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三十八章 顺天崩,尊陌登遐(三更)
    <b>最新网址:不起眼的风,却掀覆了顺天府!

    云魅的心是苦涩的,谋划百余年,际遇无数,却在最后关头,输给了一个西灵少年!

    初次见面时的蝼蚁,不到两个月时间,便成长为有能力与自己叫板的存在!

    这份成长的速度,妖孽地超过了自己!

    叶长天走向云魅,天门宁小雪、紫灵、紫檀、叶璇儿等纷纷从不同方位,围拢过来,甚至冰枫谷各大长老、枫诀、踏云等,神梦殿梦汝、梦初等也围了过来。

    云魅秀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伤痛,眉头微皱,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的云宗上与吴顺天。

    吴顺天已无战心,云宗上却依旧杀气凛然,想起那死去的将士,想起那悲苦的云通万民,想起那曾经失去的亲人,痛苦的岁月,云宗上的进攻,越发犀利。

    吴顺天看着云宗上,脑海之中回想起曾经的风云岁月。

    到底是什么,让曾经的自己失去了本心,开始渴望云皇身下的宝座?

    追忆往昔峥嵘岁月,自己是云宗上的右手,万海是云宗上的左手,兄弟三人,驰骋东灵,无人可挡!

    那豪情的岁月,那酒楼上的引吭高歌,那花前月下的祝酒,都是如此的美好,这些美好深入至自己的神魂之中。可年轻的时候的友谊,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味道?

    是从云皇登基的那一天起吗?

    从那一天,他不再是自己的兄弟,而是自己的皇,是自己需要守护终身的皇。他的眼中,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再是兄弟情,而是君臣之情。

    云家,万家与吴家,成为了三股势力,代表着无数的利益集团。

    作为势力的首脑,吴顺天有时候是身不由己的。

    人不可能为自己独活!

    吴顺天没有办法,只能一次次地想要更多,为了家族,为了部下。

    从最初的小官职,到安插自己的亲信,再到不经请示,打造绝对忠诚于自己的势力,自己的改变,不过是数年。云皇终究还是太过安逸了,享受了荣华与权势,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一个不能开疆拓土的仁慈之皇,算什么英雄?

    吴顺天一生心血都付给了云通,最大的希望,便是想要云通,成为东海第一国,成为一个统治东海的庞大帝国!到那时,吴顺天将会彪炳史册,纵死无憾!

    可自己几番提出征伐不臣之地,开拓疆土,都被云皇驳了回来,理由是荒唐的‘国民尚未安,焉能开疆域’,呵呵,国内太平了几十年,还不够安吗?!

    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吴顺天对云宗上的不满便萌芽了。

    一颗种子一旦萌芽,便不会停止生长。

    吴顺天的野心终究还是引起了万海的警觉,万海告知云皇,吴顺天培植势力无数,不安于云通,若不能早点应对,恐有大祸。

    可云宗上并没用相信万海,只是敷衍地说道:“兄弟之间,若他所需,直言便是,何苦暗争?”

    万海无奈之下,只好盯住了吴顺天,这一盯,便是几十年!

    修灵空间,为吴顺天创造了解脱的机会。

    第五任大祭司云心,被吴顺天以花言巧语收入帷帐,并写下了那著名“回家的路”的预言。

    “修灵不稳,难延百年。唯寻灵钥,开三修灵。推测算之,有城归墟,隐于南海。归家之途,茫茫万里。虽血无数,终归故土……”

    云心终究是云家的人,在与吴顺天相处数年之后,最终发现了吴顺天的真面目。

    吴顺天最终痛下杀手,摧毁了

    云心神志,同时撕毁了云心“回家的路”预言的后半部分,将其呈报给云皇,说云心预言过程遭遇反噬,失了神志,而后半部分文字,也被云心给损毁。

    云皇终于看到了那预言,云心也在不久之后,莫名死去。

    修灵空间越发不稳,云皇最终采取了行动,命令启动大航海计划,并选择合适人手去南海,寻找归墟之地。

    考虑到归墟远在南海,茫茫难寻,必须有重量级的修士压阵才可。在出海问题上,吴顺天最初极力反对,还游说了朝廷大臣,军中将军,一同上书,劝告云皇慎重决策。

    云皇最终一意孤行,下定决心,定要找寻第三把钥匙。

    在反对无效之后,吴顺天又开始展示出自己的担当,力争自己带人出海,以报效云通,给无数群臣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但到最后,万海却抢走了航海的任务。

    万海的想法很简单,盯着吴顺天数十年,他依旧无所动静,可见时机尚未成熟。

    可一旦吴顺天带高手远离云通国,将会成为真正的统帅。等吴顺天归来时,这批修士,到底是姓云还是姓吴,便很难说清。

    所以万海据理力争,最终带着七大将与两千余修士,浩浩荡荡驶向南海,拉开了四十年前航海大幕。

    可这一切,都是吴顺天的谋划。

    此后的几次航海与搜寻,都是以云家、万家与臣服于两家的势力为主,吴顺天以闭关修炼为由,收拢与保存了力量。

    大航海二十年后,云家、万家虚弱至极点,在吴顺天煽风点火之下,云通国反对航海的修士、士兵、将军越来越多,投身于吴顺天门下的将军,更是多达十余位,也正是从那时候,周德焕、戚宏胜等人进入至吴顺天门下。

    大航海三十年后,也就是十年之前,吴顺天见时机成熟,通过收买的宫廷女官,在皇宫大宴的酒水之中下毒,削弱了云皇、万里等一干主力的实力。

    但云皇、万家的力量依旧雄厚,反扑之下,吴顺天岌岌可危。

    吴顺天想留下仁义,喝问云皇等人,若是自己退去,是否可以留妻儿性命。

    可换来的是云皇冰冷的‘杀无赦’,吴顺天哀叹一声,兄弟情义彻底消散。

    于是,世尊宗介入,杀戮开始,夺权篡位。

    杀,越杀越多,越杀越顺,越杀越安静。

    直至没有了反对,没有了杂音,没有了异议。

    云宗上没有做到的,吴顺天来做!

    吞并周围岛屿数百,拓展疆域数千里,收拢无数势力为自己卖命。

    吴顺天想要做千古一帝,不想做一个简单的国君!

    十年来,吴顺天以杀戮治国,以杀戮开疆辟土,以杀戮威震东海!

    吴顺天看着眼前的云宗上,心都在滴血!余光扫向叶长天,心中更是愤恨不已!

    若是没有叶长天,自己将会在宗门大会之上联合四大势力,结盟东海;若是没有叶长天,云宗上已是一个死人;若是没有叶长天,不会有当下悲惨的结局!

    吴顺天心猛地一疼,低下头,看着穿心而过的长剑,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云宗上,云宗上拔出剑,吴顺天的身躯猛地摇晃了下,后退了两步。

    血滴落了下来。

    云宗上看着吴顺天,眼神之中悲伤地说道:“顺天,你曾是我无限信任的兄弟,万海曾警告过无数次,我都不敢相信你背叛我。呵呵,到头来,相信一个人,却成了一个最大的错。”

    “作兄弟时,你我背靠背作战,

    成为君臣后,难道就要兵锋相对?吴顺天,我给你的信任,你都拿去背叛吗?”

    “云魅想做女皇,你想做千古一帝,你们可真是疯魔的两人!帝皇的根本,不是你们的心胸,不是千万丈的国土,而是数以千万计的云通百姓!如果你们连这一点都认识不到,纵有无数疆土,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得民心者的天下!顺天,万海是一个战神,而你却是一个阴谋家!你不配坐在那张椅子上!你也不配,作我的兄弟!”

    云宗上挺剑,刺入至云宗上的丹海,元神破碎,云宗上地气息快速地萎靡下去。

    吴顺天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云宗上,轻轻地张开有些干裂的嘴,轻轻地说道:“呵呵,宗上大哥,拿我的头,去祭奠死去的修士吧。我对不起他们,对不起你们,但我不后悔,若是可以重来,我吴顺天依旧要享受这十年的权势!”

    云宗上的手一颤,喝道:“权势于你,真的这么重要吗?!”

    吴顺天推开了云宗上,剑抽出身体,踉跄地转身,走向一处台阶,缓缓坐下,闭上眼,轻轻地说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是我的追求。我追求的实现了,已无遗憾。至于死了多少人,呵呵,我吴顺天不在乎,是人,总是会死的。”

    云宗上看着执迷不悟的吴顺天,猛地祭出长剑,飞掠而去,长剑斩掉了吴顺天的头颅,云宗上喝道:“云通无数男儿血泪流,只为你一人权谋!可笑,可耻!我云宗上发誓,定要将顺天之名,铭刻于所有云通之人心中,时刻铭记警醒,生不可重来,天道不可欺!”

    十年国君路,

    千万儿女孤。

    开疆拓万里,

    闺人俯枕哭!

    吴顺天崩,顺天纪元,彻底终结。

    云宗上摇晃着身体,缓缓地坐了下来,一个人,看着吴顺天的无首尸体,默默地流泪。

    纵然你已不是我的兄弟,可你曾经是。

    我用我剑,掠过你的身体,我依旧疼。

    我以静默之礼,送你神魂走远。

    你想要权势,想要做最强的帝王,那你去吧,去九泉之下,再杀出一片天地!

    等我死了,我作你的马前卒,唯你是命,补偿这一世的兄弟情。

    顺天,走好。

    兄弟,走好。

    尊陌也到了末路,叶獓之强,远超尊陌的预料,加上枫诀与梦醒的牵制,尊陌被叶獓一锤锤到了胸口,五脏移位之下,已然重创。

    死吗?

    呵呵,既然死,那就一起上路吧!

    我尊陌,也想给兄弟,给宗门死难的弟子,带点手信。

    尊陌逆转了经脉,体内的灵力越发的狂暴起来,自爆,应该会拉走两个人吧,不,两个人怎么够,真正的凶手是叶长天!

    尊陌的动静让枫诀、梦醒疾驰后退,叶獓也是不甘心地退去。

    合体期中期修士的自爆,足以让三人重创甚至陨落!

    谁敢接触尊陌?没有人敢!

    可尊陌毕竟还是有脚的,他选择了叶长天,选择了天门方向,那里有叶长天最喜欢的女人,有叶长天最重要的人,只要把这些人拖下地狱,也算是报仇了吧……

    尊陌穿空而来,疯狂地狰狞的目光锁定了叶长天,叶獓来也无济于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尊陌猛地停下脚步,身前一只诡异的六翅金蝉正盯着自己,忽得不见了踪影,尊陌感觉丹海一震,狂虐的灵力好像寻找到了突破口,蜂拥地冲体内的某个方向……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