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七十五章 父母恩情(二更)
    “他们的口头禅是,想让你变得更优秀,有错吗?”

    独孤浅语伤感地转过头,看着叶长天,一字一句地说道:“一句为我好,就不过问我的感受。我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却不曾让我快乐。”

    叶长天看着独孤浅语。

    没有想到,自己平生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仙界之人,竟不是沧澜,而是一个被父母逼疯了,离家出走的女子。

    叶长天并没有直接安慰什么,而是坐在独孤浅语的对面,轻轻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的父母不曾逼我什么,只告诉我一句话,便足以让我不敢懈怠,勤勉修炼,呵呵,你不知道,我无论多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解开父母眉间的忧愁。”

    “我付出的越多,他们失望的越多。”

    独孤浅语被叶长天的话吸引了过来,连忙问道:“难道不应该是付出越多,他们越开心吗?”

    叶长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恰恰相反,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修炼,却连灵气都感知不到,更无法引气入体。”

    独孤浅语轻轻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个废柴啊……”

    叶长天微微一笑道:“确实是个废柴,而且还是众人皆知的废柴。”

    独孤浅语哈哈一笑道:“好吧,那我以后不喊你小叶子了,喊你叶废柴如何,后来呢?你父母责罚你没有,有没有关你三年禁闭,还是把你丢到寒冰窟中?天啊,不会是把你放在鳄鱼岛中,一天天疯狂地奔跑吧?”

    叶长天张着嘴巴,这是哪门子的惩罚?这怎么感觉像是要人命……

    叶长天为眼前的独孤浅语仙女默默哀悼,能活到现在,你真的不容易啊。

    叶长天长叹一声说道:“后来,我都十一岁了,还是没有办法引气入体。父母并没有责罚我,而是疯狂的下矿脉工作,挖取灵石,换取微博的收入。”

    独孤浅语一愣,问道:“灵石,那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叶长天瞪大了眼,说道:“你竟然不知道灵石?”

    独孤浅语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来过这里。”

    叶长天拿出一块红色的火灵力极品灵石,独孤浅语接在手中,仔细看了一眼,嫌弃地说道:“我倒是什么,原来是次次次次品的仙石,这种仙石你也能看得上眼?莫不是穷疯了?”

    叶长天很想打死这个天上来的家伙,这与何不食肉糜有什么区别!

    叶长天叹息道:“是啊,就是你这种看不上的,次次次次品的仙石,我父母需要在矿脉之下劳作很久,天不亮他们已走了,天黑了,他们还没有回来。一年年的辛苦,只为了存一些灵石,你知道为什么吗?”

    独孤浅语眨了眨眼说道:“为了你可以修炼?”

    叶长天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是在为了未来准备。一旦我不能修炼,我也可以依靠这些灵石活下去,不至于作为一个凡人,四处奔波,劳累疲倦,寄人篱下,他们想让我活的有尊严。”

    独孤浅语走到了叶长天一旁坐了下来,听闻着叶长天的讲述。

    叶长天接着说道:“你知道吗?父母担心的是我们的未来,我们担心的却是现在。他们安排的未来与我们憧憬的现在有一个冲突,这个冲突,才是我们的痛苦,不安,叛逆,逃离与顺从。”

    独孤浅语听闻之后,心中一震。

    自己的父母何尝不是,一味地用未来怎么样来引导自己,强迫自己修炼,自己不努力不行,努力了也不行,总是达不到他们满

    意的模样。

    自己当然清楚,他们是为了自己好,为了自己的将来。

    可有时候,自己不想要那种他们安排好的将来,更不想要他们安排好的现在!

    独孤浅语长长叹息道:“原来,父母虽是不同的,但都为我们的未来谋划着。不同的是,你的父母任由你自己选择,我的父母,却不曾给我选择。”

    叶长天摇了摇头,对独孤浅语苦笑道:“选择?不,你和我都一样,没有选择。”

    独孤浅语有些疑惑地看着叶长天,问道:“父母不是每天不在你身边,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啊?为什么说没有选择?我就不一样,整天被人盯着,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的。”

    叶长天起身,走向一旁的溪涧,独孤浅语也跟了上来。叶长天边走边说道:“父母不曾要求过我什么,只告诉我一句话,便是这句话,让我不敢懈怠,不敢贪玩,不敢去想太多其他。”

    独孤浅语问道:“是不是你父母说,如果你再让我们失望,就把你送入至苦寒之地,劳作十年?”

    叶长天没有笑,只是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他们说:孩子,无论你能不能修炼,都不要着急,我们会养着你的,直到养不动的时候。只是希望,在我们老了,你可以养活你自己,好好活下去。”

    “只这句话,让我哭了几天。你要知道,我父母都不是修士,他们的寿元,只如凡人。自此之后,我不敢懈怠一分一毫,因为我成长的代价,是父母老去的华发。”

    独孤浅语眼睛红润了起来,摇着头说道:“你父母对你真好。我父母永远都不会说出这句话,他们可以活无数年,一直都不曾老去。”

    叶长天不着痕迹地擦拭了眼角的微泪,回忆那段岁月无助的坚持,父母如山四海的恩情,内心柔软的部分,总是被触动。

    无论修为多高,人在何地,父母永远都是最大的牵挂。

    两人在谈笑之间,逐渐熟悉了起来。

    独孤浅语随着叶长天飞出密林,问道:“既然是你把我救出来的,那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我都会满足你的。”

    叶长天微微摇头,辨识了下方向,飞出了雪原,轻轻说道:“救你不是为了让你亏欠的,是我这个人心肠软,见不得美女受苦。”

    独孤浅语拉着叶长天,仔细地看着叶长天,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我父亲说过,每一个接近我的人,必然是有所企图的,没有目的的接触,是不存在的。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把人情还了,也轻松一些。”

    叶长天无奈地看了看独孤浅语,轻轻推开抓着自己的秀手,飞过一座山峰,说道:“是仙女就一定要图你什么回报吗?仙人怎么了,迟早我也会渡劫飞升的。难道说,以后你我仙界相遇时,是你在图我什么,故意安排的邂逅?”

    独孤浅语哈哈笑了起来,说道:“笑死人了,就你这个废柴还渡劫飞升?”

    叶长天看着笑的有些夸张的独孤浅语,也哈哈一笑,说道:“放心吧,如果以后我们在仙界相遇,我会给你邂逅的机会,到时候,你若是求我办点事,我会答应你的。”

    独孤浅语飞不动了,眼泪都笑出来了,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自大的家伙。还仙界,还自己邂逅?天啊,我求你办事?

    只要我独孤浅语说一句话,什么事情办不成,需要你个自大狂?

    独孤浅语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抓住叶长天问道:“对了,我的寒星舰呢?天啊,我

    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完了完了,我又要被抓走了。”

    叶长天想了想,问道:“什么是寒星舰?”

    独孤浅语瞪着眼说道:“哎呀,就是那个差点撞死你的东西。”

    叶长天一愣,指着独孤浅语说道:“我说呢,流星怎么可能长眼睛,我向哪里跑,你就追到哪里,你存心的是吧?”

    独孤浅语委屈地说道:“我是想避开你的,谁知道你神出鬼没,我转到哪个方向去,你就出现在哪里,这怪我吗?明明是你自己,非要出现在寒星舰前面。”

    叶长天攥起拳头,很想揍她一顿,想到那诡异的领域,自己实在是打不过,才无奈地摊开手,重重说道:“你那个破流星,没了!”

    “没了?!”

    独孤浅语的声音尖锐了起来!连忙喊道:“你说什么,没了?!你知不知道寒星舰多珍贵,整个仙域都没有多少,你竟然说没了?快点告诉我,寒星舰到底在哪里。”

    叶长天恨恨地说道:“被我埋了!”

    “埋了?”

    “对,就是埋了。”

    “你竟然将珍贵无比的寒星舰埋了?你还是不是人?对了,埋了多深?”

    “一百五十丈!”

    “啊啊啊!一百五十余丈啊!你你……”

    叶长天看着气得蹦跳起来的独孤浅语,做好了被奚落的准备。

    独孤浅语突然跑了过来,摇晃着叶长天的胳膊,说道:“你你,你实在是太天才了!”

    “啥?”

    叶长天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独孤浅语看着错愕表情的叶长天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还在担心上面的人会发现寒星舰的气息,将我抓回去,如今被你深埋起来,他们怎么都不可能找到了。真开心,我终于自由了。”

    叶长天感觉自己的脑子回路不够用,眼前的女子,就是一个性情不定的家伙,刚刚还伤感,一会又愤怒,这一眨眼功法,又大笑起来。

    独孤浅语看着远处的山峰,张开双臂,冲着远处的天空,大声喊了起来:“啊~~~”

    叶长天看着独孤浅语的欢喜,也会心一笑。

    这是一个飞出笼子的灵鸟,且让她开心下吧。

    长长的大喊,传荡在空寂的群山之中,独孤浅语笑着回头看着叶长天,眉头的火焰花钿更为耀眼了一些。

    叶长天哈哈一笑道:“开心了吧?”

    独孤浅语晃动了下双臂,舒坦地说道:“从未有过的轻松与开心。”

    叶长天看了看远处的人影,对独孤浅语说道:“我觉得,你被压抑太久了,需要解压下了。”

    独孤浅语举了举拳头说道:“我解压的方式,就是打架,你是想被我打你一顿呢,还是你主动凑过来,让我打一顿呢?”

    叶长天哈哈一笑道:“打架解压是个好办法,但我们是朋友,朋友不打朋友的。那,有人主动送上来了。”

    独孤浅语轻轻地喃语到:“朋友,那是什么?”

    便在此时,五道人影快速飞了过来,叶长天看到来人,眼睛微微一眯,其中还有一个人是认识的,焚月宗的人,虽不知道姓名,却是与祁山一起来过红雪山庄的一位。

    看他们飞来的方向,像是从红雪山庄方向回来的。

    “哪里来的野丫头,嚎叫什么?吵得爷爷心里不安,快点给我滚开,否则我灭了你。”

    为首一个白胡子老者喝道,速度不减地飞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