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三招过,再相逢(三更)
    刃出。

    骄阳暗淡,风云翻浪,疾风卷叶。

    叶长天见状,不再有任何的隐藏,玄境神魂从识海中喷薄而出,一柄长剑,犹如涅天,赫然出现在身后。

    “无论你是多强,都无法拦住我前进的脚步!涅天斩,出!”

    叶长天喝道,双手结印猛地掐动,涅天魂剑在玄境神魂的催动下,闪烁着一缕缕光芒。

    “斩!”

    两道声音同时传出,魂之刃与涅天魂剑,瞬间撞击在一起!

    轰隆隆!

    天空为之一颤,一道魂力风暴肆虐而出,极速传荡至方圆百里,百里内的低阶游魂魂火瞬间熄灭,鬼卒趴在地上,大鬼瘫坐,厉鬼与战鬼无不心惊胆寒地看着远处,面色惨淡。

    “快看天空!”

    唐亭醉惊呼道。

    唐染云与红墨连忙抬起头,目光呆滞地看着空中。

    两边的乌云竟从中间被劈开了,形成了一道诡异的裂缝,无数乌云在裂缝中涌动,却怎么都填不满。

    唐染云骇然地说道:“天啊,他们竟然斩开了天空!”

    红墨叹息道:“这是魂力的交锋,是魂力掀翻了云层,断裂了天空。没有想到传言是真的,长天他真的是玄境级别的神魂!”

    魂之刃与涅天魂剑僵持着,陡然间,落叶眼神微微一寒,挥袖之间,魂之刃猛地前进,推开涅天魂剑,继而爆退而回,化作魂力飞入至落叶眉间。

    落叶眼帘中浮现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叶长天感觉识海一震,涅天魂剑化作魂力飞回至识海。

    落叶双眸盯着叶长天,赞叹道:“玄境神魂,果然强大。你的神魂有些特殊,竟可以吸走我的魂力为你所用。呵呵,这种功法,我可是从未听闻过。”

    叶长天看着落叶,心头震撼不已。对方的神魂虽尚未达到玄境,但至少也是灵境巅峰,这种修为与神魂兼修的高人,是自己第一次见到。

    叶长天扫了一眼哭魂城中的红墨三人,见三人无事,长舒一口气说道:“还有什么招式,便使出来吧。”

    落叶哈哈一笑,一踏步陡然消失,叶长天的手还在切割空间,而落叶便已出现在叶长天身后,轻轻地说道:“第三招,树牢囚,囚三生。”

    叶长天一个空间瞬移,身影刚刚消失,便狼狈地出现在了一丈之外,骇然地看着眼前被天地囚牢锁住的空间。

    落叶飘然而出,屈指一弹,一根小小的香便已点燃,轻喝道:“香燃尽时,若你仍在囚牢之中,那你的心脏,将会出现在我的手中。记住了,这里不允许你使用空间法则。”

    叶长天看着周围的囚牢,对方竟可以在呼吸之间,随手调动如此庞大的天地之气,构建厚达一丈的囚牢!

    叶长天被困在两丈长宽的四方空间之中,庞大的神魂扫视着囚牢。

    没有薄弱点。

    这是一个完整且坚固的囚牢。

    叶长天左手抓着剑鞘,拇指押压簧之上,身体微微弓起,身影陡然化作一串残影,左手拇指一弹,长剑飞出。右手持剑,猛地斩出!

    残星斩击!

    一道犹如匹练的剑芒轰在身前的白色元气墙体之上,轰然一声,墙体微微晃动,墙体中出现了一个六尺深两丈长的伤痕,但距离十尺一丈的距离,还差一些!

    叶长天刚想再来一击,长剑刚刚收回,墙体的伤痕,瞬间弥合。

    叶长天苦笑,残星斩击的威力足以斩开空间,却无法破开对方随手布置的天地囚牢。

    合体巅峰,竟强大如斯!

    落叶望着沉默中并无行动的叶长天,提醒道:“你的时间不多了。”

    叶长天缓缓抬起头,呵呵一笑道:“遇到你,真好。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强大,知道了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

    落叶眯着眼看着叶长天,并没有说话。

    叶长天扫视着周围的元气之墙,继续说道:“成长的道路,永远充满了磕绊与挫折。风雨来时,我自竹杖芒鞋,任一蓑烟雨。落叶,一切都结束了。”

    叶长天手掌一挥,身前一团太阳真火浮动,叶长天双掌缓缓合拢,将火焰融合,压缩,形成了一颗火焰丹珠。

    “上一次面对云魅时,我只能将你化作巴掌大小。这一次,我已将你化作丹珠。看来,我还是进步了一些。”

    叶长天看着手中的火焰丹珠,轻轻喃语,然后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落叶,嘴角展露出笑意,缓缓将手中的火焰丹珠抛向天地囚牢的一面。

    “那就赐你名为“灭世之珠”吧。”

    轻轻的声音,飘散。

    碰撞,是疯狂的盛宴!

    轰!

    “灭世之珠”宛若一颗爆炸的太阳,磅礴的毁灭之力瞬间充斥了相对狭小的天地囚牢。

    极致的压缩与瞬间的能量释放,加上封闭的空间,让无数火能集聚在天地囚牢之中无法释放!庞大的压力开始向外挤压!

    站在圈外的落叶扫视了一眼即将熄灭的香烛,感知到天地囚牢中的变化,不由脸色微微一变,尚未出手,便听到了一声声密集的破碎声。

    刹那!

    天地囚牢彻底崩溃四散,毁灭的火焰向四周肆虐而去,尽情地释放庞大的威能。

    落叶轻轻挥袖,身前一道光幕抵挡住了火焰,但火焰炙烤的光幕也颤颤巍巍。

    落叶屈指一弹,一道光芒爆射而出,劈开了眼前的火焰,随手一招,周围的火焰便已熄灭。

    “这种火焰,并非是灵力火焰?这是什么火焰?”落叶轻轻地沉思着。

    火焰之中,走来了一道白衣身影,身前的金色光罩缓缓消散,看着落叶,淡淡地说道:“承让了。”

    落叶意味深长地看着叶长天,缓缓说道:“你很不错。下一次,我不会留情。”

    叶长天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

    落叶转身,看了一眼哭魂城,嘴角蠕动了几句,转身对叶长天说道:“我有一种预感,我们还会见面。希望到时候,你依旧是你。”

    叶长天眉眼一动,不知道落叶是什么意思。

    落叶已然转身,哈哈大笑之中,化作一阵青烟,消散在这个空宇。

    “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叶长天轻轻地说着。

    哭魂城的结界缓缓消散了,红墨、唐染云与唐亭醉从哭魂城中飞了过来。

    叶长天凝视着红墨,眼神中流转着激动的目光。

    三年不见,你一如从前。

    一袭红衣,你笑容嫣然。

    叶长天闪身至红墨身前,仔细地看着红墨,眉眼还是曾经的眉眼,容颜还是曾经的容颜。

    三年,未变。

    红墨站在叶长天身前,对视着叶长天。

    双眸还是如此的明亮,只是比三年前,更多了坚定,傲然。

    “叶……”

    红墨轻启朱唇,尚未说一字。

    叶长天猛地一步上前,抱住了红墨。

    紧紧地拥抱在怀里。

    红墨脸色羞红了起来,刚想说什么,却听到了耳边叶长天轻柔的话语:“三年了,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你知不知道,天门的情报网铺就到哪里,都会寻你。你知不知道,家里的人都很想你。”

    “你为什么你回一个消息,我不是给你留了传音符,你为什么

    不曾说一句话。”

    “我们都很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你这三年,还好吗?”

    叶长天轻轻地松开红墨,眉头微皱地凝视着红墨,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

    红墨眼角流下了泪水,自己何尝不想回西灵,何尝不想回家,何尝不想陪伴大家。

    叶长天轻轻伸出手,擦拭掉红墨的泪水,温柔地说道:“别哭了,泪多了,就不美了。”

    红墨微微地摇着头,哽咽了一句:“对不起。”

    泪水再也无法止住,伏在叶长天的肩膀上,哭泣了起来。

    唐染云看着这一幕,眼神也湿润了起来,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酸涩的。

    叶长天看着哭魂城城墙之上探头探脑,想要离开的修士,对身边的红墨说道:“不哭,我们天门只有欺负人的时候,没有被人欺负的时候!”

    红墨尚未反应过来,叶长天带着红墨已飘落至哭魂城之上。

    叶长天看着那一群围住过红墨三人,却又鼻青脸肿的修士,大声喊道:“怎么,你们惹不起鬼王,便欺负起我天门弟子了?”

    其中一个中年修士连忙喊道:“不,不,我们不敢,我们只是迫不得已。”

    “是啊,他威胁我们,若是不这样做,便要灭杀了我们全家,还要将我炼为奴役。”

    “你看看,我们不愿屈服,他便打残了我们,就连三爷、七爷都被打残了。”

    叶长天看着周围的修士,冷哼一声:“都不要吵,我不管你们迫不得已,还是自愿为之,欺负了我天门之人,那就休怪我叶长天不客气。”

    众人面面相觑,刚走了一个鬼王,又来了一个天门之主,这混得,直想哭啊。

    “那,那叶门主,您说怎么办?”

    “怎么办?”叶长天玩味着看着周围的人,淡淡地说道:“若是我说了出来,那就需要照办了,天门门主的话,可是要践行到底的。既然你们想让我来提,那我就……”

    叶长天的眼神狠厉了起来,手中浮现出了一柄宝剑。

    众人连忙摆手。

    “不不不,您看,我们一人出十万上品灵石,以作补偿,如何?”

    “十万?染云,给他十万上品灵石,然后把他杀了。一个元婴期修士,也就值十万灵石。”

    “啊,不不,我刚刚说错了,是五十万。”

    “五十万?呵呵,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我,我愿奉上所有家财,总计八十万上品灵石,外加灵草、灵花,价值大概百万……”

    “哦,算你会做人,你们呢?”

    “我等也愿意奉上所有家财……”

    叶长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对哭笑不得的红墨眨了眨眼,然后故作深沉地说道:“看你们也是一把年纪了,修为不易,既已知错,那我若是不原谅,也显得天门小气。这样吧,取你们家财的一半,只作警告,若是再有下次……”

    “没,没有下次了……”

    “哪位是九爷?”叶长天想到了什么问道。

    “是我,是我。”一个被打成熊猫眼的家伙跳了出来。

    叶长天从戒指中拿出了独行客的人头,抛给九爷说道:“这个人头,你应该认得吧?我听说哭魂城有规矩,若你的人在带队时丢弃了队员,独自逃走,他的上级将要承担一切后果。”

    九爷冷汗淋漓,不用叶长天说,也知道独行客丢弃的队员是叶长天等人。

    独行客啊独行客,你丫的死了都不让我安心。

    叶长天上前轻轻拍了拍九爷的肩膀,大有深意地说道:“我觉得,你比其他人会做人一些。毕竟,你可是九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