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异能悠闲生活〕〔我的白富美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我创造的万事屋〕〔文明之万界领主〕〔末世重生之涅槃〕〔超强狂婿〕〔最强药王〕〔武道霸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回到原始社会打天〕〔斗罗之我不想打架〕〔植物系山君〕〔我在东京摸金的日〕〔归灵〕〔诡异修炼世界〕〔我,上门女婿〕〔互联网创业时代〕〔混在西游当群主〕〔大国花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一剑斩化神(三更)
    为老不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忍让的。

    焚月宗八长老祁山在回到宗门之后,拿出红雪融融丹,果真缓解了宗主祁元阳的伤势,在祁山汇报了祁华池的事情之后,祁元阳大吃一惊,连忙派遣祁山带人到红雪山庄,务必要阻止祁华池。

    祁山却在关键时候,突然经脉逆转,功法错乱,内伤严重,不得已,祁元阳才派遣了九长老祁和。

    祁和带四人星夜赶来,却在遥远的地方看到了流星坠落,当赶至红雪山庄时,一切都消失了。

    雪原没了,红雪山庄没了,梅清绝也不见了。

    一同消失的,还有祁华池与小九。

    祁和心中大惊,在找寻了一番后,断定祁华池、小九灭杀了梅清绝,带着所有的宝物,隐遁起来。

    想到梅花引随时可能会回来,祁和不得不第一时间通知宗门,同时大肆搜寻祁华池的踪迹。

    可惜经过数个时辰的搜寻,也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祁元阳传来消息,不得停留,先回宗门。

    祁和这才心急火燎地从雪原中撤退,而撤回的方向,正是叶长天与独孤浅语行进的方向。

    祁和的心情是糟糕的,空劳无功,心情又能好到哪里去?

    可恶的祁山,哪里是功法错乱,明明是自己不想蹚浑水,让自己出来顶包。

    祁和的心情很低落,便由不得别人开心,独孤浅语带着欢喜与雀跃的喊声,让祁和十分愤怒,这才出言大骂。

    叶长天看着飞落在身前的五人,嘴角微微上扬,内心说道:这下好了,化神期修士,多少可以试试独孤浅语的底。

    独孤浅语却十分愤怒,刚刚开心起来的心情,竟被人打扰了,还敢说自己嚎叫?野丫头?

    叶长天不怕事情变大,唯怕事情变小,决定添一把火,连忙说道:“这位仙长,这位仙子刚刚下落凡间,乃是天外来客,人间难寻。适才看到群峰墨黛,心情舒畅,不由声音大了一些,惊扰了仙长,还请多多见谅。”

    独孤浅语见叶长天竟说自己是人间难寻,不由欢喜,但叶长天竟为了自己给别人道歉,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本仙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时候需要给别人道歉了?

    祁和冷冷看了一眼叶长天,目光上下打量着独孤浅语,眉眼一亮,不由笑道:“少年,你们是哪门哪派,这是想要去哪里?”

    叶长天眼神中有些阴冷,但还是低下头,装作受教的样子说道:“回仙长话,我乃是唐家寨之人,正准备前往唐家寨,在下与这位仙子素昧平生,今日相识,深感荣幸,正准备一同前往。”

    祁和呵呵一笑道:“唐家么?一个出窍期修士都不没有的唐家么?”

    叶长天的头低的更深了,手攥了起来,坚定地说道:“唐家一定会出现大修士的!”

    祁和被叶长天不服气的样子逗笑了起来,指着独孤浅语,对叶长天说道:“少年,你可以走了,既然你不认识她,那就让她留下来吧。”

    叶长天装作惶恐的样子,看着独孤浅语,独孤浅语看着叶长天,只见叶长天面色变得犹豫,阴晴不定,最后咬着牙说道:“我是不会放弃朋友的。”

    祁和哈哈一笑,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有骨气。也罢,我留你一条命吧。”

    祁和话音刚落,身影一晃便出现在叶长天身前,轻飘飘一掌,叶长天来不及反抗,便被打飞了出去,半空中还吐了一口浓浓的鲜血,身影砸落向地面。

    轰!

    地面震颤,山鸟惊飞。

    独孤浅语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情况?

    对方轻轻一击,就把叶长天给打飞了?

    我记得他没有那么弱啊,虽然眼前的老头是化神期初期,但你好歹也是出窍期后期啊,还掌握了空间法则

    的,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

    祁和扫了一眼地下,看着眼前的独孤浅语,一挥手,身后四个人便围困住了独孤浅语。祁和扫视了一圈周围,阴笑着说道:“我们怀疑你毁掉了雪原,毁掉了红雪山庄,乖乖跟我们走,还有你的好处,若是不从,别怪我们粗鲁。”

    独孤浅语绿色的双眼扫过面色森森的祁和等人,冰冷地说道:“我只说一次,我不想动手。现在离开,你们全家还能活命,否则,到时候你们谁都得死。”

    祁和哈哈大笑起来,眼神一寒,说道:“大家听到没有,她竟然威胁焚月宗,啧啧,既如此,那就被怪我不客气了,动手!”

    独孤浅语拉开右手的袖子,看了一眼手腕处的串珠,叹息一声道:“好吧,如你们所愿。”

    四周四个出窍期修士同时出手,对付一个弱小女子,四人都没有拼尽全力,而是试探性进攻,以擒拿为主,并没有召唤出法宝。

    只是,再也没有机会。

    独孤浅语低垂右手,拇指、无名指与小指合拢,露出食指与中指,犹如指枪一般,轻轻一抬手,猛地上前一戳,而后看都没看,脚步一动,顺着对方的攻击间隙,指枪再动。

    脚步生莲,侧身带风。

    指枪再动,瞬间戳出。

    轻轻转身,左手抓住一个修士的右手,指枪猛地点在对方的心脏处。

    不到半息时间,独孤浅语傲然地看着祁和,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气,轻轻地说道:“忘记告诉你了,我也很粗鲁的。”

    独孤浅语猛地握住右手,冷厉地喝道:“花开莲心!”

    “噗噗噗噗!”

    四声沉闷的声音从四名出窍期修士身体内传出,每个人都无助地看着祁和,不甘地坠落。

    祁和脸色剧变,对方竟然在翻手之间,毫不费力地灭杀了四名出窍期修士,甚至连他们的元神,都一同灭杀!这怎么可能,自己甚至连对方的灵力波动都感应不到!

    独孤浅语看着骇然的祁和,轻轻说道:“你不应该逼我出手!下辈子投胎时,记住了,我是仙女,你,只是蝼蚁!”

    祁和神经一颤,仙女?

    那少年也说过她是仙女,那不是一个比喻词吗?

    天啊,难道说,她真的是天外来客?

    不可能,玄灵大陆已经上万年不曾有过天外来客了,怎么可能就如此巧,让自己碰到!

    可那诡异的功法,那毫无灵力波动的灭杀,似乎也证明了一点,眼前的女子,不是普通人!

    独孤浅语没有给祁和任何机会,指枪再起,犹如电闪一般刺向祁和,祁和猛地祭出宝剑,想要斩断独孤浅语的手!

    可独孤浅语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不改动作,瞬间出手!

    “叮!叮!”

    祁和倒飞了出去,手中的断剑也丢了出去,胸口的上品防御宝器护心镜竟已彻底破碎,心脏也遭遇了重击,若是自己再慢一丝丝,心脏便会彻底被击穿!

    惊魂的祁和再不敢动手,仓皇地逃向远方。

    独孤浅语微微一愣,自己这一击竟然没有灭杀对方,刚想追去,看了看手中的串珠,叹息一声,不再理睬逃走的祁和,准备下去找叶长天。

    这个家伙,不会这么脆弱,随便一击就被打死了吧,半天都爬起来。

    祁和见独孤浅语没有追来,心中又后怕又愤怒,自觉拉开了距离,再无性命危险,便狂叫道:“我记住你了,你就等着焚月宗的怒火降临,将你融化为血水吧!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独孤浅语被气笑了,眼神变得有些冰冷起来,身体周围浮现出一道三丈大小的天青色领域,刚想出手,却眉眼一颤,骤然收起了领域。

    在祁和身前不远处,一个冰冷而森然的声音骤然传来:“誓不

    为人?呵呵,你真以为你可以离开吗?可笑。”

    祁和骤然一惊,猛地停下脚步,眼前一片闪光,光芒夺目,刺眼。

    “刷刷刷!”

    一道闪亮,璀璨的白光伴随着锋芒的剑气,突兀地凌空袭杀而来!

    雷霆闪电!

    星驰电走!

    祁和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剑,竟无法反抗。

    不,是没有任何时间可以让自己反抗!

    这是辉煌的一剑,是剑法中的巅峰!

    “倒转星河!”

    祁和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震惊,惶恐,意外,绝望!

    祁和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句,句号已点落。

    剑光犹如斩豆腐一般,刷刷地掠过祁和的身体!

    一剑,二十三斩!

    收剑!

    剑吟,轻颤!

    白衣少年,凌空傲然,潇洒至极地出现在祁和一丈之外。

    风动长发,一双如星的双眸,熠熠生辉地盯着祁和。

    轻迈脚步,叶长天便走至祁和身前,摘下祁和手中的戒指,低声说道:“惹谁不好,非要惹我叶长天!焚月宗怎么了,很牛吗?欺负天殃儿的这笔账,我还没去算,你们倒是找上来了。”

    祁和的眼神露出了惊慌之色,指着叶长天,嗬嗬地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叶长天看也不看一眼,便飞向了远处惊呆了的独孤浅语,身后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砰”的声响。

    一团血雾,绯红了天际。

    一剑斩化神!

    叶长天笑着飞了过来,对有些吃惊的独孤浅语说道:“仙女果然不凡,轻松出手,便解决了恶人。”

    独孤浅语白了一眼叶长天,说道:“少恭维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修为如此之差,怎么可能一剑斩化神?”

    叶长天傲然地说道:“一个将后背对着敌人,仓皇逃走的人,别说是化神,纵然是天仙,也可以斩杀。”

    独孤浅语看着豪情的叶长天,眼神中流转出一抹欣赏,但旋即眉眼一瞪,举起拳头,愤怒地说道:“你是不是找死,连我也想杀?”

    叶长天连连摇头,这不就是一个比喻,自己一个废柴,怎么可能会杀得了天仙。

    没有人收拾残局,荒原的野兽,会清理掉一些的。

    叶长天与独孤浅语离开了此处,独孤浅语在空中对叶长天说道:“你故意让我出手的?”

    叶长天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以为你会过两天才能相通,没有想到你这么聪明。”

    独孤浅语莞尔一笑道:“那当然,我本就聪慧。不对,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为什么要让我出手?”

    叶长天哈哈一笑道:“若是你突然遇到一个仙女,告诉你自己来自仙界,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所以,只好看看你的本事了。”

    独孤浅语有些郁闷,感情自己是不需要出手的,都是这个可恶的家伙,故意惹事。

    独孤浅语长叹一声,放下了追问,缓缓说道:“你说我们是朋友,是真的吗?”

    叶长天停了下来,对独孤浅语认真地说道:“从你放弃追击祁和,选择去找我的时候,我们便是朋友了。”

    独孤浅语笑了起来,皓齿微露,眉眼如弯月,十分好看。

    独孤浅语眉眼一动,看着叶长天说道:“既然是朋友,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叶长天豪情地说道:“这是自然。别人如何理解朋友我不清楚,但在我叶长天眼中,朋友便是兄弟,是姐妹,是真情,是同生共死,不放弃,不抛弃的道心!”

    独孤浅语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闪光,微微笑道:“原来这就是朋友。叶长天,你是我独孤浅语的第一个朋友!我永远都记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