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一十章人是自私的(三更)
    灾难犹如闭上眼,隐藏在暗处的饿狼。

    如今,饿狼已扑咬过来。

    叶千一等奇虫死伤极为惨重,一些奇虫不惜自爆来阻滞对方的进攻。不到三千的奇虫,在开战一刻钟时,已然牺牲了五百余。

    伤者?

    没有伤者!

    任何奇虫在受伤之后,没有多少力量杀敌时,都会毫不回头的冲入敌人之中,以自爆的方式,拖一群敌人陨落或惶惶后退。

    这里的牺牲是惨烈至极的,是悲壮的豪情。

    没有任何的怨言,没有任何的哀嚎,只有为一人而死的骄傲。

    奇虫的决然与自爆,让无数修士动容。

    这是一群悍不畏死的奇虫,是一群为了保护,宁愿滋生牺牲自己生命,牺牲一切的奇虫。

    叶长天原来的部署被吴顺天的护卫队给打乱,二阶奇虫结队自爆,守护了众人,也让奇虫的数量大幅减少。

    叶长天悲情地看着叶千一等奇虫,手中的雷帝方印划破空间,撞上了吴猎的大钟。

    大钟之上,流动着无数符文,类似的法宝叶长天见过,这是一件具备音波与防御之能的法宝!

    叶长天小心地用神魂做好识海保护,看着帝王方印猛地撞击在大钟之上。

    先是一道亮光,然后便是一股惊天的能量!

    一阵轰鸣传来,伴随着一股热潮,将经脉为之一空的叶长天吹向一侧。吴猎看到一道道雷闪劈在了大钟之上,整个天地囚牢都失去了稳定,开始崩塌,甚至在大钟之外,出现了一道道空间裂缝。

    吴猎有些惊讶,这威能,绝对是天阶高级功法!

    也只有如此强大的功法,才可能会超越修为,发挥出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这一击,竟还强于太极阴阳图,叶长天,你果然不凡。若你是出窍期修士,或许我会避你一二,但你只是金丹期而已,结束了,叶门主!”

    吴猎猛地一推大钟,大钟砰的粉碎了帝王方印的威能,飞向叶长天。叶长天用神魂消除了大钟的音波,看着支离破碎的天地囚牢,刚想逃离,却发现体内的能量早已在两击之下耗费殆尽,接连几次飞行,都没有甩开与大钟的距离。

    空间穿越与切分,已然无法施展。

    打不开扶桑空间,没有恢复类丹药的支撑,让叶长天陷入极大的被动。

    叶长天悲哀地发现,自己竟怎么都躲不掉。吴猎狞笑着一指大钟,大钟飞至叶长天头顶,便要落下来。

    “砰!”

    大钟猛地偏离了出去,吴猎扫眼一看,竟是踏云承受了他人的重击,借力飞来,用火灵力击偏了大钟。吴猎心头大怒,一掌便拍了过去。

    对于叶长天,吴顺天要求活捉,多少次都不能下杀手,自己一身修为竟没有施展的机会,但对于踏云,却是毫不客气的!

    吴猎的掌拍打在了踏云的肩膀处,叶长天感觉到自己被撞飞了,怀中的踏云已然重伤,自己胸前的点点血迹,是踏云拼了命的守护。

    叶长天紧张地看着踏云,体内恢复不多的能量探查至踏云的体内,发现踏云承受的伤已多达七处,重伤便有三处,而最严重的,还是吴猎的这一掌,已将踏云的肩膀废掉,骨骼都已断裂为骨渣,血肉模糊。

    踏云惨然地看着叶长天,勉强地笑着说道:“龟灵岛时长安联军面对天殃儿,曾将你抛弃,这一次,我没有放弃你。”

    叶长天心中一惊,踏云还深深地记着龟灵岛之中的事,一直都在后悔当初长安联军将叶长天赶

    走。

    当初,长安联军的四大首脑安瑶、长斋、踏云与李意,面对天殃儿的威吓,一致同意将叶长天开除出长安联军,这才有了天殃儿追杀叶长天,叶长天设计天殃儿与傀儡大战的事情。

    叶长天用木元素不断地恢复着踏云,安慰道:“谢谢你。不过当年的事,你不需要介意,纵然不是天殃儿,我也会离开长安联军的,我自由惯了,不习惯被约束。”

    踏云微微一笑,脸上十分释然。

    虽是重伤在身,但内心的缺憾,已然弥补。心魔尽去,踏入化神期,指日可待。

    当然,前提是不死在这里。

    吴猎出现在了叶长天面前,看着半条命的踏云,说道:“你若是不再反抗,我可以留她一命。”

    叶长天不以为意,轻轻地将踏云放在地上,拿出一件衣衫盖在踏云身上,轻轻说道:“你一定要活下去,我可不想欠你这么大一个人情不还。”

    踏云苦笑着看了看周围,没有机会了。且不说吴猎,就是在不远处的四大宗门长老,就不会放自己离开的。叶长天若是修为恢复,召唤出奇虫,或许还有机会。

    但现在,没有机会了。

    叶长天缓缓走向吴猎,说道:“没有想到,我竟会在这里栽跟头。好吧,你们不是想要法则、神魂修炼之法吗?把他们送出阵法之外,我陪你们走一趟,如何?”

    吴猎狞笑着说道:“国君下令,一个不留,你就不要指望他们可以活下去了,跟我走,踏云起码可以活着。”

    叶长天傲然地走着,听闻吴猎的话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来取我的性命吧,只要不死,我是不会认命的!纵然是死,有他们相随,我也不孤独。”

    吴猎哈哈一笑,脚步踏向前,一只手已挥动,调动天地之气,生成天地囚牢,准备将叶长天再次封锁在囚牢之中。

    叶长天感知着周围的灵力剧烈波动了起来,正在缓缓地一堵堵墙,如果让天地囚牢再次生成,那自己将会成为瓮中之鳖。

    叶长天努力地调动体内的能量,想要再施展一次雷帝方印,可体内的能量已然耗费极大,甚至连灵力都显得薄弱了许多。

    如果有人观察叶长天的体内,会发现叶长天的经脉之中流动着两股截然不同的能量。一股是修士最为熟悉的灵力,一股则是星辰之力,亦或是混沌之力。

    金丹期的经脉只是一个小小的池塘,还装不下太多的能量与灵力。

    恢复灵力对于叶长天而言是相对简单的,可以通过灵石乃至外界的灵气恢复。但想要恢复体内的星辰之力,却是相对困难的。

    白昼之中有星辰,但白昼中的星辰之力,却夹杂在太阳的光芒之中,混杂且不纯碎,纳入体内的速度十分缓慢,一旦装满经脉的一半,便会自动停止吸纳。

    仅凭现在的修为,只两击之下,这些能量便耗费一空。

    灵力与星辰之力的能量流动在经脉之中,形成了共生状态,彼此各自占据着一半的经脉,互不干涉,互不转换,互不侵犯。

    但在很多时候,在调动灵力时添加一些星辰之力,便可以消除灵力特性的冲突,诸如水火元素的冲突,甚至可以用星辰之力直接化作各种元素。

    可眼下,星辰之力消耗基本殆尽。虽然恢复了一定的灵力,但却根本不足以支撑再次施展雷帝方印!

    叶长天召唤出“十字金乌”,狠狠地撞向吴猎的天地囚牢,却毫无任何作用。

    终于恢复了一些灵力,想要瞬移时,却已没有了机会。

    囚牢再生,绝境再现。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叶长天,已没有了任何的手段。

    吴猎那张嘴脸又出现了,收拢的天地囚牢,让叶长天的退路越来越少。神梦殿的梦周将破阵交给其他人,想要救援叶长天,却被尊封给拦住。

    “长老,求你,求你救救叶长天!”踏云用低沉的声音,向枫木哀求道。

    枫木脸色一寒,走至踏云身边,说道:“你背叛宗门,罪不容恕,你还是想想怎么给宗主交代吧!”

    枫木说完,从怀中倒出一枚丹药,送入至踏云口中,踏云的伤势逐渐恢复,但伤害却尚未消除,想要投入至战斗,基本上已是不可能。

    枫木对身后的人点了点头,有人上来将踏云绑缚了起来,收走了踏云的戒指与飞剑,将踏云押至一侧。无论踏云如何的哀求,如何的挣扎,都无法让枫木有一丝改变。

    枫木相信,叶长天的死,会比活着更有价值。

    因为叶长天的神魂与记忆,都将会成为四大宗门与顺天国的共同财产,到时候,空间法则也好,神魂修炼之法也好,那诡异而强大的功法也好,都将会是冰枫谷的财富!

    死他一个人,却可以成就无数人。这样的人不死,谁又去死呢?

    枫木的坚持让踏云几度哭泣,喊的嗓子都哑了,都没有任何人回应。

    “你就是一个弱智!他死了,吴顺天也不会让我们得到天门秘宝,你现在救了叶长天,却可以得到叶长天的支持,到时候,冰枫谷才能安全,才能长久!”

    “枫木,你难道忘记了吗?你所享受的悟灵茶,就是叶长天用鲜血换来的!难道说,你作为一宗长老,却忘恩负义吗?!”

    踏云的话让枫木停止了杀戮,双眼闪烁着红光,冷冷地对踏云说道:“我不会忘恩负义,我会成全他,让他与天门一起走入地狱,你看如何?”

    踏云嘶喊道:“你疯了,你疯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枫木呵呵一笑道:“修士一生,不就是为了强大。弱肉强食,你争我夺,不是我们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吗?既然我们是猎人,猎杀他们,有什么不对?悟灵茶?踏云,你真的以为冰枫谷的所有长老,都有资格享受悟灵茶?”

    踏云愣住了,自己所带来的悟灵茶枝条虽是不多,但制作为茶叶之后,还是有二两,自己得到了三钱,其他的全部被宗主分配,按理说,枫木长老定然会享受悟灵茶才对,为什么会没有?

    枫木看着呆住的踏云,叹息道:“整个宗门之中,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人享用过悟灵茶。你长期闭关,并不知情。宗主说过了,唯有对宗门有大贡献者,方可享受悟灵茶。这次,便是我的机会。”

    “宗主说过,结盟顺天国,承友善,同进退,一旦成功,便赐予我悟灵茶。为了得到悟灵茶,为了贯彻宗主的安排,踏云,我不得不上站在这里!”

    悟灵茶是每个长老的最大期望,若是有机会得到悟灵茶,没有人会犹豫的。

    相对悟灵茶而言,叶长天对于枫木而言,只是一个障碍。

    除掉他,回到宗门,枫木便会凭借着结盟这一功绩,堂堂正正地得到悟灵茶。

    “原来,都是为了自己!”

    踏云无力地垂下了手,眼神之中充满了伤感与惆怅。

    所有人,都是为了自己,并不是为了宗门,不是为了集体。

    自己,才是一切的原点,也是一切的落点。

    自私,都是自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