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八十章 唐家千年的噩梦(一更)
    悲哀的是,连生死,都无法选择。

    元婴期九层修士的自爆,掀动了一股磅礴地能量波,横扫过整个唐家。

    叶义带奇虫与唐宗礼等元婴期瞬间出现在庭院之中,布置了一层防护,护住唐家妇孺与低阶修士。

    唐家庭院、阁楼粗壮的柱子直接被折断,阁楼飞了,庭院毁了。

    唐亭醉等人面色越发苍白,为了抵御这庞大的自爆能量,体内的灵力几乎全部倾泻而出。

    远处的容枝长发吹起,闭着眼,犹如感受一阵舒适的风。

    而不远处的黑霄,则被能量波直接横扫出去,砸落在远处的密林之中,生死不明。

    风暴过了,天空之上出现了一抹白色的云,像极了一个不甘的人脸,注视着此间。

    叶义等奇虫纷纷拿出灵草补充灵力,目光有些骇然地看向远处的柔媚的女子,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这个人,在情报之中出现过,是老大的劲敌!

    容枝!

    叶义嘴角喃喃说了几句,然后看着身边的兄弟,脸色凝重地说道:“大家小心,来人是龟灵岛容枝,在情报中,她是浮沉子之下的第一人!”

    容枝欣赏着这一幕,款款走来,看着狼狈的奇虫与唐家之人,妩媚一笑道:“啧啧,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你们这些小虫子,天门的力量,渗透的有些快啊。”

    唐宗礼与唐宗明等人一愣,看着叶义等人,天门?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唐亭醉与唐染云面色不安地看着来人,对方竟然认出了奇虫的来历,可见,是知道叶长天的!看对方的样子,更像是叶长天的敌人!

    叶义轻轻走上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盯着容枝说道:“容枝,废话少说,龟灵岛中你们灭杀修士无数,更是伤害老大的元凶,这笔账,天门一定会奉还的!”

    容枝嘻嘻一笑,缓缓落在庭院之中,淡淡地说道:“你还没有资格给我说这些话,若是叶长天在这里,我或许还会有兴趣听上一听。只是不知道他,躲到哪里去了?”

    叶长天?!

    唐宗礼与唐宗明等人终于想了起来,西灵天门,玄灵少年,传奇叶长天!

    难道说,这些人是叶长天派遣来的?

    为什么?

    叶长天为什么要保护唐家?

    唐宗礼与唐宗明等人只能疑惑地看着唐亭醉与唐染云,但两人,此时却没有任何解释的心思,因为眼前的容枝,气势正在攀升,庞大的威压几乎让人喘息不过来。

    “化神期修士?!”

    唐宗礼惊呼道,没有想到,眼前妖娆尤物,修为竟是如此之高!

    叶义等奇虫并没有太过惊讶,一年前龟灵岛大战时,容枝便是出窍期巅峰,一年过去,盘丹都已踏入化神,较盘丹更强大的容枝,没有道理进不了化神!

    化神么?

    太过强大。

    叶义等人最高的,无非是四阶巅峰,只相当于元婴期巅峰修为,距离化神,还差了太多,太多。

    但蚂蚁虽弱,绝不苟活!

    叶义等奇虫静默地走上前,三十余奇虫,结成了七个五行叠杀阵!

    当初在陨落空间中,风光无限的五行叠杀阵再次出现。

    容枝不以为意,轻飘飘地说道:“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我今日不想杀人,你们若是阻拦我,黑乌的下场,便是你们的下场。”

    叶义冷厉地说道:“想要动唐家

    的人,先过天门这一关!”

    容枝停在了叶义等人面前,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不知死活。”

    一缕黑色的火焰从容枝纤细的手掌之上跳跃而出,容枝将手掌送至红唇边,妩媚地吹动,火焰缓缓从手掌中飞出。

    容枝一脸笑意地说道:“叶长天毁了主上三千年大计,你真以为,弱小的天门,可以活过这个冬天吗?呵呵,雪落的时候,天门覆雪。从此,玄灵再无天门。”

    叶义等人陡然一惊,看着空中一缕黑色火焰突然之间分为了三十余朵火焰,犹如一种黑色的虫子,忽闪着火焰的翅膀,钻向众人。

    叶义大喝一声:“开阵!”

    叶义等人瞬间行动,一团同样是黑色的火焰猛地击出,与此同时,极速离开排头位置,紧接着,第二个奇虫瞬间出手。

    容枝看着自己的黑冥蛊炎竟在叶义等人的轮番攻击之下湮灭,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好似一个幽怨的女子,惹人心怜。

    容枝看了一眼唐染云方向,呵呵一笑道:“看你们能拦我几时。”

    容枝的脚步瞬间踩踏地面,七道分身陡然出现在身后,容枝猛地挥动双手,每个分身都带着一柄镰刀一般的武器,横扫向七个五行叠杀阵!

    容枝的真身静静地看着,但自己的分身,却来不及威胁到奇虫,反而被奇虫在诡异的阵法之下,纷纷落败,化作了一阵青烟,悄然消散。

    容枝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盯着叶义等人,犹如盯着一个至宝,轻轻说道:“这种阵法果然玄妙,明明是四阶奇虫,却在阵法的叠加之中,发挥出五阶奇虫的实力,呵呵,不错。这种阵法,我要了。”

    容枝的身影恍惚了起来,叶义等人大惊,尚未来得及动作,便看到空中一条血色的长鞭横扫而来,犹如一条血光,撕开了晴空。

    鞭尾抽打在了一个奇虫身上,奇虫砰地一声飞了出去,砸出一个大坑,人尚未飞出,便发出了低沉的警示:“圣地圣器,不可接触!”

    叶义等奇虫吃惊不已,圣器?这怎么可能?!

    长鞭舞动,一个个奇虫根本来不及反抗,便被重伤。

    四阶奇虫组成的五行叠杀阵,根本不是化神期级别修士的对手,何况是手持圣器,功法诡异的容枝!

    “砰!”

    又一个奇虫被抽飞了出去。

    容枝冷笑着看着叶义,此时的叶义,身后已无可以站着的奇虫,孤独地面对着容枝。

    容枝拖着长鞭,轻轻笑道:“我不杀你们,是因为需要你们脑子里的东西。现在,从你开始吧,夺魂一个,死一个,好不好?”

    叶义根本无法动弹,一道天地囚牢已锁住了自己,长鞭盘在了叶义身上,容枝看着灵力与神魂之力逐渐被压制下去的叶义,将脸凑到叶义耳边,哈着热气叹息道:“你脑子里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惨。当然,我需要你看着你所谓的兄弟,一个个死在你的身前。”

    “呵呵,你放心,天门会灭,叶长天会死,你们,不过只是先行一步而已,没有什么可不甘的。”

    容枝扭动着水蛇腰,双手放在叶义的太阳穴上,正准备摄魂。一柄飞剑骤然飞出,容枝悄然伸出一只手,一团火黑色火焰瞬间便爬满了飞剑,飞剑化作铁锈,缓缓飘落。

    容枝阴冷地看着唐宗礼,说道:“每个人都要死,你确定要插队吗?”

    唐宗礼冷喝道:“他们是保护唐家的人,我们唐家,自不会落后,纵死,也不能眼

    睁睁地看着他们牺牲!”

    容枝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唐宗礼说道:“不错,不错,不愧是汤泪寒的后人!”

    唐宗礼、唐亭醉与唐染云等众人面色骤然一变,对方竟然知道唐家最大的隐秘!

    唐宗礼阴冷地看着容枝,喝道:“你到底是谁?!”

    容枝嘴角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我是谁,你或许不知道。但我说一个人,你会很清楚的。”

    容枝盯着唐宗礼等人,缓缓说道:“拈花而立,依山般若。手持一册,菩提尊者。”

    唐宗礼大骇,指着容枝说道:“菩提尊者?!菩提子?!是你们毁掉了唐家二次,是你们将唐家从中都赶至东灵,是你们杀害了我们唐家无数族人!?”

    容枝微微一笑道:“自然是我们,不过早年间汤泪寒将你们带至东灵,你们却依旧选择回到中都,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们了。”

    唐宗礼喝道:“你们是魔鬼!为什么?你们追了我们唐家一千五百年!唐家已落魄如此,为什么你们还不愿意放过我们?!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面对唐宗礼的暴怒与不安,容枝并不在意,而是缓缓说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主上说过,汤家一天不交出那样东西,一天就不能安稳地活下去。”

    唐宗礼的手颤抖起来,指着容枝说道:“你们这群恶魔!唐家躲避了你们这么久,你们竟还紧追不放!呵呵,唐家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若是有的话,早就被你们拿走了!何至于落魄至此?!”

    容枝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唐家没有主上想要的东西,但主上说过,每五百年,总是要调查一番的。不同的是,前面两次是由菩提子动手的,这一次,是由我容枝动手。”

    唐宗礼等人面容中显露出极度的痛苦,这是血海深仇,是纠缠着汤家千年之久的恶梦,他们的手中,沾满了唐家儿女的鲜血!

    想当初,自己的高祖父,便是被他们抓走,唐家主力,也是死的死,伤的伤,不知所踪者众!

    容枝轻柔地说道:“我的任务很简单,捉走唐亭醉与唐染云,交给主上搜魂,仅此而已。我不想大开杀戒,所以,你们要么选择安稳地看着,要么选择,死在他们前面,永远闭嘴。”

    容枝走向叶义面前,冷笑着看着唐宗礼等人的不安与绝望。

    这种绝望,是千年的印记,怎么可能会忘记。

    菩提子,较之浮沉子要狠辣的多,在“四子”之中,浮沉子算是最温和的一个人了。

    菩提子制造的两起屠杀,一定会将恐惧与噩梦,烙印到唐家子子孙孙的脊梁骨中,唯有夜夜发寒,屈膝颤抖中,不安与绝望地熬过一个个黑夜。

    容枝不清楚主上为什么会对一个如此孱弱的家族如此在意,所寻找的东西又是什么?既然要擒走唐亭醉与唐染云,为什么不让自己彻底灭杀唐家?

    一面是给予他们绝望,带走唐家嫡系,一面是保留薪火,过几百年,再来收割?

    这是什么操作?

    容枝不清楚,也不敢揣测主上的心意。

    作为下属,容枝清楚,少说话,多办事,才能活得长久。

    唐家之人不可乱杀,但天门奇虫,还是任由自己取舍的。

    容枝的双眸看向叶义,庞大的神魂准备摧毁叶义的意志。

    便在此时,唐染云飞身而来,双手交叉,娇声喝声:“天门有任一人站着,便不会让你得逞!银河星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