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五十五章红墨的苦难(三更)
    爬冰卧雪,也要前行。

    爬犁缓缓进入至雪地,不久后,野鹿开始奔跑起来,轻盈的脚步在雪上只留下一串梅花印。

    周围吹起呜呜的风,雪花掀动着帘子,却总有一股能量,轻轻地挡住冰冷的风。

    叶长天坐在红墨的左侧,舒服地依靠在身后的支撑木上,看着一脸红润的红墨,笑着说道:“没有想到,玄月阁阁主也有脸红的时候。”

    红墨恨不得一脚踢出去这个可恶的家伙,刚刚竟然敢挠自己,害的自己一时无法用力,才被他得逞。

    叶长天拿出一瓶灵液,递给红墨。轻柔地问道:“从鬼蜮出来之后,一直没有时间好好问问你。红墨,这三年来,你还好吗?你是怎么过来的?”

    红墨微微叹息,接过灵液轻轻地喝了一小口,顿时眼前一亮,便多喝了几口,才叹息地说道:“长天,我一直都记着我们的约定,从没有忘记。只是我无法走出来,没有办法回到西灵,没有办法去找你们。”

    叶长天轻轻地安抚着红墨说道:“我知道,我相信你。”

    红墨眼睛开始红润了起来。

    红墨出身于中都红家,是一个不错的修真家族。红墨的爷爷修为更是达到了出窍期二层,父亲也达到了元婴巅峰,家族中嫡系与旁系,也有十几名元婴修士。

    红墨修真天赋极为惊人,在十六岁时,险之又险地渡过天劫,成为了红家最优秀的修士。

    便在此后不久,红家遭遇了灭顶之灾。

    红墨不知道灾难是因何而起,也不知道是谁人所为,只听到了一个阴森地声音传荡在乌黑的天际:

    “鬼蜮请人,开门迎客。若有阻拦,飞魂散魄!”

    红家之人见来人竟想要抢掠走红墨,自是不肯,一番大战下来,红家覆灭。

    红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母亲被漆黑的锁链洞穿心脏,看着红家的修士,挂在锁链之上,犹如枯萎无力的残荷,在风中低头。

    最后,红墨的爷爷拿出了一张万里空间传递符,打开空间通道,在将红墨推入至通道后,交代了两句话,便以自爆阻拦了追兵。

    红家覆灭的,只剩下红墨一个生命。

    红墨走出空间通道之后,人已在了西灵大陆。

    三年后,红墨十九岁以金丹期五层的修为,创玄月阁,收芳香、平楼、余研、碧云等入门。六年后,沧澜仙府出世,红墨在七大宗门的胁迫下,被迫参与到剿灭三大学院的计划之中。

    之后便是沧澜仙府中,红墨与叶长天的初识,红墨的退出,叶长天的救命之恩,最后的生死相依,决战七大宗门。

    沧澜仙府大战,三大学院成为了胜利者。

    红墨与玄月阁的姐妹,活了下来。

    在叶长天邀请红墨加入天门的时候,红墨很想答应,很想。

    自己漂泊了太久了,一直想找一个家,找一个安稳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下。可家族覆灭,仇深似海,自己又如何能放下?

    想起来那恐怖势力,一旦再次找寻上来,还要连累了叶长天等人。

    玄月阁是一个微不起眼的势力,但天门可不是。

    沧澜仙府一战后,天门二字出现在了众多势力与宗门的情报之中,甚至连天门中每个人的身世,都有着详细的调查。

    红墨清楚,自己加入天门,那便意味着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会暴露。一旦那恐

    怖的鬼蜮力量再次袭杀而来,死的,不止是自己。

    为了保护叶长天等人,也为了报仇雪恨,红墨拒绝加入天门,并留下了三年之约。

    但在走之前,红墨清楚,自己很可能是再也回不来了。

    辞别后,红墨才发现叶长天所给予自己的东西,实在是太过珍贵,珍贵到自己无法承受。

    且不说一堆符箓,便是一叠传说中的空间传递符,可谓是价值连城,还有通元丹、元婴丹、七色莲等。

    孤独的流浪中,终于有了温暖。

    历经数月,红墨终于回到中都,在祭奠了家人之后,便去了东海。

    寻一座岛,碎丹凝婴。

    在将修为提升至了元婴期四层之后,红墨杀入鬼蜮森林。

    唯一的线索,便是那一张给自己留下噩梦的脸!

    红墨不断出现在鬼蜮四城周围,猎杀着自己可以遇到的所有鬼修与魂修。当红墨终于打听到,那个带人覆灭了红家的人,是鬼蜮战鬼玄甲时,便失去了最后的理智。

    在打探到战鬼多在鬼帝城的消息后,红墨便杀向了鬼帝城。

    结果可想而知,红墨不仅没有杀死任何人,还被帝后囚禁于帝霄阁,戒指中的传音符、一切都被拿走,却唯独留下了一个玄阳玉戒指,算是给了红墨最后的安慰。

    叶长天听着红墨的讲述,心头久久不能平息,悲伤的红墨,早已是抽噎不止。

    这三年中,她过的是如此的凄苦。

    她平静的背后,隐藏着无数的伤情,她刁蛮的举动下,是遮掩的伤疤。

    叶长天不知道怎么安慰,这起伏跌宕的岁月中,唯有她自己可以知道,那是如此的苦,如何的难。

    安慰?

    是苍白的。

    红墨或许是累了,倚靠在一侧,一句一句地说着:“长天,你知道吗?帝后竟说是玄甲违背了她的命令才导致红家覆灭!还说只是想收我为徒,修炼《圣仙魂》功法,我才不要修炼仇家的功法。”

    “后来,我便与帝后斗争。虽然她不曾为难我什么,但却囚禁了我。后来,我便索要西灵、中都与各方情报。我开始在情报的字里行间,来找寻你的字眼。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甘心寂寂无名,不甘心平淡此生。我知道,天门终究会出世,以一种震惊玄灵的方式。”

    “事实上,我看到了。天门开山的盛景,三千西灵势力齐贺,圣地、丹盟、流星、鹰雕族同为你纳福,我真的感觉很开心,感觉很美好。我当时就在想,若是我当初不离开,若是我和玄月阁的姐妹都在一起,那会不会,我也有幸在天门开山的队伍之中,肃穆地感受着天门的威严,触摸通天阁的栏杆。”

    “后来,便是龟灵岛的惊天一战。长天,你知道鬼蜮的情报中是如何称呼龟灵岛一战的吗?一定想不到,鬼蜮将龟灵岛一战称之为“长天屠大龙”,呵呵,说来也奇怪,帝后他们好像是在庆贺一般。”

    “可是,我却是在哭。虽然玄甲死在了你的手中,家仇已报,但情报却说你陨落了,而且言之凿凿,东龙王亲眼所见。加上蓝酒、天殃儿,几次进入至南海深处,都无法找到你,我真的绝望了。”

    “听说,轻月、小雪等人也去了南海,默默地等待着你归来。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心疼,更坐实了你陨落的消息。”

    “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总是在哭,我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

    ……”

    “就这样,我麻木地过了近一年。不久前,帝后告诉我,你还活着,你在鬼蜮,但修为跌落严重。”

    红墨端坐起来,看着叶长天,双眸中闪烁着泪光,缓缓说道:“她威胁要杀掉你,除非我答应做她的徒弟,永远呆在鬼帝城中。”

    叶长天安静地看着红墨,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伸出手,将红墨揽住。

    红墨确实是有些累了,头枕着叶长天的肩膀,柔声说道:“我没有答应她,你不知道,我耗费了很大力气,才躲过无数道哨卡,从鬼帝城中逃了出来,就想在你来到哭魂城时看到你,与你一起战斗,一起同生共死……”

    叶长天看着睡着了的红墨,微启的红唇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两腮绯红,却有两道清泪默默的滑过。

    最是伤情苦,难忘死灵人。

    你确实该好好休息下了,三年间,不,应该是这十年间,怕是没有一次安稳的睡眠吧。

    野鹿在飞驰,爬犁在安稳地前行。

    雪原之中,一只兔子眺望着爬犁的方向,许久之后,才猛地跳了起来,嘶嘶地声音传了出去。不远处,一只巨大的雪兔从雪洞之中跳了出来,呜呜地喊了几声,便看到二十几只雪兔飞了出来。

    “呜呜,没有想到,还有人敢闯入雪原,把他们赶出去!”一只大雪兔飞了出来,喊道。

    “嘶嘶,别急,老大还没发话。”

    “那个拉车的,好像是鹿王吧?他什么时候转行做了车夫了?”兔子王不解地问道。

    “呜呜,老大,我们动手吧,几年都没活动活动了,浑身不得劲。”

    “闭嘴,能让鹿王当车夫的家伙,怕是不简单的,走吧,我们去问问话,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动手。”兔子王吩咐完,猛地向前一仆,在半空中便化作一个大汉,飞向了爬犁方向,在其身后,又有五个兔子化形跟随,其他的便在雪地之中跳跃飞行。

    叶长天感知到了周围的气息,对准备放慢速度的野鹿轻轻说道:“无需理睬,保持原速。”

    野鹿微微一愣,很快便调整了状态,始终保持着匀速行驶。

    叶长天低下头,看着依偎在自己肩膀之上的红墨,不忍心打破这美好的一幕,更不忍心让惊醒红墨。

    叶长天轻轻闭上眼,一道神魂虚影轻轻地出现在爬犁厢之外,随手一挥,一道能量圈便护卫住了爬犁,虚影停在爬犁之上,看着飞过来的人,轻轻说道:“说要小声点,不要打扰她睡觉。”

    兔子王陡然停在空中,骇然地看着眼前的神魂虚影,这神魂之力要多强大,才会如此凝实?

    兔子王看着还不停留的爬犁,不由又带人追了上去,看着叶长天的神魂虚影,抱拳小声说道:“来者何人,为何要擅闯雪原?”

    叶长天轻轻扫了一眼兔子王,兔子王感觉自己的神魂瞬间不安了起来。叶长天轻轻说道:“我只是想拜访红衣道人,诸位没事,请回吧。”

    “你说回去就回去,你算老几?想过雪原……先过我们……这一关……”兔三大声喊道。

    兔子王刚想说“手下留情”便看到兔三瞬间出现在了十丈之外,又从十丈之外,瞬间出现在三十丈之外,轰地落在了雪堆之中,就连后面的话都变得缥缈起来。

    兔子王停下了脚步,看着虚影缓缓消散,爬犁依旧上前,不可置信地惊呼道:“空间置换?交叠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