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四百六十一章做我妹妹好不好?(第一更)
    如果风足够大,可以将火焰吹熄。如果火足够大,风可以让火焰爆燃。

    看着被熄灭的一朵幽蓝光焰,众人心中都暗松了一口气。

    很明显,幽蓝的火焰并非是无敌的。

    虽然其能量十分诡异,并非是灵力,也非元素,但却也有着承载攻击的极限,一旦超出极限,依旧会消散。

    熊罢也惊喜了起来,只要自己的攻击足够迅猛,这诡异的火焰就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熊罢并没有耽误,一道道强横至极的剑法,不断扫过幽蓝的光焰。

    一朵朵光焰熄灭,天空又陷入至了一片黑暗之中。熊罢屈指弹出火焰,将周围照亮,警惕着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小心!”

    叶长天猛地喊道。

    熊罢的左手腕处陡然出现了一缕火焰,一种深入至灵魂的痛楚瞬间让上熊罢失去了平衡,伴随着凄厉至极的惨叫,熊罢从空中猛地坠落了下去。

    一道影猛地飞出,还没有到达熊罢面前,熊罢已猛地睁开了双眼,磅礴的灵力骤然之间喷涌而出,在手腕处一道道灵力之火腾升,抵御着幽蓝火焰。

    熊罢的额头显露出豆粒般的汗珠,牙关紧闭,浑颤抖,面部也开始狰狞了起来。深入灵魂的痛楚,远非是**的伤害可以比拟的。

    熊罢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燃烧,都在颤抖,在退缩,在畏惧!

    不等来人到来,熊罢猛地钻入至了海洋之上,视图借助海水将幽蓝的火焰淹没。

    但诡异的是,无论熊罢如何在水中挥动,那诡异的火焰,依旧在不停地燃烧,侵蚀着自己的灵魂!

    “啊!”

    熊罢大叫一声,猛地飞出海面,飞剑一转,咔嚓一声,左手腕便已被斩断!

    熊罢惊恐地看着手腕落在了海洋里,而那诡异的光焰,也不见了踪迹!

    “什么鬼?!给我出来,有本事当面对战!”

    熊罢止住了血,右手持飞剑,一脸地惊慌,周围一阵阵风吹过,犹如鬼魅一般。

    “你伤了我,呜呜,你不能活!”

    幽怨而悲伤的声音再次从熊罢的前传来,熊罢毫不犹豫,无数剑光点过,威猛的气势几乎划亮了夜空!

    只这一击,便彻底显露出了熊罢元婴期三层的修为!

    一道幽蓝的火焰再次浮现,而这次,不再是一朵,一朵的分裂,而是直接浮现了九朵!分为上中下三个三角形,将熊罢包围在其中,猛地向里收缩。

    熊罢果然并非是寻常之人,一拍手,三扇巨大的盾牌便出现在了边,猛地向外推了出去!

    “给我开!”

    随着熊罢的大吼,三扇盾牌与幽蓝火焰碰撞,发出了一道道令人心惊的声音。

    很明显,盾牌上的威能与力量强过了幽蓝火焰,但却并不能将其

    灭杀,只能推移出去!

    “枫叶乱舞!”

    熊罢的飞剑陡然之间化作一道道流光,从体周围向外极速地盘旋,瞬息之间,飞剑已掠过周围三丈的空间!飞剑飞灰回,熊罢的脸色有些难看!

    对方每一次出现,都是近在眼前,但无论自己如何攻击,都没有任何效果一般!连对方的影都不曾见到!这样诡异的功法,或许,只有幽灵才可以做到!

    叶长天紧皱着眉头,关注着空中的战斗。

    在幽蓝火焰凭空出现的瞬间,自己是感知到了一种灵魂的力量。

    对,就是灵魂力量的波动。但这股灵魂力量的波动,十分微弱,微弱到几乎不可察觉。

    若非自己突破了五品炼丹师,若非自己的神魂强度超出了元婴期,想要捕捉到这细微的波动,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对方到底是什么?”

    叶长天有些疑惑,不像是灵魂体,不像是鬼修。虽然这种火焰与记载中鬼修的幽冥鬼炎,九幽冥火,鬼火等有着极大的相似,但却又有些不同。

    所有鬼修,修炼的都是灵之气与幽冥之气,无论采取哪一种功法修炼,其功法的施展,都会伴随着气或幽冥之气的变化,引起灵力上的波动。

    但面前的幽蓝火焰,并没有汲取幽冥之气,也没有任何灵之气的气息,周围的空间包括灵力场,几乎都不曾波动!

    或许是自己不曾感受到这股波动,亦或是,这些火焰,可以凭空浮现。

    “再不出手,熊罢就危险了。”

    楚楚轻轻地说道,看着叶长天眨了眨眼。

    果然,远处的熊罢无论如何进攻,都无法化解这诡异的火焰,而那三扇盾牌,也已是千疮百孔,无力地落入在了海面之上,一个浪花,便将其送入至了海底深处。

    “你直接让凤蝶出手不就完了?”

    叶长天白了楚楚一眼,楚楚却摇了摇头说道:“凤蝶可不会为了他人为出手,她只为我一人战斗。”

    楚楚转过来,淡淡地说道:“世人死多少,都与我流星无关。你不是侠义心肠吗?难道你的狭义,只是用于对付美女的?”

    叶长天眼睛一瞪,这是什么话!连忙反驳道:“我的侠肝义胆可是对所有人的!”

    楚楚伸出手指头说道:“是吗?我想想。你救过罗梢月,救过纳兰清音,为了紫灵更是不惜一场惊天大战,搏战神碑峰,听说你还救过紫檀,原谅过曾经算计你的明妃、明月,还与蓝酒不清不楚……”

    “你说说,你的侠肝义胆里,哪个不是一等一的美女?”

    叶长天长大了嘴巴,想说什么,却又反驳不了。

    “看看,对于男人,你可一点都没客气过啊。像是世俗界黄家的陨落,金高锋的绝杀,大战邙

    磐……”

    “你想证明自己不是只亲近女人,就把熊罢救下来吧,你看看他,头皮都削掉了一块了,再晚一会,估计要就自杀了。”

    楚楚话语之中不饶人地说着。

    叶长天哈哈一笑,说道:“我是男人,喜欢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想要激我去试试幽灵的深浅,也不至于找这么一个借口吧。”

    “下流!”

    “我怎么下流了?”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你说这句话我就不承认了。难道你父亲不是男人?”

    “我没有父亲!”

    楚楚大吼一声,凤蝶呲着牙飞舞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叶长天。

    叶长天没有想到楚楚的态度陡然之间变化,看来,父亲,是楚楚心中的一个心结。

    也不知道是发生过什么,让楚楚有着如此大的杀气!

    “好吧,你别生气了,我去还不成。”

    叶长天看着周围的人,其他人也被楚楚的怒喊惊呆了,好像那幽灵也是如此,竟然一时之间忘记了攻击熊罢,让熊罢有了脱的机会。

    叶长天叹息一声,飞向熊罢,看着狼狈不堪的熊罢,抛出了一枚丹药说道:“这是一颗恢复伤势的灵丹,你先下去吧。”

    熊罢脸色晴不定的看着叶长天,接过灵丹仔细感知了一番,才放心地服下。

    感知着伤口逐渐恢复,体内的灵力也增加了少许,熊罢感激地说道:“小兄弟,多谢了。不过这幽灵太过玄乎,你还是下去吧。”

    “没关系,你下去休息吧。”

    叶长天轻轻一推熊罢,熊罢感觉到了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道促使自己飞了下去,面色之中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对方只是一介少年,竟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叶长天漂浮在空中,淡淡地说道:“不要去追他了。你不是想要找人陪你玩吗?我陪你,好不好?”

    “我陪你,好不好?”

    轻松与温和的话语在海面上空飘dang),所有人都将目光看着叶长天。

    没有任何的防备,也没有拿出任何的法宝,只是这样虚空而立,安静的等待着。

    熊罢吞咽着口水,像叶长天这样,如果火焰陡然出现,不死才怪。

    那种深入至灵魂深处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楚楚的双眸中也闪现出了一丝光芒,安静地看着叶长天,好像刚刚生气怒吼的,并非是自己。

    几个呼吸过去了,周围没有一丝声响,也没有幽灵的声音。

    时间犹如凝滞了一般,安静的海域中,只有轻轻地风在吹。

    叶长天轻轻一笑,接着说道:“没关系的,我最喜欢小女孩了。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叫苏灵儿,她只有十一岁,很可呢,特别喜欢吃甜食,你喜不喜欢?”

    “还有个妹妹叫紫

    云,不过她是魔兽化形的,但依然十分可,总是缠着我,要我给她讲故事。”

    “你想不想听故事,想的话,喊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这样,我就有三个妹妹了。”

    “做我的妹妹,有人要欺负你,就得问问哥哥不许,答不答应。怎么样,我配做你的哥哥吧?”

    叶长天轻轻地转了下,对着眼前的虚空露出了温和的双眸,轻轻地伸出了手,犹如在等待与别人握手似的的。

    虚空中,一个小姑娘,安静地看着叶长天,看着这个神秘的少年。

    是他,拿走了扳指。

    是他,拿走了钥匙。

    也是他,感受到了我的窥视。

    如今,还是他,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喊你妹妹好吗?以后,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想要听什么故事,我都给你讲,好不好?对了,我叫叶长天,你呢?”

    叶长天对着眼前的虚空轻轻地说道。

    船只上的人无不面色剧变!

    叶长天?!

    这里的人虽然不曾见过叶长天,但叶长天的大名,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对于这些以龟灵岛悟灵茶为目的的修士,无一不希望获得悟灵茶舆图!

    可是叶长天将舆图观览权拍卖之后,舆图不再是什么秘密,但也并非是什么散修、小型家族可以得到的。一些大中型势力,也并没有将舆图分享的满世界都是,而是悄然收紧了口袋,甚至还伪造了无数舆图,暗中发出了出去。

    鱼龙混杂之下,让许多没有见到真正舆图的家伙,只能是黯然叹息。

    而这传说中的天门之主,叶长天!竟然到了南海,还与自己在一条船上?!

    那他边的女子,是林轻月,还是宁小雪?

    “叶哥哥。”

    一道轻柔地声音传了过来,让所有人的从叶长天的震撼中走了出来,惊讶地看向叶长天与那片虚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