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小夏〕〔鲁班奇书〕〔田建设〕〔天降小妻霸道宠〕〔超级兵峰〕〔周天贝拉〕〔阮诗诗喻以默〕〔入赘为婿〕〔最强上门女婿〕〔女总裁的逍遥兵王〕〔豪门大佬的六岁小〕〔傅爷老婆马甲又掉〕〔穿成八零福气包〕〔重生后我渣了死对〕〔锦书雁回〕〔凤妃至上〕〔老乡请淡定〕〔重生嫡女悍妻〕〔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伯府庶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一十六章天殃儿搬救兵(三更求票)
    无数苍翠如粉黛,一片松柏饰仙台。

    清幽不知岁月远,小卧浅浅月徘徊。

    在一处山峰之中,繁茂的树林遮挡住了视线,一道庞大的身影缓缓地游动着,无数的飞鸟扑棱棱飞起。瞬间,庞大的身躯已然不见,一个小巧而柔美的脸便出现在一处山洞旁。

    女子淡粉衣衫,浅蓝玉带,显得女子十分轻灵秀美,只是女子的额头上,长着两个角。好像是永远睡不够一般,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伸着懒腰。

    随手一挥,一张传音符便落在手中,看都不看,就躺在了石洞外的石床上,用传音符盖住双眼,挡住外面的太阳,接着呼呼大睡。

    女子迷糊糊的睡着,一股幽香钻入至了鼻息之中,女子陡然之间猛地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连忙拿过传音符,神识扫去。

    “啊啊啊啊!”

    一声长长的叫声传遍了周围天宇,无数飞鸟从空中纷纷坠落。一道身影快速地出现在了女子身边。

    “殃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一袭青衣的龙战天关心的问道。

    “我会做噩梦?战天,你是不是找抽?”天殃儿右手攥着拳头喊道,然后扬了扬左手中的传音符,说道:“是林轻月,叶长天有消息了。”

    “叶长天?”龙战天一愣,突然说道:“他不是死了吗?”

    “我呸,谁死了他都不能死,我还没还他东西呢,他敢死!”天殃儿见龙战天看完传音符内容,开心地收起传音符,连忙喊道:“我要吃大餐,我要吃很多很多的大餐!”

    龙战天拉住天殃儿,疑惑地说道:“小祖宗,他以前死不死我不知道,但如果你再吃大餐的话,估计他就真死了……”

    天殃儿一愣,眼神疑惑地看着龙战天。

    龙战天叹息道:“林轻月给你的消息是:长天身陷东灵顺天府,请殃儿照顾一二。你怎么还有心思吃大餐,还有,这是什么时候的传音符,我前几天来过,你一直都在睡觉。”

    天殃儿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刚刚在睡觉而已,这传音符,估计,大概,应该,可能,对,就是刚刚到的……”

    龙战天郁闷地看着天殃儿,说道:“你够狠,说不定这传音符都几天了,你再不去,叶长天怕真死了,到时候,你只能欠他一辈子的债务了……”

    天殃儿白了一眼龙战天,说道:“你懂什么,我这是对叶长天有自信。不是我说你,战天哥哥,你面对叶长天,未必是他的对手。顺天府的那些小杂虫,怎么可能会伤害的了他?只要叶长天想走,这世界上没人可以拦得住他,这可是我亲身体会。”

    龙战天对天殃儿说道:“我会比不上他?切,我告诉你天殃儿,这一年来你喊叶长天的名字比喊我的名字都多,我已决定了,等叶长天安全回来之后,我要找他决斗!”

    “决斗?决斗什么?”

    “当然是赢的人娶你,输的人滚出神龙峰……”

    “等等?娶我?你们决斗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叶长天本来就不在神龙峰,你让人家滚出神龙峰,这不是明摆着有问题?”

    “嗯,那就这样,赢的人娶你,输的人不再出现在神龙峰。”

    “这还差不多,不对,你在说什么啊,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要嫁给可恶的人类,那些人类,都是阴险狡诈,**肮脏之辈!”

    “那你是答应嫁给我了?”

    “啥?我啥时候答应了?!”

    “你不选择叶长天,那你

    只能选择我了,这普天之下,能近你身的男人,除了东龙王大人,不就只有我和叶长天两个吗?”

    “……”

    “天啊,你不会是喜欢女的吧……”

    “你给我滚!”

    ……

    在一阵打斗之后,天殃儿与龙战天终于休战了。

    龙战天躺在一处碎石堆里,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说道:“我说真的,叶长天真的可能有危险,你仔细想想,他就算是残废了,一年时间,爬也能爬到任何一个丹盟拍卖堂吧,现在才有消息,本身就值得怀疑。而且,以林轻月的冰雪聪明,若是叶长天不需要帮助,也不会给你求援了。”

    天殃儿瞪着眼,猛地跑过来,一脚踢在龙战天的腿上,大声喊道:“天啊,你为什么不早点说?!若是因为你耽误了救叶长天,我饶不了你!”

    天殃儿刚想飞出去,便被龇牙咧嘴的龙战天拉了过来,说道:“我的小祖宗,你以为是半年前我们还在东海吗?这里是神龙峰,等你赶过去,黄花菜都凉了,说不定,菜都被人吃光了!”

    “我看谁敢?那是我的菜!”天殃儿猛地喝道,看着龙战天,连连摇头,说道:“我是说,叶长天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看谁敢欺负他!”

    龙战天嘿嘿一笑,说道:“你想救他,只有东龙王可以做到。”

    天殃儿看着天空,几乎要流泪地喊道:“天啊,龙战天,你会不会出主意?自从半年前我拆了焚月宗的大门,父王就把我从东灵大陆赶回了神龙峰,让我闭关修炼什么心性,连我的传音符都给我没收了,说什么不到十年不出关。我哪里知道什么是心性,不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龙战天嘿嘿一笑,说道:“殃儿啊,我现在还好奇,你为什么就打上了焚月宗,还打伤了对方的三位长老,整个玄灵都知道,那是中都鸿蒙山庄在东灵大陆的第一盟友,人家又没有惹你……”

    “我看他们不顺眼,焚月宗,他们算什么东西,还焚月,我就想让他们看看,他们面对本姑娘,只能焚个火坑,完事还得把自己给埋了!”

    “我看你是担心叶长天,还在怀疑第五州。情报都证明了,第五州没有出现在龟灵岛,星辰殿的厉逍遥已证明了这一点。”

    “我没有,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担心他,我只是想还债,还有,厉逍遥的话鬼都不会信!”天殃儿愤怒地握着拳头说着。

    “好,你没有。东龙王也是为你好,现在别人卖我们天龙族面子,不敢对你怎么样,但你想过没有,如果再遇到一次浮沉子那样的人物,你该如何?我们不可能每一次都被家族保护着,我们需要学会保护自己。”龙战天退后两步说道。

    天殃儿一瞪眼,说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没有传音符,怎么通知父王,要不,把你的传音符给我用用?”

    龙战天点了点头,说道:“我的传音符借给你自然是没问题的,但你也知道,东龙王日理万机,对于我的传音符,很可能置之不理啊,到时候,贻误了时机,可如何是好?”

    天殃儿郁闷地一脚踢飞了一块山石,喊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龙战天听到了轰隆一声,远处的山峰塌陷了一块,底下一声高亢的哀嚎之声,一道龙身飞到空中,郁闷至极地凝神看了过来,见是天殃儿,话也不敢说一句,嗖地一声飞了出去,换了一处山峰睡觉去了……

    龙战天叹息道:“殃儿,东龙王可以不重视我们两个人的消息,但一定会重

    视龙皇的消息的。”

    天殃儿一愣,转瞬之间眼神一亮,说道:“你是说让我去求龙皇?就这么办,走,我们两个一起去!”

    龙战天拉住天殃儿,连忙说道:“小祖宗,我们什么身份,你是闭关修炼,我是看着你闭关修炼的,哪有什么资格去求龙皇。”

    天殃儿郁闷至极,眼神忽闪着看着龙战天。龙战天无奈地说道:“哎,怪不得你看不穿叶长天的想法,殃儿,你以后还是不要一个人出去的好。我的意思是说,你去找叶龙,只需要你告诉他,叶长天在顺天府被围困了,再不救就会死的那一种,当然,你如果带点眼泪,悲情一点,着急一点,火急火燎,火烧尾巴的那种,效果会更好……”

    “你也知道,叶龙在这一年来,可是闯神龙阵九百三十五次了,结果被皇后第九百三十六次抓来了,别说哥哥不照顾你,叶龙现在就在神龙峰下的盘龙殿……”

    “只要叶龙一哭,皇后一点头,事情就成了……”

    “哎,我还没说完呢,你记得快点回来啊,我在这里守着你闭关呢,护卫半个小时巡视一次,你若是不见了,我这个月的灵草就被了扣光了……”

    龙战天凝望着远去的天殃儿,眼神之中充满了欢喜与爱恋,喃喃自语到:“殃儿,我希望叶长天可以活着,到时候,我便可以堂堂正正地打败他,告诉他,我才是你的良配。”

    “叶长天,你可不能死,死了,谁解开殃儿的心结。我龙战天是一个男人,我们就以男人的方式,来决定殃儿的归属。”

    东灵大陆的一处山峰之上,东龙王龙东隐与王母青墨正在商谈着东灵大陆的动态,不久之前,有消息传出,东灵大陆顺天府中出现了变故。

    “这消息也太糊涂了,顺天府出现了变故?这算什么消息?什么人不说,什么事不说,天啊,这是要愁死人的节奏啊。”

    龙东隐一身儒雅衣着,此时正摸着额头,郁闷至极地说道。

    “哈哈,我们天龙族在东灵大陆的力量毕竟是极少的,甚至需要一个人观察三至四个宗门乃是国家,大的地方可能要上万里,能知道出现变故,已经不错了。结合以前的消息,估计是吴顺天要斩杀云宗上,结果引起了云家、万家残余势力的反扑,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青墨淡淡地说道,然后拉过龙东隐,欣赏自己的水墨画。

    龙东隐扫了一眼,还真是水墨画,除了水墨,一豆丁的留白,什么都没有,画的是什么呢,有点像是山,有点像是海,谁知道呢,都是一片一片的,黑漆漆的……

    “哎呀,夫人画画的技艺见长,为夫十分开怀啊,呵呵,呵呵呵。”

    “是吗?我也是如此觉得的,就是画你的时候,笔墨用太多了,有点看不出人样……”

    “噗!”

    “哎呀,夫君,你怎么了?”

    “咳咳,不妨事,不妨事,你继续说……”

    “这个是我,这个是你,这个就是殃儿……”

    龙东隐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不知道青墨哪只眼睛看到的人形,就是个龙头也看不到啊,还煞有介事的介绍着……

    便在此时,龙东隐与青墨猛地抬头,看向眼前的虚空,一道虚影瞬间出现在了两人的大殿之中。

    “龙皇?”龙东隐与青墨脸色一变。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值得龙皇动用如此神通,亲自传递消息?!

    ps:求下推荐票,月票,惊雪谢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