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亲爱的盛医生〕〔魂穿尹志平〕〔在漫威收养鸣人是〕〔种田系修仙〕〔斗罗之圣剑使〕〔我是最强幕后之王〕〔系统逼我找托〕〔太初〕〔鸿蒙之帝尊传说〕〔我老婆被夺舍了〕〔大侠凶猛〕〔捡属性武道〕〔纵横天下从铁布衫〕〔穿越诸天的僧人〕〔弃婿归来叶凡〕〔璀璨城13科的吉恩〕〔神话行者〕〔我主宰了亿万神兽〕〔侦婚之法医老公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七十九章 父与子,生与死(三更!)
    空中旋转着华丽的弧线,惊艳了众人的眼。

    玄衣青年冷峻的脸庞中,流露出山一般的坚定,看着四周的黑衣人,轻轻说道:“蚂蚁也是有尊严的,谁若是想要随便踩死我,我不介意先拉几个垫背的。”

    突然的变故,让黑家之人与唐家之人都骤然陷入至了惊讶之中,双方同时下意识地戒备起来。

    “你是何人?”

    黑乌看了一眼生死不知道的手下,冷厉地喝道。

    “黑乌,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我说了,我是蚂蚁,你是耳残还是脑残?”青年轻轻地走向其他黑衣人,其他人纷纷后退,离开庭院。

    黑乌从未见过有人如此对自己,不由大怒道:“无论你是谁,你都死定了!黑寿,杀了他!”

    随着黑乌的命令,一道身影骤然从空中飞下,身剑合一,大喝一声:“小子,多管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青年看着疾驰而来的身影,惊慌地后退起来,黑寿眼神一冷,原来是个蜡烛!

    “猎杀斩!”

    黑寿毫不留情,上来便是绝技。

    剑光飞舞,悬若银河!

    “啊,兄弟们救命啊……”

    青年吓得一哆嗦,连连后退,一个不慎,竟被脚下的台阶给绊倒,向后仰去。

    黑寿呵呵一笑,剑光已至!

    陡然,黑寿目光猛地一缩,面容澟然。

    眼前的青年不见了!

    黑寿尚未反应过来,手中的长剑顿时一滞,一只奇异的蚂蚁一个跳跃,便穿过了黑寿的身体。玄衣青年轻轻地迈着步伐,看都不看身后的黑寿,噙着笑意,看了看黑乌,招了招手说道:“他不行,你要不要来试试?”

    “呼!”

    一道黑色炎火从黑寿的身体之上燃烧了起来,黑寿的身躯剧烈抖动着。

    不是挣扎,是火在跃动。

    “什么?!”

    黑乌眼睛惊骇地看着青年人,周围的人也陷入至了恐慌之中。

    元婴期五层的修士,竟在对方手中没有坚持下一个回合!

    唐亭醉、唐染云等人看着来人,都莫名其妙,一头雾水,这是哪里来的大能?竟如此生猛?

    黑乌咬着牙说道:“老四老五,拖住他,其他人,全力灭杀唐家!”

    不得不说,黑家能够在天哲府站稳脚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起码在命令的执行上,毫不犹豫!

    纵是面对死亡,依旧向前。

    这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悲壮!

    青年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兄弟们,看你们的了。”

    而后,青年一个跨步,瞬间便出现在空中,看了一眼紧张的唐亭醉与唐染云,微微一笑道:“不必紧张,在下叶义,奉老大之命,暗中保护唐家。”

    “叶义?老大?”

    唐染云与唐亭醉同时一惊,眼神之中露出了惊喜之色。唐染云更是惊喜地喊道:“是他派你来的吗?”

    叶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的。叙旧的事晚点再说,先解决了眼前的人再说吧。兄弟们,都别闲着了,动手。”

    叶义的话语落地,一个个身影诡异地出现在黑衣人身旁,穿心而过,黑色炎火飞舞,黑家数十名修士,顷刻之间陨落。

    黑乌骇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十几名元婴期修士更是退至身后,惶恐不安地看着漂浮在空中的三十余奇虫,一个个化作人形,明显是四阶奇虫,修为甚至可能达到了四阶中后期。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插手黑唐两

    家的纠纷?”

    黑乌此时有些慌乱,预期与现实,相差太远!

    叶义哈哈一笑道:“我是什么人?你没有资格知道。老大说过,凡是试图伤害唐家的人,一律灭杀。你很荣幸,创造了历史。”

    叶义轻轻走向黑乌,速度越来越快,黑乌有些惊恐,但并没有畏惧,而是拍手而出,一件奇异的黑色盾牌顿时浮现在胸前,猛地推向叶义!

    叶义一拳砸在黑色盾牌之上,盾牌骤然发出嗡嗡地声响。

    “咻!”

    一道剑光从盾牌一侧以刁钻的角度袭杀而来,叶义冷笑一声,左手之上浮现出一团黑色上火焰,猛地抓住飞剑,然后发力扭转,将飞剑刺入至黑色盾牌之上。

    “砰!”

    盾牌在这一击之下,竟被砸开。黑乌有些面色惊慌地看着叶义,大声喊道:“动手!”

    周围的人纷纷出手,叶义看着躲在众人后面,正带着黑霄准备逃走的黑乌,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火点起来了,只有鲜血才可浇灭。

    既来了,怎么也得留下纪念品,要不然,怎么给老大交代?

    唐亭醉等人看着陷入至绝境之中的黑家元婴修士,士气大涨,大喊一声:“杀!”

    便与身后的几名元婴期修士杀了出去。

    可怜这些黑家的元婴修士,来不及逃逸与自爆,便陨落在了奇虫与唐家的围攻之中。

    生死,犹如一件小小的事。

    周围围观的小势力见状,更是惊恐不已,谁能想到,不动声色的唐家,会有如此强大的底蕴?

    黑乌带着黑霄飞向东南方向,却陡然之间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出现的丝网,警惕起来,一只蜘蛛,正在丝网之上,闪烁着妖异的眼睛,盯着黑乌与黑霄。

    黑乌顿觉不好,将身边的黑霄猛地拉至身后,伸手便是一掌。

    “砰!”

    黑乌连忙倒退,黑霄连忙接住。

    一位美貌的女子正笑吟吟地看着黑乌,收回了白皙的手。

    黑乌看着围拢而来的叶义等人,连忙护住黑霄,对叶义等人说道:“我死,放我儿离开,如何?”

    叶义冷冷一笑道:“怎么,绝路之下才有了人性?你第一时间下令击杀唐家妇孺老幼的时候,可曾想过人性二字?”

    黑乌看着周围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狠厉之色,咬着牙对身后的黑霄说道:“霄儿,我拦住他们,你快走。”

    黑乌说完,瞬间便祭出宝剑袭杀向叶义,身体却冲向左侧,双手浮出金色光芒,分袭两人,与此同时,大声喝道:“走!”

    叶义轻轻拨开飞剑,其他两人拦住黑乌,黑乌的气息越发狂躁起来,金身塑体,硬抗了数次众人打击,大开大合,毫不防御的疯狂进攻,竟撕开了一道防御,将黑霄给送了出去。

    黑霄看着被围攻的父亲,大声喊道:“不要打了!”

    叶义等人毫不理睬,黑乌的双眼发红起来,大喝道:“走!不要让为父死不瞑目!”

    黑霄咬着牙,眼泪止不住地滴落,身影一转,便出现在了唐家众人身前,唐宗明大吃一惊,一掌拍打向黑霄,黑霄毫不反抗,硬抗了唐宗明一掌,胸口凹陷,嘴角喷出一口血雾。

    黑霄死死地盯着唐染云,哀求的目光是如此的浓烈。

    唐宗明还想出手,却被唐染云拦住。

    黑霄目光复杂的看着唐染云,央求道:“求你,饶了我父亲。”

    唐染云面露难色,此时黑霄再次吐了一口血,身体一晃,便从空中坠落下去

    。唐染云一惊,闪身抱住黑霄,落在地上。

    黑霄虚弱地睁开双眼,哀求道:“染云,求你……”

    唐染云哀叹一声,将黑霄放在地上,默然地点了点头,转身喊道:“叶义,留他一命吧!”

    叶义等人抽身离开,黑乌已然是重伤之身。

    叶义回转身,看着唐染云,有些不甘地说道:“染云姑娘,老大的命令是任何进犯唐家的人,一个不留。今日你对他仁慈,便是对自己族人的残忍!我想姑娘应该清楚这一点!”

    唐染云看了看一脸哀求的黑霄,看了看挣扎着,摇摇欲坠,缓缓飞落的黑乌,叹息道:“我会给他解释的,还请你们,饶了他吧。”

    众奇虫看着叶义,叶义脸色犹豫了下,最终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黑乌落在唐家庭院之中,看着躺在地上的黑霄,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抛下长剑,抱起黑霄,老泪纵横地说道:“傻孩子,父亲纵是死,也不愿你低头!”

    黑霄苦笑着摇了摇头,虚弱地说道:“父亲答应过我,要陪伴我到出窍期,如何能食言?”

    黑乌心中一颤,对周围的唐宗明、唐亭醉等人说道:“从此,黑家再不犯唐家。”

    黑乌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抱着重伤的黑霄,腾空而起,飞出唐家庭院,看了一眼叶义等人,见他们并没有阻拦的意思,愧疚地转身,咬着牙说道:“唐亭醉,带你女儿马上离开唐家,否则,唐家不保。”

    唐亭醉心中一惊,看着若有所指的黑乌,联想到黑乌所说的受人之托,抓走唐亭醉与唐染云二人的话,便知道背后依旧有人在图谋唐家!

    黑乌见唐亭醉有所察觉,便叹息一声,转身掠过叶义等人,飞向东南,那里,有自己的家族,亲人。

    “呵呵,事情办砸了,就想轻易脱身,世上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陡然间,一个身姿曼妙,婀娜多姿的女子浮现在黑乌面前,一袭绿水青衫长裙,显得妩媚至极,笑容满面,面如桃红,双眸摄人心魂。

    看到如此尤物,黑乌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尚未说出一个音符,女子便轻轻晃动了下纤纤素手,一缕黑色的火焰化作星芒,没入至黑乌的额头之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黑色的梅花印。

    女子轻轻地伸出手,托起黑乌的下巴,柔媚地说道:“你想保护你的孩子,对吧?呵呵,别说我不讲情义,我给你一次机会,用你的生命,换取他的生命。”

    黑乌面容之中布满了惊恐之色,抱着黑霄的手臂颤抖了起来,哆嗦地,咬出了一个字:“好!”

    黑乌轻轻将黑霄放下,黑霄很想拉住自己的父亲,可是唐宗明那一掌,几乎要了他的性命,根本没有任何余力,甚至连维持飞行,都已是极度勉强。

    黑乌绝望地摇了摇头,对黑霄说道:“父亲说过,黑家再不犯唐家,这次父亲要食言了,孩子,我没办法陪你到出窍期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万望我儿,心中无贪念!”

    黑乌推开黑霄,对柔媚的女子说道:“请你信守承诺。”

    女子呵呵一笑,微微点头。

    黑乌看向黑霄,投出最后温柔的目光,体内所有的灵力悉数倒灌向元婴,元婴越来越大,能量越来越狂暴,甚至撑得黑乌的肚子都鼓了起来。

    黑乌苦笑一声,踏步,瞬移,唐家!

    “不要!”

    黑霄伸出手,泪水瞬间淹没眼帘,一声惊天的爆炸之声,携带着无与伦比的能量波,横扫在天际。

    太明亮,如骄阳,刺得黑霄睁不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翻手为云小说〕〔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