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四百九十八章流徵死,邰钰的觉悟(一更)
    “正义是最终的胜利者,但正义,是由胜利者所书写的。我们生活在黑暗之中,践行的,却是玄灵最正义的事。”

    泽愚的话语让周围的傀儡挺直了腰杆,随着泽愚的手势,一队人马,犹如黑色河流,奔涌而出。

    流徵、李乘拉着邰钰快速飞驰,在黑暗之中,也顾不得方向,只一路默然飞行,希望可以彻底将身后的敌人甩掉!邰钰哭泣不止,若非是流徵、李乘拉着,怕早已瘫痪在了地上。

    “邰钰,振作起来!”

    李乘一脸坚毅地喊道,眼睛通红,泛着泪光。

    “清商姐姐她,她……”

    邰钰抽泣了起来。

    “有尾巴追来,我们快走!”

    流徵感应到了不远处,正有不少傀儡疾驰而来,不由脸色一变,连忙变换了方向,钻入至了密林之中。

    “嗖!”

    一柄银枪从草丛之中刺了过来,流徵手中长剑猛地砍了过去,随后长剑一扫,三道剑芒飞出!

    银枪断,傀儡死!

    流徵没有丝毫耽误,直接带着两人飞了出去,且战且退,纵是流徵与李乘下手狠厉,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灭杀了阻拦自己的低阶傀儡。

    但很明显,这些傀儡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拖延!

    傀儡的目的达到了。

    在一处山石旁,流徵、李乘与邰钰三人被阻拦了下来。泽愚虽尚未赶至,但已出现了十多位元婴期级别的傀儡。

    流徵与李乘对视了一眼,李乘傲然而出,留下断后。

    “你们保重!一定要活着出去!”

    李乘说完,便冲入至了傀儡之中,大肆杀戮。

    流徵拉着哭喊之中的邰钰,看了李乘最后一眼,咬着牙,猛地而飞了出去!

    “我不走!”

    邰钰挣脱了流徵,冲向李乘方向,在半路之上却被流徵截住,流徵看着邰钰,挥手便是一巴掌!

    “啪!”

    邰钰不可置信地看着流徵,看着曾经爱护自己至极的姐姐,如今,她竟然打了自己!

    “不要让清商、李乘死得毫无价值!”

    流徵说完,拉起邰钰,飞了出去!

    在流徵、邰钰离开不到半柱香时间,泽愚带人将李乘包围,这一次,泽愚没有再给李乘任何机会,在重伤了李乘之后,一道道漆黑的绳索将李乘捆绑了起来。

    “将他挂在槐安树上,挂在最下面一层,我要让他得到彻底的恐惧!”

    泽愚看着周围死伤的傀儡,足足有四十余,对李乘的痛恨达到了极点!

    流徵与李乘不断逃跑,而泽愚的追击,并没有停止。

    流徵不知道龟灵岛之上的傀儡是如何取得联系的,又是如何得知自己的位置的。但流徵十分清楚,无论自己出现在哪里,都会有无数的傀儡,蜂拥而至。

    纵然是流

    徵一路之上斩杀了三百余傀儡,也无法躲过傀儡的袭扰。近一夜的疲战,流徵心中充满了苦涩。

    “我们逃不了了!”

    在一处河边,流徵停了下来,四周的傀儡已是上百,而泽愚那张令人痛恨的嘴脸,又出现在了流徵与邰钰的眼前。

    “你们真能跑啊,不过,现在好像是没路了,怎么样,投降,还是被迫投降?”

    泽愚走了过来,停在流徵与邰钰两丈之外冷冷地说道。

    流徵将邰钰护卫在身后,不断靠拢向一颗大树。四周的傀儡已围拢了过来,已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百里楼的人,只有站着生,没有跪着死的!想让我们投降,你是痴人说梦!”

    流徵看着周围的傀儡,手中握紧了长剑。

    “一有机会,你立马逃走!后面,就靠你自己的了!”

    流徵对身后发抖的邰钰说道,邰钰摇了摇头,但感触到流徵狠厉的目光,顿时又点了点头。

    “一定要活着回去,师傅还在等着你回家。”

    流徵笑着对邰钰说道,笑容之中充满了温暖与爱护。溺爱的神情,让邰钰为之一颤。

    流徵对泽愚说道:“可不可以放她走?”

    泽愚摇了摇头,冷冷说道:“任何进入至龟灵岛的人,都无法逃脱。你,她,都一样。这是龟灵岛的规矩。离开这里的只有两种人。”

    “哪两种人?”

    “一种是死人,一种是臣服于主上的傀儡之人。”

    “那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流徵转动了下手中的宝剑说道。

    “没有。”

    泽愚淡然说道。

    “那就,去死吧!”

    流徵猛地出手,长剑射出一道剑芒,直刺向泽愚的头颅,泽愚一动不动,身边的傀儡猛地挥刀斩破流徵的突袭,三十余傀儡同时出手,直击流徵!

    流徵不愧是出窍期三层修士,纵然是团战三十余元婴傀儡,也没有落入至下风。

    泽愚冷冷地看着流徵的战斗,身后的一批傀儡沉默地等待着。泽愚抽出长刀,腾转了方向,猛地一个挥斩,一道刀芒直斩向邰钰。

    流徵大吃一惊,飞剑猛地飞出来救。

    无数飞剑飞向流徵,一道道火盾阻挡了攻击,但仓促之间的灵力盾牌,根本无法支撑三十余人的接连轰击。在盾牌被打碎的同时,流徵的身影陡然消失,一道火海腾升在了傀儡群之中!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传了出来,十余个傀儡跃至河里,不断翻腾着,掀起了水花无数。

    “看来,你比那两人更有战斗经验。”

    泽愚看着重伤的傀儡,嘴角露出了一丝惊讶。清商是果决狠厉的,在认为自己无法全部留下所有人,难以阻滞时,直接自爆,试图将所有人都灭杀。

    李乘虽是强大,但战

    斗经验却是不足的,加上不够狠厉,才会被制服。否则,绝对不会只是留下四十余傀儡。

    而眼前的女子,不仅狠厉,而且果断,战斗经验更是丰富。纵然是应对几十傀儡的围攻,依旧可以大杀四方!

    “呵呵,现在才知道吗?”

    流徵冷冷地说道,周围的傀儡更多了。

    泽愚阴笑着看着流徵,说道:“纵然是如此,你也没有机会了。经竹,动手吧!”

    随着泽愚的话音,一道身影犹如闪电一般飞向了流徵,流徵猛地迎击,一柄长刀猛地撞在了流徵的宝剑之上,流徵的身影顿时便飞了出去,空中残血点点。

    在流徵刚刚落地的瞬间,两柄飞剑便插入至了流徵的肩膀之上,飞剑直没入肩膀,刺入至泥土深处!

    “啊!”

    流徵惨叫一声!

    “流徵姐!”

    邰钰刚想过去,却看到了周围的傀儡。

    “走!”

    流徵大声喊道。

    邰钰看着流徵,咬牙转身离开,但强横如流徵出窍期修士都无法离开,邰钰一个元婴期巅峰修士,又能跑到哪里去?!

    泽愚缓缓走向流徵,经竹已将邰钰,犹如提着一个瘦弱的小鸡一般,一只手便提了过来。

    “啧啧,流徵是吧?你也算是一个美女,可惜了,你杀死了这么多傀儡,我不能留你。我总需要给死去的亡魂,一个交代!”

    “放开她!”

    流徵咬着牙说道。

    “她?哈哈,作为中都极少的美女子,而且还是纯阴之体,你说我们可以放过吗?她可是上峰点名要的人。至于你,你就在这里慢慢的死去吧!”

    泽愚轻轻说着,又飞起来了四把飞剑,从天而降,刺入至了流徵的双臂与双腿之上,将流徵彻底地钉在了大地之上,血迹顿时染红了大地。

    “嗖!”

    一道剑光闪过,经竹猛地一伸手,一阵金鸣之声闪过,邰钰猛地被甩了出去,经竹双手抓住了飞剑,猛地一用力,飞剑嗡嗡作响。

    泽愚一回头,远处一道与流徵一般无二的身影控制着飞剑,猛地收回。一道磅礴至极的火龙陡然之间从天而降!

    泽愚大吃一惊,喝道:“元神出窍!”

    泽愚看着脚下哈哈笑着的流徵,猛地一脚踩踏了下去,再也没有了笑声。

    远处的流徵元神控制着一道道法术,猛地轰击在了傀儡群之中,为邰钰开辟了一条道路,经竹终于愤怒了,挥动长刀,一道道精芒掠向流徵元神。

    流徵元神并不畏惧,躲避之后,踏步瞬移至了傀儡群之中,大肆出手,尤其是阻滞了追击邰钰的傀儡!

    “大火海术!”

    流徵元神灌输了无数所有的灵力,掀起了一道巨大的火海,火海竟在河水之上也燃烧了起来,方圆三里之内

    ,都陷入至了火海之中!

    范围内的一些元婴期傀儡,不断被火海焚烧,一些低阶的傀儡,更是瞬息被灭!

    泽愚、经竹见状,脸色都铁青了起来。

    两人不再耽误,纷纷带其他傀儡纷纷出手,流徵元神在施展了大火海术之后,已然是十分虚弱。当经竹刺破空间的斩击掠过元神时,流徵最后一丝气息,也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中。

    “追!务必在半个时辰内抓到邰钰?!”

    泽愚愤怒至极,马上带着经竹与残余的十余傀儡,追击而去。

    邰钰哭泣着遥望着火海,看着火海缓缓地消退,知道流徵可能已遭遇不测,抹了抹眼泪,便飞向了远处。

    “我一定要活着回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邰钰的眼泪不断滴落,在晨曦时刻。

    无情的追击,从不会因为眼泪而止休。

    泽愚、经竹等修士,终于再次追赶了过来。

    邰钰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无法逃出去了。但百里楼,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师兄师姐不是被抓,便是被杀,唯有一个最没有用处的自己,留到了最后。

    “我宁愿死在你们的前面,也不愿意一个人面对这场噩梦。”

    邰钰蹲坐在一处石洞内侧,邰钰不敢深入至石洞,不是因为害怕,再害怕的事情也没有今夜更可怕的了。

    邰钰担心一旦进入至石洞,对方很可能会封锁住出口,到时候,自己再想逃出去,就再无可能!

    “太阳快出来了,动手吧。门恬大哥等待着我的消息,我泽愚,没有完不成的任务,这次,也不例外!”

    泽愚下令,十余道身影缓缓地包围了石洞。

    “邰钰,莫想抵抗了。”

    邰钰听闻到了泽愚的声音,浑身一颤,走出石洞,看着周围围拢过来的修士,邰钰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悲伤,痛苦与仇恨。

    “我是一名战士!我会握紧我的剑,斩断伸向自己的触角!”邰钰自言自语道,手中出现了宝剑,宝剑,对准了泽愚。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巅峰仙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