凑近他,轻声问道:“你是有什么苦衷吗?”

    他轻轻摇摇头。

    “那为什么不让我看到真实的回忆?”

    他缓缓转过头看着我,些许惊讶:“真实的回忆?这就是我的回忆......”

    “不......一个人的回忆不可能这样纯粹,你的回忆里皆是你的愧悔还有另一个人的戾气和报复,这......这不像是你的回忆......倒像是......倒像是你回忆里那个雨的回忆......”我与他说着我的猜疑。谁知他反应很大,很气愤,像是某种设定,我触碰到了他预设的底线......而他的愤怒不是向我,而是向他自己......他神色慌乱,青筋绽起,几欲站起身来,却因没有双臂而失衡落回原处......他一直在喊着:“是我的错......我有罪......”

    我紧紧抱住他,怕他因疯狂而伤到自己,也许真的是我错了,可能是我太敏感......一个人瞬间的改变也是有的,一生因一件事而愧悔也是有的......只是他,一个用杀戮把整个澜启天江染红的人,真的会愧悔吗......

    他胸口剧烈起伏,嘴里一直重复那句话,我一直抱着他,他的躯体冰凉......

    许久,他的呼吸渐渐平稳,我才敢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美好的眼睛落寞无神......

    “我们才刚刚认识,你怎么敢把你的回忆给我看?”我好奇的轻声问。

    “因为,是九肖带你来的.......”他的目光落到地上的残雪上,“九肖说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我摇摇头。

    “不等了,随我去天波城天宫,华鳞骨是我对雨的亏欠,我把华鳞骨拿回来,送回澜启天江......”他缓缓的说着,语气里透着叹息。

    我实在看不过去他这样折磨自己,于是乎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给了他一个建议:“华鳞骨是鳞族至宝,你早就还给她了,是她自己交给平司的。你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故事里死去的人又活了过来,故事算结束吗......”他看着我,渴求我一个答案。

    “华鳞骨是故事的源头.......”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接着说了一句,“是不是,你也想知道故事的真假?”

    此时,洞外,一道黑色掠影闪过.......

    “你还记得,去天宫的路吗?”我看着他问道。

    他欲起身,我扶着他站了起来,他缓缓走近洞口,回头对我说了一句:“抱紧我。”

    “啊?”我惊异的看着他,脸再一次不争气的红起来。

    他见我僵在原地,又说了一遍:“抱紧我。”

    “抱......抱哪啊?”

    “随你便。”

    我抬起胳膊在他身上试探了试探,只能搂紧他的腰了......我站在他身后,头贴在他背上,搂紧他的腰,说了句:“好了。”

    “你确定不来前面吗?”

    我脸红的滚烫,紧闭眼睛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不了不了!”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向洞口外一跃,顿时有股强大的力量把我推离了他的身体,仿佛是两记狠狠的拳头,我本能一顿乱抓,抓住了他的大腿,死死不敢放,这个时候我才看到他背后竟然凭空多了两对硕大的血色翅膀,如云如霞......还未等我消化我的惊讶,还未等我好好欣赏这惊心动魄的翅膀时,他的翅膀忽然消失了,我上一个惊讶还未消失下一个惊恐紧接着袭来,我们两个人从几十丈高处摔了下来,他飞的还算远,我们没有落入山洞下的峡谷,而是落在了岸上......岸上雪虽厚,依旧没有缓冲掉任何摔在地上的疼痛......我后背被挫的生疼,他还沉重的压在我身上,我连摔带挤压,胸口一痛,吐出一口血来:“我说春秋大人,你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吗......”

    “对不起。”他翻身离开我的身体,躺在我身边,红衣如血,浮在雪被上,很显眼。

    “你那么大的翅膀怎么说没就没了,连声招呼都不打。”我略微埋怨道。

    “就是在这里,我被丢下了悬崖......”

    “你不是在山洞石棺里吗?”

    “是九肖把我拖进去的......除了他没人救我。我被丢下悬崖时还没断气......平司不愿看着我死,但是他亲手把我送入一个死亡没有悬念的地方。”

    “你活着就验证了他的愚蠢。”

    “我的力量微薄,刚刚那飞出山洞飞跃峡谷的力量,我积蓄了二十年.......”

    我好奇的转头看向他:“你原来的力量是什么样的?”

    他盯着天上白色的太阳,摇了摇头.....我见他有些落寞,便站起来连同他一起扶了起来,我打趣道:“要不我给你提醒吧,你以前一定能逆转乾坤,呼风唤雨!要不然怎么能一个人对抗整个鳞族呢?”

    他没有说话,此时,一阵寒风从峡谷涌来,将他的披帛吹起,那丝缎太轻,飞到头上竟然掉不下来了......我为他掀起头上的红色披帛,顿时问道一股香味,不自觉的向他凑近,我与他凑在红色丝缎下,他低头奇怪的看着我,问我一样奇怪的看着他:“你身上是什么香?”

    “这香味不是我身上的。”

    我垂下手来,顺手把披帛为他摆好:“冬天万物凋零,这岸上又空旷无比,只有几株普通枯木,花草皆无,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浓的香味?”

    他微蹙眉头,谨慎答道:“这是平司用龙鲸猎调制的香,香可入土,入石,沾衣不消,香味浓郁,百年不散......这期无山峡谷乃偏僻无人之地,他当年大张旗鼓的在这里把我推下,还在此处撒下龙鲸猎,就是想看看谁还会来这里,他好知晓与我有瓜葛的人,赶尽杀绝......”

    我微微气愤握紧拳头:“这个平司,真是决绝.......”

    “不出意外,他现在是天乡的君王,身为帝王,是绝对不允许对自己有威胁的力量出现的......一丝一毫都不能。”

    “你这倒像是在为他说话。”

    “我没有立场,我只想拿回华鳞骨,还回澜启天江。”他转身顾自执拗的向前走,没有平衡,他走得艰难,身体前倾的厉害,

    我赶紧跟上他,扶着他的腰,顺口问了一句:“然后呢?”

    “先找华鳞骨。”他边向前走边冷漠回了我一句。

    切,根本就是你自己也不知道。我暗自抱怨着。

    他的记忆,一定不是真的,我有种强烈的直觉,总觉得那记忆里那股仇怨戾气在计划着更可怕的事......春秋是他计划的一部分,甚至包括他的生死......我有点害怕,我是不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呢......呵......我在乱想什么,我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