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三十九章 云皇之死,红叶心之殇
    <b>最新网址:“想拉人垫背,只豁出去,是不够的。”

    叶长天轻蔑地扫了一眼尊陌,一个想要自爆的家伙,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将气息暴虐到极点,然后再飞过来,彻底引爆。

    可尊陌,连自爆都不会,只暴虐至了一半,就打算拖人下水,笨得不是一点两点。

    就像是鞭炮,引线刚点着一点火星,还在呲呲地燃,差着多半引线的时候便飞了出去。可尊陌忘记了,面对的一群人,不是一般的刁钻,也不是一般的诡谲难测。

    叶婵儿的出现,只是斩断燃烧的引线,熄灭了自爆危机的第一个,但却并非是唯一一个。在叶婵儿动手的同时,一个神魂虚影之手骤然浮现在了尊陌身后,只是又陡然消散。

    叶长天手中的方印也旋即消失,一手防御,一手进攻,可谓是瞬息之间的应对。

    而叶璇儿、宁小雪、紫灵、紫檀与紫云等人也是纷纷而动,准备半路击杀,同时身体护卫在叶长天身前。

    叶獓几乎在同时出现在尊陌至叶长天等人的路径之上,双锤高举。

    纵是死,也要护在他的身前。

    这是天门之人下意识的防护。

    叶婵儿早就盯住了尊陌,尊陌不找来还好,找来,那就是找死。

    叶雯的突破汲取的是梵方信的血液与灵力,叶婵儿也需要高阶修士的灵力与生命力,自己的突破,便来自于吞噬生机,如此大好机会,怎么能放过?

    梵方信亡,尊陌登遐而去,意味着三宗覆灭!

    虽然量修不知所踪,但毕竟已失去了根基,三宗空的目标,基本实现!

    剩下的,便是云魅!

    叶长天收回了心思,既然叶婵儿出手,那就没有问题。

    叶婵儿是所有奇虫中最诡异且让自己看不穿的一个,一个可以抵抗天龙族威压,可以破开叶獓防御,翅膀锋利程度堪比半步灵器的家伙,又能弱到哪里去?

    云魅扫视了下四周,已无任何退路。

    东面,神梦殿高手云集,殿主梦醒黑弓引动;

    西面,冰枫谷防卫森然,枫诀持枫叶之剑,虎视眈眈;

    南面,叶獓挥巨锤,一人独当一面;

    北面,叶长天、叶璇儿与天门一众。

    四面围困,云魅苦笑一声,自己纵有天赋,领悟了一丝时间法则,但想要以重伤之身离开,还是不可能的事。左手废了,体内经脉错乱,自己战力下降不知几成,甚至几次想要施展时间法则,都已无法施展成功。

    否则,自己又怎么可能拿出最后的底牌天神雷珠!

    叶长天毫不介意地走向云魅,在叶长天踏出的第一步时,叶璇儿便消失了身影。叶长天一步步接近云魅,云魅却并没有任何动作,柔美的脸庞上看不出是忧伤,还是痛苦,看似,只是平静。

    叶长天走至云魅身前,只不到一丈的距离,审视着有些狼狈却依旧保持着高手风范的云魅,柔和地说道“云魅,一切都结束了。”

    云魅默然地看了一眼云宗上方向,吴顺天死了,这不关自己的事,那是一个早晚得死的家伙,纵然不死在云宗上手中,也会死在自己手中。

    傀儡,永远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云魅的目光变得安静,远处的云宗上缓缓地站着,看向云魅。

    云魅可以看出,云宗上的眼神之中,并没有责备,没有痛恨,只有复杂的期待与一些柔情。

    这是曾经的眼神吗?

    云魅来不及回味,便看到了令自己毛骨悚然地一幕,不由尖锐且凄厉地喊道“不!”

    声音之中,充满了惊慌、恐惧!

    叶长天陡然一惊,众人猛地回头看去!

    一个柔媚地黑衣女子,手持一柄巨大的镰刀,直刺穿了云宗上的后心,镰刀的锋芒穿过云宗上的心脏,猛地向上一举,便将云宗上举在空中,冷冷地看着叶长天与云魅等人。

    “宗上!”

    梦初浑身冰冷了起来!

    “云皇!”

    万里等一干云通之人,更是颤抖不已!

    “容枝!”

    叶长天面色一寒,低沉地喊道!

    自己知道容枝、菩提子会来,但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来!

    原以为,灭杀焚月宗双圣时,他们会现身,可不成想,他们的心比石头还硬,比冰雪还冷!竟始终没有动静!

    就在尊陌死,云魅被围,众人心思全部集中在云魅时,容枝竟诡异地出现在了顺天府,刺穿了毫无防备的云宗上!

    云宗上被挂在镰刀之上,面容满是痛苦,张着嘴,目光看向梦初,最终将目光看向了云魅,轻轻地伸出手,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无法说出来。

    容枝猛地一甩镰刀,云宗上的身体便犹如一块破布,跌落在地上,后腰上,还插着一柄短剑,直刺穿了云宗上的元婴丹海。

    云魅浑身冰冷了起来,那个曾经自己恨不得亲手杀死的人,那个曾让自己困在修灵空间百年之久的人,那个毁了自己女皇梦想的人,他就要死了吗?

    他要死了,我为什么不开心?

    我为什么会心痛!奇幻  7huan

    我不应该是拍手称快吗?我不应该是大笑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心痛!

    容枝缓缓地走向微微颤抖的云宗上身边,讥笑都看着叶长天,挑衅地挥舞起镰刀,在众人的惊呼与叶长天冷厉地目光之下,猛地斩下镰刀!

    镰刀太过锋利,容枝动手毫无拖沓,斩!

    “叮!”

    镰刀猛地划过青石板,整个石板瞬间崩裂,形成了一道骇然的沟壑,笔直,深深!

    容枝看着眼前消失的云宗上,看着陡然之间出现在身前的叶长天,晃动了下娇柔的腰肢,舔了舔如血的红唇,笑着说道“叶长天,顺天府是你的坟墓,坟墓挖好了,我来给你送葬了。”

    叶长天盯着容枝,心中充满了不甘与愤怒,自己还是太大意了!一直以为,容枝、菩提子等人的目标会是自己,而不会是云皇等人!

    没想到,容枝是如此的残忍!

    叶长天咬着牙,涅天剑再现,愤怒地满星长剑,喝道“容枝,你今日必死!”

    容枝娇柔地一笑,咯咯之声让人神魂一颤,缓缓说道“哦,是吗?就因为我杀了云宗上?那你杀了那么多人,你为什么不死?”

    叶长天眼神冰冷地盯着容枝,容枝不以为意地对视着叶长天,容枝挥动了下手中的巨镰,轻轻地说道“叶长天,门恬死了,这是他的镰。我用他的镰,收你的命。”

    梦初抱着云宗上,众人都落在地上,护卫在云宗上身边,万里等人更是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又悲痛万分,追悔不及!

    “宗上,你挺住,你一定要挺住。”梦初将云宗上抱在怀里,眼泪如串珠一般地滴落下来,云宗上颤抖地伸出手,梦初一把抓着,哆嗦着看着云宗上。

    云宗上微微摇头,没有服用宁小雪送来的七色莲,云宗上清楚,心脏已死,七色莲纵可肉白骨,也无力回天,自己能坚持到现在,还是因为叶雯、叶芝进入至自己的心脏处,一个试图维持血液流转,一个试图修复心脏。

    可都来不及了。

    云宗上柔情地看着梦初,虚弱地说道“梦初,此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我没办法陪你了,你照顾好云序、云汐,照顾好云通。”

    云宗上将目光看向万里,万里连忙跪在云宗上面前,一向坚强的战神,也在此时失去了坚强,眼泪大如豆,噗噗地落在青石板上,碎开,湿染了石板。

    万里艰难地喊道:“云皇,你不会有事的,坚持住。”

    云宗上轻轻咳了一声,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梦初连忙擦拭去血,云宗上对万里等人说道“第一任大祭司曾预言,弄璋俱废,扫眉移宫。预言不破,云通永无安宁。云序已废,着立云汐为女皇,万里为第一辅政,梦初等一同辅政。”

    万里等人重重点头,对天明誓,必遵云皇命,拥云汐为女皇。

    云宗上欣慰地点了点头,目光看向缓缓走来的云魅。

    预言吗?宿命吗?

    弄璋俱废,扫眉移宫。

    我宗上有两子一女,大儿子死了,二儿子又被抽灵阵废了。不正是应了那句‘弄璋俱废’!女儿云汐,虽只有十六七岁,但却是叶长天的三弟子,运道极强。

    只是,苦了云汐,这苍茫海域,千千岛屿,不是那么好治理的。

    ‘扫眉移宫’!呵呵,女儿,对不起了。

    云魅在众人的警惕之下,走到了云宗上身边,缓缓地撩起裙摆,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跪了下来,地伸出手,眼睛通红地看着云宗上,轻轻地喊道“哥哥。”

    云宗上勉强一笑,伸出手,云魅连忙抓住云宗上的手,听到云宗上微弱地声音“妹妹,哥哥对不起你……”

    云魅的心猛地一疼,抓着云宗上的手一直在颤抖,轻轻地喊道“哥哥,是我不对,是我被权势了眼,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杀害父亲,我不应该为了皇位,不惜一切!”

    云宗上没有说什么,只是手缓缓地没了力气,轻轻地,弱弱地,柔柔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云魅感觉到云宗上的手从自己的手心抽了出去,重重地垂落,眼泪夺眶而出,喊道“不,哥哥,你不能死!我不准你死!”

    云魅摇晃着云宗上的胳膊,云宗上的袖子里,滑落了一片红心叶,轻轻飘落在云魅的身前的青石上。

    叶如心形,红透如血。

    云魅颤抖地捡起红心叶,脑海之中回想起了曾经。

    “哥哥,如果妹妹做错了事,哥哥怎么做?”

    “那要看妹妹做错了什么事。”

    “如果是一般的错呢?”

    “那就打手心。”

    “如果是很大的错呢?”

    “那就罚你一年不能出门。”

    “如果是滔天的错呢?”

    “那没办法惩罚。”

    “为什么?”

    “傻妹妹,滔天的错,说明哥哥都没有办法善了,到那时,哥哥只能陪你一起扛啊,哪里有心情惩罚你。来,你一片红心叶,我一片红心叶。”

    “哥哥真好,一片红心叶代表什么?”

    “红心藏长袖,自是兄妹之情,永不断绝。”

    云魅颤抖着看着手中的红心叶,泪流不止,轻轻颤动了下右手上,长袖之中,滑落出一片红心叶。

    两片红心叶,如血,如心。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巅峰仙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