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四十四章 再无旁顾!(一更)
    无数的追寻,望不尽的,是别殇。

    三年前,沧澜仙府大战后,红墨下令玄月阁并入天门,自此,孤离去,再无消息。

    从玄月阁中搬来的红墨的房间,完整的存在于沧澜仙府之中,一直空着,等待着红墨的归来。

    叶长天不知道红墨去了哪里,唯一的线索,是轻月在一本书中发现的一张图纸。

    图纸之上,便是这山巅之城,无名门匾。

    沧澜仙府的初遇,只是一场误会的轻薄。

    至后来,从敌对,化陌人。又从陌人,化朋友。

    出沧澜仙府后,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后,分道扬镳,杳杳三年。

    回忆离别,历历在目。

    “什么?加入天门?”

    “是的,我邀请你们加入天门。”

    “为什么?”

    “因为你也不甘心,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我有我的难处,希望叶门主可以谅解。但我答应你们,如果三年后我还活着,我会来找你们,到时候,希望叶门主还可以收留我。”

    约期已过,约期的人,却没有来。

    叶长天叹息一声,或许,红墨只是西灵的过客,东灵,才是红墨的故乡。

    她回家了,自己应该开心才是。

    “唐大哥,这城门之上的门匾,为什么是空无一字?”叶长天疑惑地问道。

    唐亭醉摇了摇头说道:“我对这里并不清楚,曾经路过时,也问过他人,据说是“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之意,也有传言是帝后的“六无”。

    “帝后?六无?”叶长天看向唐亭醉,帝后,莫非是鬼帝的帝后?

    唐亭醉叹息道:“传言是帝后所言,但已无法考究。六无即无利无名,无荣无辱,无烦无恼。”

    “在鬼蜮开辟城池的先辈,并非为利为名,其所作所为,对东灵与东海而言,自是荣光,但对于鬼蜮之地而言,却也是灾难,生死埋葬,孤魂悠悠,无所谓荣,也无所谓辱。生前如何,死后又如何,皆是无烦无恼。”

    “既是六无,何必铭刻门匾?再者,这哭魂城原本并非是哭魂二字,而是骷坟。正所谓,千千英雄皆葬送,万万魂消坟松岗。”

    叶长天遥望远处,好像群山之中,有着无数的松柏,而松柏之下,埋葬着一个个英魂。

    说不出对错。

    鬼蜮森林割裂了东灵与东海,东灵与中都的联系,打开通道是必然的事。

    只是,险峰修栈桥,峻岭开隧道,皆是悲壮。

    遥拜吧。

    为了这些有名或无名的先辈。

    叶长天三人在一处简易山洞中休息至天亮。

    晨曦破晓。

    叶长天看着收拾利索的唐亭醉与唐染云,凝望着远处逐渐清晰起来的哭魂城,淡淡地说道:“唐大哥,染云,稍后你们先行进哭魂城,我还有点事,需要解决。”

    唐亭醉清楚,鬼蜮之所以放开通道,一路没有袭扰,便是谋求巅峰一战。

    叶长天胜,入城。

    败,一切皆休。

    凭借着自己当下的实力,对于叶长天而言,本就是毫无助力,甚至可能会成为累赘。

    唐染云不同意,着急地走至叶长天面前,认真地说道:“我不进城,我要与你一起战斗!”

    叶长天微微摇头道:“谢谢,我自己可以。”

    唐染云看着想要走开的叶长天,伸手拉住叶长天的衣袖说道:“你不能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我的命是你救的,我也要陪你战斗到最后。”

    叶长天轻轻挣脱唐染云的手,看着唐染云有些伤的双眸,轻柔地说道:“放心,你们在城里等我,我不食言。”

    唐染云还想说什么,却被唐亭醉给拉住。

    出山洞后,三人飞向哭魂城方向。

    哭魂城。

    红墨焦虑地站在城墙垛口处,凝望着远方。

    一夜的凝望,望不到来人。

    但红墨清楚,是他的话,他一定会来。

    一玄色衣衫,姿笔的青年,缓缓地走向红墨,如刀削的眉,高的鼻梁,如鹰的双眸,自信地笑,让人难以忽视。

    来人站在红墨旁边的垛口处,磁地声音缓缓说道:“我听说,这里将会有一场好戏。姑娘如此早来,莫不是也期待不已?”

    红墨看了来人一眼,并不认识,便转头,继续看着远处。

    青年人并不在意,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我听闻,叶长天会死在这里。”

    红墨猛地转头,说道:“他是不会死的!”

    青年哈哈一笑,向红墨走了两步,然后说道:“在下落叶,不知姑娘芳名?”

    红墨并不理会。

    落叶走至垛口处,轻轻地拍着垛口,说道:“是修士,总是会死的。区别便在于,死在谁的手中。”

    红墨看着东方初阳渐起,天地逐渐澄明,而城外,依旧是毫无动静。

    看来,他今是不会来了。

    落叶凝视着西南方向,淡淡地说道:“姑娘,你等的好戏,开始了。”

    红墨心头一惊,连忙看去,三道影由远而近,哭魂城外,顿时响起了一阵阵呜咽之声,三百厉鬼、三十战鬼纷纷出现在空中。

    红墨飘然而起,刚想飞出哭魂城,便看到哭魂城中升起了一道光幕,光幕流光,犹如结界。

    红墨大吃一惊,连忙祭出宝剑猛地一刺,试图打开光幕。

    犹如闪电一般,一团能量猛地从光幕中弹出来,红墨甚至来不及躲避,便被击中,倒飞出去。

    残血,洒空。

    落叶骤然出现在红墨前,将红墨抱起,飘落至城墙之后。

    红墨脸色苍白,从落叶怀中挣脱,骇然地看着眼前的光幕。

    落叶轻轻嗅着手中的香气,邪魅一笑道:“这是哭魂城的六级大阵,名为星移,是鼎仙阁的那位炼制的,诡异莫测,强大无比,可以吸收伤害,并反弹三倍伤害。幸亏你出力不多,否则,你已死了。”

    红墨焦虑地问道:“怎么才可以出去?”

    落叶深吸了一口气,感触着空中的香气,摇了摇头说道:“戏不落幕,无人可以离场。”

    红墨看着越来越近的影,是他,真的是他!

    他还活着!

    叶长天,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红墨的眼开始湿润,牵挂与思念,担忧与失落的三年,唯一可以陪伴与支撑自己的,便是那约定。

    三年过,自己却没有赴约。

    你是不是在怪我?

    长天,我没有忘记姐妹,没有忘记轻月小雪,没有忘记沧澜之行,也没有忘记你。

    我离不开这里,我走不出鬼蜮。

    我很想很想,我无数次的想要离开,却总也不能。

    我不甘心!

    鬼帝城囚住了我,鬼蜮囚住了我。这里便是一个地狱,一个囚牢。

    我打不开囚牢,我离不开了。

    但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我要拼尽一切的保护你,直至你安全离开。

    纵然,我魂葬鬼蜮!

    抑或,我献祭灵魂!

    哭魂城外。

    一个棋盘闪烁着光芒飞出,在空中陡然变大,形成了一个长宽达百丈的四方平台,缓缓落在半山腰处。纵横的线条,规整而肃然。

    三百厉鬼环坐棋盘东西,三十战鬼北面端坐,中间却空出一席。

    叶长天长啸一声,飘然落在棋盘以南,随后,唐亭醉与唐染云落在左右。

    叶长天毫无惧色的扫视着周围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战鬼与厉鬼,信步上前,喊道:“既已约战,为何不现?”

    北面一战鬼垂天嘿嘿一笑,站起走向中央,大声说道:“鬼将大人说了,若是你过不了第一关,那便没有资格与他作战。乖乖交出一切,对大家都有好处。”

    叶长天环顾一周,轻笑一声说道:“不知道你们这第一关,指的是你,还是你们一起?”

    垂天哈哈一笑道:“对付你,还不需要众多兄弟。只要你打败我,鬼将大人,自然会与你交手。”

    叶长天笑着说道:“既如此,我没有意见。”

    垂天眼神一寒,喝道:“那便让我会会你,看看你是不是玄灵传奇!”

    叶长天一伸手,对准备出手的垂天喊道:“等等。”

    垂天面色一滞,说道:“怎么,你想投降?”

    叶长天摇了摇头说道:“投降?我生命里没有这两个字。我是说,在打之前,先让他们两位进入至哭魂城。”

    垂天的目光扫向叶长天手指方向,看到唐亭醉与唐染云,沉声说道:“这是不可能的。”

    叶长天背负双手,向回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着:“你们想必听说过我的传说,我若是想走,你们谁都拦不住。我数三声,不让他们二人进入哭魂城,我便消失。一!”

    垂天一愣,没有想到叶长天竟如此bi)迫众人。

    传说中,叶长天面对手持灵器的天殃儿都可以轻松逃走,眼下这些人,远不如天殃儿,若是真让叶长天离开,岂不是一切都白费了?

    “二!”

    垂天做不了主,只能抬眼看向空中,双耳一动,脸色顿时轻松了下来。

    “三!”

    垂天连忙喊道:“好,他们二人可以进城,但你必须发誓,生死未决之前,你不能离开棋盘,否则,他们二人纵是逃逸至东灵,我们鬼蜮,也将追杀到底!”

    叶长天微微点头,对唐亭醉与唐染云说道:“走吧,进入至哭魂城之后,不要停留,直接通过传送阵离开。你们放心,我没事的。若是有机会,我会去找你们的。”

    唐亭醉哀叹一声,说道:“你保重!”

    唐染云不舍地看着叶长天,说道:“不,我要陪你……”

    唐染云的话还没说话,叶长天便挥手成刀,击打在了唐染云的脖颈处,唐亭醉连忙扶住暂时昏迷的唐染云,对叶长天凝重地点了点头。

    叶长天看着唐染云,这是一个奔放豪的女子,是一个英气十足的女子。

    只是你的豪,我领不了。

    我希望在你的记忆里,我只是天长夜。

    就此别过。

    “走吧,不要告诉她的份。”

    叶长天轻轻地说道,唐亭醉深深看了叶长天一眼,在众鬼的目光下,扶起唐染云便飞向了哭魂城。

    唐亭醉在哭魂城外停下脚步,回望了一眼,在叶长天的点头之下,闪进入至洞开的一扇小门之中。

    哭魂城,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中。

    望不去的,是离去。

    叶长天傲然的走向棋盘中央。

    踏步,

    出剑。

    此战,再无旁顾!

    ps:今天停电了,不知道多久来,二更可能要晚点或看况。。。

    喜欢就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精灵之守灵人〕〔都市有神王〕〔夫子剑〕〔女配重生之凰逆仙〕〔去地府做大佬〕〔诸天之道叩洪荒〕〔盛唐不遗憾〕〔乱晋我为王〕〔隐婚契约:夜帝的〕〔绝世兵王〕〔我在英伦当贵族〕〔重生医武剑尊〕〔学霸娇妻:陆少宠〕〔图符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