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二十六章且看天算(一更)
    “她是我的恋。”

    轻轻的话语,像是在宣言。

    在岁月的长河中,每个人终会遇到自己的恋,陪她/他左右,彼此守护,相伴一生。

    云汐感觉自己的心被扎了一下,痛楚地无法呼吸,一直抓着叶长天的手,缓缓地垂落下来,默然地向大殿走去,步子凌乱而无力。

    他有自己的恋,他心中有别人了。

    云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的想哭,很想,很想安静的哭一场。

    走吧,离开这大殿,回到自己的房间。

    云汐的脚步踉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掩上门,云汐躲在了床上,环抱着双膝,将头埋了起来,一声声啜泣,身体不住地抖动着。

    门口的梦初,终究还是没有敲门,默然地守在门外。

    叶长天叹息一声,转身走入至大殿中,其他人暂且退去,只留下梦周、云宗上坐在一起,谈论着下一步的打算。

    叶长天首先询问道:“云皇,不知您现在有什么打算与谋划,我们毕竟不可能一直呆在隐墨峰。”

    云宗上叹息道:“叶兄弟,现在顺天国已在吴顺天的控制之下,加之云魅在一侧协助,我纵是有心,怕也无力。梦周建议我们先搬至神梦殿宗门之中修养,以待时机。”

    叶长天看向梦周,然后叹息道:“现在的我们,应该是吴顺天追杀的对象。我们可以想到回神梦殿,吴顺天也可以,我猜想,在神梦殿宗门周围,一定有眼线。若吴顺天不确定我们回到神梦殿还好,一旦确定,怕会以雷霆手段,摧毁神梦殿。”

    梦周与云宗上听闻后悚然一惊,梦周自认众人回到神梦殿是没问题的,但回去之后呢?神梦殿真的可以安稳如山,护佑众人安全吗?

    若真如叶长天所说,云魅、吴顺天极有可能再次行动,到时候神梦殿面对的可能不止是云魅与吴顺天,还有世尊宗尊陌等一干高手。

    云宗上神色一变,询问道:“以叶兄弟来看,当下如何是好?”

    叶长天清楚,实力是人的脊梁,是人的胆魄。

    若不能给云宗上一个定心丸,凭云宗上此时的心态与想法,想要成就大事,是不可能的。

    叶长天思虑道:“我听说有一种丹药,可以让云皇、梦皇后的修为重回巅峰,不知云皇,你二人巅峰时,对吴顺天等人如何?”

    云宗上眼神一亮,难道说自己还有望恢复实力?与梦周对视了一眼之后,云宗上连忙对叶长天说道:“我在巅峰时,修为已达化神期五层后期,与当下的吴顺天相差不远,梦初巅峰时也有化神期三层的修为。”

    叶长天暗暗点头,十年前,云宗上与梦初的修为便已达化神期中期与初期,加上之前的万海,当下的吴顺天、云魅等人,可想而知,以前的云通国之强,远超一般势力。

    梦周想了想说道:“若是云皇与梦初可以恢复实力,那将是云通之幸。只是叶门主所说的丹药,怕是难寻吧?“

    叶长天点了点头,毫不隐瞒地说道:“确实如此,但有希望,毕竟是好的。我现在需要了解所有潜在的力量,来谋划下一步的行动。云皇,梦周长老,若你们想要重新恢复云通国号,请不要有任何隐瞒。”

    云宗上盯着叶长天,看到了叶长天眼神之中的坚持与坚韧,想起来叶长天在顺天府之中的表现,便对梦周点了点头。

    梦周拿出一份地图,指着地图的红点说道:“叶门主,在刑杀岛中,还关押着一批修为超绝

    的修士,其中便有云皇次子云序,万虎父母等人,另外在修灵空间中,关押着忠诚于云皇的三名化神期修士,一百余出窍期修士。刑杀岛在这里,而修灵空间的入口,却在顺天府之中。”

    叶长天扫了一眼地图,了然于胸。

    在从囚岛至顺天府的路途中,叶长天、云汐与万虎曾路过刑杀岛,当时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进入至了顺天府。

    万虎的父母还在,云汐的哥哥还活着,自己不能不救。

    可现在去救,无异于自投罗网。退一万步说,纵然刑杀岛现在已布置了大量高手防护,但刑杀岛毕竟是孤岛,势力再强,肯定不会强过顺天府。

    最困难的还是修灵空间!

    三名化神期修士,一百余出窍期修士!这可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若有这些修士在,那对于未来的战局,将会极为有利。

    可现在的问题是,修灵空间的入口在顺天府中,而顺天府中,有着吴顺天与云魅!想要在这些人眼皮子底下偷偷进入至修灵空间,怕是不太可能。

    而且,修灵空间中怕也有看护的高手,想悄无声息地救人,一个字:难!

    云宗上环顾了一周,低沉地说道:“叶兄弟,虽然我退位已有十年,但我统治云通百年,不是没有为这一天做过准备,现在吴顺天手下的大将周德焕、戚宏胜,副将巩修能、戴建义等,皆是我早年间布置的旗子,他们的修为,也应达到了出窍期后期左右。”

    梦周脸色一变,连忙问道:“云皇,你说的周德焕、戚宏胜,不正是杀害无数云通修士的刽子手吗?周姓巡街,悲悲戚戚,便是说的他们二人,他们怎么可能是……”

    云宗上叹息道:“在那种情况下,云通修士死在谁的手中,不是一死?死在自己人手中,或许更好一些,起码在被砍头之前,有人静静地为他们送行过。梦周兄,周、戚二人杀人无数,但他们自己,才是最苦的那个。亲手将自己的兄弟送上断头台,亲手斩杀,他们心中承受的苦难,不比我少。”

    叶长天暗暗吃惊,没有想到,云宗上竟还布置了如此棋子。

    别人的棋子都隐藏在暗处,而云宗上的棋子,却显露在外面,成为了吴顺天“最得力”的大将与副将,这棋,实在是下得太高明了。

    起码,叶长天不敢走这一步。

    只是,这些人生活在吴顺天手下十年,是否还真的愿意为云宗上卖命,云宗上又凭什么可以肯定,这些人不曾暗换门庭?

    云宗上并没有明说,但却十分肯定,只需一个口信,这些人将会第一个站出来,将刀锋指向吴顺天!

    叶长天暗暗点头,既然云皇坚信,那自己又什么理由不信?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很玄妙的。

    时隔十年不见的故人,只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便会找到曾经的熟悉感,这事并不出奇。何况是云皇最隐秘的布置,人选自是没有问题。

    叶长天将目光转向神梦殿梦周,认真地询问道:“梦周长老,神梦殿愿意倾力支持云皇复国,还是仅仅限于长老级别?”

    梦周肃然回答道:“云通国天变时,神梦殿殿主刚好进入至中都大陆,不在宗门之中。且世尊宗传来消息,若神梦殿有异动,则视为对世尊宗开战,到时,世尊宗一干高手,将会踏平神梦殿。”

    “后殿主回至宗门,雷霆大怒,找上吴顺天大战,却被击伤,无奈闭关。神梦殿与云通国本就是一家,梦初更是神梦殿

    一代神女,被囚十年,是吴顺天对神梦殿最大的侮辱。神梦殿上下,自当全力支持云皇,这也是殿主的意思。”

    叶长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看来,神梦殿的力量还是可以依靠的。

    梦周紧接着说道:“神梦殿殿主于三年前踏入合体期,化神期修为长老总计有五位,这还是包括我在内。出窍期修士二百余,元婴期八百,其他皆是金丹期等修为较弱的修士。”

    叶长天听闻着神梦殿的力量,不由还是惊叹,这些宗门的底蕴实在是太厚了。只是西灵大陆的七大宗门,为什么看起来竟是如此孱弱?难道说,那些宗门中,也有着自己不知道的隐秘?

    神梦殿虽强,但面对世尊宗,却显得相形见绌。

    经梦周介绍,世尊宗尊陌踏入合体期已达四十余年,且宗门中化神期修士便有八位,出窍期修士多达四百,这还没有算元婴期修士。

    这样一看,神梦殿甚至连牵制世尊宗都很难办到。

    而云宗上手中的棋子,现在还根本不能动用。

    唯一能动用的,或者说,可以使用的力量,便是天门的力量。

    五阶奇虫已有些到达了云通国之外,等待着叶长天的指示。叶小白带人过了祖神山,宁小雪、紫灵、紫云等人也进入至了秦山之后的混乱领域。

    等到宁小雪与紫灵等人到来,最快也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

    叶长天敲打着桌子,心神急转。

    当下的情况还真是一动不如一静。

    目前手中可以使用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单薄,加之自己修为又跌落至了金丹期初期,想做一番事,怕都困难。

    可机遇与时机,很可能不期而遇。

    若是不能在这之前做好准备,那一切都可能如昨日一般,仓促一战,损失惨重。

    叶长天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既如此,你们便暂留隐墨峰一个月吧,放心,我会给东龙王说清楚的。另外,还请梦周长老通知神梦殿殿主。”

    梦周询问道:“通知什么?”

    叶长天轻轻一笑道:“决战不远,生死一念。是生是死,且看天算!”

    ……

    门推开了,梦初走入云汐的房间。

    云汐连忙擦掉泪水,抽噎地对梦初说道:“母后,您不在大殿,怎么来女儿房间了?”

    梦初叹了一口气,说道:“傻女儿,母亲在门外站了许久,该收一收眼泪了。”

    “母后。”

    云汐哭泣着抱住梦初,哽咽地说道:“母后,我师傅他,他有喜欢的人了。”

    梦初抱着云汐,拍打着云汐的后背,安慰道:“哎,汐儿,我可听梦周说了,你师傅他是西灵天门之主,是玄灵传奇,喜欢他的人自不在少数,他有钟爱的女子,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

    “可,可我该怎么办?”云汐眼泪啪嗒地看着梦初。

    梦初明白,自己的女儿,是长大了。可喜欢叶长天,这事可不好办。

    梦初十分欣赏叶长天,加上对云家有救命之恩,能量之大,远超想象。无论从云汐本人,还是从父母本心,亦或是未来出发,梦初都愿意促成好事。

    可叶长天又岂会同意?

    那是一个心比天高的少年,是一个只钟情自己所爱的人。叶长天看向云汐的目光,只有喜欢,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恋。

    梦初叹息着。

    云汐的情感,注定是尚未开放的花苞,便死去的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