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八十四章 掌上舞者(二更)
    <b>最新网址:看来,收获的过程,总是会流血的。

    虽然,叶长天不看好这次收获,但对过去的追问,让叶长天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

    汤泪寒的日记!

    一定记载了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吧。

    一滴,两滴,三滴……

    金珠虽小如麦粒,却又如无底洞一般,吞噬着叶长天的血,毫无动静。这让叶长天很想痛殴一顿,喊着“有动静”了的唐亭醉,想想这是未来的岳父大人,还是算了……

    唐染云有些心疼,很想帮助叶长天,却根本帮不上忙,只好在一旁焦急着,担忧着。

    叶长天很纳闷,这小小的珠子,到底隐藏了多少空间,需要多少的血来打开?别把自己抽光了,还没打开。手指上的伤口没了,现在换成了手腕,虽然不能说是血流如注吧,但也是一串血迹不停地滴落。

    就在叶长天咬着牙想要放弃的时候,金珠嗡嗡一震,缓缓飞起,一道温润的光芒笼罩着周围的空间。

    叶长天将唐染云护在身旁,盯着眼前的金珠,金珠快速旋转,在某个瞬间,骤然停止,金珠从中间位置分离为上下两半,金珠之中,一道微弱的神魂缓缓飘出,化作汤泪寒的模样,空洞地看着眼前的空间。

    “是先祖!”

    唐宗礼等人惊喜之下,纷纷跪拜。

    叶长天拉起想要跪拜的唐染云,轻轻说道:“它只是一道记忆虚魂,并没有意识,无需下跪。”

    虚影微微一动,抬头仰望,好似在仰首苍穹一般,背负双手,深沉地说道:“小子,等你看到我的留言时,想必已过去千百年。你想要问什么,尽管问就是……”

    唐染云连忙摇晃着发呆的叶长天,轻柔地喊道:“长天,你快问啊。”

    叶长天摇了摇头,很想吐血,眼前的虚魂只是一个记忆体而已,和神魂卷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呈现过去的影像。

    真的很想问问汤泪寒,你丫的都一渡劫修士了,就不能好好地保留一丝意识在里面吗?学习下人家沧澜啊,怎么说都是仙人,你怎么就这么差劲……

    让我问什么,你能回答吗?你会回答吗?

    果然。

    虚影呵呵一笑,重复了下说道:“你想要问什么,尽管问就是,我只有一个回答,那就是:小子,看你的了。”

    虚影说完之后,低下头,轻轻地笑了一声,接着说道:“看你的了,我们终会相逢。”

    虚影消散了,整个密室都陷入至了绝对的静寂之中。

    叶长天恨得牙齿痒痒,你妹啊,害我留了这么多血,就为了重复一句老话?

    终会相逢?

    我要遇到你,不把你打成猪头,我就不姓叶!

    都是混蛋,一群高高在上的混蛋!

    沧澜让我流血,你也让我流血!你们都是恶魔吗?!

    唐宗礼等人麻木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处在崩溃边缘的叶长天,都不敢说话。唐亭醉更是小心地退到后面去,怪不得上次挨打,原来先祖还真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长天,你没事吧。”

    唐染云轻轻地拉起叶长天的手,温柔地说道。

    叶长天脸色阴晴变换,最后化作了一口长叹,说道:“我没事。只是这汤泪寒的日记,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呵呵,呵呵呵……”

    唐宗礼老脸一颤,连忙说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情况……”

    叶长天无奈地问询了一些汤泪寒的事,结果却出现了记忆断代的问

    题,因为菩提子两次毁掉了唐家,一些知道汤泪寒消息的人,早已消失不见,而存活下来的这批人,虽是汤泪寒的后人,但追溯上去,却了解历史不多,只有零星的记忆,并没有太多的意义与价值。

    叶长天清楚,这血是白流了。

    不过想到已炼化的《玄天鬼文册》,心中多少还有些感激。

    从唐宗礼等人的口中,叶长天得知了唯一一个有用的讯息,那便是汤泪寒不仅是沧澜的朋友,还是沧澜天衍**的传人。

    沧澜与汤泪寒两人,亦师亦友!

    叶长天想起在沧澜仙府中与沧澜之间的对话。

    在沧澜仙府第九层时,叶长天曾问沧澜:“是不是也推演到了三千年后的今天,我、林轻月和宁小雪会来到这里,还看了什么?”

    沧澜的回答是:“我只看到了你们会来,看不穿你们的未来。当我再推演时,已是星斗移位,星空错乱,差点遭受反噬。”

    如今仔细想来,沧澜与汤泪寒,都是修炼有同样推衍之术的人,这样也可以解释汤泪寒为什么会特意打造一个阴阳罗盘,将讯息与功法隐藏在罗盘之中。

    只是为了等自己的出现。

    可是,沧澜也好,汤泪寒也好,都无法看穿自己的未来。或许在推演的过程中,只是看到了一个瞬间的画面,一个不可捕捉,玄妙的转机。

    留下讯息也好,留下期待也罢,或许,他们也没有把握一切都会发生。

    毕竟,推演的变数,依旧太大。

    小子,看你的了。

    仔细想想这句话,未尝没有我尽力了,我做不到,后面的事,便交付给你的沉重与无奈。

    让叶长天放心下来的是,随着沧澜、汤泪寒的先后飞升,天衍**彻底不存于玄灵,沧澜好友中,并没有人再精通推演之术,这也意味着,自己短时间内,还不会被其他人盯上。

    起码不会被人推演一番,出现在哪里,提前埋伏起来,被人莫名其妙的干掉。

    沉思了许久,叶长天缓缓收敛了心思,对一脸严肃的唐宗礼等人说道:“汤泪寒的事暂且不说,我需要你们离开天哲府。”

    “离开天哲府?”唐宗礼等人一惊。

    叶长天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容枝也好,你们口中的菩提子也好,都有足够的力量来毁灭现在的唐家。天哲府已不安全,必须离开。”

    唐亭醉连忙说道:“可是现在就算离开,怕也逃不出对方的眼线,难保安全吧?”

    叶长天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是夜。

    叶长天与唐染云走在庭院之中,夜色很黑,不见星辰。

    唐染云十分不舍得看着叶长天,很想说什么,最后却只能紧握着叶长天的手,不敢松开,沉默中,弥散着一种伤怀。

    翌日清晨,天色微亮,唐家一门五十余人,悄然消失在了天哲府。

    东灵,虎峰山,丹盟分部。

    山不算高,树木却很葱茏,山涧中回响着潺潺流水,一条三丈宽的水瀑从高处哗哗地顺着石壁流淌而下,汇入至清澈见底的小湖。

    湖水清幽,秀美,雾气氤氲。

    非言躺卧在湖畔旁的藤椅之上,吱吱呀呀地藤椅摇晃着,甚是惬意。一位清丽脱俗,风姿绰约的青衣女子,微蹙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非言。

    阳光透过树叶,投落斑驳。

    “大爷,您在这里躺了快一个月了,是不是也交下过夜费?”小月儿轻轻吐着

    芬芳说道。

    “啥?”非言猛地坐了起来,又被小月儿给按了回去。

    “你轻点,伤势还没好利索。”小月儿眉眼如波,嗔笑道:“怎么,你还想赖账不成?非本丹盟分部人员,不得停留超过四个时辰,你都超了多少了。按照多一个时辰,缴纳百万上品灵石的规定,你盘算盘算吧,出多少灵石合适。”

    非言郁闷地躺下,叫屈道:“小月儿,什么时候有这个规定了?我在丹盟总部这么久,都没听说过。”

    小月儿轻轻一笑道:“从你进入至这分部的第一天,这个规定就自动生效了。怎么,要不要我去找主事们,让他们给我作证?”

    非言苦笑着说道:“你可真是想方设法弄灵石啊,我也是丹盟的人,你总不至于对我下手吧。”

    小月儿轻轻一笑道:“我们关系这么亲密,我不对你下手,对谁下手?”

    非言差点昏过去,连忙将手指上的两枚戒指都取了下来,交给小月儿,笑着说道:“小月儿,我的灵石都给你存着呢,不需要用这一招对付我。”

    小月儿收起戒指,扫了一眼,眉眼眯了起来,轻轻地凑上去,亲吻了下非言,尚未等非言拥抱,便笑着站了起来,开心地说道:“算你识相,这些灵石,我替你收着。”

    非言回味着嘴唇的甘甜,眼神中露着幸福的目光,坐了起来,拉着小月儿的手说道:“这些灵石本就是给你的,为了我们的家。小月儿,你什么时候可以回中都,我们也好有一个安稳的居所。”

    小月儿沉思了一番,叹息道:“蓝酒正是用人之际,四方大陆看似平静,却暗潮涌动,北灵大陆那边出现了几场灭门之战,南灵大陆的对抗也在加剧,听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已从南海,进入至了西灵大陆,西灵风暴怕也不远,东灵这边,顺天府又成为了焦点。我纵是想离开,怕也是需要一些时日。”

    “当下蓝酒已进入至闭关状态,蓝酒的嘱托,你又不是没有看过。我不能离开这里,起码,现在还不能。”

    非言沉默了。

    小月儿说的这些,自己是十分清楚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或许是从龟灵岛事件之后,玄灵大陆便出现了一些暗流,这股暗流,正在摧毁玄灵的和平。

    看似不起眼的一个个事件,但仔细分析之后,却可以看出,这并非是孤立的,毫无联系的事件,更像是有几双大手,在操纵风云。

    不是一双,而是几双!

    小月儿坐在藤椅上,看着沉思中的非言,饱含深情地说道:“哥哥,你不回中都了,就在这里陪我,好吗?”

    非言看着小月儿,轻轻伸出右手,将小月儿揽入怀中。

    这一声“哥哥”,击中了非言最柔软的心床。

    面对小月儿的期待与渴望,非言很想答应,真的很想。

    只是职责在身!

    自己是丹盟的护卫,是丹盟的守护者!

    职责所在,如何两全?!

    非言的沉默,是非言的回答。

    小月儿的沉默,是因为知道了答案。

    两个相爱的人,分隔在两方天地。

    若非是这忙忙碌碌的岁月,两人也想,相依相伴,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手挽手,闲庭信步,杯对杯,煮茶听雨。

    岁月安宁,伊人在侧,是非言心中最大的渴望。

    小月儿听着非言的心跳,纤柔的手指在非言的大手之中,跳跃着,犹如一个舞者,为一个人,一颗心,跃动着。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