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都市最强魔帝〕〔泡面首富〕〔盛唐天下伏魔录〕〔弑神立道〕〔无限迷魂〕〔论时间系统的副作〕〔天阿降临〕〔万灵天尊〕〔我在南赡部洲上小〕〔揣个神仙混都市〕〔精灵之性格大师〕〔武帝归来做保安〕〔万族之劫〕〔我有一张游戏梦境〕〔天生恶人系统〕〔梦幻西游之梦回零〕〔帝路称雄〕〔风起大凉〕〔我只想安静的做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不可能只有一声(三更)
    <b>最新网址:生命是脆弱的。

    吴骑牛知道这个道理,却享受生命垂死的声音,享受一拳打死一个人的快感,享受一刀挥斩下,血洒长空的美。

    面对恐怖的统治,血腥的屠杀,死去头颅晃动的阴森,整个小地狱岛维持着平静。

    平静得,不像人间。

    叶长天与独孤浅语,将第一站选择在了小地狱岛。

    叶长天看到街边的摊主与路过的行人,都在压低了声音说着话,然后丢下灵石,抱起东西,脚步匆匆,面色仿徨地离开,几乎所有人都是。

    没有人敢久留,也没有人敢喧哗。

    匆匆来,匆匆去。

    不敢久停,亦不敢久留。

    叶长天看着犹如鬼魅的每个人,他们好像是受过惊吓的野兔,一有风吹草动,将会瞬间离开,躲避到自以为安全的地方。

    独孤浅语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女子,做事不考虑那么多,拉着叶长天,照常逛街,不管这里是鬼是人,是妖是怪,与自己关系不大,自己要的是东西,可不是他们的脸色。

    “啥?这么多才一个灵石?”

    独孤浅语大声喊了出来,声音顺便传遍了整个街道,几乎所有人,瞬间将目光扫向了独孤浅语,一个个又张望了下远处,见没有任何异常,才各自安心下来。

    独孤浅语身前的摊主大娘已吓坏了,连忙嘘声道:“嘘,不要大声说话。”

    独孤浅语郁闷地喊道:“为什么?我一直以来都这样说话,你有意见?”

    大娘连忙摆了摆手,小声地说道:“姑娘,这里是小地狱岛,有吴骑牛这个恶鬼统治,你声音大点了,岂不是招鬼?到时候,别说是姑娘,就是我也会倒霉的啊。姑娘若是需要东西,尽管拿去,这么多,就一个下品灵石。”

    叶长天拿出两块下品灵石丢了过去,小声问道:“大娘,不敢高声语,只是怕一恶鬼,恶鬼来了,我们人多,打跑便是,你们愿意就如此低声下气的过一辈子吗?”

    大娘收下灵石,喟然道:“谁愿意低声下气?若非是为了孩子,我早就站起来拼命了。只是我只一介凡人,死也死的毫无价值,又能如何?哎,真怀念十年之前的日子。”

    独孤浅语收起东西,兴奋地指了指远处,不等叶长天跟上来,便啊一声跑了出去。

    叶长天对大娘说道:“我听说云皇乃是天命之人,吴顺天篡权,只十年期而已,十年过,他也该下台了。”

    大娘苦笑着摇了摇头,左右张望了一番,拉着叶长天,低声说道:“少年,你也是被那“讨吴檄文”蛊惑了吧?改天换地,哪里有那么容易,大娘我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蹚浑水,吴家的水,深着呐。”

    “废柴,快点过来结账。”独孤浅语大声喊道。

    “好,马上来了。”叶长天回应道。

    好像整个街道,只有两人的声音。

    叶长天看着一脸好心的大娘,又拿出了十几个灵石,将大娘摊子上的东西全部打包了,看着欣喜的准备收摊的大娘,叶长天说道:“大娘,改天换地容不容易,其实只是一场雪的事情。银装素裹之下,多少肮脏,都会覆盖。”

    大娘看着走远的叶长天,愣愣发神,这个少年,说的话好生奇怪。

    “哇,废柴,你快过来看,这是在做糖人,师傅,这是做什么糖人?”

    独孤浅语站在一群小孩子外围,大声喊道。

    “大姐姐,小点声。”

    几个孩子转身看着独孤浅语,其中一个扎着双马尾的红衣女孩开口说道。

    “大姐姐小点声没问题,但你告诉姐姐,师傅要做什么糖人?”

    独孤浅语蹲下

    ,看着眼前粉嫩的小女孩,不由笑着说道。

    “是红凤凰。”

    小女孩笑着说道,然后又转过身去,看向老师傅。

    老师傅用一个勺子,挖了一些糖稀,熟练地洒出一条曲线,勺子在师傅的手中,不断抖动,暗红色的糖稀形成了一个个线条,一只红色的凤凰逐渐成型。

    老师傅拿出一根竹签,放在凤凰身体上,轻轻一压,用糖稀遮盖,冷凉了之后,用一薄薄的木尺轻轻穿过红凤凰之下,左右一分,便拿起了竹签,一个栩栩如生的凤凰便已出现。

    “来,这是你的。”

    老师傅呵呵地笑着,将红凤凰递给了一个孩子,孩子拿到之后,摇晃在手中,不舍得吃一口,晃了晃,馋得周围的小朋友直流口水。

    老师傅的手艺不错,短短一刻钟,已完成了七八个。

    独孤浅语看着与自己说过话的小姑娘拿着红凤凰,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便对师傅说道:“我也要两个。”

    “好嘞。”

    老师傅开心地答应道。

    叶长天看着童心大发的独孤浅语,不由地摇头。

    远处越发寂静了,十几个彪形大汉呲着牙走了过来。老师傅抬头扫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手中的勺子马上藏了起来,身体躲在了桌子后面,匍匐着,颤抖着,不敢冒出来。

    “喂,快点给我做糖人,你怎么躲起来了。”

    独孤浅语郁闷地拍着桌子喊道,桌子底下传来了老师傅颤抖的声音:“姑娘,吴骑牛来了,快躲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独孤浅语刚想发怒,却看到叶长天昂了昂头,远处走来了十几个人,目光凶悍,好不威风。

    吴骑牛敞着胸襟,露出了黝黑的长毛,一脸横肉,堆得双眼狭小,但那双眼睛,却十分的锐利,犹如雄鹰一般,扫视着一个个可怜的人。

    一个巷口,突然出来了一阵嘻嘻的笑声,一个双尾的女孩子笑着喊道:“我才不给你,这是我的。”

    声音传出,女孩也猛地窜入至大街之上,砰地撞在了吴骑牛粗壮的小腿上,哎呀一声跌倒在地上,手中的红凤凰也跌落在青石板上,碎成了三片。

    “啊,小衣!”

    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猛地窜了出来,看到了吴骑牛恐怖的面容,顿时吓瘫在地上,无力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轻轻地喊道:“小衣,快,快点回来。”

    小衣看着地上破碎的红凤凰碎了,伤心地喊道:“妈妈,我的红凤凰死了,呜呜。”

    吴骑牛呵呵冷笑,一脚便踩踏在了红凤凰之上,红凤凰的糖线顿时被碾碎,一些糖丝蹦了出去,打在了女孩的脸上。

    吴骑牛阴冷地看着妇人说道:“她是你的孩子吗?你来选吧,是她死,还是你死?”

    妇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跑了过来,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女孩,护在怀里,求饶道:“求你,求你不要伤害我女儿。”

    吴骑牛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这样求,有用吗?”

    妇人浑身一颤,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将小女孩放在身旁,整理了下衣衫,扑通一声跪在吴骑牛身前,砰地一声便磕了下去。

    额头染血。

    妇人咬着牙喊道:“求求你,求求你。”

    吴骑牛阴冷一笑,一脚踢开妇人,妇人瞬间被滑出去一丈多远,妇人没有任何怨言,咬着牙,看着小女孩,死死地又爬了回来。

    再次磕头。

    吴骑牛一把抓住妇人的头发,妇人吃痛抬起头,额头已是血迹一片。吴骑牛一巴掌便打了下去,抓住妇人的脖子,喊道:“你的孩子该死,你也该死,你想要她活下去,简单,看你还有几

    分姿色,只要你能让我和兄弟们都满意,我便饶你的孩子一死。”

    妇人艰难地摇了摇头,吴骑牛呵呵一笑道:“你在反抗之前,最好思量思量你的闺女!”

    “刺啦!”

    吴骑牛左手一抓,猛地一撕,妇人的衣衫与抹胸瞬间扯碎,露出了白酥的乳-房,妇人的惊呼与求饶声,淹没在了吴骑牛等人的大笑声中。

    “够了!”

    一声娇喝打断了吴骑牛的大笑,独孤浅语缓缓走了过来,叶长天长叹了一口气,踢了踢桌子,对躲在桌子下面的老师傅说道:“一会别忘记多做一个红凤凰。”

    吴骑牛扫眼一看,眼前竟多了一位天仙,不由一愣,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啊。

    吴骑牛猛地将手中的妇人高举起来,缓缓用力,妇人感觉到自己已无法呼吸,无力地捶打着吴骑牛粗壮的手臂。

    “我说够了!”

    独孤浅语扫了一眼吴骑牛,脸上充满了愤怒。

    吴骑牛哈哈笑道:“你说够了?你难道不知道,在这小地狱岛,是我说了算吗?!”

    独孤浅语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吴骑牛,说道:“你死定了!”

    叶长天耸了耸肩,对着空荡荡的街道,大声喊道:“独孤女侠出世了,大家快来看啊,拳打吴骑牛,为民除害了!”

    周围躲藏起来的行人、摊主等瞬间探出了头。

    吴骑牛一愣,孤独浅语猛地飞了过去,握着的小拳头之上,闪烁着一丝青光。

    “叭!”

    叶长天轻轻打了个响指,禁锢住了吴骑牛等人,却并没有困住妇人、小女孩与独孤浅语。

    独孤浅语一拳头便打在了吴骑牛的眼睛上,吴骑牛飞了出去,但却只飞了一半,便定格在了空中,独孤浅语将妇人接下,拿出了一件衣衫披上,二话不说,便跳了起来,小拳头直接照着吴骑牛的脸打去!

    “我让你欺负女人!”

    “让你满意是吧?!”

    “我让你牛!”

    “砰!”

    吴骑牛被砸在了青石板上,脸早已看不成了,但独孤浅语丝毫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一拳接着一拳,直将吴骑牛的头打入至了石板之下,而身体却直挺挺地躺在石板之上,微微颤抖着。

    “我说够了你还不住手,你以为你是老几?!”

    “还有你们!欺负女人很好吗?我就告诉你们,女人不是好欺负的!”

    独孤浅语冲入至了吴骑牛的护卫之中,十几个人,没一会,全部都躺在了地上,一个个修为被废。

    这些横行霸道,欺男霸女的人,第一次知道,原来被人欺负,是这么悲惨。

    叶长天晃悠悠地从摊边走了过来,手中晃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是一个秤砣。叶长天路过妇人时,轻轻说道:“把孩子的眼睛护好了,耳朵也护好。”

    妇人一惊,连忙将孩子捂在怀里,双手护住孩子的耳朵。

    叶长天看着独孤浅语的手上滴着血,起伏不定的胸口,证明此时的独孤浅语十分愤怒。

    叶长天摇晃着手中的绳子,秤砣转了一个圈,然后飞了出去,砸向了吴骑牛的裆部。

    “啪!”

    吴骑牛身体顿时绷直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尖锐而短促!

    “怎么回事,只有一声?”

    叶长天不满意,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一个秤砣,猛地朝吴骑牛的裆部甩了过去。

    “啪!”

    吴骑牛的身体顿时拘挛起来,而后,蹬了蹬腿,没有了动静。

    叶长天冰冷地说道:“我就说,男人嘛,不可能只有一声。”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