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被八个大佬争着〕〔我的细胞监狱〕〔重生之地狱难度〕〔妖灵天道〕〔命道守墓人〕〔自幽冥归来〕〔非凡相师〕〔我有一个剃头系统〕〔逍遥少侠〕〔异山海〕〔游戏损毁〕〔我在黄泉有座房〕〔帝国败家子〕〔神龙狂婿〕〔江少家的锦鲤成精〕〔天字一号顽主〕〔猎谍〕〔田园重生之衣代天〕〔逍遥战神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千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九十五章 空间召唤符(一更)
    <b>最新网址:南辕北辙,并不是绝对错误的。

    “不必阻拦?!”

    听闻了叶长天的安排,小月儿与非言顿时瞪大了眼,小月儿更是一把拦住,让叶千一等一等。

    小月儿不解地问道:“叶长天,你看清楚情报没有?神梦殿目前只是被包围,很明显,吴顺天在等云皇与梦初离开隐墨峰,否则,早就攻打神梦殿了!”

    叶长天微微一笑道:“我自是清楚的。”

    小月儿仔细看了看叶长天,见叶长天不像是玩笑,连忙问道:“既如此,你为什么不下令阻拦云皇、梦初前往神梦殿?一旦云皇等人陷入吴顺天的陷阱,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叶长天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后果是,云皇等人陨落,神梦殿覆灭。”

    小月儿咬着牙喊道:“你既然知道这其中的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如此做?”

    叶长天轻轻收起情报,看着焦虑不安的小月儿,缓缓说道:“为了争取时间。”

    “争取时间?”

    小月儿一愣,其他人也看着叶长天有些糊涂。

    叶长天笑着说道:“想要覆灭神梦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纵然是吴顺天与云魅亲至,也不容易,除非其他三大宗门参与其中。”

    小月儿叹息一声,劝诫道:“虽然目前情报没有显示世尊宗、无量盟、梵天会的高手进入至神梦殿周围,但这份危险必须考虑。毕竟,他们这些宗门很有可能存在着空间法宝,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也不是不可能的!”

    叶长天凝神思虑了一番,点了点头,说道:“月儿姐,你说的都对,但你没有考虑一点。”

    “什么?”小月儿问道。

    “性格!”叶长天轻轻说道。

    “性格?”

    “吴顺天此人心胸狭窄,气量极小,不容任何反对。稳固十年,本以为坐稳顺天国,却被眼下的叛乱与暴动所打脸。一个被打脸的人,第一反应不是脸疼不疼,而是打回去。”

    “云魅志骄,志骄则好生事,此番带队围困神梦殿的,必然是云魅。云皇囚禁云魅百年,两人兄妹之情早已荡然无存,云魅心怀怨恨,必然要亲自斩杀云宗上。”

    “无论是吴顺天还是云魅,两人的第一目标,都是云宗上。偏偏两人又是骄傲之辈,在斩杀云宗上问题上,断然不会让其他宗门插手。”

    “况且,此时灭不灭杀神梦殿,貌似并不着急,神梦殿对四大势力联盟而言,只是一个压在鬼头刀下的未死之人。”

    “若是真的四大势力高手齐出围困神梦殿,云宗上与梦初绝望之下,又怎么会出隐墨峰。须知,人在绝望时候,是不会动弹的。”

    叶长天一边走一边分析道。

    独孤浅语、唐染云听的云里雾里,非言的眼睛早已看向了天空,只有小月儿揣测着,不安地问道:“也许云魅与吴顺天,只是想联合三大力量,先行消灭神梦殿,打消云宗上的复国希望。”

    叶长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丹盟的人手,没有盯着神梦殿吧?”

    小月儿一愣,旋即放松下来,叹息道:“原来如此。”

    “什么意思?我为什么听不懂……”唐染云有些郁闷地问道。

    小月儿哈哈一笑道:“神梦殿被围的消息,并不是丹盟主动发现的,而是有人故意放出来,丹盟随后确认。这说明,对方想要将消息传递至云皇耳中,故意制造出的动静,看来,对方的第一目标确实是云皇与梦初。”

    叶长天点了点头,说道:

    “第一目标完成,神梦殿会在短时间内成为第二个目标。神梦殿一灭,他们便可以腾出手对付第三个目标。”

    “啧啧,谁是第三个目标,这架子也太大了,需要四个势力腾出手,这是想要往死里收拾啊,好吧,我为他默哀。”独孤浅语不动脑子地说了出来。

    “第三个目标,就是我。”叶长天指了指自己,瞪着独孤浅语。

    “啊?”

    独孤浅语瞪大了眼,顿时愤怒了起来,喊道:“这怎么可以呢?吴顺天和云魅怎么能这样呢!我要生气了!”

    叶长天哈哈一笑道:“你生气什么,我本来就是他们的目标。”

    独孤浅语大喊一声:“不行!你怎么能是第三目标呢,起码也得是第一目标,首要目标,特等目标,超超超第一的目标,这才能配得上你传奇的身份!”

    叶长天差点晕倒。

    独孤浅语愤怒地握着拳头,咬着牙说道:“我不管,你在收拾掉他们之前,必须让我揍他们一顿,这么看不起你,岂不是看不起我。”

    叶长天郁闷地问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独孤浅语哼道:“我们是组合,看不起你,岂不是连我也看低了?”

    “组合?什么组合?我怎么不知道?”

    “独孤长天组合!怎么样,霸气吧?我想好了,我要把我的名字,传遍这个星球。”

    “独孤长天?我怎么感觉像是我改了姓……”

    “本来就是名字嘛,不必当真,作为二人组合,我不能容忍别人看低你,四大势力算啥,竟敢这么看轻你,实在是不把人当腕了!”

    “我本来就不是腕啊……”

    “你怎么不是,你是我的手腕守护者。”

    “……”

    “你不满意?”

    “满意,呵呵,对了,浅语,能不能商量个事?”叶长天无奈地说道。

    “说吧。”独孤浅语很满意叶长天的态度。

    “独孤长天这个组合名字虽然霸气,但我觉得,长天独孤更霸气一点。”叶长天认真地说道。

    完了,又被欺负了。

    叶长天躺在唐染云怀里,唐染云心疼地看一眼叶长天,又生气地看一眼独孤浅语。独孤浅语揉了揉手腕,说道:“在仙界的万家姓氏排行榜中,独孤都排在第一的,你还敢在我前面。”

    “额,万家姓?”

    “那当然了,你听听,独孤万唐,澹台云汤,慕容秦武,诸葛东方……”

    “打,打住。既然是姓,那组合应该是独孤叶或叶独孤组合才对,为什么我是名……”

    “因为我乐意,你有意见?”

    “……”

    叶长天站起来,看着小月儿说道:“月儿姐,我还需要麻烦你一次。”

    小月儿眼神闪烁着,叹息着说道:“从虎峰山到顺天国,必须跨越鬼蜮与海洋,算算时间,最快也需要六日时间,而神梦殿那边,三日内必然会有所行动。第一目标与第二目标,随时可以调整。你需要我帮你的,不会是想借助丹盟的传送阵,直接进入至顺天国吧?”

    非言猛地一惊,看着小月儿与叶长天。

    丹盟传送阵属于丹盟分部最为重要的资产,绝不允许外人染指,纵然是中都五大宗门,也别想触碰。

    且传送阵在使用之前,需要经过数道身份核实,真正具备应用权限的,只有丹盟大主事、主事与高级暗卫!

    这还只是分部对分部之间的传送标准,面向总部的传送阵,无一

    不需要总部审核通过后方可使用。

    若是叶长天提出应用传送阵的要求,小月儿极为可能会为了丹盟未来与蓝酒答应叶长天。但这也意味着,小月儿直接违背了丹盟铁律,轻则废除修为赶出丹盟,重则,陨灭!

    叶长天盯着小月儿,转头看向非言,坦然一笑道:“我是需要及早进入顺天国,但并不需要传送阵。”

    非言暗暗松了一口气,听到小月儿疑惑地问道:“不用传送阵?”

    叶长天等人走入一个庭院,叶长天看着盛开的梅花,微嗅一抹暗香,轻松地说道:“空间召唤符,也可以将人送至万里之遥的。”

    小月儿摇了摇头,说道:“空间召唤符?算了吧,整个玄灵可以制作这种符箓的人少之又少,等你找到可以制符的人,那边的战斗早结束了。”

    非言点头补充道:“此处距离顺天府数万里,一般的空间召唤符作用不大,只能依靠万里空间召唤符。万里空间召唤符的制作,必须是六品符师,还需要掌握了空间法则,拥有极强的神魂之力……嘶,叶兄弟,你?”

    非言说着说着愣住了,空间法则,神魂强度,叶长天貌似都满足啊,难道说……

    小月儿也傻愣愣地看着叶长天,叶长天哈哈一笑,推开房门,拿出符纸、符笔、符墨,看着围观的四人,也不介意,提笔便写了下去。

    空间传递符,一旦使用则会随机打开一条空间通道,无目的远离。

    而空间召唤符则不同,其是有目的的传送。

    空间召唤符实际上分主符、副符两种,一个主符最多匹配九张副符。

    持有空间召唤符副符的人,激发符箓,则可以打开主符与副符之间的通道,而这种通道,是主符通向副符的单向通道。

    持有主符的人则可以通过通道,直接到达副符所在地,犹如副符召唤而来,故名空间召唤符。

    叶长天为自己制空间召唤符的主符与副符,只需要将副符交给小月儿,让其将副符带至顺天国,引发符箓,叶长天便可以直接从东灵大陆,进入至顺天国。

    若叶长天为小月儿制作空间召唤符,则需要在主符与副符之中,留下小月儿的神魂烙印。可留下他人的神魂烙印,会导致符箓的制作难度提升数倍,失败率大增。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符盟曾创造出“先符箓,后烙印神魂”的“后天”符箓之法,即先完成空间召唤符的主、副符箓制作,然后由使用者自主留下神魂烙印。

    这种方式虽好,但却削弱了符箓与神魂之间的关联强度,多数只能应用在百里、千里空间召唤符中。诸如金焰神鹰一族中曾经出现的空间传递符,只是购买的“后天”之法制作的千里空间召唤符。

    叶长天提笔点墨,脑海之中勾勒一番,便笔走龙蛇,行云流水。

    一点点星辰的光斑顺着笔墨渗至符纸之中,符纸中的符墨中闪烁过一道道流光,符纸剧烈的颤抖起来,陡然之间,“砰”地破碎开来。

    叶长天并没有气馁,而是再次运笔,刻写。

    独孤浅语、唐染云、小月儿与非言看着一次次失败,却又一次次沉神行笔的叶长天,不禁都有些敬佩。

    失败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可怕的是,失败的挫伤击败了自信。

    可叶长天好像不知道什么是失败一般,亦或是说,失败在他这里只是一缕微风,无法引起内心的波动。

    一脸的坚韧与自信,始终如一,目光笃定地前行。

    前行,从失败,至成功。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翻手为云小说〕〔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