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美潜龙林晨叶凝〕〔幸福背后〕〔小王妃的成长日常〕〔将军不容易〕〔无敌副村长〕〔天降部落〕〔洪荒来了〕〔从签到开始制霸全〕〔重生之我本纯善〕〔乡间轻曲〕〔影视世界旅行家〕〔联盟宇宙群直播〕〔灵气复苏之空间杨〕〔诸天大道宗〕〔神医佳婿〕〔横练铁布衫〕〔大道纪〕〔综穿之孟婆来碗汤〕〔黑石密码〕〔锦瑟无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二十八章 云通之殇!!!(二更)
    <b>最新网址:十年生死两茫茫,

    多少英雄葬松岗?

    无坟无酒无人祭,

    三千夜漫断寸肠!

    十年前的那个深夜,吴顺天突然发难,在世尊宗的帮助下,囚禁了云宗上、万里等一干心腹,大肆杀戮忠诚于云宗上的将士,护卫与势力。

    吴顺天上位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时不时地便会以叛国、谋逆等罪名杀戮一批修士,以警告所有意图拯救云宗上,恢复云通的势力!

    十年间,死在吴顺天统治之下的修士数量,仅顺天府一地,便多达三十余万!其中近十余万是无辜的牵连者!

    一句“意欲之”,便随便将人拉走,当街斩杀!

    吴顺天尊崇暴力统治,认为暴力比云皇的仁慈更有作用。加上以谋逆之身上位,本身就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其他人,生怕有人效仿自己,再上演一场政变!

    吴顺天大肆提拔了吴家之人,以血脉为纽带,控制着庞大的顺太国。

    可亲属治国的策略,带来的是猖獗,霸道,极限逼迫的统治。看似和平的年代,每个人却过得战战兢兢,没有人敢违背吴家之人的话,没有人敢对吴家之人出手。

    吴家之人不允许设坟,不允许祭奠死者,那所有人都不敢祭奠。

    二十年前,寒景兰的父亲寒食被吴家之人暗杀,寒景兰清楚这一切,寒景兰的母亲也清楚!

    可,不能祭奠。

    不能!

    三年前,寒景兰的母亲自杀,选择的是寒食的忌日,并没有祭奠。

    或许,寒景兰母亲的死,本身就是一种祭奠,无声且悲情的祭奠!

    纵然是如今,寒景兰也不敢公然祭奠自己的父母,只能在自己的房间中,偷偷藏起父母的牌位……

    寒景兰的父亲死得早,尚且如此谨小慎微,何况是十年前死在那场惊天政变之中烈士的家属?还有那无辜被杀的市民家属?

    谁敢公开祭奠?

    谁能公开祭奠?

    十年!

    迟到十年的祭奠!

    终于有人来了!

    巷子深酒楼中,叶千一看着一袭黑衣的寒景兰,轻轻地帮着寒景兰系上黑色丝带,双眸悲伤地说道:“今天,我们一起去祭拜,祭拜死去的烈士,祭拜死去的兄弟,祭拜千万云通的英灵!”

    寒景兰安静地点了点头,推开窗,从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了一根长杆,长杆一头,挂着白色的灯笼,灯笼之上,写着一个黑色的“祭”字。

    寒景兰看到远处的阁楼中,也伸出了一个个白色灯笼,回头走向叶千一,整理了下叶千一的衣装,肃然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祭奠。”

    白色的祭奠灯笼开始一个个悬挂了起来,延展至远处,像是眺望的眼。

    镇守在顺天府北门的国公吴山界被召至议事阁,商议下一步的应对方案。此时守护在北门的,是吴家的吴克,一名出窍期中期修士。

    阳光如此温暖,是一个美好的日子,只可惜,叶长天毁了这一切!

    昨夜大战的惨烈损失,吴克是清楚的,谁能想到,叶长天是如此的恐怖!一夜破三大宗门,想想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明天便是晦日,大祭司说明日大雪。

    雪落的时候决战,这是叶长天的宣言。

    吴克感觉到一阵心慌,第一次对明天没有把握。

    “我还能活过明天吗?这繁华,还是我们吴家的吗?”

    “十年荣华,换来今日危局,到底是对,还是错?”

    吴克感叹着,眼神猛地一颤,看到了远处街道之上不断走出的人群,看到了那一个个白色灯笼,看到了远处,安静至极的身影。

    人虽众,但脚步声,却只有一个!

    那黑衣身影,是如此的眼熟。

    那是,叶长天?!

    吴克的瞳孔骤然收缩了起来,身影颤抖地向后一退,撞到了一个虬髯大汉,大汉挺着

    腰杆,挡住了吴克,眼神冰冷地问道:“吴克统领,发生了什么事,如此惊慌?”

    吴克一愣,回头看到来人,不由急忙喊道:“周将军,大事不好了,叶长天杀来了!”

    周德焕大眼一睁,抓着吴克的肩膀,便走向城墙处,目光扫去,近处,一个个灯笼,白地瘆人,远处黑衣无数,肃穆肃杀。

    街道无言,静默地看着这一切。

    雪在远处,缓缓飘来。

    周德焕双眼一红,松开了吴克的肩膀,沉声喝道:“吴统领,此事务必尽快告知国君!我在这里镇守,统领速去!”

    吴克感激地看了一眼周德焕,这个人屠,竟然还有如此担当的一面!想起来自己曾经羞辱过对方,不由有些惭愧,拍了拍周德焕的肩膀感激地说道:“周兄弟,吴某以前对不住你,此战之后,我们再做兄弟!”

    吴克刚一转身,胸口便一疼,低下头,看到了两柄剑尖,剑尖之上,染着鲜血。

    剑收了回去,吴克嘴角滴着血,艰难地转身,看到了周德焕那双冰冷地目光,依如他曾经屠杀无数人的目光,冰冷,毫无情感!

    吴克艰难地问道:“为什么?!”

    周德焕的手中浮现出了一柄大刀,宽大且厚重的刀背,让人骇然,但那刀锋,却有着不少的豁口。

    吴克看到了这熟悉的刀,眼神之中透着绝望。

    这是周德焕斩杀数万云通修士的屠魔刀!

    周德焕挥起长刀,骤然砍下,吴克的头颅飞了出去,咕噜噜地掉在了城墙之上,血,喷洒了一地。周德焕一脚将吴克的残躯踢下了城墙,轻轻地脱下盔甲,露出了里面如雪的白衣,振臂高呼:“杀!”

    周德焕身边的众人,同时出手,将守护城门与城墙的吴家嫡系斩杀,一个不留,一个不饶!

    再多的鲜血,也洗不尽自己的罪孽!

    我周德焕手中沾满了兄弟的血,沾满了兄弟的魂,我亲自押着兄弟走上刑场,我亲自挥刀,斩落兄弟的头颅,我是罪恶的,我是对不起兄弟的,我是云通的罪人!

    今日,唯有一死,才能了却十年的罪孽!

    云皇,我没有辜负你,但我不会活下去了,我完成了我的使命,我要去陪我的兄弟了。

    兄弟们,你们是不是都在怪我,怪我周德焕?

    不要急,兄弟我这就来陪你们,在你们的亡魂之前,用我的血,我的魂,给你们谢罪!

    周德焕看着手中的屠魔刀,心头痛苦不已!

    这屠魔刀的豁口,是斩掉兄弟的头颅时,崩出来的!

    今日,我便用这屠魔刀,杀一次敌人!

    周德焕的人很快控制了北门,城门打开,布阵材料也破坏无数。周德焕没有留下一个人看守城门,没有必要,大门敞开,只是想要风早点吹进来,让雪早点飘过来。

    吴山界带了一千元婴、两千金丹修士来了,周德焕对天大喝一声:“兄弟们,杀!”

    集体瞬移,冲杀而去!

    吴山界看着冲杀在人群之中的周德焕,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

    这个人屠,竟然是叛徒!

    自己等人都被他的冷酷,他的绝情,他的残忍给骗了!

    谁能想到,一个大将,竟是云皇的嫡系!

    此时的周德焕肆意狂杀,一刀刀,都是敌人的血!

    挥刀砍人头,

    血染白衣绸。

    开门迎雪落,

    一死了恩仇!

    我周德焕,救赎不了自己了,唯有多杀几个,谢罪云通!

    吴山界看着冲杀勇猛的周德焕,再也忍不住,出手拦住了周德焕,当吴山界看到周德焕的面容时,惊恐地脸色剧变,刚想撤退,却被周德焕死死缠住!

    “兄弟们,我周德焕对不起你们,我是送你们去死的人屠,今日,我带吴家的人,与我一起,给你们谢罪。”

    周德焕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柔情,

    人屠的残忍、冰冷,在这一刻,不见了。

    “轰!”

    出窍期巅峰修士的自爆,几乎要了吴山界的命,周围三百元婴修士更是直接湮灭。

    吴山界吐着血,疯狂后退,看到了救援而来的戚宏胜,大声喊道:“快拦住他们,快!”

    戚宏胜接住吴山界,手中光芒一闪,凑到吴山界耳边,轻轻地说道:“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死?”

    “噗噗噗噗!”

    接连十几刀,刀刀致命,刀刀穿身!

    戚宏胜割掉吴山界的头,抛给身后的白衣人,冷冷说道:“这是给兄弟的祭品,给我收好了!”

    “是!”

    戚宏胜看了看拼杀之中的修士,转身看向皇宫方向,下令道:“杀掉吴顺天,为兄弟们报仇!”

    “杀!”

    与此同时,巩修能、戴建义等副将,带人毁掉了东西南三门的布阵材料,将三门洞开!与戚宏胜一样,带人杀向了皇宫!

    十年潜伏,是十年的悲苦。

    十年荣华,是十年的伤痛!

    没有人能踩踏着兄弟的血,享受荣华富贵!

    这一批冷酷的刽子手,冷酷到了骨子里,赢得了令人闻之丧胆的恶名!

    周姓巡街,悲悲戚戚!

    如今,周德焕用生命,完成了最后一次巡街。戚宏胜,正在用生命,完成悲戚的使命!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冷酷,是他们的多情。

    自爆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串声响,好似鞭炮,庆贺着。

    吴顺天、云魅、尊陌、梵方信等人集结在议事阁中,看着四面八方杀来的白衣人,看着无数修士被斩杀,心头充满了愤怒。

    尤其是吴顺天!

    这些造反的人,曾是自己除了吴家之外最信任的部下!他们的残忍与冷酷,是吴顺天极为欣赏的,也是吴顺天统治顺天国的重要力量!

    如今,他们竟然背叛了自己!

    四千余元婴,在这些大将、副将的厮杀之下,竟陨落了两千余,金丹修士更是损失不下四千!而那二十万武者,竟在这一刻,保持了中立,扔下刀剑,静默地看着这一切!

    吴家国公又去了两位,吴山界死了,吴猎死了。

    戚宏胜、巩修能、戴建义带人杀到了议事阁,吴顺天愤怒至极,大喝道:“戚宏胜、巩修能、戴建义,叛徒!竟敢犯上作乱!若是不斩杀你等,还以见天下!”

    戚宏胜面色如水,看着千人防护中的吴顺天,冷冷一笑道:“叛徒?呵呵,兄弟们骂我们是人渣,辱我们背信弃义,我不会反驳,因为我对不起他们,万死也无法补偿他们!”

    “我们背负着罪名,苟且了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吴顺天,我的手脏了,我必须洗干净手,去见我的兄弟。”

    戚宏胜冷冷看了一眼吴顺天,转过身,对面前的众修士喊道:“云皇将至,我们手中都是兄弟的血,是无辜国民的血,无颜见云皇,愧对云通八百万国民,今日,便让我等死在这里,为云皇,为云通,最后一次尽忠吧!”

    “吼!”

    “云通不朽!”

    “云通不朽!”

    一串自爆,闪过天际。

    “兄弟们,你仔细听,这回响,是大家以死谢罪的殇……”

    远处的冰雪茫茫,近处的泪水却滚烫,戚宏胜毅然决然,飞向了议事阁,轻柔地说道:“兄弟们,原谅我将你们入葬,原谅我的谎……”

    ps:这一章写的很难受,几次都止不住停下,不敢敲落键盘。写完了,心情更沉重了。哎,不想说什么了,休息下,收拾下心情。

    需要提示下,最近纵横对修改章节特别严,前面有错字和细节错误的,我想改,但现在改不了,修改一次审核好几天,所以放在后面校正。

    惊雪谢过谅解。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